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她再私底下勸霍老太,後退一步,利用霍家的勢力把顧汐保出來,條件是要顧汐把倆個孩子交給霍家撫養,她離開北城。

等到顧汐離開北城的途中,她再找人假扮搶劫犯,毀顧汐的容,狠狠玷污羞辱她一番,讓她下半輩子痛不欲生。

至於那倆個孽種,他們留在北城,以後她自有辦法收拾這倆個小人精兒!

今晚的霍家庭院,註定不能沉眠。

此時此刻,布加迪穿梭於海岸線的公路之上。

大海離他們越來越近,他們也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程子默雙手交疊,不自覺地握緊、放鬆,握緊、又放鬆。

剛才她已經得悉,顧汐因為藏了違禁物被抓的事情。

她沒想到顧夢竟然會那麼的歹毒,她不單要把顧汐趕離北城,甚至想要毀了顧汐的前途、毀了顧汐的人生。

這個當姐姐的,對付妹妹比殺父仇人還要狠。

但這又與她何干呢?

顧夢說,只要三天,她把霍辰燁留在島上三天,拖延住他,顧汐就再也不會出現在北城。

她不管顧夢使什麼手段,顧汐如果走了,那麼,霍辰燁的心就會回到她身上。

碼頭到了,程子默和自己心愛的男人準備踏上了遊艇,從這裏出發,一個小時之後,就是海明島,她十分牽掛的地方。

「在想什麼?」

肩膀處,披下一件厚厚的羽絨服。

男人將她緊緊地裹住,幫她一顆顆地扣上紐扣。

他一如既往的溫柔、體貼,但她已經無法在他的眼神里,尋覓到以往那份深情。

如果他知道,她和顧夢合謀起來,一起毀了顧汐,他會不會徹底地不愛她了?

「辰燁,如果,是她主動放開你,你會不會考慮,重新牽上我的手?」程子默問。

霍辰燁修長的十指,微微一頓,動作停止。

抬起溫沉的長眸,看着她。

她天生清明的眼眸像是閃爍著繁星,然而,眸底下的暗黑感,讓人莫名心慌。

「子默,我說過很多遍了,我們之間的事,與她無關。」

程子默凝了好幾秒。

她笑了,有晶瑩的淚珠溢出眼角:「好,那我們就不談她了,以後都不談。」

程子默抱住他的腰,把臉伏到他的胸膛上:「辰燁,我們只珍惜眼前,就好了。」

霍辰燁下意識地,將她輕推開:「想喝什麼?我進去給你弄點喝的。」

「我不想喝果汁了,我今晚想喝酒。」

霍辰燁拒絕:「醫生說了,你的胃不能再喝酒了。」

程子默豎起纖長的食指:「就一杯,一杯可以嗎?等從海明島回來,我就好好養好自己的胃,乖乖聽心理醫生的話做治療。」

霍辰燁看着她討價還價的表情,想起當年青蔥的歲月,她滿身的活力和陽光,向他撒嬌賣萌事的模樣……

對,她就應該恢復以前風貌,不為任何人,只為自己,像花一樣,綻放美麗的人生。

霍辰燁微笑:「好,就只喝一點點。」

程子默的明眸晃動了一下。

他終於,肯定對她透出這抹溫柔的笑容。

程子默看着他進走艙內的高俊背影,彷彿重新見到了她和他之間希望的曙光。

半晌之後,船艙內,突然傳出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 「難以判斷的棘手傢伙?」

鎮元來了興趣,拉張椅子坐在多拉格對面,「快說說,能讓你說出這樣的話,那傢伙不管怎麼說都肯定是個人才。

是演技太過精湛嗎?CP?不對那也傢伙要是能把你騙倒,你兒子以後面對女人肯定硬不起來。」

「額~」

多拉格象徵性的無視鎮元最後一句話,這傢伙從兩個月之前得知自己結婚後,就一直拿自己兒子開玩笑。

這倒是讓多拉格十分生氣,你怎麼就說是兒子,為什麼就不能是女兒。

氣到抖,為什麼我多拉格就不能有可愛的女兒~

「那傢伙是個盲人,也是個劍豪。實力目前還可以,喜歡賭博,我也是在賭場里遇到他的。

這傢伙對於正義有著自己的看法,對於大購買的理念也極為贊同。

雖說也是兩年前他見識到世界政府的黑暗而自殘雙眼,但我總感覺這傢伙對於世界政府還有一定的期盼。

招收他后,這傢伙說不定哪天就把我賣給世界政府了。」

多拉格開口,鎮元眼神卻越發明亮。

瞎子、劍豪、賭博。

這不是未來海軍大將藤虎一笑還能是誰?

