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能是這個位面關於虛擬意識的研究不太深奧,所以才有漏洞。

劇情到現在已經亂套了,可以說已經完全脫離劇本了。

蘇沐心裏罵罵咧咧,肥肥這傢伙就沒有一次靠譜的,她才剛剛安穩一段時間,劇情特么又開始搞事情。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她忍住心中的念頭,側身退後一步,避開了頭頂上輕撫著的手掌。

樓燁也不惱怒,目光輕輕地掃了一眼強裝鎮定的某人,勾了勾唇角,神情有些意味不明。

我們?

不,不是,我們,而是我。

一開始他只是想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的意識電波為什麼如此強大,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水平,甚至可以說的碾壓。

後來在逐漸接觸中樓燁慢慢對蘇沐這個人有了興趣。

從前自己的生活就是一成不變的研究,現在他想或許生活會多一些有趣的事情。

科學研究表明心情愉悅會加速人體內的某種激素分泌,這能極大提高一個人每日的工作效率。

樓燁覺得眼前這個或許能給他帶來一些不一樣的生活和靈感。

蘇沐望着眼前沉默的男人,現實中的他高了半個頭,褪去了稚嫩,周身透著一股冷冽危險的氣息,同時又兼具成熟男性的魅力。

「遊戲里那些死亡的人,你們是怎麼處理的,回答我,樓燁。」她握緊了手上的鐵管,極度防備的模樣,猶如露出利爪的白貓,兇狠地表露著自己的威勢。

「意識電波消失,即為腦死亡。」

「那麼多條人命,你們……」

蘇沐咬了咬牙,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她這個嘴皮子不是很利,特別現在面對還是樓燁。

「每個玩家選擇進入這款遊戲,死亡以後政府會補貼他們的家人,並且進入這款遊戲的人都是簽訂了合約的。」

樓燁似乎不以為意,伸手輕輕推了推黑色的眼鏡框,鏡面反射著無情的冷光,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沒有一絲愧疚和情緒。

「不可能,她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怎麼可能簽訂合同。」蘇沐有些激動,手裏鐵棍被捏得微微扭曲,下意識的反應就是不相信。

十幾億人啊,明知道死亡還進入這款遊戲,她根本什麼都沒有聽說過。

「你或許不信,不過只要有親屬簽字,一樣可以生效,每個人的遊戲頭盔說明書里應該都有寫過這件事情吧,一旦進入遊戲,直接默認生效。」樓燁眼底閃過一抹嘲諷,熟練地在單人床上坐下,就那麼靜靜地望着少女。

蘇沐突然覺得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款遊戲原來早就表明了一切嗎?

原主可真是一個倒霉蛋啊,買泡麵抽中虛擬頭盔。

前半生就沒有幸運過,怎麼會天降餡餅呢。

蘇沐垂頭嘆氣,整個人猶如被霜打焉了那般,事實的真相來得猝不及防。

有多少人是被親人送進去的呢,又有多少人是自願進入的呢。

果然所謂的虛擬遊戲就是一個騙局。

買泡麵根本不可能中獎,這輩子都不可能。

「像我那些無父無母孤兒,你們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研究,地上躺着的那兩個人可是交待了實驗體。」

「確實。」樓燁微微頷首,沒有否認蘇沐的話,繼續道:「所以我想研究一下,你們的極限會被逼迫到哪裏,這款遊戲在死亡的威脅下可以極大程度地刺激意識電波,換句話來說就是增強你的意識,至於選擇孤兒身份的人為實驗體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其次,當然也是為了避免造成社會惶恐。」

巨大的信息量讓蘇沐覺得有些透不過氣,身體沒站穩踉蹌了幾下,好在樓燁及時扶住了她。

背後傳來男人溫熱的體溫,鼻息間充斥着冷冽的清香。

這場景有些陌生的熟悉,可是兩人如今的心態都不同了。

蘇沐連個謝謝也沒有說,她甚至無心關注自己接下來會不會成為對方的實驗體。

這個世界劇情之下的隱藏的真實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不是說多麼狗血,而是那種人性的冷漠,像是一把帶毒的銀針狠狠扎在心臟的位置,不說深入骨髓,但至少已經入侵了五臟六腑。

