而士紳集團雖然不是一盤散沙,可心根本不齊,各自的黨派都有屬於自己的利益訴求,想要達成自己的主張謀求自身的利益,他們只能一邊想方設法限制皇權來增強自己的權力,另外一方面卻又要依附於皇權,來排斥異己,打擊政敵……

7017k 白詩音愣住了,她只知道爸媽非常相愛,從來不知道他們還有這樣的隱秘。 白詩音還記得,外祖父和外祖母,在她幾歲的 …

View Post

真特么的欠揍!

時清沒想這麼多,看著秦筵離開的背影,她狠狠的鬆了一口氣,剛才差一點她就要被豬給拱了! 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時清從黑色書包里 …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