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畫千芳竟然如此堅決,毫不猶豫。

「千芳,有什麼話,好好說。」而此刻,百花門宗主百花仙子立即色變了,轟的一聲,站起身來,眼眸內湧現出了緊張之色。

「呵呵,真是有意思啊,一群人逼迫一個少女強行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這就是百花門的行事作風嗎?」

就在此時,一道略顯譏諷的聲音,不急不緩的從偏殿外傳來。

「你是何人?」

頃刻間,偏殿內,一道道視線,略帶著驚訝,憤怒,好奇的目光,紛紛投向了偏殿。

只見得,偏殿的大門口,一位黑衣少年腰懸佩劍,正邁步從大殿外走來。

。 與此同時,江塵背後異象升起,天道無邊,龍鳳齊鳴,祥光普照。

大長老被江塵的異象震驚,連忙出手屏蔽整個玉靈峰的氣息,以防異象外漏。

「龍鳳呈祥?這小子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是不讓嶽麓書院安寧了?」

大長老費了老大的功夫才將這股異象壓制,累的氣喘吁吁,不過臉上卻是浮現了一抹得意之色。

「能夠引發這種異象豈是凡人?都看走眼了吧?到時候怕是你們腸子都要悔青!」

「嘖嘖嘖,就連陳天秀這個狡猾的傢伙也看走眼了!」

大長老心中別提有多高興,嘴裡都哼起了小曲,「這種漏都能被我張書陵撿著,血賺!」

張書陵只覺得撿到寶了,對他而言江塵就真的是撿來的,誰都知道他要的是唐虎。

「師父,怎麼樣?我就說三哥不是凡人!」

唐虎見著如此異象,心中甚是驕傲,他唐虎看重的人豈會平凡?

「何止!剛修鍊就引發異象之人少之又少,百年難遇都絲毫不誇張!」

張書陵眼神複雜,一臉慎重的說道。

「此事莫要讓外人知道,要給他成長的時間!」張書陵似乎想起了什麼,鄭重其事的交代道。

莫小黑看著那恐怖的異象,暗道:「三公子這是要一飛衝天啊!」

片刻之後,異象漸漸消散,玉靈峰的靈氣被江塵吸收了足足一半,但張書陵絲毫不心疼,他可以預料玉靈峰之後的風光!

此時江塵已徹底參悟這套功法,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功法名為『天命道法』,可直接將自身靈力化為厄運之力,影響他人厄運,導致厄運降臨。

『天命道法』又分九重,修鍊越高誕生的厄運之力也越恐怖。

如今江塵只是掌握前面六重的修鍊之法。

江塵也算是明白為何凌天無法參悟這套功法,這壓根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功法,只有經過大厄運之人才可修鍊。

之前江塵還在想若是他額頭上的黑線消失豈不是無法將厄運傳給他人,而『天命道法』的出現正好解決了他的煩惱。

厄運全在江塵的掌控之中,不至於殃及其他人。

「想不到這世上還有為我量身打造的功法,不枉我倒霉了這麼多年,正所謂物極必反,勞資真的要站起來了!」

江塵從未感覺如此順暢過,這是他來這個世界這麼久以來,最高興的一天。

不過修鍊『天命道法』極其燒錢,特別是到了後面需要的靈氣愈發龐大,今日他僅僅只是修鍊第一重便將玉靈山的靈氣吸收了一半之多。

而且『天命道法』與他自身的修為息息相關,以他現在靈武五重的身軀只能承受出『天命道法』一重之境,不然他將會被厄運反噬。

「不就是靈石么?以我的本事想弄還不簡單?」

江塵早就想好了生財之道,只要有人尋求機緣,他就不會缺少靈石。

「不過說起來……一口氣突破靈武五重的感覺真不錯。」

江塵感受著體內磅礴的力量,這是一種他從未擁有過的力量。

簡單的一拳揮去,儘是產生了陣陣拳風,他感覺現在隨手一拳就可以轟死牛,「有力量的感覺真好。」

「對了,小黑的修為跟我相差不大,去找他切磋切磋!」

江塵推開房門,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手,至少他要對自身實力有清楚地認知。

一開門,張書陵幾人都滿臉堆笑的看著他。

「三哥!僅用三天你便突破靈武五重?!無愧天驕之名!」

唐虎見江塵居然突破了靈武五重,心中詫異,當年他突破到靈武五重可足足用了三個月!

「恭喜……」莫小黑也是雙眼放光,正準備道賀,卻被江塵一把打斷,「等等,我用了三天時間?」

在江塵印象中明明只有一會兒的功夫,怎麼到唐虎口中就成了三天了?

