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安明曉這個世界的本質。

無規則、無秩序。

他對於朱玉的現狀,早就有了預料。

所以,在朱玉前來求助的時候,他根本都不用想,就知道該如何處理。

朱玉為人善良,甚至有些聖母了。

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

他才對魏安有著這麼重的感激之意,從未有過背叛之意,始終很恭敬。

這算是有利有弊吧。

若是朱玉一直沒有醒悟,最後的結果大概率會被坑死。

不過他醒悟過來了。

魏安欣慰之餘,輕鬆為他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

而朱玉也嚴格按照魏安的指示,走到了最後一步。

這最後一步,就是反擊!

天邊彩霞昏黃。

天際邊有一片鮮紅的火燒雲。

那顏色,似乎像濃濃的血,澆在所有人心上。

滾燙的液體滴落在李宇臉上,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這是……血?」

抬起頭,他看見了一雙憤怒的雙眼,和一柄正在滴落鮮血的石矛。

朱玉手持石矛,一擊斬落,將魏安的頭顱砍斷。

血液噴洒,地面點點滴滴,斑駁一片。

血腥!

恐怖!

而在地面上,正是王明的頭顱。

他睜大了眼睛,嘴巴微張,看起來充滿了迷惘。

似乎在他死去的前一刻還在想,為什麼朱玉會暴起發難?

只是這個問題,只能留他到地府思考了。

嘭——!!

一具無頭屍體倒下,掀起一陣灰塵。

其他四人已經嚇傻了。

李宇不說,和王明一條心的其他三人臉上已經全是驚恐之色。

「死……死人了!」

「王明……他……」

「你怎麼敢……」

他們顫抖著伸出手,眼中迷茫。

三分驚恐,兩分憤怒。

他們似乎想要斥責朱玉,怎能憑空殺人?

但是看見那正在滴血的長矛,卻又囁嚅著說不出聲。

朱玉此刻也是心情激蕩,重重吸氣,又不斷喘出。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此前的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稍許善良,一直與人為善。

但是他並不迂腐。

他深刻地明白,生死之仇是不共戴天的。

既然他們已經忘恩負義、畜生嘴臉,那這就標誌他們徹底鬧翻。

而對於仇敵,魏安的意見只有一個字。

殺!

除了殺還有什麼?

留著他們日後報復回來?

更何況,他們知曉了朱玉的位置,後悔無窮。

魏安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他們活。

所以,他給出的最後一步計劃,就只有一個道具。

那就是鋒利無比的長矛。

魏安曾經用這柄長矛砍碎了血紅蜘蛛的長腿。

如今,劈爛幾個爛人的腦袋,也不是什麼難事。

「你們,還有什麼話說嗎?」

朱玉石矛染血,身上木甲也被鮮血潑灑,如今像是魔神一般。

他緩緩開口,使得其他人驚恐後退。

「你……你別過來!」

「你怎麼敢!」

「快跑……快跑……」

那三人狗膽早就被嚇破,如今慌亂無比地就想要跑。

但是朱玉豈會容許他們開溜?

「死!」

他臉上猙獰了起來,不復最開始的良善。

一長矛揮出,正中一人後背。

石矛鋒利,這一矛直接將其整個身體都劈碎了。

又緊接著一次揮擊,將一人大腿劈斷。

後者抱著噴血的傷口哀嚎不止,失去了行動能力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朱玉臨近。

但朱玉卻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奔跑前去追逐第三人。

在這個下午,他沒有給他們休息的時間。

令他們在炎熱的天氣下站了幾個小時。

如今的他們,口乾舌燥、四肢乏力。

而朱玉卻是養精蓄銳,體力旺盛。

再加上朱玉早就做好了準備,而他們都是倉促間逃竄。

兩者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很快,逃跑的第三人也一個不小心,絆倒了一塊石頭。

砰!

一聲沉悶聲音響起,地面揚起灰塵。

那人仰面撲倒在地上,鼻子、嘴巴流出血。

牙都掉了不少。

他滿臉都是淚水,凄慘求饒。

「對不起……我們不該忤逆您,求你饒我一命!」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王明在計劃,我們只是被他裹挾了!」

「我從此絕對認真幹活,什麼都不做了,願意做你最忠誠的一條狗!」

「求你了……」

他滿臉是血,語氣凄慘。

這幅樣子確實令人心生憐憫。

朱玉不由得嘆了口氣。

「唉……」

「你說說你,何苦呢?」

「你雖然不是出謀劃策者,卻也是從犯。」

「若是我不知道你們的計劃,恐怕過不了兩天就會被你們偷襲殺死。」

「隨後呢?你們會奪走我的道具、佔領我辛苦找到的礦場、霸佔我的木屋,從此過上舒適的生活。」

「我就只能躺在地上,屍體都冰冷了。」

「當你們敢於作惡的時候,就應該預料到後果的。敢於殺人的,為何不敢面對死亡呢?」

朱玉臉上滿是惋惜,卻又冰冷。

原本的他,也十分善良,覺得只要大家聯合起來,可以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活下來。

但是他錯了。

親眼所見之後,他憤怒。

也變了。

經過魏安的開導,如今他依舊善良,卻只對自己人。

對敵人,應當給他們最冰冷的寒冬!

「不是……不是這樣的……」

那人徹底絕望了,一邊往後挪動著,想要逃離。

朱玉嗤笑一聲。

「鬆開你手裡的石頭吧,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沒錯,這人表面似乎甚為凄慘,不斷求饒。

但實際上,手裡捏著一塊石頭,隨時準備偷襲朱玉。

他一時間愣住了,沒想到這都被看出來。

「死!」

朱玉不再拖延,乾淨利落一矛將其殺死,屍首分離!

隨後他沒有多看一眼,轉身回去。

已經殺死三人。

如今的他心裡反而平靜了一點。

一旦他仁慈,地上的屍體就會是自己的。

如此,他便輕鬆接受了。

往回走了幾步,看見了李宇。

「你是來……殺我的嗎?」

李宇從頭到尾看在眼裡。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