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說,是他故意表現的心虛。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木遙遙,「遙遙,密室?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291我們之前見過嗎 之前的花並不覺得,直到不能使用靈力之後,它才發現工匠塔這下來的一路有多麼長。

彷彿老去的凡人一般,走一段路程就得休息一陣,如此循環往複數次,才來到了之前見過的那個巨大空洞的頂端,距離神山所在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

花嘆了口氣,該走的路還是得走,工匠塔也沒有提供送貨上門的服務。

順着空洞的邊緣一路向下,過了好一段時間,花才再次敲響了神山工作室的門。

咚咚咚——

只是連敲門的聲音都有氣無力的。

門上的窺孔「唰」地一聲打開,隨後又關上。

吱呀——

沉重的大門帶着金屬的撕扯聲被打開,帶着古怪頭盔的大工匠對着花招了下手。

「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不要了。」

「有些事耽擱了一些時間。」

跟隨着神山朝工房的內部走去,最終兩人在一處偌大的房間里停下。

「這就是按照你的要求打造的武器。」神山雙手插著腰,沉着聲說道。

武器?

在哪?

花帶着疑惑四處張望,這裏東西不少,但是並沒有看到和刀叉劍戟之類的類似的東西。

「別看了。」神山呼喚著,並用手敲了敲他依靠着的那個東西,「在這兒呢。」

「?」

順着神山的指示看去,花才見到在他的身後,那一塊像是破敗的門板一般巨大的「武器」。

那東西的長度大約得有十多米,寬看着卻只有一米左右;整體造型看着像把大刀,然而在刀身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像是關節一般的連接處;在厚實的刀背上,還長有許多如鯊鰭一般鋒利的突起。

乍一看像是刀,實際仔細觀察,卻更像是某種巨獸的脊椎一般。

「我原本想打造一把長刀,然而在將你那截奇怪的藤條加進去之後,出來的成品卻與我預料中的有些不同……我猜大概是因為混入了你的神魂,所以最終成品便自然成為了你擅長使用的樣子,便沒有對這東西的外形再做什麼調整。」

神山轉過身去,面對着那把嶄新的武器,粗糙的手掌在刀刃上輕輕地撫摸著。

「這樣的武器,即便是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對我來說也算是個難得的經驗。只是不知道這東西在你的手裏,能發揮出怎樣的一番景象。」他微微側着腦袋,餘光看向朝這裏走來的花,「給它取個名字吧。」

花卻沒有立即回答,而是與神山並排地站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手指的尖端與刀身接觸,一股溫暖的感覺從這把武器上面傳來,彷彿在為花的到來而雀躍。整把刀泛出一陣柔和的碧色光芒,在這片光芒之中,這武器開始逐漸縮小,並最終呈現出剛好讓花能夠手持着的大小。

它握住了那像是某種粗壯的骨頭一般的刀柄,並將刀緩緩舉起。在刀身的關節與關節之間,傳來一陣彷彿是齒輪咬合一般的清脆聲響,彷彿在黑夜中擇人而噬的野獸。

「它叫……」花停頓了一下,似乎還在思考,「……叫【如我】」

「【如我】……嘿……」

神山發出了一聲不明所以的怪笑,聳了聳肩:「好了,你要的東西已經給你了,之後就別再來煩我了。」

既然主人已經開始趕人,花也不再留着。將這把還未見過血的新武器收入隨身空間中,它便朝着外面走去。

當它跨過工房的大門時,後方又傳來了神山那悶悶的聲音:「給你一個忠告——別逞強了。」

花卻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慢步朝着上方走去。

還有一個人得去找。

……

林府。

太尉林煜的居所。

花走到這裏的時候,天空基本上已經被夜色所籠罩。

不是是否是大考臨近,這段時間前來拜訪太尉的閑雜人等多了許多。不知是否是因為林煜覺得這樣下去有些煩人,門口的軍士對訪客的身份篩查嚴格了不少。

所以理所應當的,花又被攔了下來。

「來者何人?閑雜人等退避!」

怎麼又是這一套?

