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辰燁豈會看不出來母親的心思?

他淡淡地一笑,接過霍老太太手中密封的紙皮袋:「媽,您放心,東西我一定會完好無恙地送到。」

霍辰燁轉身便走出去,霍老太太給華嫂一個眼色,華嫂跟了上去。

此事,關乎到霍家的血脈,所以,她一定要得到一個最真實的結果。

華嫂上了霍辰燁的車子。

他的車緩緩駛出大門,早就等候在門外的幾輛神秘的黑色轎車,也先後地跟上。

帶頭的那一輛車,是徐聘。

「霍總,他們出發去研究所了。」他給霍霆均打電話彙報。

那頭的霍霆均語氣凜冽:「死盯他們,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許鬆懈。」

這個檢驗結果,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要緊張,稍有錯漏或被人為操控,後果便是他要錯過顧汐一輩子。

但現在最忐忑的人,不是霍老太太或霍霆均。

而是坐在霍辰燁車子里的華嬸。

她目光時不時地望向霍辰燁上車后便放在副駕座上,那個根本就不容她碰一下的紙皮袋。

事情出乎了她的意料,從昨天晚上老太太在霍辰燁那裡取了要化驗的樣本,鎖進她的沉香木盒,到今天霍辰燁把東西直接拿到了自己的手上,要求自己送過去。

華嬸並沒有任何的機會去偷梁換柱。

並且她還留意到,有幾輛黑色轎車跟在他們的後面。

華嫂猜測,那些都是霍霆均派來監視他們的。

霍家這幾個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她該怎麼辦?

眼看著研究所越來越近,迫不得已,她只能給女兒發去信息。

這邊廂,顧夢也在片場里忐忑地等著岑麗華的好消息。

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這樣的內容。

當場罷演,回到保姆車上,鎖上車門,來回地跺步。

這次是讓霍霆均對顧汐徹底死心的最好機會,她怎麼能就這樣放過?

顧夢美艷的眼裡,迸射出一抹決狠。

她直接拔了岑麗華的電話。

岑麗華見到女兒來電,神情微變。

她正想掛掉,可是,前面的霍辰燁,卻清冷地開腔:「華嫂,是顧夢的電話嗎?接吧,我倒想聽聽,她又想對你指示什麼。」

岑麗華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看著倒後鏡里,霍辰燁那張冷滲滲的臉孔。

他抬眸,對上她的視線:「你的原名叫做岑清,是顧洋的第一任妻子,你們倆的女兒是顧夢。」

岑麗華的心顫抖起來。

但她努力在維持著平靜,苦澀一笑:「三爺……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我孤苦人家一個,哪裡來的什麼女兒?」。 先到交易所,將剩下的金幣換回成藍幣,目前金幣還在持續貶值,沒必要留這麼多,留下幾十個金幣夠用就行。

