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兵,回皇宮。」

親王回頭對剩下的禁衛軍喊道。

很快,親王帶著大部隊人馬離開唐人街。

幾分鐘后,唐人街的門店又重新開張,熱鬧了。

花滿月一直站在原地看著親王離開,看著頭頂上的直升機飛走,隨後,她的嘴角一抹玩味的笑容。

她轉身走出去花家。

庭院。

角落邊,有一口深井。

花滿月來到這一口井口前,低頭喊道:「葉塵,人走了,你們出來了。」

噗。

葉塵抱著蔡悅出現在水中。

蔡悅張開嘴,吐出一張靈符。

這靈符可以維持在水下半個小時不至於溺水窒息。

「悅姐,你全身都濕了,先回去換一件衣服吧。」葉塵笑道,看著悅姐胸前一片春光,燦爛一笑。

蔡悅一個白眼,先去換衣服。

「花花,謝謝你啊,太感激了。」葉塵鄭重的說道,要不是花滿月窩藏他們的話,葉塵都不知道躲哪裡去。

「你這是要把我們花家害慘了,才甘心。」花滿月沒好脾氣道。「你可真會選人。」

「沒辦法,整個暹羅國我就你一個朋友,我不找你找誰呢。」葉塵正色道,「我恨不得是以身相許啊。」

花滿月沒和葉塵膩歪,道:「趕緊離開暹羅國,親王一定利用全國之力找到你們的。」

花家也不安全。

葉塵道;「我也想出國啊,問題是,得看你,你幫我。」

花滿月瞪眼:「又是我?」

「對,又是你。」葉塵嘿嘿一笑,「就好像上次一樣。」

花滿月:「你想多了吧,上一次和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你犯下的罪名太大了,你居然把約翰斯要挾了,誰給你的勇氣和膽子的。」

葉塵道;「我這也是被逼的,約翰斯一直叫我加入山姆國,煩得很,我就出手了唄。」

現在不是也可以證明了,哪怕有航母絕對的優勢,約翰斯也沒有對暹羅國開戰。

花滿月頭疼,那約翰斯是一般的人嗎?

「海陸空全部被封鎖了,我花家哪怕在這裡再勢力滔天,只怕也能輕易帶你們出國。」花滿月清醒的說道。

這並不是不幫葉塵,而是難度太大了。

只要一有機會,她一定會送葉塵出國的。

目前情況····真不行。

「那我怎麼辦?」

葉塵問道,身上的那隱身符,也快沒了。

他到時不會有多大的事情,就怕蔡悅。

「我也不知道。」

花滿月實話道;「等消息吧,我想一兩天之後,親王找不到你們,會放鬆戒備,到時候我再送你們離開暹羅國。你最好祈禱,這兩天,他們找不到你和蔡悅。」

葉塵:「那好吧,這兩天只能先住你這裡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和蔡悅就一直藏在你的房間。」

花滿月;「你真敢說。」

葉塵嘿嘿說;「沒事,我和悅姐,還可以幫你暖床,你們兩個女人睡一床上,我就在地板打地鋪就行了,就這麼說定了。」

花滿月恨不得把葉塵一腳踹飛了,這是引狼入室。

這個時候,蔡悅已經換了衣裳走出來。

「葉塵,我剛才給簡易打電話,他可能有辦法帶我們離開這裡。」蔡悅說道,就不麻煩花滿月了,真怕花家牽扯進來,以後花家肯定被鄭明義打壓的。

「我忘記還有簡易了,太好了。」葉塵高興道,神王宗,應該在暹羅國很牛逼的吧,暗中發展勢力,皇室的人應該不會找到神王宗。

「那就這麼說定了。」葉塵說,「花家主,不管什麼說,感謝你這一次搭救我們,等我們回國之後,我們必有重謝。」

花滿月道;「重謝就不必了,希望你下一次來的時候,不要再給我惹麻煩了。」

葉塵來了兩次,一次比一次鬧得過分啊,這一次,連山姆國都混雜在其中。

葉塵臉色一紅;「盡量,盡量。」

「你們從密道走,免得被外面的人看見。」花滿月說。

人多了,嘴雜,也可能被一些皇宮的人收買。

故此,花滿月決定要葉塵,蔡悅從密道中。

花滿月帶著葉塵,蔡悅來到了密道口,是她的一個書房,花滿月把書架上的一本書移開之後嗎,一道門口就出現在眼前,花滿月說;「我就不陪著你們出去,你們沿著這密道一直走,然後會有一條小船等你們,船上的人會把你們帶到安全的地方,以後的生死,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花家主,謝謝。」

