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別鬧,電影還有半個小時就開始了,萬一別人進來怎麼辦?」

吳敏頓時羞紅了臉,即便渡過一段如膠似漆的生活,她的主觀意識也還是個二十齣頭的女生。

「放心,這次我很快結束,而且放映廳這麼大,我們躲在後面根本沒人看得到。」

徐凌嘿嘿一笑,他知道吳敏只是在故作矜持,當時初嘗禁果的吳敏可是食髓知味,每天纏著他要孩子。

這也能理解,身處死亡劇院的人,幾乎每天都出精神緊繃的狀態,哪怕沒有出演電影,也會害怕自己下次抽到夢魘級別的恐怖電影。

在這種狀態下,男人還能夠抽抽煙緩解壓力,女人就只能躲在被子里默默哭泣,生性柔弱的她們會變得更為脆弱。

如今吳敏有了徐凌,恩愛自然是最好的發泄方式,更何況還有生孩子的任務。

不出徐凌所料,吳敏聞言有些意動,強忍著羞澀打量了一眼空闊漆黑的放映廳。

「去、去後面…」

聽到吳敏答應,徐凌二話不說吻了上去,正要抱起她去後面,放映廳外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吳敏不由一驚,慌忙鬆開徐凌坐回原味,不著痕迹的整理起衣物。

徐凌頓時有些不爽,距離電影開始還有半個多小時,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候進來打擾他的好事?

來人正是周慶,他在影院內沒什麼熟人,所以想著早點來放映廳守著,沒想到撞見了兩人的好事。

「額…」

周慶尷尬的腳指頭扣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剛開始周慶對吳敏有過想法,可吳敏與徐凌的感情越來越好,他只能磨滅了自己的幻想。

每當看到吳敏滿臉幸福的模樣,周慶就對自己內心的愛意感到一陣罪惡感。

吳敏與徐凌的感情已經勝似夫妻,周慶要是再對吳敏有想法,豈不是喜歡有夫之婦?

看到是周慶,徐凌收起陰沉的臉色,展顏笑道:「周慶啊?你怎麼來這麼早?」

再過不久就要跟周慶翻臉,徐凌當然要把前戲做足才行。

周慶撓了撓頭,有些無奈地說道:「也沒什麼人好道別的,閑著沒事就想早點過來守著。」

在死亡劇院每星期至少拍攝兩部電影,如果不是感情特別好,不可能每次都進行道別,周慶跟第十劇院其他人的關係頂多算朋友,沒有一個知心好友或者互有好感的異性。

徐凌笑了笑,他記得在小說劇情里,周慶與初次拍攝電影時遇到的劉麗麗和吳敏關係都不錯。

現在劉麗麗死了,吳敏除了和虞悅怡聊聊天,大部分時間都在膩在徐凌身邊,導致周慶在第十劇院沒有一個能交心的人。

至於薛清,他跟第十劇院每個人關係都不錯,周慶壓根排不號。

如果徐凌猜的不錯,現在周慶應該很希望能在第十劇院有個知心朋友,互相鼓勵互相幫助渡過在死亡劇院的生活。

周慶越是心善,徐凌就越容易通過打擊他減少氣運值,要是周慶能做到像徐凌一樣,徐凌解決他肯定要麻煩很多。

徐凌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一臉和藹的笑道:「沒事,過來坐吧,說起來從《亡命巴士》之後,我們還是第二次分到同一部電影。」

吳敏見狀內心忽然閃過一絲疑惑,她記得在《亡命巴士》時,徐凌曾導致她不得不放棄幫助周慶,為什麼現在徐凌對周慶這麼和善?

當時徐凌的種種行為,吳敏至今還是想不通,當時徐凌與周慶都是新人演員,應該不存在仇怨才對。

「難道他當時就對我一見傾心,故意那麼做只是為了和我待在一起?剛開始那麼高冷,也只是為了欲擒故縱?」

周慶還沒坐過來,吳敏突然發出了一陣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壞笑。

如果不是為了她,徐凌為何要那麼做?又為何要三番兩次救下她的命?

周慶尷尬的腳指頭扣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剛開始周慶對吳敏有過想法,可吳敏與徐凌的感情越來越好,他只能磨滅了自己的幻想。

每當看到吳敏滿臉幸福的模樣,周慶就對自己內心的愛意感到一陣罪惡感。

吳敏與徐凌的感情已經勝似夫妻,周慶要是再對吳敏有想法,豈不是喜歡有夫之婦?

