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張山倒不用糾結這個,反正他的背包裝得下,就算是做幾百台火神炮。

他都能一次帶走。

想來他也用不上這麼多火神炮吧?

一座城池要是放上幾百台火神,那就有點嚇人了,完全沒有必要。

主要是看城池的大小,要是城池不大的話,每隔百碼放一台火神炮。

這樣的話,不管敵人從哪個方向攻過來,都能有兩台火神炮同時攻擊。

畢竟火神炮的射程,可是有一百碼的。

守一座小城堡,應該是用不上多少台火神炮的,也許他這十二台火神炮就夠用了。

搞定了火神炮,張山並沒有直接離開公會工坊,而是繼續製作一批普通子彈和初級燃燒彈。

做子彈對他來說,非常簡單,因為兩種子彈的熟練度,他都達到了一百點。

幾乎不會失敗,每次都能製作成功。

沒過多久,張山將製作好的子彈收起,然後就通過定位珠,傳送到獸王谷。

事情搞完了,那就繼續刷怪吧。

張山一個人在獸王谷刷怪,隊伍中的其它小夥伴,仍然還在跑路。

他一個人刷怪的時候,可能刷得還要更快一些。

話說之前的時候,張山覺得這遊戲,升級真特么的難。

不過在搞到彈射技能后,他才覺得升級好像並不是特別的難。

張山覺得他現在升級的速度越來越快,比起二十多級的時候,要快的多。

當初二十九級升三十級的時候,刷了差不多半個朋,才升上去。

現在他都四十二級了,但是升級所需要的時間,卻只需要幾天。

估計五天時間左右,就足夠他升級了。

主要是他現在太強了啊,獸王谷中的老虎怪,血量才兩萬多。

而他的攻擊力,居然超過了四萬五,嚴重的傷害溢出。

搞得他都有點不想在獸王谷刷怪了。

但是現在也沒辦法啊,去哪裡刷怪都是一樣的,反正怪物的最高等級,就是五十級。

至於更高等級的怪,他找了這麼多天,都還沒有找到。

估計要等他們打下魔族城堡,在城堡的另一邊,應該可以找到,更高等級的野怪吧。 旁邊的人想攔又不敢攔,只能在一邊干看着,「王妃,您息怒啊,鬧出人命就不好了。」

這話說得敷衍,反而像在看好戲般的幸災樂禍。

就在他們看得正高興的時候,不遠處倏地傳來一聲驚呼,「啊!是溫泉!王妃竟然在宮裏私自建了一個溫泉!!」

眾人尋聲望去,只見原來是樓明珠的丫鬟,不知何時跑到後面去了,現在正興奮地往回跑。

溫泉?

樓明珠意識朦朧間,突地聽到她來這麼一句,瞬間精神,隨手撿起地上的一條藤條趁慕星染分神之際,驀地向她襲去!

說時遲,那時快,慕星染雖然察覺了,迅速偏過頭去,但藤條的速度更快,在她的臉上劃過一道紅痕。

「啪」的一聲,把現場吵鬧的氣氛都凝結了。

眾人倒抽一口涼氣。

慕星染抬手摸了摸臉上火辣辣的鞭痕,水眸迸出駭人的冷意,「你敢打我?」

樓明珠從慕星染手裏逃出來,扶著樹桿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心虛地道:「我……我那是自保,如果我不還手,你……你就要把我掐死了!」

她直了直身子,儘力地說服自己,慕星染現在已經是棄妃了,就算她打了她,她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慕星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星辰宮私自動土,而且,憑你們一已之力,根本造不出溫泉來,你濫用玄術!」

樓明珠幸災樂禍地笑着,「我一定要將此事稟報帝君,慕星染,你完了!」

宮裏明令不許擅自用玄術,而慕星染不僅用了,還用得這麼明目張膽,大興土木,這事如果讓君御琰知道,必定會廢了她的王妃之位!

到時候,有了太后撐腰的她,必定可以坐上這個她夢寐以求的位置,成為一國之母!

雖然今天來這受了些許屈辱,但收穫真是不小啊!

值了!

樓明珠之所以這麼肯定君御琰會治慕星染的罪,皆因這兩年來,無論是誣陷還是事實,只要有人去君御琰面前告慕星染的狀,慕星染百分之百要受罰!

眾人很清楚,君御琰已經對慕星染厭惡至極!

「快去,趕緊告訴君御琰這個狗皇帝,讓他趕我出去,反正老娘也不想在這破皇宮裏獃著。」慕星染摸了摸臉上鞭痕,無所謂地道。

「但你敢當眾打我,就是以下犯上,隔空打他的臉,我看你是否能全退而退。」

君御琰是絕對的王權統治者,尊卑觀念極嚴,雖然平日他對她厭惡不已,可從沒讓其他人欺負過她。

換言之,只要她一天還是王妃,除了君御琰,誰也不能動她!

樓明珠一噎,眼神飄忽,看着她臉上鮮紅的痕迹,心更虛了,「我沒有打你,你問問她們,誰看見我打你了!」

樓明珠驀地回頭,警告的意味十足,「今天我們一起來,是給王妃請安的,是王妃無理取鬧,無緣無故教訓我們卻錯手傷了自己,你們都看見的,是嗎?!」

樓明珠這話,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今天她們既然結伴而來,就誰也脫不了干係,如果不幫她,就大家同歸於盡!

況且在場的都是聰明人,慕家大勢已去,慕星染更是一個棄妃,誰也不會蠢到因為一個慕星染而得罪樓家。

樓家,可是有太后撐腰的!