他之前在東都換金幣的時候,比率差不多到一比六,現在又掉回一比四多一些,兩萬多金幣兌完回收的藍幣,還不到十萬,一個來回虧了兩三萬啊。

換完金幣后,張山瞬移到雜貨店,買上足夠用幾天的子彈和寵物糧,再買一些大紅葯。

大紅葯一次回血500,對現階段的玩家來說,完全夠用,就是貴了點,50銀幣一個,使用CD也長,半分鐘的冷卻時間,一次戰鬥也就只能喝一次大紅葯。

完事後又到裁縫店將背包擴充到95格,張山打算持久戰了,城外風雲公會和天地公會的人還在拉拒戰,互相偷襲。

張山準備萬一殺紅名了的話,就一直呆外面刷怪,反正武器和邁達斯之手是綁定裝備,掛了也不會掉,現在他是誰也不怕,搞事的統統打死。

將背包中的材料之類的用上不的東西全存倉庫后,背包中除了必備的補給品外,只剩下剛才換下來的武器,精緻的鳥銃。

這把十級的武器屬性還是很不錯的,畢竟是十級紫色裝備,現階段絕對算是高端裝備,放拍賣的話,至少也是一萬金幣起步的。

張山想了想,還是放棄拍賣的打算,公會應該還有很多人沒有紫色武器呢,問一下他們有沒有人要的。

隊伍頻道

「你們在哪裏戰鬥啊。」

「博望荒原,神器大佬速來。」

「馬上就過去。」

「十級的紫色火槍有人要不?沒人要的話我就先丟拍賣了。」

「靠,赤果果的炫富啊,有神器的人就是了不起,千萬不要賣,帶過來給我,我出一萬金幣,我的武器還是藍色的呢。「風雲火炮憤憤不平的叫道。

「沒問題,正在來的路上。「

「六管兄,你要小心點,天地公會那些垃圾大量雇傭炮灰找我們麻煩,估計城門外都有不少人守着呢,別還沒跑幾步就掛了。」

「放心,找死的就送他回城。「

「炒,有神器就是囂張。「

瞬移到城門口,張山向博望荒原跑去。

才剛出城門沒幾步張山就發現後面跟了幾個尾巴。

雖然發現後面跟了不少人,不過張山並不想理會,儘早和公會的其它隊友會合,這些守在城門外的基本都是炮灰,一身垃圾裝備,技能可能都沒有,不值一提。

張山的鞋子可是紫色的,雖然只是五級裝備,但是移動速度也是加五的,一般裝備差點的人根本追不上他,何況敏捷系本來就跑得快一些。

快速的甩開後面的追兵,又跑出一段距離,張山發現前面有三個人堵著大路。看他們的角色名就知道不能善了了。

雖然說繞路也能跑掉,但張山沒這個打算。干他丫的,也算是給神器開開張。

三個人,天地屠龍刀,天地穿雲箭,天地一支煙。一個狂戰士,一個弓箭手,一個火法師,倒也是個不錯的PK組合。

後有追兵,前面又有人攔路。張山想都沒想,直接向前衝去,對面三個天地公會的人也迅速靠近。

當雙方接近攻擊距離后,天地屠龍刀直接向張山使用衝鋒技能,這個技能張山沒法躲,衝鋒不可打斷,除非有位移技能拉開距離外,被衝到目標只能挨一下了。

好在衝鋒技能只有減速效果,沒有暈眩。

張山沒理會天地屠龍刀這個狂戰士,一個戰士又秒不了他。先解決後面兩個遠程再說。

張山無視天地屠龍刀,直接攻擊戰士後面的法師和弓箭手。

叭,只一槍那個火法師天地一支煙就倒地了,這時天地屠龍刀也一斧頭砍掉張山三百多血。

張山看都不看,繼續攻擊弓箭手,叭叭兩槍,弓箭手倒地。直到這時,狂戰士的第二刀都還沒砍下來,張山的攻擊速度太快了。

喝一個大血瓶,抵著天地屠龍刀就是一槍,神聖一擊,十倍傷害直接把他秒了。

天地公會的三人全都倒下,爆出幾件垃圾。嗯?不對,天地屠龍刀居然掉出一件綠色披風,好人啊,十級綠色披風增加生命值1200,正是張山急需的。

「炒,有神器了不起啊。「

天地屠龍刀廢話一句后,就直接化作一道白光,回城復活去了,另外兩人也沒再躺着,化為白光離去。

瞬間砍倒三人,後面的追兵都還沒有上來,張山撿起地上的東西蕭灑離去。

神器就是爽啊,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有點麻煩的就是他紅名了,罪惡值二十點,狂戰士不算,那個算張山還擊,另外兩人可是張山先攻擊的,張山在新世界中的第一次紅名就這樣交出去了。