「跟我走吧,你或許需要好好地洗個澡睡一覺。」樓燁瞧著少女失魂落魄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溫柔,骨骼分明的手掌輕輕地替她捋了捋耳邊的碎發。

「好。」

蘇沐也別無選擇,至少她現在是無法對抗樓燁的,反抗只會讓自己的處境陷入更深的沼澤。

她視線掃過地上昏迷的兩人,樓燁似乎知道蘇沐的顧慮,揉了揉某人的腦袋,難得安撫道:「這裏我會解決。」就在不解之時,那種最開始聽見的咚咚聲又開始從山洞裏面傳來。

陳凡聽見這聲音頓時眉頭一皺,看來這孔家也不簡單啊。

之前龍家所在的那片林區也是古怪不斷。

陳凡順着聲音朝一個差點被他忽略的小洞口走去。

這個洞口在他的左手邊,只有半米高寬,且處於火光的盲區,若不仔細看還真不一定能夠看得見。

陳凡貓著腰鑽進了洞口,可能是之前在孔家那一次鑽洞給他留下了不小的陰影,這一次他一進去,便以飛快的速度往前面……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六十四章難以忘懷 冬日的店鋪內,蘇牧生火煮酒。

等人!

沒錯蘇牧在等人,等兩個或許會來,或許不會來的人。

蘇牧又不是什麼無所不能的人,如何會算到人心的複雜。

但當一位白色素服的女子攙扶著一男子走進街巷的時候,蘇牧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起身來到了門外。

沒錯蘇牧等到了來人,是個不錯的結果!

看着來到門外的兩人,蘇牧說道:「莫山主十三先生好久不見!」

寧缺冷冷的看着蘇牧,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有一聲重重地冷哼。

一個很簡單冷哼,表達了寧缺此時此刻地憤怒。

莫山山則是施了一禮,說道:「見過蘇先生,冒昧來訪,還請蘇先生不要見怪。」

蘇牧笑道:「紅牆白雪與書院十三先生聯袂來訪,我一個普通人又如何會見怪呢?」

「請!」

三人一前一後走入店鋪分別落座,對於莫山山與寧缺的來意,蘇牧早就猜出了一個八九不離十。

算得上是一件,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地事情。

蘇牧看着疲倦不堪地莫山山問道:「莫山主你近日修復長安城地陣法,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為何還要來此啊!」

莫山山尚未答話,一旁的寧缺就已經罵道:「蘇牧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知道你這麼做會害死多少人嗎?」

「寧缺你認為你的經歷很痛苦嗎?」

「哼,若是能用十幾年地痛苦,換來夫子親傳弟子的身份,我相信不少道心堅定的修行者,一定會去做這件事情。我見過許多生死的大場面,也曾見過能夠覆滅一方世界的存在,所以切莫無病呻吟!」

蘇牧有些憤怒,若是沒有主角光環,寧缺根本就活不過前三集。

真不知道寧缺從哪裏來的勇氣,敢於直面一尊大羅金仙。

莫山山在一旁勸道:「蘇先生切莫動怒,寧缺也是因為思念桑桑才會如此!」

不提桑桑還好,一提起桑桑蘇牧的怒火就再也遏制不住!

「這方世界之中創建了道門的老瘋子,讓這位天女發動永夜了嗎?」

「道門老瘋子選擇了,天女守護世界,但是天女呢?為了一己私慾發動永夜,甚至墜落凡塵,與這位十三先生成了婚,要知道這在諸天萬界之中是不被允許的存在。」

桑桑是天女,天女合了此方世界的天道!

這本沒有錯誤,但是桑桑也就是天女,卻違背了諸天萬界之中的準則。

把一方世界之內的生靈當作了芻狗一般,肆意的玩弄,這不是守護,這是禁錮,更是囚牢。

寧缺反駁道:「蘇牧你不要再這裏胡攪蠻纏,桑桑只是我的小侍女,是我從死人堆里將她撿回來的,這跟天女有什麼關係。」

這就是事情的結局,無論寧缺相信與否,都是如此!

