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做產檢不都是醫生過來給她檢查嗎?」

「是呀,之前的那些檢查只需要抽血,儀器也很簡單,但是懷孕中後期要做的檢查比較複雜,設備也很大,去醫院會方便很多。應該是顧小姐不想給別人添麻煩,所以就讓杜小姐開車送她去醫院那邊做產檢了。」

聽到這話之後,墨錦城明顯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腳下的步子卻沒停,徑直朝着門外走了過去。

王媽一看到這個場景,連忙擦了擦手,追了出去:

「墨先生,您這是要出去嗎?」

墨鏡成錦城點點頭:

「我去醫院那邊看看,今天幾個孩子就交給你了。」

「唉哎,好的,您路上注意安全。」

另一邊,顧兮兮這會兒已經在杜薇薇的陪同之下,來到了洛杉磯最有名的一家高級附私立婦產醫院。

在過來的路上,杜薇薇就已經知道昨天墨錦城和顧兮兮兩個人已經碰過頭的事情了。

她感到無比驚訝。

畢竟墨錦城是什麼性子,她們這些朋友是最了解不過的。

他性格堅韌帶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可如今為了照顧顧兮兮,他洗手做羹湯不說。

甚至還為了照顧顧兮兮的情緒,一個多禮拜的時間就一直躲在三樓的卧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墨錦城嗎?

為了顧兮兮能夠做到這個地步,想來一定是用情至深吧。

想到這裏,杜薇薇心在心裏對墨錦城的欽佩又多了幾份。

這一次,顧兮兮到婦產科要做的檢查是中期的四維。

這個檢查大概就是要確定肚子裏孩子的各個器官發育是否正常。

每一次在做這些檢查的時候,顧兮兮都會精神緊繃,生怕肚子裏的孩子會有什麼意外。

畢竟孩子在肚子裏面已經陪了她五六個月的時間了,每一次胎動都讓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紐帶系的更緊。

「兮兮,這家醫院的婦產科是洛杉磯最好最高級的。你待會兒進去之後心情放鬆,這檢查差不多就是走個過場,孩子一定會平安健康的。」

杜薇薇感覺到了顧兮兮的緊張,於是開口勸慰著。

顧兮兮點了點頭,其實這段時間來每一次做產檢,對她而言都算是一個不小的折磨。

畢竟當初在懷孕之前,她就得了比較嚴重的厭食症。

再加上後來情緒低迷,在她的身上還發生了那麼大的變故。

她很擔心會影響到肚子裏的孩子。

好在前面的一些檢查全部都有驚無險的通過了。

只要這一次四維檢查一切正常,後續應該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顧兮兮不想讓杜薇薇擔憂,臉上的表情也放鬆了一些:

「我知道,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

「你能這樣想就好了,你肚子裏的小傢伙活蹦亂跳的,一定不會有問題。」

兩個人寒暄了兩句之後,從醫生的辦公室裏面走出來一個護士:

「下一位,顧兮兮小姐。」

被點了名之後顧,顧兮兮連忙站了起來:

「我在。」

做中期四維,如果肚子裏的孩子比較配合的話,十幾分鐘應該就能夠做完了。

可若是孩子睡著了,亦或者用手遮擋住了面部,可能就需要重新再做。

杜薇薇在門口耐心的等著,等了十幾分鐘也沒見人出來。

原本就心情急躁的她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她正準備起身去裏面看看,可還沒走上兩步,冷不丁跟對面匆匆而來的一個身影撞了個滿懷。