花有些不善地抬起眉眼,看向擋在它面前的兩名軍士。

印象里,上次來的時候也是被攔住了,不過應該不是同一個人。

雖然這確實是他們的職責,但是——花現在有些煩躁了。

身體上的痛苦與心靈上的疲憊,雙重的壓力讓它從未這麼沒有耐心過。

「讓開。」

兩個音節從花的喉嚨里擠出來。

被這對碧色的眸子盯着,即便身高比花高了一大截,那與它對上雙目的軍士卻突然感覺背後一陣寒氣,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閑……你要找誰?」

聽聲音年紀應該不大,面容隱藏在鋼鐵的面具之下,但是依舊能聽出,他在顫抖。

花閉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氣。

「我是來找林盼兒的,幫我通報……」

「花前輩?果然是你來了!」林盼兒的聲音突然傳來,「我看狗肉他突然變得非常焦躁,就在想你是不是來了這裏。」

花抬起頭,便見着這位作為皇帝密探的少女,抱着一隻雜毛狗從前院走來。

同樣見到林盼兒過來的那兩名軍士,也立即讓開了位置:「小、小姐!屬下攔了小姐的貴客,萬分抱歉!」

林盼兒卻只是微笑着對他們點了點頭。

「無妨,這是你們的職責。」

抱着狗肉,林盼兒走到了花的面前,看着花有氣無力的面容,有些擔憂地問道:「怎麼樣了?我之前去看你的時候,你狀態似乎不太好。」

「現在也不是太好。」花輕輕搖著頭,又看了周圍守衛的軍士幾眼,「進去吧,有一件事,我需要拜託你來幫忙才行。」

林盼兒順着花的目光,立即領會了它的意思。

「進來吧。」

林盼兒將花帶到了她自己的房間中,單手手掐了一個法決,便使用術法將這件房間與外界隔離了起來。

「你修為增加了很多。」

「比我之前一年增長的總量還要多。」林盼兒的語氣中難掩著激動,卻又很快平靜了下來,「不過看你拖着這樣一幅身體還特地來找我,恐怕不止是想要來看看我最近進步了多少才對。」

「沒錯。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在我認識的人裏面應該也只有你能夠做到。」花緩緩地說道,「我希望你能夠潛入皇宮,去幫我尋找一個地方。」被裴琰喝止,樂陽郡主卻先沉下了臉。

她扭頭看着裴琰,聲音微冷:「成玉,你是裴家的兒子,做事該有裴氏兒郎的風骨。雖然這事對你來說的確有傷男人尊嚴,可你若是喜歡昭德,就該為她考慮幾分。」

裴琰:「………

《鳳臨朝》第233章成玉他很好,各方面都很好! 雲珊聽著就有些胃不適,「那個,崔艷,這不是真的吧?」

韋釗有那麼不靠譜嗎?

正問完,那邊傳來了韋釗的聲音,「崔老闆,我沒有流口水的習慣。」

崔艷估計是翻了個白眼,「誰知道呢。」

「反正是有四張圖紙看不太清楚了,雲珊,你說這事怎麼辦?要他拿圖紙回去,你再畫一份讓他拿過來嗎?」

這樣子怎麼說要折騰個三天吧?雲珊扶額,「崔艷你們看看那些圖紙能不能補救一下,或者找人看看,讓人按照原來的痕迹補上去,看看行不行。」

崔艷想了下,「行吧,我看看。下次,你換個人吧,這個人不行。」

雲珊無奈,她剛才沒聽錯的話,韋釗是在旁邊的吧?這崔艷還真敢說。

崔艷掛了電話之後,抱著胳膊冷冷地看著韋釗,「這事你說怎麼辦?雲珊說她這兩天比較忙,只能我們這邊想辦法解決。」

韋釗對於這個懷疑自己流了口水沾濕圖紙的女人有些牙疼,他過來的時候,剛碰到她跟人吵架,吵完之後,發現圖紙濕了,那個吵架姿勢就對著他了。

圖紙是用紙袋子裝著的,然後再放到韋釗的行李袋裡,他坐飛機坐計程車都把行李袋拿著,沒有被人摸了去,就是過來的時候被人撞了一下,那人的水壺倒了,把水灑進了行李袋裡,弄得裡面的圖紙濕了。

