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希望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他斬釘截鐵,咬牙切齒。

「我不會原諒你……可能三千年前的長羽楓會,唯獨我……不再會!」

「王族人!真的對你,有那麼重要嗎?還是說,天宮的那些傢伙里,還有着你的心上人?」

尋荒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她還如三千年前的她,一如既往的美麗動人。雖然此刻不是站在他的面前,而是身後。

「你不會明白!尋荒影,你根本就不會明白,只要你視他們如草芥的一天,我就不會原諒你!永遠不會!」

他無法再心平氣和。

「視如草芥又如何呢……」

尋荒影故意氣他。

「你又不能拿我怎麼樣!」

「殺了人還可以復活嗎?尋荒影!不可以!尋荒影我告訴你!不可以!」

他的聲音,在止不住的顫抖。

「你難道還不明白嗎?我不可能原諒你。」

他甩下華衣的衣袖,又是冷麵側身,氣哼一聲。

她是為數不多,看到了他這幅「狼狽」之相的人,因為他素日裏總是平和。

他沒有為這句話加一個「除非」。

他不會原諒尋荒影,遙遙無終期。

「不原諒就不原諒,我也沒有求過你。」尋荒影無所謂的攤手,然後又將手叉在腰上,猛哼一聲。

「還稀罕你原諒了……我只是來這裏把讓蘭洛安靜下來的而已,其他的事情,你隨意怎麼想好了!我才不稀罕挨你的罵呢!」

尋荒影一腳踢出,就像是竹桿一樣的大腿將靴子徑直的撞在蘭洛的冰甲上,蘭洛一瞬間防禦住了尋荒影的攻擊,只是她未動,冰甲自然而成。

「喂,你還知道蘭洛的心在哪裏嗎?」

尋荒影嫌棄的看了一眼側身過去的他。

「蘭洛暴走了。」

「蘭洛跟着你,真是痛苦。」他搖了搖頭,伸出手去,一道金色的光柱瞬間灌注進了蘭洛的頭頂,通心圓光在蘭洛的背後也瞬間的消散,黑色的雨霧停歇,蘭洛也在這一刻,由一為二。

善與惡的蘭洛分別漂浮在他們中間,白雪紛紛,覆於昭華。

「蘭洛的心臟你還沒有找到嗎!」

他收手,側着臉望了一眼尋荒影。

尋荒影一如既往的攤手,無所謂的搖頭。

「蠢材……」

「喂!蘭洛!」尋荒影又伸了個懶腰,一個翻飛便飛上停在空中的九轉靈珠劍,踏劍停立,俊郎非凡。

尋荒影得意的笑道。

「喂!羊!等什麼時候,第七紀元開始的時候,我便再找你玩了……到時候,我把他們都叫上,來看看你這隻臭羊!」

尋荒影不等他回答,又喚了一聲善念的蘭洛。

「喂,蘭洛,你去第六紀元的白靈山,把麓中行的封印破除吧。」

兩個蘭洛都看向她。

惡不屑,善憂愁。

而他,忽而聽到麓中行,又看向了尋荒影,只不過他一轉身,便被尋荒影的目光盯着。

尋荒影笑,他好像就要生氣的哭。

時下不再看了。

「第二個因果存在,已經無法改變了,羊。」

尋荒影知道他在乎着他的第二個因果——長羽楓。

「你並沒有落入轉世輪迴……但天地間,還是出現了另一個你,進行了轉世續緣……這就是當初,你隕落前,向世界樹許的願望。」

尋荒影看着沉靜的他。

或許他也可以被稱為長羽楓,但是,唯獨現在,他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名字。

他思緒萬千,卻突兀的冷酷無情。

「那又如何……」

「同樣的……既然你擁有一個未曾轉世的因果,和一個依然在【輪迴】之中的【因果】,那麼【虞娑】,也依然擁有同樣的兩個因果。」

「這是當初,你們共同許下的願望。」

尋荒影嘆了口氣,看到了小小的她。

「你還記得嗎?羊……當初,虞娑從天宮逃離……也曾經歷過此番困境。那個不再落入輪迴的【虞娑】早已經不見了蹤影。而這個……」

尋荒影明眉秀目看了她一眼。

她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那是害怕,恐懼的讓她瑟瑟發抖。

他也便將手放在了她的頭頂,安撫着她。

「早已經不知道是哪個紀元的複製品。」

「時空大亂,紀元大亂,世界大亂!」

尋荒影忽然的慷慨激昂起來。

「看着吧!羊!馬上!三千年前的罪魁禍首就會出現!到時候,就請看好!我滔天的怒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尋荒影一如既往的擁有着可怕的「一意孤行」。

