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就得珍惜一次。

「你都能猜到,其他的一心盟成員猜不到?」唐宇笑容戲謔,「無非就是都在裝傻,裝的最像的是畢不凡這個老銀幣,恐怕他現在已經在回山谷的路上了。」

「什麼意思?」焦傲皺眉道:「畢不凡都說什麼了?」

唐宇不沒什麼好隱瞞的,將自己和畢不凡傳音的內容全都說了一遍。

「這個老銀幣有問題。」焦傲想也不想就說出這句話,而後皺眉道:「你的那套冰櫃和發電機的理論應該不成立。老銀幣讓我們幫忙打包那些一心盟的成員,貌似是在迷惑我們,想要借著這個事情讓我們躲起來,他好和龍曉曉去山谷。」

「英雄所見略同。」唐宇笑著伸出大拇指,仰頭將瓶中啤酒一口灌下去,「休息的差不多了,去山谷,看看老銀幣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焦傲也幹了啤酒起身。

三人戴上面具,就向著山谷飛掠而去。

不是直奔山谷的谷口,而是繞到山谷的一側,登高俯視。

這會兒天色見亮,可山谷內出現了霧氣。

唐宇開啟無妄之眼,也看不清山谷內的情況。

「這霧氣不簡單啊。」

唐宇攤手一抓,氣機牽引,一股霧氣飛來,在他手中凝成一團,他研究一下就眉頭就不由得一挑,「成分很雜,有靈氣,有死氣,有魔氣,有妖氣,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能量,搞不好老銀幣沒說假話,山谷內真有可能存在遺迹。」

焦傲和白富美也都各自牽引上來一團霧氣,正如唐宇所言,成分很雜。

他倆都算是見多識廣之輩,來獵殺界也漲了一些見識。

可是,成分這麼雜的霧氣,卻是平生第一次見。

焦傲捻動手指,霧氣在手中飄散開來,「這已經不能稱之為霧氣了,是各種能量雜糅在一起霧化了,濃度很高,要是能將靈氣剝離出來,對我們修鍊很有益處。」

白富美瞥了眼焦傲,沒說什麼。

不過眼神暴露了內心的想法。

焦傲憤怒的看向白富美,「你說誰白痴呢?」

白富美一臉嫵媚笑容,「你能將靈氣剝離出來么。」

焦傲哼了一聲就扭開了頭。

他能將靈氣剝離出來,早就動手了。

「這是我的福地。」唐宇笑了笑。

二人不解的看向唐宇,下一秒就是大吃一驚。

只見唐宇長長的吸一口氣,手中的那一團霧氣被他吸入體內。

片刻后,唐宇緩緩的吐出一口氣。

見唐宇沒事,二人就更加驚訝了。

焦傲忍不住的問道:「你修的什麼心法,怎麼這麼雜的能量都能吸收?」

白富美則是不放心的問道:「老公,你真沒事?」

「沒事。」唐宇搖了搖頭,沉吟一下才看向焦傲,「我的心法是偶然得到的,不是對你不放心,只是怕告訴你了,給你帶去殺身之禍。」

「我就是好奇一問,不用說是什麼心法,知道你沒事就行。」焦傲隨意的聳了聳肩,扭頭四處看了看,「我們從這裡下去?」

「還是走谷口。」唐宇向著谷口方向看去,「進去后我們隨機應變,要是有什麼危險就立刻退出去。萬一我們分開了,就用獵殺榜傳音。」

焦傲和白富美都在獵殺榜上,繳獲的戰利品中也有獵殺榜,就是使用起來有點麻煩而已,倒也算是一件隨身攜帶的通話法器。

唐宇手中突然多出四個小瓷瓶。

一對紅色,一對白色。

他將一對紅白瓷瓶遞給焦傲,另一對給了白富美,「紅色的是信號彈,砸碎了就會有紅色煙柱衝天而起。白色的瓷瓶里是五粒膠囊,是超級版玄天玄氣丹,一粒膠囊就能讓你們消耗一空的真氣瞬間回復,關鍵時刻保命用。」

