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傾點頭答應。

雲夢兒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的邀請竟然奏效了,

她當即興奮的瞪大眼睛。

葉天傾看向魔鯨王:「魔鯨王,咱們前往雲穹城你覺得如何?」

「可以,可以……畢竟也是大城,雖然不是頂尖的城池,但哪裡作為一處大城,倒是可以去瞧瞧,咱們先到哪裡玩倆月再說。」

深海魔鯨王點頭答應道。

見到他答應,葉天傾倒是輕鬆起來。

只要深海魔鯨王答應,那一切就都不成問題。

就怕這貨不答應。

到時候在亂七八糟的給自己搗亂,那可就不好了。

「既然泥答應了,那咱們下一站就是雲穹城了。」

「明日出發嗎,夢兒小姐?」

葉天傾看向雲夢兒。

「啊,對的,明天出發……但如果葉殿主覺得時間需要更改的話,我們可以今天就出發,也可以後天,或者是大後天……甚至可以更晚!」

「時間可以由你來定!」

雲夢兒快速的說道,表示出足夠的誠意。

。 有夏文樺在,她故意喊宮玉為「二嫂」,喊了后,還用眼角斜睨夏文樺,給宮玉擠眉弄眼一番。

宮玉明白她的意思,給她眨一下眼,道:「我去後山用溫泉水洗臉,臉上敷的葯太多,用溫泉水比較好洗下來。」

夏文桃驚訝道:「你去用溫泉水洗臉,不怕掉下去嗎?」

宮玉微微一笑,「我都說了,我的水性很好的,你真不敢相信嗎?」

夏文桃盯著她想了想,眼中就冒出希冀的光彩來,「二嫂,我也想去溫泉裡面洗澡,可我怕掉下去,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呀?」

有一個水性好的女同胞挨著,她應該就不會發生意外了。

「好啊!」宮玉欣然答應。

山村裡的生活節奏慢,且事兒不多,她吃了飯以後不會像村裡人一樣立馬睡覺,和夏文桃一起去洗個澡也好。

實話說,在這個沒有手機沒有電腦也沒有網路的年代,如果不找點事兒打發時間,還挺無聊的。

夏文樺不放心,道:「文桃,你去什麼後山,燒一桶水在屋裡洗就是了,那水潭多深啊!掉下去也不怕被淹死。」

其實,他也怕宮玉淹死,就是那話太煽情了,怎麼都說不出口。

夏文桃看了一眼宮玉,不敢不聽夏文樺的話,幸好宮玉幫她開口:「沒事,有我呢!淹不死。」

夏文樺眸色深深地凝視宮玉,「你確定你的水性很好嗎?」

宮玉戲謔道:「我能確定你的水性一定沒有我的好。」瞧瞧夏文桃的碗里,不僅麵條吃完了,就連湯都喝光了,頓時覺得好笑,「這麵條有這麼好吃嗎?」

夏文桃點頭如搗蒜,「好吃,是真的很好吃,要不是怕吃撐了,我還想吃一碗呢!」

「連著幾頓吃,應該也會吃厭的吧?」

正好夏文軒煮了一碗麵條端過來,宮玉看見他要遞給自己,就順勢接到手中。

那動作沒有一點兒生澀,好像夏文軒與她有多麼熟悉似的。

夏文樺將那動作收入眼底,眉頭皺了皺。

宮玉坐挨著夏文桃,吃了兩口,就發現那麵條確實勁道十足。

這有些讓人想不通,她以前也做過手擀麵,可沒覺得有這麼好的勁道。

難道……是因為異能嗎?

揉面和擀麵條都是費勁的活,為了讓自己省一些力氣,她就用內力摻合著做。

身為一個異能人,她的內力也是被異能洗滌過的,難道因為用異能摻合著來加工的緣故,所以這麵條就更有勁道了嗎?

不過,肉沫辣椒醬也是好吃,只能說除了有異能的加持,她的廚藝還是很好的。

她擀的麵條不少,先前還想著能吃兩三天,沒想到才一天就吃光了。

「黃豆已經買回來了。」夏文楠忽然冒出一句。

要他喊宮玉二嫂,他怎麼都覺得彆扭,與夏文樺相比,他更加不能接受宮玉已經跟夏文樺成親的事實。

昨夜與宮玉發生了那樣的事,他當時還想為宮玉負責,娶宮玉為妻。哪知道一天亮,宮玉就跟夏文樺拜堂了,搞得他連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宮玉回應一句:「買回來就好。」忽然想起後山的木瓜,道:「對了,三弟,你和四弟明天去後山把那些木瓜摘回來。」

幾人都驚到了,夏文樺道:「把那些木瓜都摘回來,得吃幾個月吧?」

他承認宮玉拿來跟排骨一起燉的木瓜的確很好吃,可是,天天吃,頓頓吃,也會厭得想吐吧?

宮玉道:「哪能吃那麼多,摘回來拿去賣。」

「賣?」

幾人都不可思議地看她,那木瓜目前還沒多少人吃,能賣得出去嗎?