葉塵不自禁的擁抱了一下花滿月。

花滿月頭一次被一個異性男子如此的熱情的擁抱,頓時臉色一紅,耳根子發熱得厲害。

「小事一樁。」

花滿月說。

葉塵道;「這可不是小事一樁,是需要極大的魄力和手段。」也只有花滿月才敢這麼送他們離開。

一旦是其他的家族,肯定是被出賣了。

花滿月催著;「走吧,別再回來了。」

葉塵,蔡悅快速的離開。

「再見,葉塵。」

花滿月低聲說道,關上房門密道。

密道不寬,兩邊有明珠,散發溫和的光亮。

葉塵牽著蔡悅的手,走了大概有三百米這樣,葉塵就聽到外面轉來了一陣流水的聲音。

「悅姐,看,有光亮。」

葉塵指著前面一個洞口。

蔡悅也是高興道;「太好了,我們出來了。這個密道,很長。」

葉塵點頭,又是快速的走了幾步之後,兩人終於來到終點。

「我靠。」

葉塵低下頭一看,下面,居然一條江河。

現在兩人站的地方,是一個山洞口。

蔡悅也是驚異道;「花家主這一個密道,真是得天獨厚,居然聯通這個山洞,」:

葉塵道;「牛逼,那邊有船來了。」

蔡悅一看,可不是嘛,一艘木船朝著這邊慢吞吞的搖過來。

搖船的是一個戴著草帽的老頭子,終於,船來到了洞口下面,這老人家對著葉塵,蔡悅喊道;「兩位,可是花家主的朋友。」

葉塵點頭;「是的,我們兩人是花家主朋友。」

老人家:「那你們跳下來吧。」

葉塵低頭一看,將近五十米的高度。

「悅姐,抱著我。」葉塵說,「用力摟我,我帶著你下去。」

蔡悅咳嗽道;「我,我應該可以自己下去啊。」

「悅姐,這時候你就別害羞了,這五十米高度呢,你怎麼下去。」葉塵問道,除非是那種內家高手,才能從容的一躍而下。

「我···」蔡悅總不能說,她是神王宗的宗主吧。

「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大家的身子都彼此看過。」葉塵哪壺不提開哪壺。「在孤兒院的時候你洗澡,我去偷看呢。」

蔡悅一把揪住葉塵的耳朵;』臭小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葉塵哎呀哎呀叫道;「悅姐,和你開玩笑,開玩笑的。」

蔡悅冷哼一聲,鬆開葉塵的耳朵。

然後,蔡悅閉上雙眼,雙開手,示意葉塵抱自己吧。

葉塵會心一笑,悅姐還這麼害羞啊,真是可愛得很呢。

葉塵一把抱住蔡悅,而後,身子一躍下去。

呼呼的風聲吹在葉塵,蔡悅的臉上。

清涼清亮的。

葉塵抱著蔡悅,很快落在了木船上。

老人家看了一眼葉塵,笑道;「好輕功,小夥子。」

葉塵道;「大爺,還湊合吧,麻煩你了。」

蔡悅張開眼;「葉塵,放我下來吧。」

葉塵說:「沒事,悅姐,大爺不會笑話我們的,接著抱我。」

蔡悅瞪眼:「快點。」

葉塵只能作罷,把蔡悅放下。

「大爺,我來幫你吧。」葉塵說,這麼慢慢的搖著,最少有三十分鐘才到岸邊吧,萬一,天上有什麼直升機出來找人呢?

大爺道;「小夥子,行,你來吧。」

「好嘞。」

葉塵當起了船夫。

十分鐘之後,木船停靠在岸邊。

大爺說:『這裡是一個小鎮,比較安全,你們小心行事。「

蔡悅,葉塵對大爺感謝。

大爺搖著木船離開了。

蔡悅道:「我給簡易打個電話,讓他趕到這裡。」

葉塵這會兒不著急了,說;「悅姐,我們難得處在一起,好好玩一下。」

蔡悅一個無語的白眼,玩個屁啊,真不怕皇宮的人找到這裡啊。

「想玩的話,回國在玩。」蔡悅說,這裡始終是暹羅國,多逗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險。

「那回到國內,你可答應和我玩哦。」

葉塵一臉的風騷笑容。

蔡悅給簡易打電話。

十來分鐘后,簡易開一輛車來接他們。

簡易下車后,就沖葉塵豎起大拇指;「葉塵,你很厲害。」

「什麼啊、」葉塵不太懂。

簡易說;「沒想到,你居然要挾約翰斯,他可是山姆國海軍上將,沒幾個人敢在老虎頭上拔毛。」

簡易現在對葉塵是真的佩服了。

之前,簡易第一次看到葉塵的時候,覺得葉塵也只不過是一個精通道術人,根本不配宗主。

可眼下,葉塵做的這個事情,膽大包天,哪怕是世界上那些所謂的超級巔峰高手,都不敢對約翰斯不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