「瞬間回復?」焦傲雙眼頓時大亮,急忙結果兩個瓷瓶,倒出一粒膠囊端詳幾眼,疑惑道:「為何不是丹藥?」

「沒研究出丹方。」唐宇一臉無奈之色。

他不是沒想改良方子,將膠囊煉製成丹藥,可嘗試了幾十次都不行。

倒不是練不成丹藥,而是煉成丹藥后,藥力不如膠囊。

至於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他至今都沒有搞清楚。

三人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各自取出法器,稍作準備便來到谷口處。

之前那個一條腿被腐蝕掉的一心盟成員,還昏迷在谷口處,唐宇開啟無妄之眼四下里掃視幾下,確定附近沒有強者盯梢,他就對焦傲二人打個眼色。

二人立刻明白他要做什麼,二話不說就各自散開警戒。

唐宇摘下面具,收進無常袋中,而後摘下對方的面具。

面具被摘下,對方就露出了本體。

是一頭少了條後退的巨狼。

體型堪比大象。

將對方面具轟碎,沒發現有什麼異常,唐宇才施展掠奪秘技。

生命精華快速從巨狼的口鼻中湧出,順著他的手掌進入體內。

幾息的時間,巨狼就成為了一具乾屍。

唐宇細細的感受一番,沒有任何反噬。

他取出面具戴上,也沒出現任何異常。

要麼邱楓是誆騙眾人,要麼不戴面具擊殺一心盟成員就不會有反噬。

總之,他沒受到反噬。

將乾屍收進儲物戒,唐宇將焦傲二人叫了回來。

「跟著我,小心一些。」

唐宇看了眼二人,當先走進山谷。

手持短刀的白富美跟在他身後。

焦傲走在最後面,神色頗為冷峻,眼中有著幾分戒備之色。

他將噬神劍倒綁在背上,劍柄從腰胯處露出,正好反手握著。

進入霧中,白富美和焦傲的可視範圍就下降了到了兩米左右,唐宇也是如此,開啟無妄之眼,視線範圍才達到近五米。

這很危險。

對於通玄境的強者來說,五米距離太近了。

必須打起精神戒備。

唐宇握住了后腰處的劍柄,一步一步的小心前行。

前行數十米,唐宇停步。

身後二人也瞬間停步轉身,和唐宇背靠背成三角站位,戒備的盯著四周。

唐宇蹲下身四處看看,取出一柄匕首撥動幾下面前的一塊不規則石塊。

石塊上有著一些暗紅色的粘液。

他非常確定,那個小腿被腐蝕掉的一心盟成員,就是在這個位置被絆了一下。

可這裡除了這塊石塊外,沒有別的不尋常之物了。

這塊石塊黑的像焦炭,質地也是極硬,和其他石塊有著明顯的區別。

噗噗噗……

唐宇將匕首刺入土地中,又將泥土掘開一些,還是沒發現什麼異常之處。

他輕聲呢喃道:「難道是被毒蟲蟄了?」

「這裡怎麼可能會有毒蟲。」焦傲提醒道:「獵殺界沒有本土生物。」

多嘴。

我不知道獵殺界沒有本土生物?

唐宇撇了撇嘴,沒理會焦傲,取出個塑料瓶子,將那塊石塊收進去擰緊蓋子,而後又裝進一個玻璃瓶子里擰緊蓋子,最後收進無常袋裡。

「繼續走,都小心一些。」

唐宇提醒一句,又反手握著劍柄前行。

前行二十多米遠,霧氣開始變得稀薄,深處還隱隱的傳來戰鬥之聲。

白富美支起了耳朵,皺眉道:「似乎有人在叫喊。」

「我沒聽叫喊聲。」焦傲看了眼白富美,「你境界高,你說了算。」

境界高,六感就強,這是不爭的事實。

「見機行事。」

唐宇又一次提醒,這才向著深處而去。

焦傲和白富美都不敢有絲毫大意。

這幾天相處下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唐宇這般小心謹慎。

就這一會兒的時間,唐宇已經提醒他們多次,足以說明唐宇有多小心謹慎。 哎!醒醒,快醒醒。

陳南聽到好像有人在叫自己,於是張開雙眼,一道強光進入了陳南雙眼,讓他感覺有些不適,立即閉上了雙眼,然後慢慢的張開。

還沒有看清周圍的情況,就自言自語的說道:我這是在什麼地方。

這時噗一聲,然後就聽到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邊笑邊說道:這是睡懵了啊!都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了,這還真是能睡,還以為出事了,沒有想到是睡著了。