至於多拉格說他實力很普通。

鎮元倒也沒怎麼在意,估摸著這傢伙覺醒(自殘)不久,見聞色根本不可能達到原著中那個水準。

要是還沒有吃下重力果實,那估計實力更差。

「你說,我應該怎麼安排這傢伙?」

聽到多拉格的詢問,鎮元也沉默了。

藤虎一笑很奇怪,他是正義的,但也是有問題的。

在沒有對世界政府死心前,他是不會真心投入購買的行列中來。

「不如把他送到海軍。表面上就說希望他在海軍中卧底,看看有沒有適合購買的種子。

只有讓他真正感受到世界政府的腐敗,他才會忠於購買。」

鎮元出了一個還不錯的主意。

對於一笑,紅王自然也想拉攏這位,但這麼多年,萬國的探子從來沒有找到過藤虎一笑的蹤跡。

第一次聽聞卻發現他已經加入購買家的陣營,鎮元也只能無奈嘆氣。

「見識海軍中的邪惡?海軍中應該沒有那麼壞吧!」,多拉格將信將疑。

「嘿嘿,那是本部,支部怎麼樣你還不清楚。

到時你讓他加入本部,在微服私訪去支部,那時這傢伙也會徹底絕望的。

順帶要是讓他去給天龍人當保鏢,說不定他眀悟的更快。」

海軍支部的腐敗無能兩人早有耳聞,現在算計起一笑,兩人倒也沒有什麼顧忌,這些都是事實。

至於海軍本部?鎮元確信一笑會見識到更多黑暗的。

雖說海軍本部腐敗之人少,但絕非沒有。數個家族,盤桓在海軍、世界政府兩大體系中,不少人或許都只是校尉,但即便是平民將領都不敢輕易得罪他們背後的勢力。

這些太一很清楚,甚至對於這些人的罪行,他都整理出一本厚厚的冊子。加入海軍后,他會讓藤虎見識到紮根在海軍這個組織中的黑暗。

…………

在發展的不只是鎮元,白鬍子海賊團的馬爾科、女皇海賊團的卡塔庫栗現在都闖出不小的名頭。

二十歲左右的年紀,或許比不上路飛天才,但在後天環境的刺激下,不論是馬爾科還是卡塔庫栗都在極短時間內邁入皇副這個級別。

前者真正做實了白鬍子海賊團一番隊隊長的名頭,也徹底結束了白鬍子海賊團一超眾弱的流言。

有著馬爾科、光月御田和白鬍子三人,白鬍子海賊團已經可以向羅傑海賊團、飛空海賊團發起衝擊。

當然對他們而言,邁入這個級別只是開始。兩人還年輕,不像光月御田一樣積攢底蘊許久。

想要達到海軍大將的水平,起碼要過上五到十年,甚至運氣差點也要十幾年甚至二十年才能突破。

即便是如此相比較原著中的他們自身也要強出很多。

因為白鬍子和夏洛特玲玲之間關係,萬國和白鬍子海賊團倒也時常有著貿易往來。

白鬍子畢竟也是一個海賊,即便現在他也在「轉型」,但有時候跟夏洛特玲玲一樣,都有些手癢。

被搶的國家大多都有著一些風評不太好王室,而他們幾乎都是世界政府加盟國。

這種惡劣事情發生倒是讓海軍氣憤不已,但因為白鬍子的強大實力,白鬍子海賊團這幾年也沒有和海軍發生大規模戰鬥。

所搶到的商品很多都是白鬍子海賊團不需要的,所以這些東西一般都投放在萬國的市場上。沒有什麼比一個國家再能夠消化這些「贓物」了!