「我嫂子具體是怎麼說的?」

崔艷打量了他一眼,然後嗤了一聲,「雲珊是你嫂子?你看著應該有四十了吧?我記得雲珊的老公也才二十來歲,你就叫人家嫂子了,你臉皮倒是挺厚的。」

韋釗額頭上的筋控制不住跳了幾跳,這個女人,嘴巴比針還利,但男人不跟女人斗,他忍著臉黑,道,「我跟她男人是同學,同年。」

崔艷又是嘖了一聲,「那你長得挺著急的。」

韋釗眉頭又跳了跳,「咱們先說回圖紙的問題,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崔艷對於毛衣的這事挺著急的,現在接近年底,哪個廠子不趕貨?她好不容易談下來時間,要是圖紙沒到位,那人家廠子就不會等她,先做其他的單子了,這怎麼行,她要趕在入冬之前出貨的,羊毛衫啊,多暖和,又暖和又洋氣的羊毛衫,不知道多好賣呢。

「我們找人看看,我覺得學畫畫的人應該能幫忙修回來。」

崔艷自個是沒有這個天賦的,韋釗也沒有,他問,「那咱們去哪兒找這樣的人?」

崔艷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去美院吧,找學畫畫的學生,給點錢人家,應該能幫忙。」

韋釗對於弄濕了的圖紙也很自責,現在看到有辦法,態度很積極,「行,我現在就去找人。」

崔艷喊住他,「你知道美院在哪兒嗎?那個,你覺得我還能信得過你嗎?等會兒我收攤了跟你一起去。」

她店裡來了個客人,她做完這樁生意再走。

韋釗就站在她店外等。

崔艷今天的店進了好幾批現貨,都堆在裡面,剛來的客人要的貨多,崔艷叫了韋釗進來幫忙搬一下貨。

韋釗也是實在人,沒有推脫,就過去幫忙了,他力氣大,幾下功夫就把兩個百來斤的大麻袋搬到了外面。

這客人是個熟客,她笑問,「崔老闆這個是你老公啊?」

崔艷一跳三尺高,臉比鍋底還黑,「別侮辱人,我怎麼會找個這麼老的老公。」

客人再看了眼韋釗,除了臉上有道疤之外,倒不算老啊,二十齣頭的樣子,「那小夥子應該還不到三十吧?」

崔艷木著臉,「四十了。」

韋釗臉也木了。

客人:「……」

送走了這個客人,崔艷就打算收檔,跟韋釗出去找人修復圖紙,剛要把門閘拉下來,店裡的電話就響了,她去接了起來,是金玉制衣廠打過來的,說她訂的衣服有些問題,讓她過去一趟。

崔艷問,「是什麼問題?」

那頭的人不是劉漢,說是什麼車間主管,「是出了些問題,做出來的樣板有些出入,你過來看看要怎麼改。」

崔艷脾氣比較爆,「原來是怎麼樣的,你就按照怎麼樣做唄,你們做的時候都不看的嗎?」

「崔老闆你還是過來看看吧。」

崔艷煩得不行,這邊有事,那邊也有事。

「行,我現在過去。」

崔艷讓韋釗跟著自己先去制衣廠,等完了再從制衣廠去美院。

韋釗道,「你去忙你的事吧,我自己去找美院也行,你把地址給我寫一寫。」

崔艷瞪起眼睛,「你是倔牛嗎?都說我不放心你了,還去什麼去,等我的事完了再一起去。」

韋釗摸了摸鼻子,這位女老闆怪不得生意做得好,像個小辣椒似的,沒有人能欺負得了她。

兩人在服裝城外面打了輛計程車,直奔金下制衣廠,剛下車,還沒有進工廠,就衝出了幾個人,攔住了他倆的去路。

「崔艷!好你個崔艷,竟然還有臉回來!」

前面是一個梳著油頭,個子不高,穿著黑上衣加牛仔褲的男人。

崔艷站住了腳,眯眼看了下,「怎麼,這邊廠區被你劉風包下來了?我不能來?」

「其他地方能來,金玉制衣廠不能來。」

崔艷嘖了一聲,「真是搞笑,我不知道金玉制衣廠什麼時候換成你劉風的了。」

劉風瞪著她,「那是我劉家的廠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