「是啊,沒錯,我確實沒看見樓妃動手。」

「是王妃你無端端要掐樓妃的,你臉上的傷明明就是自己不小心划傷的,王妃不要冤枉好人。」

「我們都看見了,是王妃用玄術傷人。」

慕星染冷眼一掃,彷彿對這個結果一點都不意外。

「是嗎?」慕星染聳聳肩,無所謂:「原來你們是給本妃請安啊……那還愣著做什麼?跪啊,給本妃行大禮。」

眾人一動不動,臉色微妙。

都這個時候誰有心思請安啊!

這慕星染是不是有點毛病。

「很好。」慕星染淡淡地噴出兩個字,下一秒,指尖一揮,一條勁力十足的水流,往着她們的膝蓋橫掃過去,下一秒,所有人噗通的一聲,全都跪在地上。

膝蓋跪地,地上還滿是石子,她們的膝蓋骨都要裂了!

樓明珠無法置信,都發展成這地步了,慕星染還敢使用玄術!

「慕星染,你還敢用玄術!」

慕星染好笑道,「這有什麼不敢的,傷一次也是傷,傷第二次也是傷,既然你們都咬定是我用玄術了,那我為何不多傷你們幾次?」

她的指尖又凝起了水珠,好整以暇地畫着圈圈,「你們要是不服,也可以反抗啊,問題是,你們敢嗎?」

「我這水啊,有趣得很,可以把你們反抗時的畫面記錄下來,我倒是不介意和你們一同問罪。」

誰都沒料到慕星染會放飛自我到這種地步,一時之間,反抗也不是,不反抗也不是,憋屈死了!

慕星染懶得和這些人糾纏了,指尖的水球驀地分裂出無數的水粒懸於空中,「滾不滾?不滾我就不客氣了!」

眾人臉色一白,害怕那水珠下一秒就砸在她們身上,邊滾帶爬地走了,臨走前,樓明珠還惡狠狠地剜了慕星染一眼,「算你狠!帝君知道后,你的好日子也完了!」

慕星染眯眼假笑,「爬吧,髒了爺的眼睛。」

待這些人走後,慕星染才轉身,把小七從樹上放下來。

神奇的是,雖然是用水把她卷下來,卻沒有弄濕她身上的衣裳。

小七看着慕星染臉上的傷痕,都要哭了,「小姐,你怎麼不讓我下來?我下來就可以保護你了……是我沒用……」

慕星染好笑道,「哭什麼?是打我又不是打你,我都沒哭,你倒是哭上了。」

小七哽咽道:「我寧願她們打的是我!」

她抬手擦了擦眼淚,急急忙忙地道,「小姐,我們快回去上藥吧,不然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不必。」慕星染並不在意,「這點小傷不會留疤的。」

她很清楚自己的體質,這鞭痕對她來說不痛不癢,就算留疤,等她恢復神體,這些傷痕也會自動消散,沒必要浪費時間去處理它。

「這怎麼能行呢?!」小七急壞了,「容貌對一個女人來說很重要的,怎麼能任由它留疤呢,小姐怎麼可以不在意!」

「好啊。」慕星染淡淡地笑道,雪白的臉上,似在發光,那紅色的鞭痕絲毫沒有影響她的傾世之顏,反而增添幾分邪魅,「那請問我們宮裏,有葯嗎?」

一語致命,小七才想起,她們已經落魄到,連像樣的金創葯都沒有了……

小七咬緊了下唇,試圖把眼眶的眼淚逼回去,「我可以去御醫房偷。」

。 第481章血口噴人

「傲雪,你怎麼給那個狐狸精打電話?」

自己好不容易搞定了李庶,誰曾想到傲雪居然主動打去電話。

搞得現在洪英很是無奈,一點辦法都沒有。

「媽媽!煜瑤不是狐狸精,另外人家打電話過來是找李庶幫忙的。」

電話剛一接通,金傲雪便急切的說道:「煜瑤,這事兒李庶會幫你。」

「唉!」聽到這裡,洪英也只能是無奈的嘆息一聲。

自己這個女兒實在是太放心李庶了,居然還主動讓李庶幫忙。

就在剛才,自己可是好說歹說,但她依舊還是不聽。

「媽媽,請你相信李庶,相信我好嗎?」

跟洪英爭吵,對於這個家沒有任何的意義。

倒不如不說,反正這件事兒自己是幫定了。

「吃飯!」洪英無奈的拿起筷子,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午飯過後,為了確保事件的處理及時,金傲雪特意叮囑李庶過去看看。

起先李庶還有點尷尬,畢竟此刻洪英正瞪大著雙眼看著自己。

然而,實在是拗不過金傲雪想要幫楊煜瑤的心。

李庶最終硬著頭皮,與傲雪一同走了出去。

當然,李庶照舊優先送傲雪去金門。

路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金傲雪,不忘提醒李庶一句:

「李庶,煜瑤可是咱們的老同學了,你可得好好幫幫她。」

有朝一日,倘若楊煜瑤真的變成了大明星。

作為楊煜瑤成功路上的老同學,豈不是也能跟著沾光?

以煜瑤的實力,這絕對是遲早的事兒。

「我是可以幫,但就是害怕媽會一直誤會啊!」

李庶苦澀的笑了起來,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放心,有我在呢!」金傲雪自信的笑道。

很快,車子來到了金門前。

送走了金傲雪之後,李庶即刻駕車趕到了玲悅大廈七樓。

這裡,可是這一次選秀大賽的報名處。

隨著電梯門打開,李庶剛一走出便被眼前的一幕給嚇了一跳。

整個走廊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前來報名的人。

隨便掃一眼,俊男美女數不勝數。

有成戰這樣的人氣偶像珠玉在前,很多人都盼望成為下一個「成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