。 玉瀾山,星守觀。

這是位於三大人類帝國領土之外,位於鬱郁群山裡的一座高山。

歷代以來,星守觀真正的傳人每一代只有兩人,一位星主、一位星子,卻是江湖上的一個永遠流傳的傳說。

星主觀天下大勢,以作斧正。

星子觀星主運勢,以作輔佐。

傳說每當天下間出現什麼巨大的災禍之時,他們就會出現在世間,平定邪魔,拯救蒼生。

此刻,位於山巔最高的頂端上,一間普普通通的草廬中。

一身淡薄純白紗衣的少女,對著床榻上滿頭髮絲如雪般的老婦人盈盈而拜。

「師父,我要下山了。」

躺在床榻上的老婦人揮了揮手。

雖然其面容依然如同二三十歲的美艷婦人一般飽滿光澤,但是她的生命,已然快走到了盡頭。

「彩兒,還記得星守觀初代觀主的那句話么?」

「彩兒記得。」

少女眼瞼低垂,輕聲背述。

「倘若群星每隔千年才出現一次,世人該怎樣才能記住並傳頌它的光輝。」

「很好。」

老婦人輕輕說了句,緩緩閉上了眼睛。

少女在原地垂拜了片刻,默默起身,轉身下山。

……

「倘若群星每隔千年才出現一次,世人該怎樣才能記住並傳頌它的光輝。」

白季抬頭看著玉河縣縣城裡那座修於小山坡頂端的星守觀,嘴角掛著隨意的笑意。

這就是劍心所說的星官。

《武俠》里沒有那些宗教。

唯一可以稱得上信仰的,就是這覆蓋了整個人類世界的星守觀里的星官。

因為數次有記載的拯救世間於水火之中,在民間的傳說里星官就是那些天上的星宿下凡化作人身,來拯救世界的神明。

當然,在部分有些了解的武林中人眼裡,那就是一個強大的隱藏門派。

只是相較於大部分門派,他們藏得夠深,實力非凡,素質全面,人數極少而已。

在這個世界上,白季覺得自己應該算得上是最了解星守觀的那一批人中的一個了。

白季不知道星守觀這一代的星主什麼時候會出來尋找星子。

按照之前的經驗,那位存在於傳聞中的星主,是在玩家們開始大肆活躍的時候,才在這個江湖上現身。

星守觀的人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

因為在玩家之中流傳的傳聞中,似乎好事壞事都給他們做完了。

很難定義星守觀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勢力。

當然,按照玩家們的話來說——

星守觀就算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如果能成為星子的話,請選我……

就算他再壞,但是如果能被星主選中成為星子,那麼將獲得不可思議的力量。

獲得力量能幹什麼?

當然是裝逼啊!難不成還能是去拯救世界?

但無論如何,在白季的觀念中,他很難像這個世界上大部分人一樣,對於這個勢力抱有什麼不該有的期望與崇拜。

此刻,聽到白季略帶調笑般的語氣,說出這句普通人知曉但是不敢討論的話語時,劍心連忙扯了扯白季的衣袖。

「少主?」

劍心不是不喜歡少主說這句話,只是怕少主的這句話被那些信仰星官的普通人聽了去,造成不必要的爭端。

「你非要來這裡幹什麼?」

被白季問到這個,劍心頓時又低下了頭,聲音小的如同蚊子般哼哼。

「對星官說的話可不能說出來,不然就不靈了。」

「嘁~」白季無奈的搖頭,徑自邁步而上。

劍心跟在白季身邊,看著過往的普通民眾,隨意地說道。

「少主,今天也有好多人啊……」

今天只是無數個日子中,最為普通的一個日子,並非任何節氣,也並非是什麼活動。

可是在這小小的山坡上,來來去去的人群,依舊是川流不息,絡繹不絕。

甚至有的人為了顯示虔誠,在山路石階上,三叩九拜,宛如朝聖。

「嗯,不在家勞作耕種,跑到這求運拜命,腦子壞了……」

「少主……」

「好好,我不說。」

白季在說話時並未刻意壓低聲音,附近的幾個普通人都是聽到了白季所說,看了過來。

只是看到白季手上的巨大重劍,又若無其事地移開了目光。

識時務者為俊傑。

這個人對星官如此不敬,遲早有報應的……

劍心也是瞥了眼白季手中的重劍,遲疑了片刻,還是說道。

「少主,你不應該把隕鐵劍帶來的,沒人敢在星守觀動手。」

「害!別人不敢動手,不代表我不敢動手。」

「額……哈?」

劍心微微一愣,理解了其中的含義,驚恐地盯著身邊的白季。

白季笑嘻嘻地摸了摸劍心的後腦勺,隨意地對著山坡上抬了抬下巴,「上去吧,我逗你玩的。」

兩人一路上山,一邊隨意地聊著。

「少主,你沒有什麼想對星官說的心愿或者祝福么?」

「對他說?」白季目光隨意地在四處遊走,「對他說有什麼用?」

「可是大家來這裡,都是來許願祝福的啊……」

劍心撲閃著眼睛,盯著白季的側臉。

「哦!有!」

白季察覺到了身邊少女的目光,臉色一正地說道。

「我想祝福一個小丫頭能夠在新的生活里活得開心,活得快樂。哎……就是不知道那小丫頭到時候還能不能記得家~」

劍心臉色頓時一片羞紅。

「少主~說出來就不靈了!」

「哦,沒事。反正本來也不是真心的……」

「唔~」

劍心聞言,頓時鼓起了嘴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