看到是周慶,徐凌收起陰沉的臉色,展顏笑道:「周慶啊?你怎麼來這麼早?」

再過不久就要跟周慶翻臉,徐凌當然要把前戲做足才行。

周慶撓了撓頭,有些無奈地說道:「也沒什麼人好道別的,閑著沒事就想早點過來守著。」

在死亡劇院每星期至少拍攝兩部電影,如果不是感情特別好,不可能每次都進行道別,周慶跟第十劇院其他人的關係頂多算朋友,沒有一個知心好友或者互有好感的異性。

徐凌笑了笑,他記得在小說劇情里,周慶與初次拍攝電影時遇到的劉麗麗和吳敏關係都不錯。

現在劉麗麗死了,吳敏除了和虞悅怡聊聊天,大部分時間都在膩在徐凌身邊,導致周慶在第十劇院沒有一個能交心的人。

至於薛清,他跟第十劇院每個人關係都不錯,周慶壓根排不號。

如果徐凌猜的不錯,現在周慶應該很希望能在第十劇院有個知心朋友,互相鼓勵互相幫助渡過在死亡劇院的生活。

周慶越是心善,徐凌就越容易通過打擊他減少氣運值,要是周慶能做到像徐凌一樣,徐凌解決他肯定要麻煩很多。

徐凌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一臉和藹的笑道:「沒事,過來坐吧,說起來從《亡命巴士》之後,我們還是第二次分到同一部電影。」

吳敏見狀內心忽然閃過一絲疑惑,她記得在《亡命巴士》時,徐凌曾導致她不得不放棄幫助周慶,為什麼現在徐凌對周慶這麼和善?

當時徐凌的種種行為,吳敏至今還是想不通,當時徐凌與周慶都是新人演員,應該不存在仇怨才對。

「難道他當時就對我一見傾心,故意那麼做只是為了和我待在一起?剛開始那麼高冷,也只是為了欲擒故縱?」

周慶還沒坐過來,吳敏突然發出了一陣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壞笑。

如果不是為了她,徐凌為何要那麼做?又為何要三番兩次救下她的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慕雪來到醫院的時候,杜六和滕七還在手術室搶救。

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搶救,這兩人總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

兩人都摔得很重,傷及內臟,需要住院治療,慕雪讓小梁把這兩人的醫藥費都交了,還從家裡調了兩個女傭過來照顧,叮囑杜六和滕七好好養傷后,才走出病房。

剛走出病房,迎面就撞上崔欣妍,因為庄耀受了重傷,崔欣妍留在醫院照顧他。

「你是來看耀哥哥的?」崔欣妍看到慕雪,一臉警惕。

如今正是她和庄耀修復關係的好時候,她可不想看到慕雪,再說了,她現在已經不指望庄耀能取得慕雪的信任了,相比於讓庄耀出馬,她更喜歡崔宏維的那個辦法,那樣速戰速決更痛快。

慕雪看到她,眼皮都沒抬一下,更加不可能和她說話,她越過她,徑直朝前面走去。

被忽視得徹底的崔欣妍,心裡的火氣蹭蹭地往上冒:「慕雪,我們兩個都是外公的外孫女,你憑什麼覺得你比我高貴?你憑什麼?」

慕雪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一般,繼續往前走去,崔欣妍,於她而言,就如同螻蟻一般,前世之所以被她害死,只是自己被她柔弱的外表騙了,一直將她當成家人,才會被她聯合庄耀害死。

崔欣妍看到慕雪遠去了,氣得差點一口氣上不來,那種被人徹底無視的感覺,簡直不要太糟糕,她真想走上前去撕了慕雪,可是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因為慕雪身邊跟著好幾個牛高馬大的保鏢,一般人,就算是想靠近一步,都是不能的。

「慕雪,你給我等著。」崔欣妍對著慕雪的背影吼了一句,而慕雪,此時正好踏進電梯。

她說了那麼多,慕雪連一句回應都沒有,可見是何等的目中無人,她在醫院的走廊上咋咋乎乎,接收到不少注目禮,護士差點都要忍不住上前來制止她了。

崔欣妍討了個沒趣,平白把自己氣得半死卻一點辦法沒有,只得氣呼呼地回到了庄耀的病房。

庄耀看到她這副模樣,問道:「妍妍,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還能有誰?還不是慕雪那個賤人,氣死我了,她憑什麼這麼目中無人?」

「慕雪?她來醫院了?」庄耀的心裡,不禁升起了一絲期盼,要是慕雪還在意他,來醫院看他,那他和慕雪,是不是還有希望?他雖然沒有錢,但是相比於冷言那個紈絝,他要好太多了不是嗎?