大長老知道江塵的困惑,笑著解釋道:「第一次修鍊忘記時間很正常,日後你便會習慣!」

「恭喜三公子踏入修行之路,小黑日後定為三公子肝腦塗地!」

僅僅只用三日時間便做到了他數年時間才做到的事情,莫小黑下定決心要抱緊這個大腿。

「江塵,你可願拜我為師?」張書陵神色認真的問道。

他張書陵收徒向來只收最好的,而方才那道異象無疑證明了江塵的天賦。

江塵心中狂喜,毫不猶豫的行拜師禮,「弟子江塵拜見師父!」

這種事放在以前江塵想都不敢想,如今卻已成現實。

「大長老,您既然將老唐和三公子都收為徒弟,就順帶著收下我唄。」莫小黑哭喪著臉,哀求道。

張書陵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他這麼多年都沒有收徒,便知道他的要求之高,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成為他的徒弟。

「我觀你以習得無上功法,這幾套武技你先拿著,上面都有師的經驗和見解。」

江塵如今剛踏入修行之道,急缺武技,這些武技都是張書陵經過深思熟慮才給他的。

「多謝師父。」江塵連忙道謝,有師父的感覺就是好,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自個兒操心。

「日後你們在修鍊上有不懂的事情可隨時問我,日後嶽麓書院還是要靠你們這群年輕人,我們終究是老了。」

張書陵摸了摸鬍鬚,意味深長的說道。

張書陵又交代了一些事情,這才漸漸離去。

「小黑,你我切磋一番!」

帶到張書陵離去,江塵迫不及待的向莫小黑髮出挑戰。

「三公子,這不好吧?我如今靈武六重,還修的武技,我怕傷著您。」莫小黑連連搖頭,要是傷到了江塵可就不好弄了。

「無妨,你傷不到我!」江塵自信滿滿道。

「全力以對,不然你將毫無反手之力!」

江塵笑了笑,靈力在體內瘋狂流轉,一拳轟向莫小黑的胸膛。

莫小黑神色略顯無奈,只是雙手護住胸膛,並未施展武技,「三公子,雖說你靈力雄厚,但我畢竟比你高一個境界,你又無掌控武技,如今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那麼……現在呢?」

江塵神秘一笑,運轉『天命道法』,將體內靈力一部分轉為厄運之力,轟擊在莫小黑身上。

。 李初晨他們,就在原地等候。

他相信,那位老人,是不會放他們飛機的。

等了將近半個小時。

泰山都要失去耐性,要開始罵娘的時候。

剛才的老人,才又出現。

他換上一件深藍色的長袍。

腰上,束著長布做成的腰帶,正緩緩走來。

這副打扮,讓老人看起來更精神了!

老人走到李初晨面前,就說道:「走吧,那婆娘只給了我三天時間,我們快去快回。」

李初晨聞言,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三天時間,這也倉促了!李初晨還打算要去一趟北境呢。

孫欣欣已經正式答應嫁給他。

李初晨這次去境外戰場。計劃是把一切問題,徹底解決掉。

境外獄神殿穩定下來。

李初晨才能回到炎國,和孫欣欣舉行婚禮。

而要平定境外戰場。

光靠獄神殿那些兄弟,是遠遠不夠的。

李初晨要亮出他的底牌。

請四大戰尊出手,一舉滅掉獄神殿在境外戰場,所有的敵對勢力。

當然,這麼做,李初晨也要付出巨大代價。

因為,他的底牌,只能用一次。

四大戰尊,每個人,都只會為他出手一次。

這四大戰尊,實力強橫。

他們隱姓埋名,分別隱居在炎國的四個邊陲小鎮上。

西境這位,人稱一拳超人!

北境那位,是了結大師!

南境那位,叫十里劍神!

東境那位,是歸海一刀!

四大戰尊,實力強橫,卻退隱江湖,不問世事。

李初晨能夠請動他們。

還是因為,他和四大戰尊,有些淵源。

一拳超人就在李初晨身邊。

接下來,李初晨還要去北境,找到了結大師。

了結大師是個和尚。

資料顯示,了結大師,歸隱在北境邊陲小鎮的少林寺。

他如今的身份,只是少林寺的伙夫。

李初晨找到了結大師的時候,他正在忙著做飯。

看見李初晨拿出來的信物,了結大師就忍不住長嘆了一聲。

「阿尼陀佛!」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施主請稍等,貧僧現在就去向住持請假。」

和尚說完,轉身就走。

等他回來,李初晨就帶著他們,向南境而去。

南境一處稻田裡。

一個老人正在田裡插秧。

他忽然若有所感地站直起來,扭頭看向背後。

看見李初晨拿出的信物。

老人又看了看跟在李初晨身後的一拳超人,了結大師。

然後,這位老人,也是長嘆一聲,道:「超人,大師,好久不見了!」

「劍神,你竟然學會耕田了,哈哈!」

賣糍粑的老人,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