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略顯寬大的西裝,挺著臃腫的肚子,此刻將那性感美女摟在自己懷中。

一雙大手,則是很是不老實,時不時就在她性感的豐臀上佔盡便宜。

「這家店沒有,咱們換一家不就行了?」

張達明一臉笑意,就對着身邊的女伴說道。

「你說的倒是輕巧。那可是當季限量款,除了這家門店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買不到。」

王馨表情看起來有些幽怨。

上個星期,她就已經到這家門店看過。

只是礙於自己信用卡已經刷爆,所以才沒敢花錢買下來。

所以,今天才會特意帶着自己男朋友過來。

卻沒想到,居然被人搶先買走了,這讓她感到很是氣憤。

「小姐,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幫我把那條裙子給我預留出來嗎?為什麼一我過來,就告訴我被人買走了?」

王馨顯然對那條限量款裙子極為渴求。

她目光立馬就掃向櫃枱的工作人員,出聲質問道。

「女士,不好意思,本店的衣服都是限量款,先到先得,並沒有提前預約這樣的說法。」

「要是您實在想要,我可以向總部申請調貨,不過可能就要等到下個月了。」

專櫃的工作人員微微一笑,便對王馨回答道。

聞言,王馨臉上閃過一絲失望。

恰好這時。

她一回頭,就看見女銷售員手中正拿着幾套裙子,準備要開始打包。

而其中一件,便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限量款裙子。

「住手。」

王馨連忙走到那個女銷售員面前,一把奪過裙子,然後捧在自己手中仔細打量起來。

「女士,這裙子已經被人買下了。」

女銷售員見狀,臉上閃過了一絲驚慌,而後立馬就對王馨解釋道。

「告訴我,是誰買下來的?」

王馨壓根就沒打算將到手的裙子遞給女銷售員,反而是對她直接詢問道。

「是那位客人!」

說話間,女銷售員伸手指向秦可欣。

噠噠噠……

高跟鞋踩地板的聲音極為清脆。

王馨即刻就邁出步伐,直接朝向秦可欣所在的位置走去。

「喂,這條裙子我要了,你開個價吧!」

正當秦可欣和蕭陽兩人閑聊的時候,耳邊忽然就傳來了一道刺耳的聲音。

「你是誰?幹嘛拿着我買的裙子?」

秦可欣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她方才精挑細選的裙子。

不是讓銷售人員打包了嗎?

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女人手裏?

「先生,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

「由於這件裙子是限量款,本店目前只有這一件庫存,而這位女士也想要。」

「所以,她……」

說到這裏,女銷售員臉色露出一絲尷尬。

但她表達的意思,在場眾人也都清楚。

「廢話少說,這條裙子我看上了,我出雙倍價錢,你把它讓給我吧!」

王馨說話的口氣極為強勢。

完全就不像是在跟秦可欣商量的樣子,彷彿只是在通知她,絲毫不在意她的想法。

「我不會讓給你!」

「請你現在,立刻將裙子還給我!」

秦可欣也是豪門千金,論氣勢這塊,也是拿捏得十分到位。

見王馨此刻顯露出這般強勢的嘴臉,自然不會膽怯。

她的態度十分強硬,就是不答應。

「這可是當季限量款,一條就價值八萬塊!」

「我出雙倍價錢,也就是十六萬!這個價,不低了。」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過貪心為好。」

王馨目光緊緊的盯着秦可欣。

她心裏覺得,秦可欣不答應的主要原因,無非就是嫌棄她出價太低,凈想着要賺多點錢。

所以,王馨的臉色立馬就冰冷起來,沒好氣的對秦可欣說道。

「誰要你的錢了?你以為我很缺嗎?」

「不管你說什麼,今天這裙子我都不會讓給你。」

秦可欣陰沉着臉,冷聲回道。

如果一開始的時候,王馨好聲好奇跟秦可欣談談,興許她還有可能會答應。

可對方一上來,就露出了咄咄逼人的態度。

秦可欣要是答應,那她未免也太好欺負了吧!

