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到了一定的地步,他們二人也不想招惹這般霸道的人物。

微微思索了一會兒。

沒有拖泥帶水,兩位立在半空中的守護者落下目光,一人聲音嘶啞地開口道:「小姑娘,你的確了不得,連地魔老鬼都能斬殺,如果你能退去,我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

隨著最後四個字落下。

整迦南學院上方儘是迴音。

巔峰斗宗的氣勢流淌,令這片虛空都在微微泛起漣漪。

無形的空間之力與巔峰斗宗的氣勢,震蕩著迦南學院所有人的心神。

難以想象,這種立在斗宗絕顛之上的存在。

到底該如何匹敵。

也令他們進一步認識到,與那些斗宗強者相比,他們到底有著怎樣的巨大懸殊。

他們一些人不過是斗靈,大斗師的境界罷了。

連斗王都少之又少。

與此同時,大長老蘇千與其餘眾人露出遲疑之色。

王語嫣橫行無忌,勢必要取隕落心焱,現在這一幕讓他們心中升起遲疑之色。

因為,觀其行事風格,她絕對不是一個服軟的人。

眾目所視,一隻看上去平淡無奇的潔白手掌抬起。

王語嫣開口,語氣平靜得不見半點波瀾,道:「好一個既往不咎,走可以,勝過我再說這句話不遲。」

她語氣清冷,絕美中透出一股毋庸置疑的霸道。

「你是認真的嗎?」千百二老同時開口,盯住了王語嫣。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般淺顯的道理你們都不懂,這麼多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沒有猶疑,王語嫣輕輕開口,語氣平靜,而一身白衣長裙微漾,於虛空中靜靜站立不動。

她一頭青絲晶瑩,隨風而動,肌體瑩白,流溢微光,此刻開口威勢震九天,無人敢輕視,懸立虛天。

不少迦南學院的學員目眩神迷。

這絕對堪稱是一位仙女般的人物。

秀髮烏黑,肌膚雪白,雙眼靈動,美的讓人迷醉。

她如一尊九天之上的仙女,傲立當中,俯視眾生。

那種清冷的氣質,彷彿自天界臨塵,絕美中透著一股霸道,迥異於他們過往所見到的每一位佳麗,而更令人沉迷且折服。

「小姑娘,你好大的口氣,今天老夫便教教你什麼叫做尊重長輩!」

千百二老怒極而笑,周圍空間散發出一股劇烈的波動,一道宛如水波般的漣漪。

嗡!

迦南學院上空。

虛空散發出一股劇烈的波動,顯然他們兩個已經距離斗尊已只有一步之遙,觸摸到了一絲空間之力的運用。

八方皆靜。

迦南學院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珠子,就是大長老蘇千等一些斗宗與斗皇級別的長老,也都不禁動容。

這位神秘的白衣女子太桀驁了,也太過自負了。

竟然將兩位守護者貶低的一文不值。

這種口氣實在是……桀驁不馴!

不少人心中搖頭,果然與傳聞中一般,哪裡是什麼氣質清冷,九天上的仙女,實在是桀驁不馴到了骨子裡,即便面對兩大斗宗巔峰強者,也敢這般自負與自傲。

「你們兩個一起來受死。」

語氣很淡,一身素白長裙飛舞,她看上去無比聖潔。

此刻有一種出塵的氣質,肌膚都因此而晶瑩聖潔了起來,她持戰戈遙指向二人,一縷殺機透出。

「哼!」

千百二老一聲冷喝一聲,身體一震,磅礴的鬥氣頓時呼嘯著從體內湧現而出。

而隨著體內鬥氣的陡然爆發,那天空上方的雲層,頓時逐漸的變得暗沉了下來。

然後一隻手抬起,如一座天山蓋落,極速放大,獨屬於巔峰斗宗的氣機垂落,威震四方,令人心驚膽戰。

噗!

迦南學院不遠處有一些剛入學的斗者咳血,踉蹌後退。

哪怕未被刻意針對,也承受不住這股威嚴氣勢。

巔峰斗宗的威壓在虛空中瀰漫。

除了一些斗王之上的強者,其他人都選擇了退避,這種交鋒,已經不是他們之下所能涉足的,稍有不慎,就有隕落之危。

這一下連空間都是產生了劇烈的波動。

而這一刻,王語嫣方才舉起的手掌並不收回,另一隻手看似輕飄飄地抬起,舉拳橫擊,不帶半點煙火氣,迎向二人一掌。

「鐺!」

龐大鬥氣劃破空間而至,驚天般的金鐵之聲,在山丘半空響起,旋即一道可怕的環形勁風,以三人為中心點,如同風暴一般,嘩嘩的席捲而出,將周圍的眾人,震得狼狽後退。

「這股肉身之力太驚人了,她到底是什麼妖孽。」

下一刻,那千百二老蓋落的手掌被打得生生揚起,有血花綻放,出手的二人悶哼一聲,咚的一聲倒退一步。

什麼!

