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雯忍住笑,「好的。」

沐舒羽咬著牙,「溫惜,你想做什麼!」

「沐小姐,我勸你現在安靜一點,你不是想要盡孝心嗎?你可是我的好閨蜜啊,我不來,你是替我來照顧江婉燕的啊,你這麼想要照顧她,你就照顧啊,安雯,好好拍著,隨時隨刻提醒沐小姐的儀態,畢竟這要是發布到網路上,看著沐小姐儀態這麼差,一看就是作秀,這不是毀了沐小姐的名聲嗎?如果毀了沐小姐的名聲,我可賠不起!」

「溫惜姐放心,安雯一定時時刻刻跟在沐小姐身邊提醒,既然沐小姐跟你是姐妹,現在沐小姐也沒有經紀人在身邊,我作為你的朋友,也自然是沐小姐半個經紀人了,我一定不會讓沐小姐的醜聞擴散出去的!」安雯舉著攝像機,專業的記者攝像機就是跟手機不一樣,把沐舒羽臉上的表情拍的是清清楚楚。

沐舒羽看著溫惜離開的背影,牙齒緊繃,險些咬碎了。

安雯善意的提醒,「哎呀,沐小姐別生氣,快,我這裡有梳子,快梳理一下頭髮,頭髮有些亂了,這樣上鏡不好看!沐小姐你這個姿勢上鏡也不好看啊,換一個,對,手指搭在一邊的扶手上,你要漏出來悲傷的表情啊!你這幅表情別人還以為你在慶祝呢?」

沐舒羽是一口氣悶在胸口,吐也吐不出來,壓也壓不下去。

她攥緊了手指,「夠了!安雯,你信不信,我讓動嵐開了你!!」

安雯靈活的舉著鏡頭,「我當然信了我好怕啊,我跟動嵐簽約10年,動嵐如果隨意開除我,還要給我10倍的薪資,我也不吃虧,再加上,我可以在閑著不工作的時候,每天都把沐小姐的視頻發在網路上,每天送沐小姐一個熱搜熱門,告訴所有人沐小姐的孝心,連『朋友』的母親都照顧著。這可是當代活菩薩啊。」

安雯這股子諷刺的勁兒,刺激的沐舒羽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猙獰,但是安雯在拍攝,沐舒羽又怕自己的視頻真的泄露出去了,誰知道溫惜這個賤女人是不是真的敢這麼做!

她真的的低估溫惜了。

原本今天她讓記者來,是想揭露溫惜,給溫惜帶上一個不孝順拋棄母親的醜聞。

但是此刻,被控制在這裡的竟然是自己。!

安雯舉著相機,一直到江婉燕從手術室被推出來,安雯連忙趕過去詢問情況,醫生取下口罩,「情況暫時穩定住了。」醫生看著沐舒羽,「你是家屬吧,去繳費吧。」

沐舒羽唇角一抽,站起身,只好去交了費。

安雯讓保姆在病房裡面陪著江婉燕,然後一直跟著沐舒羽。

沐舒羽現在也是又累又餓,計劃落空不說,還把自己套了進去。 第1760章

「應該是京都商會會長章成銘來了。」

褚臨沉看了眼門口方向,對秦舒說道:「你不用迴避,假裝是我的助理就行。」

說着,就要起身。

秦舒拉住了他,主動地去把門打開。

站在門外的中年男人,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梳着大背頭,一身西裝革履的商務打扮。