崔欣妍點頭:「嗯,剛剛在走廊上碰到她,她對著我,一句話都不說,就那麼目中無人地走了。」

「那你知道她為什麼來醫院嗎?」

「我怎麼知道?」崔欣妍想也不想就回答,隨後愣了一下,「對啊,她為什麼來醫院?我剛剛因為太生氣了,什麼都沒想。」

庄耀在心裡鄙視了崔欣妍一番,而後低聲道:「你去打聽打聽不就知道了?來這裡,無非是看望病人。」

崔欣妍一想也是,於是她出去打聽去了,打聽了以後才知道,慕雪過來確實是看望病人,看的卻是慕家的保鏢,崔欣妍想到崔宏維白天的時候說的話,心裡百轉千回,不過這話她不敢跟庄耀說,只得告訴庄耀,慕雪的保鏢受傷了,她是來看望他們的。

庄耀心裡的那點希望之火破滅了,可是,他真的好不甘心啊,得不到慕雪的信任,就拿不到慕氏集團,他想要將那個男人踩在腳下,怕是不可能了。

他不禁將目光放到崔欣妍身上,嗯,既然搞不定慕雪,就搞定這個傻女人好了,只要慕氏落到了這個傻女人手裡,他不怕自己得不到好處。

庄耀的眼神,陰惻惻的,崔欣妍對上后,嚇了一跳:「耀哥哥,你想要幹什麼?」 可怕的力量自胸/口上貫/穿而來,神女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身形急速倒退,其臉色一瞬間變得極其蒼白,畢竟陳玄這一掌可是用力了。

感受着胸/口上,甚至那個地方傳來的疼痛感,即便是神女這素來波瀾不驚,不喜不燥的心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個野蠻、粗魯的少年竟然用這種無恥的招數,打她那個地方。

其那一雙空靈的慧眼之中,有着驚人的憤恨之色蔓延出來,恨不得把她對面那個少年給殺死!

另一邊,見到這一幕的墨陰帝的臉色極其難看,他太陰神宮的神女,在南洋大陸不知多少信徒視為信仰的女人,竟然被那個少年襲胸了,我草你姥姥!

「呵呵,尊貴的神女,爺們剛才那一掌感覺如何?」陳玄笑眯眯的看着倒退出去的神女,至於剛才那一掌有沒有打爆,陳玄還真不清楚,可能也只有親身經歷過的神女自己知道了。

當然,手感的問題,陳玄還是曉得滴!

「你無恥,是我婆羅般若見過最無恥的男人……」婆羅般若臉色冷漠,說道;「眼下全球各大勢力為了你紛紛朝東方趕來,你如此得罪我太陰神宮,難道就不怕樹敵太多嗎?」

「哼,爺們還真不怕,不過對於你,爺們還有更無恥的……」陳玄看向婆羅般若的屁/股,他冷笑一聲,然後,恐怖的力量從其身上呼嘯而出,直接朝着神女壓迫了過去,其單手高高的舉起,爆射而出,就要朝着婆羅般若的屁/股一巴掌拍過去。

婆羅般若身體一顫,不由自主的夾緊了雙腿。

「小子,你大膽!」墨陰帝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小子對神女襲胸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想抽屁/股,這要是傳到南洋大陸,神女還有什麼臉面面對眾生信徒?

嗡!

墨陰帝出手了,滔天的陰柔之氣,宛如月亮降落到了陳玄的頭頂上面,無窮的陰柔力量要將陳玄撕/扯成碎片。

面對墨陰帝,陳玄不得不後退。

不過就在這時,暗中一道刀光橫斬而來,將那恐怖的陰柔之氣從中間截斷,迫使的墨陰帝倒退了數步。

見狀,墨陰帝眼神一寒,抓起神女就朝着遠方爆射/了出去。

「別追了!」看着出現的老陳頭和陳瞎子兩人,陳玄一臉玩味兒的搖了搖頭。

「少主,為啥不追?這可是干/死他們的好機會?」陳瞎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老陳頭白了他一眼,說道;「陳北斗,說你瞎你他娘還真瞎啊,這都看不出來?少爺看上太陰神宮那女娃娃了。」