迦南學院下方的蘇千等人目光震動,有人驚呼出聲,乃至駭然失色。

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的守護者,巔峰斗宗的強者,被一拳震退,乃至震傷了手掌!

「怎麼可能!」

「那可是巔峰斗宗的強者,二老聯手之下,一般的斗尊都要折戟沉沙,絕非是尋常斗宗可比。」

「她只不過是一介斗皇啊!」

瞬息間的交手,千百二老被一拳震退,這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料,不少迦南學院的強者神思電轉,一個念頭不由自主地滋生。

不可力敵,莫非她真的這般妖孽。

這還只是一星斗皇啊,這要是讓她突破到了斗宗,斗聖那還了得。

到時候鬥氣大陸豈不是所有人都要被她踩在腳底下。

難以想象。

這是如何驚人的一幕。

不少人心神搖曳,二星斗宗的蘇千即便想參戰,也做不到。

他上去,不過是白白送人頭罷了。

「殺!」

劇烈波動的虛空中,鬥氣洶湧,千百二老幾乎在同時口吐殺音。

一身鬥氣暴漲,一身鬥技全然施展開來。

「空間力量。」

千百二老乾枯的手掌緩緩一握,只見得王語嫣面前的空間詭異蠕動,瞬間后,居然直接化為一片實質。

空間力量的只有斗尊以上的強者才可以完全運用。

那實質的空間將王語嫣包圍起來,不斷縮小,碾壓。

「嘭!」

可現在,千百二老勉強的運用之下,王語嫣渾身散發出一股神輝,耀眼奪目,任憑那空間力量如何沖刷,也巋然不動,化解他們的力量於無形。

「怎麼會如此!」

千百二老低聲冷喝一聲,蒼老的面容上流出出一抹震驚之色,眸子里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二人聯手足以讓一般的斗尊都折戟沉沙,可現在卻拿王語嫣一點辦法都沒有。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一時間,迦南學院眾人皆驚悸,這位神秘的白衣少女看上去風淡雲輕,沒有絲毫吃力的跡象。

這一刻,白衣飄飄的王語嫣身上,升騰起一股無形的大勢,她青絲飛揚,身體纖細輕盈,如玉一樣近乎剔透,七彩霞光罩體。

這大勢勾動天象,轉眼間,迦南學院上方,方圓數百里黑雲積聚,有隆隆雷音響起。

轟隆隆!

天地震動。

王語嫣眼中寒光一閃,伸出一隻纖纖玉手,向前拂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悚了,這一股無敵的威壓席捲十方。

迦南學院所有人都顫慄,而後跪了下去,方才她的無敵氣息內斂。

此時一旦外放,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噗通!」

跪地聲不絕於耳,地上一大片,各個境界的人都有,甚至斗王都承受不住這股氣機,全都體若篩糠,戰戰兢兢,在地上打顫。

這根本不像是在面對一個血肉之軀,像是在朝拜一個神明,恐怖氣息無以倫比,沒有幾人可以站立。

她白衣如雪,青絲飄動,臉頰如玉。

「嗡。」

伸出的那一隻手劃出一道難言的軌跡,直接破碎虛空。

千百二老面色陡變,一介斗皇輕飄飄的一擊居然能打碎虛空。

這一刻,他們甚至要懷疑自己的眼睛了。

只有斗尊才可以做到的一幕,卻切實發生在看他們眼前。

簡直震碎了他們的三觀。

你一個斗皇足踏虛空就算了,現在還能打碎虛空,這到底是什麼妖孽。

這輕飄飄的一隻手,令千百二老心神劇震。

這一隻纖纖玉手映入眼中,彷彿一輪神日,在無限膨脹,恐怖的拳光,一瞬間擠滿了整個四面八方的虛空。

咚!

無可匹敵的力量,僅僅是肉身力量,甚至還未動用靈魂力量。

就算是大長老蘇千等人,也在剎那間瞳孔收縮。

兩位守護者如遭雷殛,一瞬間橫飛出去,跌落在地,紛紛吐出一口鮮血。

直到這時,迦南學院。

所有人,方才回過神來。

有人瞠目結舌,一動不動,有人捏緊了拳頭,身子都在顫抖,還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腑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王語嫣真正出手。

縱使以前傳聞如何,可也沒有親眼所見來得震撼。

不說一些斗王,斗皇感應中只有一絲模糊的影子。

乃至全部的學員,甚至連一點徵兆都沒能捕捉到,根本沒能看清這一隻手的半點軌跡。

「這……假的吧?」

「怎麼可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