身合天道卻肆意玩弄萬物,這樣的神靈,若非此方世界是脫離了大道管轄的本源世界,恐怕那位天女早就被大道的劫難弄得灰飛湮滅了。

莫山山問道:「蘇先生不是我不願意相信你的說法,實在是你的說法太過於駭人聽聞了!」

哪怕是在西陵得典籍,書院的藏書閣,亦或者是世間的傳聞之中,都不存在諸天萬界的說法,所以這樣的說法,莫山山很難去相信。

蘇牧解釋道:「莫山主你應該相信我,畢竟你修鍊的那本符道真解,就不是此方世界的產物,說起來你到還欠我一個人情!」

「蘇先生想要我做什麼?」

授道解惑之因果,很難了結,所以莫山山很疑惑,蘇牧到底想用這個人情來做什麼!

寧缺的面色,更加的難看了,就像他的修為一樣!

蘇牧不慌不忙的說道:「大先生讓你們來此的意思我已經知道了,所以莫山主,你作為天下三痴之一的書痴,本就不該摻和進這場大戰之中,所以這些日子你就待在此地吧!」

「等到了大戰終結,你在離去!」

蘇牧不會插手世人的戰爭,因為不屑所以不會參與。

但是一尊掌握了聖地符道傳承的神符師,真的會影響一場戰局的走向,據蘇牧所知在符道真解之中,就有數種以耗費生命為代價施展的大符。

蘇牧已經是大羅金仙,情劫早就消散在雲煙之中,他只是單純的不希望,這樣一位女子白白送死而已。

莫山山陷入了沉默,因為不知該如何選擇,所以沉默!

但已經起身的寧缺可不會沉默,寧缺自始至終都不是一個沉默的人。

「蘇牧你到底在怕什麼?難道說一尊神符師,會改變戰局嗎?所以你才要用這樣卑鄙無恥的手段將莫山主留下來嗎?」

作為一個自私的人,寧缺很簡單想到了結果,那就是莫山山很有可能掌握着什麼大殺招。

足以讓蘇牧都感到恐懼的大殺招,所以蘇牧才要挾恩自重,留莫山山在此地。

蘇牧啞然笑道:「寧缺你可真會開玩笑啊!我留下莫山主,只是不想莫山主成為了書院與西陵交戰的枉死之人罷了!」

「寧缺你的那幾分實力,充其量也不過是炮灰罷了,實話告訴你吧!本座即是再等西陵聯軍,更是再等那尊天女的到來。」

「我早就勸過夫子,早日終結桑桑,但是很顯然夫子沒有同意,所以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罪魁禍首就是桑桑!」

寧缺咆哮道:「蘇牧有老師在天上看着,書院一定會戰勝西陵!」

寧缺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店鋪。

蘇牧看着逐漸遠去的寧缺,說道:「寧缺我等那一天!」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老鄉見老鄉,背後捅一刀。

沒想到在這方世界內,蘇牧還真就在背後,捅了老鄉一刀子。

不過寧缺究竟算不算得上老鄉,還是一件值得仔細思考的事情。

究竟是穿越,還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了莊周呢?

讓一方大千世界人得靈魂,到另一方世界經歷一些事情,這樣的事情,金仙在經過一些輔助手段之後,都能夠輕鬆得做出來。

所以寧缺就是這方世界的土著,有可能只是靈魂,到地球來了個旅遊!

只是讓寧缺靈魂去地球旅遊的人,為什麼要如此做呢?

這麼做的背後又藏着什麼秘密,這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

……

無錯 亡靈巨將死亡,大量的軍功注入花錦明,讓他在軍功榜上的排名瞬間來到了第1位。

除了軍功,花錦明還收穫了58個銅板,2個恐怖的巨人門牙,一件綠色品質的布甲鞋,一件史詩裝備。

【巨人之握】(預熱中)

4分鐘后,預熱結束。預熱期間,玩家死亡將100%掉落該物品,收進背包則會泄露光芒至少1分鐘。

防具·板甲·護手

裝等:23[紫色史詩]

需要等級:12

護甲:66

屬性:力量+18,體質+8,意志+8

臨近的玩家們也都看到了——那對閃爍著淡淡紫光的護手,眼睛裏不自覺流露出羨慕的神情,但更多的還是對花錦明的欽佩。

他的勇敢和力量,值得這樣尊貴的獎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