不過玩遊戲嘛,紅名也是正常操作,你不惹人,別人也是會搞你。

好在出了新手村后,消除紅名也不算難,在線一小時減十點罪惡值,刷怪減得更快。

紅名唯一不方便的就是不能回城,紅名回城的話直接關小黑屋,也是一小時減十點罪惡值,那可就難過了。

另外就是紅名死亡后掉落機率大增,背包里的東西必然會掉幾件,身上的裝備也有機率掉落,看個人運氣了。

管他馬的,反正神器和靈器是綁定裝備,不會掉,其它隨便了,現在的張山底氣十足。

張山頂着一個大名在野外快速奔跑,時不時的碰到其它玩家,不過好在沒有人再攔他。

將綠色披風換上,血量達到1550,小血牛了。

「你們在博望荒原的哪個位置?我快到了。「

「進了地圖再跑半個小時吧,我們在地圖的裏面刷怪,這裏都是十五級的怪,沒有魔抗的,大家都能刷。「

……

「跑這麼遠啊。「

沒有坐騎就是坑啊,還得跑半個小時。這遊戲設定得浪費玩家多少時間來跑地圖啊。

「博望荒原有沒有天地公會的人啊,剛才出城碰到了幾個,殺紅名了。」

「外面不知道,地圖裏面現在沒有,你小心一點,看到人就先跑,反正他們一般也追不上你。」

「了解。「

進入魔人地圖后,張山看了一下隊友位置,還真是很遠,慢慢跑吧。

張山一邊快速向隊友位置跑去,一邊小心的注意四周情況,雖然他現在很強。但是做人不能太囂張,萬一被人暈住的話,也很容易被亂刀砍死。

一般的暈他倒不怕,只要不讓人靠近,基本暈不到他,主要是弓箭手的流星箭,這個技能能在很遠的距離施放,萬一沒及時躲開,直接暈五秒,他也必躺。

一路上,時不時的能看到玩家三三兩兩的在刷怪,張山是能避開的就避開,實在避不開的,就趁別人和怪物糾纏的時候迅速通過。

跑了差不多半個小量,也沒再發生什麼意外,慢慢的接近公會其它人那邊。

雖然張山頂着個大紅名,不過也沒人多事,上來砍他幾下。

畢竟大家都要升級,除了天地公會的人外,現在整個遊戲還算和諧,都是升級為主,盡量不搞事。 對於張雪而言,這還是第一次在父親之外的男子身上感覺到安全感,這不由得讓她有些迷戀。

因為父親的生命危在旦夕,所以對於父親這份隨時可能逝去的安全感,張雪是由衷的渴望,只是沒想到這個人會是顧長生。

顧長生只是答應她的求丹請求也不是因為她個人原因,而是因為還陽丹這個丹方。

還有這次顧長生親自走出洞府給她送還陽丹一事,並沒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其實讓張雪的心中已經覺得顧長生是個不錯的人。

最後再加上顧長生幫助她突破修為,達到了築基圓滿,距離結丹期只有一步之遙,估計這才是給她帶來安全感的原因,因為顧長生在給她還陽丹后,兩人便已經兩不相欠了,顧長生已經沒有必要在幫助她了,所以這次幫助她突破,是顧長生額外的贈送,對張雪來說可謂是雪中送炭。

錦上添花不珍貴,雪中送炭才顯真情。

因為自從他父親重病歸來后,她可是真正品嘗到了人心的冷暖。

之前那些可以巴結她的人,現在對她就如躲瘟神一般,能伸手幫助一把的更是少之又少。

張雪雖然知道這些人之所以對她好是因為父親是結丹期強者的緣故,但也沒有想到這些人會這麼現實,現在他父親的性命只是朝不保夕,畢竟還沒有死亡。

這段時間是張雪最艱難的時光,好在現在在顧長生這裡看到了曙光。

並且,這個曙光還轉變成了現實,她現在儲物袋中放著的還陽丹便是。

即便她所求顧長生煉製的還陽丹,是針對他父親的情況所求的最符合的丹藥,但也並不是說百分之百能夠將她父親的病治好。

但卻有著七八成把握,但最終如何,還得回去后將丹藥給父親服下才能知道。

想到這裡,張雪才從這股給她有些安全感的背影中脫離出啦,雙手扣在一起朝顧長生拜謝道:

「多謝顧大師出手相助,否則晚輩這次肯定又是前功盡棄。」

顧長生在對付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便已經察覺,只是沒有第一時間張開雙眼而已,相助聽張雪這麼說,臉上的尷尬之色一閃而逝。

「呵呵!舉手之勞而已,張姑娘不必如此。」

「對前輩來說可能只是舉手之勞,但對晚輩而言卻是雪中送炭。」

顧長生聞言,也不再多說。

兩人之間的交際都是因為求取還陽丹,再加上修為差別巨大,並沒有什麼共同話題,所以在顧長生幫助張雪突破后,兩人在說了沒幾句話后就分道揚鑣。

張雪拿著從顧長生那裡得來的還陽丹,一路上小心謹慎之下,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才安全的返回了自己家族所在的中型島嶼黑礁島。

島嶼之所以叫黑礁島,是因為整個島嶼是由海中的黑礁凸起而形成的。

方圓三十多里的範圍,比之顧長生所在的龍象島大了很多,在加上島上的資源豐富,靈脈也不少,所以就吸引來不少的實力前來落腳,這其中便有張雪所在的張家。

張雪的父親是家族中唯一的結丹期,同時也是家族中的族長,掌管這黑礁島上的張氏家族。

但隨著張雪父親重病歸來后,整個張家便有些人心惶惶。

但好在都是一族之人,即便有些齷齪事,也大多都不會做出什麼背叛之事,但也保不準有極少數為了前程而各奔東西的。

還有部分想要在家族中獲得更多的利益,而跳出來叫嚷的。

對於這些家族中亂七八糟的事情,張雪這個族長的千金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沒看見一般不管不問,一心之事忙著救治父親的事。

好在家裡還有一些可以信任的親信,所以張雪才敢外出求取丹藥,否則她都怕回來后家裡鬧出什麼亂子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