他狂亂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羊!終有一天!我會讓它們死無葬身之地!」

他聽着尋荒影的狂言。

作為無上至尊之王的尋荒影讓誰死竟是綽綽有餘,根本不會有生路。

而他早已經厭倦了這樣的尋荒影。

因為尋荒影自始至終還沒有明白。

「你這個樣子!終究會失敗……你的狂妄自大終究會害了你!」

他雖然是【長羽楓】,卻也不再是長羽楓。

他終究,只能是他。

他討厭尋荒影,討厭他的自大,討厭他的我行我素,討厭他所憎惡的一切!

尋荒影總是如此,所以他也總是無法改變對尋荒影的看法。

還是算了……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如此執著……」

他嘆息著,卻聽到了尋荒影的怒吼!

尋荒影站在劍上,哼聲厲氣!

「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如此不執著!」

他不明白尋荒影為什麼如此執著於三千年前的種種。就像尋荒影也不明白他為什麼如此不執著三千年前的種種!

「那已經是過去了!」

「還沒有過去!只要我還記得!」

他怒目錚錚。

尋荒影也怒目錚錚。

他們彼此對視,卻彷彿如隔天涯海角。

卻也是他,首先拜下陣來。

「我很難過,尋荒影……已經回不去了……」

他甩手,想要往屋子裏走去。

好像是要逃離這裏,因為即便躲進屋子裏也無濟於事,他的心在顫抖,因為他知道尋荒影正在做什麼。

為了誰做這一切……

但是,已經回不去了……

「哼……」尋荒影像是贏了一般,挺起了胸膛,轉過身去。

唯獨她,看到了從尋荒影眼角逃出來的淚花兒。

師傅並沒有流淚。

「回不去,便回不去罷!」

尋荒影輕飄飄的甩下一句「走了。」便像是隔了幾個世紀的鐘聲終於不再沉寂。

而他也只是回了句「不送。」,便讓鐘聲敲的愈發之響。

好像,長久的深情,都要空負。

會有誰,永世孤獨?

【昨日一去不復返。】

【覆水難再收回。】

【歲月匆匆無過客。】

【桃花謝玫瑰紅。】

【今人不辜負。】

【往事不後悔。】

。 建木上的閃光讓孟有房有些詫異,這些古樸的陣紋好像很久沒有閃過,現在閃,難道是有好處給?

想到這裡,孟有房心中有些小激動。

這可是建木,如果能再給個大殺器,那豈不是爽歪歪?!

一把握住建木,孟有房就想仔細的感受一下,也想聽聽系統的提示音,可他等了半天,一點聲響都沒有。

「這…」

看著那道古樸陣紋,孟有房一陣的無語,這閃了個甚,閃了個寂寞?

可他仔細一想覺得建木應該不會這麼無聊,沉下心來,孟有房把精神全部集中在了建木的陣紋上,這一次,他終於是發現了不同。

只見建木的上半截居然多了一個小圓環,它把建木給分成了兩部分,上部分像是一個握把,下部分像是一把劍身。

而在那個圓環的接縫處,一個指紋大小的按鈕若隱若現。

「這建木不會是能變成一把仙劍吧。」

心裡想著,手就不自覺得握了上去,而那個指紋,正好貼合大拇指。

「叮咚!指紋驗證成功,正在初始化,請稍候!」

「嗯?」

孟有房先是一愣,就覺得內府里一陣的晃動,一道金光閃過,建木上的古樸陣紋亮起耀眼的白光。

「叮咚!建木開啟第三形態:仙劍形態!」

「吟!」

劍鳴聲大作,一柄仙劍不由自主的就被孟有房給拔了出來,那仙劍上流光溢彩,劍氣逼人!

「好劍!」

孟有房在這裡到是很開心,可周圍的那些人卻是陷入了絕大的危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