看到對方的第一眼,秦舒心裏陡然冒出一種奇怪的感覺,讓她不自覺地愣了下。

但她很快回過神來,分分鐘進入了助理的角色,笑臉相迎說道:「章會長,褚總等候您多時了,快請進……」

「讓褚總久等了,實在不好意思呵呵!」

章成銘笑聲爽朗地對褚臨沉說道,一邊往屋子裏走,餘光卻若有似無地停在秦舒身上,似乎在探究什麼。

褚臨沉沒有錯過他的細微神情,不以為然地隨口說了句:「新招進來的助理不會說話,章會長不要在意,我也才來這裏聽了會兒曲而已。」

章成銘這才笑了笑,收回停留在秦舒身上的目光,落座。

和他一起進來的女秘書默默站在他的身後。

秦舒關上包間門,折回褚臨沉身旁,也同樣站着。

章成銘是為了拉攏褚臨沉而來,有意邀請他加入京都商會。

褚臨沉雖然沒立即表態同意,卻也和他相談甚歡。

秦舒全程不動聲色地觀察桌子對面的中年男人,探究心裏的那絲異樣來自何處。

只是,她並沒有從章成銘身上發現任何不妥。

褚臨沉一直不鬆口,章成銘也談得有點心急了,忍不住說道:「褚總,我非常欣賞你的才能,所以誠心誠意的向你發出邀請。如果你能來,咱們商會管理層現在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我自然會替你安排妥當,而且,加入商會對於你褚氏集團想在京都發展壯大,更是百利無害!」

褚臨沉淡淡勾唇,「章會長,你的建議我會好好考慮,謝謝。」

到底還是被說動。

章成銘帶着女秘書離開后。

秦舒難掩好奇地看向褚臨沉,詢問道:「京都商是國內商界的權威機構,你好像不太願意加入?」

「嗯。」

對秦舒,褚臨沉無需隱瞞自己的想法,不急不緩地解釋道:「京都的勢力看似盤根錯節,實則主要以軍商政三界為營,想在京都立足的家族或企業,都得先考慮清楚投入哪方陣營。一旦選錯了,就會惹來後續很多的麻煩。」

秦舒認真聽着,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見狀,褚臨沉繼續說道:「比如這章成銘,身為京都商界的一把手,野心卻不止於此。我要是跟他走太近,不僅軍工廠那邊會猜疑,就連國主府的那位都會有想法。」

「原來是這樣啊……」

秦舒臉上露出恍然之色,軍工廠那邊的訂單對褚氏是很重要的,如果因為章成銘的商會而受到影響,那真是得不償失。

片刻后,她突然想到什麼,問道:「看你對那位章會長很了解的樣子,你調查過他嗎?」

「嗯。」

褚臨沉沒有否認,對上秦舒探詢的目光,他勾了勾唇角,「既然要把褚氏集團轉到京都發展,自然要先了解清楚京都的情況。章成銘在這京都是有頭有臉的風雲人物,查他是必須的。而且……其實他也不止一次跟我提起過加入商會的事情。」

「那你調查章成銘這個人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

聽到秦舒的問題,褚臨沉眉梢微揚,「怎麼這麼問?」

秦舒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那位章會長的氣息和尋常人不太一樣。」

褚臨沉怔了一下,快速回憶了下章成銘剛才從露面到離開的整個過程,並沒有察覺到不對的地方。

他只當是秦舒多想了,隨口說道:「身居高位,自然不能跟普通人相比。」 老薑焦躁之際,身後,突然傳來一道沉穩的腳步聲。

噠!

噠!

噠!

這道聲音太熟悉,老薑不用回頭,就知道是隊長,道:「隊長,情況有點急。老陳與那個小崽子,可能——」

可能真的會死。

後面這句話,老薑不忍說出口。

監控屏幕上,維持着高速運轉的機甲,速度逐漸慢了下來,而蝰蟲的速度,卻悄無聲息地加快了,老薑急得站起來,道:「隊長,請批准我去支援吧!」

娃娃臉沒吭聲,眸色依舊平靜地盯着監控屏。

老薑說完這句話后,一股無力感襲來,他略有些頹然的重新坐下,抬手,揉揉眉心,隨後,重新擺正了坐姿,挺直背脊道:「是我過於情緒化了。」

娃娃臉淡淡道:「下不為例。」

老薑:「是!」

坐在這裏的人,為了準確、及時的傳遞信息,必須要保持絕對的冷靜。

老薑認識到錯誤,重新恢復冷靜,接着,他馬上對老陳道:「老陳,蝰蟲的精神波動重新出現在西北35度的方位,距離你們目前只有……」

「精神波動再次消失了。」

「要小心。」

傳遞完,老薑挺直背脊,開啟著兩架監測設備,不斷地在西北、西南等幾個方位探查。

沒有。

還是沒有。

老薑皺着眉頭。

下一秒——

蝰蟲的口器突然閃現,位置正巧是老陳機甲的斜後方——

老薑攥緊手心!