聽到這樣的聲音陳南一下清醒了過來,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看到自己還坐在自己的車上,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晚的事。

不過還沒有等他多想,就有人拍著車窗說道:這位先生,你沒有事吧!

陳南反應過來,看着車外的警察有些心虛的回道:沒有事,就是昨天太累了,所以停下來睡一覺。

沒有事就早點開走吧!你還真會選地方,居然選在列士園林邊上睡覺,看來是想先烈保你平安啊!

啊!經提醒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居然開到烈士林園了,要知道這裏現在可成了景區了,一般情況下白天人還是比較多的。

而陳南將車停在了進林園的公路中間,這也是為什麼圍這樣多人的原因。

陳南作來土夫子,反應還是很快的,裝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是這樣的,昨晚太困了,可是停在公路邊不太安全,所以我就將車開到了這裏,這裏不是晚上沒有人經過嗎!

說完后,立即發動車子並說道:不好意思,我這就開走,說完就將車慢慢的倒了出去。

而這些人怪異的看着了陳南遠去的車影,有人說道:雖然這是烈士林園,但是這人膽子也真大,難道還真有先烈保護不成。

聽到這人這樣說,很多人都少了一份看風景的心態,多了一份對先烈的敬重,要知道能進這裏的都是熟習這裏環境的,晚上遇到事能在這裏平安過一晚,那這裏就有他神奇之處,人都是這樣,遇到奇怪的事,往往都會自己腦補很多。

雖然這是景區,但是很少晚上有車在這裏過夜的,雖然沒有發生過什麼怪事,但是人們會對山裏產生先天的恐懼,看對方明明開兩三分鐘就能到下面去找到賓館,可是偏偏在這裏停了一晚,那肯定是遇到事了。

而陳南不管他們想什麼,反正現在他心情起浮之大,讓他都敢去上班,打了個電話請假后,呆在家裏都不敢出門。

昨天晚上真的嚇到他了,本來坐上車后發現視野變得正常后,鬆了一口氣,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代駕居然長了一張貓臉。

陳南有些結巴的說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正嚇得他打算立即逃走時,那代駕卻將貓臉給扒了下來,並解釋道:我是你叫的代駕啊!

然看到陳南那有些慘白的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剛在和朋友鬧着玩,想嚇嚇朋友,結果這時接到了單,所以就直接來這邊,忘記將面具拿下來了。

聽到對方的解釋,陳南心想到,這是什麼鬼,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雖然心裏不停的詛咒著代駕小哥,可是面上卻說道:還好我膽了大,不然讓你嚇死,不過沒有關係,年青人愛玩一下沒有什麼。

那代駕小哥也像覺得不好意思,立即說道:大哥,這還真不是有意的,你別給差評哦!

放心好了,不會差評的,快開吧!

「噫,大哥不對啊!我剛剛上車時,明明看到車就在公路邊,為什麼前面一下變成了樹林。」

本來還一直在心裏罵着代駕小哥的陳南,聽到這話后,整個人一僵堅難的抬起頭,說實在的他真的不想看到自己想的那個畫面。

雖然看着是平常的樹林,但是陳南總覺得那樹林是那樣的可怕,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對一片樹林產生恐懼感。

陳南雖然不想看,但不得不抬起頭,當他看到前面不是樹林時鬆了一口氣,心想這代駕是不是太過份了,故意來嚇自己嗎?

於是滿眼怒火的看向那代駕,可是這一眼差點嚇尿陳南,他看到那小哥又變成了一張貓臉。

而且那貓臉還對着他笑,看得陳南頭皮發麻,心想這道具是在什麼地方賣的TMD太真實了,太TMD嚇人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