「你……」

「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王馨見秦可欣居然敢拒絕自己,立馬就憤怒的說道。

「先來後到,這麼基本的道理你都不清楚嗎?」

「你家裏人,從小沒教過你?」

秦可欣不甘示弱,眼神冷冷地掃向王馨。

「這位美女,我女朋友也是喜歡這條裙子,所以方才態度才會有些過激,你可別往心裏去。」

「這樣,只要你肯答應把這條裙子讓給她,有什麼條件,咱們可以慢慢談。」

就在這時,張達明走了過來,笑吟吟的看着秦可欣說道。

。 第四百二十六章你們惹大麻煩了

張揚一行人,兩個美女,一個大漢,一個半大孩子,一個紈絝子弟,加上存在感不高的石三和一看就是街溜子,抗著一桿長鐵管的李三,這樣的一個隊伍走在人群里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就像是一個紈絝子弟領着幾個不懷好意的手下,尾隨美女一般,只是這倆美女不但不反感,而且還會時不時回頭招呼他一聲。

「哎……怎麼了?」

聽到榮祥公主喊自己,張揚把目光從一個小吃攤上收了回來。

「你怎麼走的那麼慢啊,你快點啊。」榮祥公主嗔怪道。

「人家就不快點兒,你慢點兒好不好?」

張揚還沒回答,旁邊人群中傳出一個嗲聲嗲氣的男人的聲音,一聽就是在惡作劇。

張揚扭頭一看,竟然有種親切感,和張俊寶那幾個人上街的樣子太像了,就差給自己額頭上寫上兩個大字,紈絝。

榮祥公主不開心了,瞪着為首的年輕人。

「大膽,本姑娘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接了?」

那人嘿嘿一笑,滿臉猥瑣,站直身子甩了甩袖擺。

「小生這廂有禮了。」

榮祥公主看到張揚竟然不幫自己,氣哼哼的看着他。

「張揚,都有人過來和我說話了,你怎麼都不管?」

張揚道:「就是說句話的事兒嘛,他又沒騷擾你,我和人動手我受傷了怎麼辦?」

張揚真不管嗎?當然不是,唐鳶兒就在榮祥公主身邊,這幾個紈絝想佔便宜?你是瞎了心了。

可是見張揚認慫,幾個人更加得寸進尺。

「姑娘,他是你什麼人?」

「關你什麼事兒?滾……」榮祥公主瞪着張揚,罵的卻是紈絝。

「呦呵,你一外地丫頭還挺有脾氣,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方圓百里,誰不知道我高來來。」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

李三有些不解,在他們看來榮祥公主也好,唐鳶兒也好,那遲早都是張揚的女人,自己女人被人調戲,他倒好在一邊兒點頭,這是幾個意思?

「少爺,你這趣味不太正常啊。」

張揚笑道:「你不是見過張俊寶上街嗎?我就問你像不像?」

李三一愣,笑了。

「一毛一樣。」

張揚點頭:「那就是了,一會兒看他們挨打就是了,正無聊呢。」

石三不經意的豎起一根大拇指。

「少爺,要說紈絝,您是最壞的那個。」

「滾……你才是最壞的那個。」張揚笑道:「本少爺那是心繫天下的聖人。」

常威鼻孔里哼了一聲:「你也算聖人?」

張揚道:「常威,你也別不服氣,我就問你,要不是我你是不是還整天在聽音閣站崗呢?人要懂得感恩,要不是我你哪兒有機會遊歷天下,對吧。」

「歪理,我不和你討論這些。」

常威知道張揚說起道理來一套一套的,自己說不過他,但是這傢伙也很無恥,比如遇到翰林院的書生,他說不過了就會罵人,在常威心裏,張揚才是全天下最無恥的那一個。

不過有一點兒常威是放心的,那就是有張揚在榮祥公主絕對不會吃虧,這一點兒就足夠了。

看到自己距離榮祥公主只有二尺,張揚還在一旁笑着聊天,高來來膽子更大,竟然伸手要去抓榮祥公主的手。

不過榮祥公主的手沒摸到,另外一隻白凈的小手卻是把他的手腕給抓住了。

高來來忍不住讚歎。

「嘖嘖……這小手白的,我想吟詩一首。」

看到唐鳶兒要給對方一個狠的,張揚急忙示意唐鳶兒別急。

「吟詩一首?你吟一個我聽聽,只要吟的好,今兒你愛咋地咋地。我都不管。」

高來來哈哈大笑。

「好,我就吟一個,這小手啊白又白。」

身後幾個紈絝和跟班拿着扇子拍手叫好。

「好……」

「好詩……」

「高少爺才高十斗,好文采。」

張揚心道就這水平還不如自己呢,拿他和張俊寶比,簡直差遠了,張俊寶雖然也是紈絝,但是人家家教好,詩詞做的還是馬馬虎虎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