聞言,陳玄走過去朝着這老傢伙的腦袋就是一巴掌拍了下來;「你娘的,老子是那種人嗎?對了,你兩剛才是怎麼回事?真想讓老子被他們給干/死是吧?信不信老子把你兩割了?」

聽見這話,老陳頭眼珠子一轉,說道;「少爺,這都是瞎子的主意。」

聞言,正準備解釋的陳瞎子氣的差點拔刀;「陳北莽,明明就是你想跟老子賭一頓酒,現在怎麼把屎盆子全扣在老子頭上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切,你當老乞兒怕了你這根小引線不成?」

「卧槽,你個老東西,老子今天非得給你放放血……」

見到陳瞎子真要動手,陳玄呵斥道;「行了,少在老子面前瞎逼逼,要打要殺等下滾遠點,現在說正事,剛才那太陰神宮是怎麼回事?人家都悄無聲息跑到老子家裏來了,你們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這次幸好是遇上兩個好欺負的,萬一遇上一個硬茬老子被人干/死了你們都還不知道吧?」

聞言,陳瞎子訕訕笑道;「少主,這太陰神宮的人防追蹤的技能可是一絕,不過你放心,這家裏他們既然進來了就別想着再走出去。」

「不用,他們如果要走就讓他們出去。」陳玄沒好氣的瞪了陳瞎子一眼,說道;「現在這太陰神宮的人應該能感覺到爺們是個硬茬,不好欺負,所以,他們一定會聯合潛入天/朝國的其他勢力,若是如此,正好把他們一鍋端了,一個個的去找太耗費時間了。」

「另外,讓咱們的人最近放幾個缺口,老子倒要看看會有多少人想溜進來?」

這時,陳楚皇從暗中走了過來,說道;「少主,咱們的人已經盯上了剛才那兩人了,眼下來到天/朝國的境外勢力幾乎都在咱們的監控之下,另外神組的人也在暗中佈控,應該出不了什麼問題,這是境外諸國勢力來到我們天/朝國的名單。」

陳玄接過名單看了起來,這上面密密麻麻的記載了十幾個勢力。

當然,陳玄很清楚,這次進入天/朝國的勢力絕對不止這幾個,只不過一些在天王殿眼中不入流的勢力根本不需要被他們放在眼中。

陳玄把名單上面的勢力,以及各大勢力進入天/朝國的成員紛紛記在腦海中,然後將名單銷毀,說道;「盯着他們,眼下太陰神宮的人已經進來了,我想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潛入進來,到時候不服的人直接弄死,另外,我想那幾個王族應該也快有動靜了!」

天龍山一戰趙王族、劍王族、楚王族還有大羅天宮四大勢力聯手都沒有把自己弄死,而且還讓他們知道了天地變化與自己有關,那麼,幾大王族絕對不會坐以待斃,有可能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會是更大的暴風雨!

陳瞎子那泛白的眼球轉動了下,此事他已經通知了各大魁首,想必天王殿那隱藏在暗中的利器,也開始動了!

經過這麼一折騰,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陳玄沒有回家,直接去了明月樓。

原本在離開聚寶閣后,陳玄就想去找江無雙的,豈料竟然被太陰神宮的人給盯上了。

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不過江無雙依舊還在公司忙碌著,整個明月樓除了幾個加班的員工之人,幾乎看不到什麼人。

陳玄一路來到江無雙辦公室門口,悄無聲息的打開辦公室大門,閃身走了進去。

瞧著那個站在落地窗前一邊看着文件,一邊喝着咖啡,時而皺眉,時而嘆氣的女人,陳玄一臉憐惜的走了過去,從身後將她攬入懷中。

突然被人抱住,江無雙嚇了一跳,不過下一刻,她的身體被來人強硬的轉了過去,然後一雙火/熱的雙唇就迎了上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差點把江無雙嚇懵,她本能的把膝蓋往上一踢,然後膝蓋正中靶心!

。 當天上午,負責鎮守人族邊疆的金先生,收到探子來報,說是北地有條冰河,不知何故翻了個身兒,整條河面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掀翻過來,露出了魚肚一樣的顏色。

金先生神色一怔,立刻放下手中擦拭著的那支金箭,問道:「哪條冰河?」

莽蒼北地幾千里,大大小小的冰河加起來有幾百條,這還不算藏在山川雪原下面的暗河。而那些屢次侵犯人族疆域的雪精雪怪,大多依水而居。尤其是幾條直通冰海的大河,更是暗流涌動,時不時有事發生。

因此,當聽到冰河現出異象之時,金先生本能的警覺起來。

那探子道:是飲馬河。就是當年神皇北征時,被九匹金馬一口氣喝光了水的那條冰河。」

金先生心裡一動,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微微一笑,對那探子道:「不是什麼大事,你先下去吧。再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就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