每次前來壓船交易的正是馬爾科等幾位番隊隊長。

也是因為白鬍子的關係,夏洛特玲玲沒事也讓燕雙鷹和李元芳等人指點一下這些年輕小夥子。

其中未來的「花劍」比斯塔和艾斯德斯、李元芳兩人都交過手,學到了不少東西。

目前或許還看不出什麼,但李元芳也曾讚歎過比斯塔的天賦,未來十年,他也有資格進入皇副級別。

其他一些人也各有所得,這些人中進步最大的就是以藏,已經棄刀用槍的以藏表現出來的天賦極強。

已經學會了不少狙擊聖典上知識的他也在某次壓船中來到萬國向燕雙鷹請教。

紅王看御田不爽,純粹是因為光月一族太過lsp,對於赤鞘九俠等家臣,他倒也不厭惡。

隨手讓燕雙鷹指點一二,以藏就能過舉一反三。難怪原著中憑藉雙槍就能過擊打掉炎災燼的刀。

……

唯一沒有讓帝王海賊團這些「前輩」指點的人就是馬爾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卡塔庫栗就杠上了。

這些年,二者飛速成長或許也有對方這個對手的因素。對於這種良性競爭,紅王是非常樂意的。

自己成立帝王海賊團就是為了讓夏洛特家族的成員有所壓力和憧憬。

試想一下,要是整個帝王海賊團成員加入女皇海賊團,那麼卡塔庫栗、大福等人會不會因為這種安逸的生活喪失鬥志?

不可否認,可能性是有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種事情不管在那個世界都一樣。

。 「就這樣,轉的時候甩動尾巴,然後連續使出魔法葉!放心,尾巴不會禿的!先試一次!」

林時的話語又恢復了平淡,比剛剛收斂了不少,很顯然已經注意到在蘇雲兮面前的人設快崩了。

藤藤蛇聽了林時的指揮,小手撐在地面,尾巴高高翹起,擺出街舞的東西,然後突然出力向右邊一轉,啪……摔了。

看著藤藤蛇有些尷尬的望著自己,林時也是捏了捏自己的?小臉蛋,手感很不錯,然後說道:「不用著急,慢慢來,多練幾次。」

藤藤蛇小手握著拳頭,腮幫鼓起有些不服輸的點了點頭,然後自己就在原地練習起來。

看著藤藤蛇這麼努力的樣子,蘇雲兮吐槽道:「這到底算別人家的孩子還是算自己的孩子?」

「嗯……你這個問題問有些深度,裡面涉及到的東西有點多,我也不好回答,怕沾染什麼詭異不詳,你跟我看著就行少說話,無聊了直接睡都可以。」

蘇雲兮有些不服氣的說道:「別把我看扁了!我今天已經睡夠了!」

兩人就這麼安靜的一句話都沒說,蘇雲兮也難得沒有無聊到睡著,而是看著藤藤蛇努力的樣子,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過了半個多小時,藤藤蛇總算是把這個轉圈的動作勉強練會,看著藤藤蛇累的大喘氣的樣子,林時不知道從哪裡掏出兩顆能量方塊喂進了它的嘴裡,摸著它的頭說道:「辛苦了。」

聽到林時的話,藤藤蛇頓時恢復精神,在林時手中蹭了蹭。

這時蘇雲兮腦子裡突然浮現出一個想法,跟著林時學,看他是怎麼和藤藤蛇相處的自己就照著學不就行了么!

「好了,先來試一次吧。」林時起身,和藤藤蛇拉開一定距離后說道:「就保持剛才那個旋轉程度,使出魔法葉!」

藤藤蛇點了點頭,小手撐地,後腳發力開始旋轉起來,尾巴也開始晃動著,幾片彩色葉子從尾巴飛出,身體也突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葉子不受控制飛了出去。

「啊!我的臉!」蘇雲兮突然在林時腦海中慘叫一聲,這時藤藤蛇也追尋著魔法葉丟出去的方位轉過身來,然後一臉驚慌的愣在原地。

夜晚的冷風吹拂,輕輕劃過林時的臉頰,幾縷黑色頭髮緩緩飄落,一滴殷紅鮮血從額頭順著鼻樑一路滑落……

「慌什麼慌,一點小傷而已,又不是致命傷!就算是致命傷,只要沒死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林時雙手雙手環胸,表情非常淡定,現在半張臉都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

「你這傢伙已經不是人了嗎!正面吃了一個技能都沒感覺到疼?」

「一般般,也就是走在路上被從樹上掉下來的綠毛蟲砸到的那種程度罷了,問題不大。」

蘇雲兮徹底服了,這問題非常大吧,如果是自己估計已經開始打滾了。

是啊……問題不大,林時雙手放開,其中一隻手死死抓住裙子,問題真的不大,只是快哭出來罷了……好疼啊!

感受到額頭傳來火辣辣刺痛感,林時現在是真的疼得快跳起來了,頭可斷血可流,人設不能崩!起碼現在不能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