娃娃臉微不可見的皺眉。

老薑穩住心神,問:「隊長,需要救援嗎?」

娃娃臉搖頭:「不必。」

老薑:「……」

理智上,老薑支持隊長的做法,但心裏,他還是十分失落,但換位思考,自己站在隊長的位置,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戰爭,戰場,任何的決定與決策,都只能以大局為重,一己之力改變不了整個戰局,但以一個人的喜怒哀樂來做決定,卻可以影響整個戰局。

所以——

老陳奮戰了兩百多年,成不了決策者。

自己奮戰了幾十年,也成不了決策者。

因為,他們都無法背負決策者的重擔。

老薑微微閉眼……

下一秒。

老薑聽到耳邊響起一道清朗的聲線:「東南戰局如何?」

是隊長在問話。

一位老兵語氣裏帶着一絲激動,說:「入侵星獸即將全部殲滅。」

娃娃臉聞言,道:「通知他們,任務完成,立馬前往西南支援。」

老兵:「是。」、

娃娃臉接着問:「9位學生,幾點能進入空間站?」

老兵道:「已經成功返航,正在停泊港。」

娃娃臉聞言,繃緊的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道:「稍後,安排醫療助手,給這群學生做個身體檢查。」以沈熾將軍的孫兒沈長青、楚戰

老兵:「是。」

娃娃臉語氣平穩,井井有條,連續不斷的下達了十幾個命令之後,突然話鋒一轉,道:「通知韓征隊長,請他回到空間站后,立馬接替我的位置。」

老薑、監控室內的所有老兵,齊齊一震,老薑忍不住問:「隊長,你要去哪?」

下達完所有安排后,娃娃臉的眼睛依舊盯着屏幕,但一隻手已經抽空解下監控用頭盔,往旁邊的桌面一放,接着,他繼續從空間鈕里取出一套防護服,一雙修長、精瘦的手,開始一絲不苟的穿戴防護服。

最後一步,扣上風紀扣,娃娃臉頎長的身軀,如松如柏,筆直挺拔……

聽到下屬的詢問,娃娃臉語氣平淡道:「我去支援老陳。」

老薑:「……」

其他老兵:「……」

室內一陣沉默。

一瞬后,老薑道:「隊長,我認為這不合適。」

另一位老兵也道:「隊長,請三思。」

其他人都緊張地望着娃娃臉,娃娃臉聞言,面色毫無波動,語氣也沒有一絲波瀾,他沒有回應戰友們的話,只淡淡吩咐道:「現在打開緊急通道口,我1分鐘內出發。」

眾人:「……」

這是——

沒有收回的餘地。

老薑等人都沒有再開口,隊長是目前唯一能與8級蝰蟲一戰的人,如果他不出馬,老陳與那位一年級的小崽子,必死無疑。

緊急通道口,不需要經過停泊港,就可以進出空間站,它平時一直是關閉狀態,只有遇到一些突發、緊急事件時,才能打開。娃娃臉作為空間站的臨時負責人,有權要求打開緊急通道口,於是,負責控制雄鷹空間站緊急出入通道的戰士,接到吩咐后,當即將之打開。

隨後。

娃娃臉抬腳,登上機甲。

接着。

嗖——

機甲起航。

在老薑等人默默注視下,機甲急速沖入太空。

另一邊。

被蝰蟲追擊,瘋狂逃命的老陳與季柚,精神與體力高速消耗,導致速度越來越慢,眼看着,蝰蟲的長長的口器,就要伸過來,季柚忍着頭皮發麻,問道:「前輩,你這體質不行啊,才跑了這麼點兒,咋就跑不動了?」

努力維持着機甲高速奔跑的老陳,一聽,立馬罵道:「我都幾百歲的人了,跑不動咋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