宮玉莫測高深地道:「你們摘回來,我會負責賣出去的。」轉頭看向夏文樺,「你負責儘快的把房子建好,錢的事我會想辦法。」

「那我呢?」夏文桃殷勤地問,她也想為家裡出一份力。

宮玉道:「你負責照顧娘,然後在村裡看看誰家種的菜多,每天買一些回來。」

「啊?」夏文桃張著嘴巴,有點不敢應承。

「怎麼了?」

夏文桃窘迫地低下頭,「我怕……」

「怕什麼?」

夏文桃不好意思說,夏文樺瞥她一眼就猜到了,「她怕遇到宋江河。」

「嗯。」夏文桃羞愧地承認。

「我去吧!」夏文軒把活兒接過來,他也挺怕夏文桃被宋江河欺負的。

夏文楠鼻中哧了一聲,「瞧你現在還覺得宋江河好嗎?」

夏文桃抬頭看他,眼中含淚道:「那我以前也不知道他是那種人啊!」

夏文楠不以為然道:「我以前提醒過你,可你不聽。」

「那現在怎麼辦嘛?」夏文桃都要哭了。

夏文楠帶著怒氣道:「你若是不跟他退婚,你得吃一輩子的苦。」

夏文桃唏噓了一陣后,道:「四哥,你怎麼和二嫂一樣也叫我退婚呢?」

這話讓夏文楠看了宮玉一眼,心跳不自覺地加速起來,素不知道宮玉與他竟然有如此一致的想法。

不過,很少有女人敢主動退婚的,宮玉如此給夏文桃出主意,足以見得宮玉是一個敢想敢做之人。

是啊!她是一個敢想敢做之人,所以才想著嫁給夏文樺,就立馬跟夏文樺拜堂成親了。

心下酸澀酸澀的不是滋味,夏文楠嘆了一口氣,起身出去。

夏文桃怔然看他,「怎麼了,怎麼就走了?」

宮玉大抵猜得到夏文楠的想法,吃著面,不說話。

她跟夏文樺拜堂成親之事確實是挺著急的,可她不後悔,只有這樣才能讓夏文楠從此斷了想法,要不然歷史又要重複了。

宮玉吃了飯又去給周氏輸液。

培訓了夏文軒的好處就是扎了針,她把換藥的事兒交給夏文軒,自己就能跟夏文桃去後山了。

夏文桃第一次在溫泉里浸泡著洗澡,高興得都不想出來了。

不過,她還是挺擔心的,邊洗還邊心驚肉跳地看周圍。

「宮玉,真不會有人來嗎?」

被人看到,她就慘了。

「不會。」宮玉很肯定,這周圍方圓三里之內的風吹草動,她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豈會讓人靠近?

夏文桃唏噓道:「那你幫我看著點。」

「嗯好。」宮玉在邊上坐著。

只是,她才跟夏文桃下了保證,有人走動的腳步聲就進入她的探聽範圍內了。

。 焚天王並不知道林天成已經猜出了自己這次召見他的原因,心中還在默默的想怎麼和林天成說這件事情才好。

畢竟這一次焚天王城出戰的人不會太多,甚至可能就林天成一個,畢竟王城剛經歷過一次清洗,很多勢力都在憋著勁準備衝擊曾經三大家族的地位,現在根本不可能願意多生事端,往自己身上招攬什麼麻煩。

雖然焚天王是王城之內真正的主宰,但是也不能說一手遮天真的無視所有人的想法,如果自己強行下令雖然每家都會派出一人,但是那種送死的人意義根本不大,甚至可能會壞了他爭奪鬼王花的大事。

此時也只能忍着內心的煩悶,思考着怎麼和林天成說才能讓對方去為自己走這一趟九死一生的路。

就在這時,林天成身形邁入大殿之內,朝着焚天王一拜。「卑職安平,拜見王爺。」焚天王由於心事太重,此時顯然沒有發現林天成已經來了,當即轉身看向林天成一臉沉重的點了點頭。

「免禮,你知道我這次召見你所為何事嗎?」焚天王聲音有些低沉的問道。

「略知一二,不過為了王爺的身體,屬下願意拚死走上一趟,為王爺帶回鬼王花,助王爺成就盛世霸業!」林天成面露慘笑,苦澀搖頭,大有一股馬革裹屍還的壯烈之情。

焚天王聞言臉色也是瞬間大變,看着林天成的時候身形微不可查的顫抖了起來,沒有什麼廢話,只見他右手抬起,手心內立刻就出現了一枚丹藥。這枚丹藥一出現,整個大殿之內瞬間充滿了撲鼻的清香,丹藥散發着柔和的光芒,藥力驚人,林天成看見丹藥的第一眼就判斷出來,這是一枚治療傷勢的絕佳聖品!

「這藥名為回天丹,顧名思義,只要還有一氣尚存服下此葯便能起死回生!」

「這一次你此去兇險萬分,我雖不舍卻也萬般無奈,只能將此丹贈送給你,讓你在爭奪的時候多幾分底氣!」

說罷,焚天王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將這療傷聖葯送到了林天成的手中。

在那丹藥臨近后,林天成立刻就一把抓住,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他明白這也意味着焚天王真的是不打算派人和自己一同前行了,也就意味着他將和剩下的四大王城的天驕爭奪這唯一的鬼王花了。

「王爺請放心,卑職一定盡全力完成任務!」林天成大聲說道。

「好!得此佳將,實為我幸,這一次只要你能為我帶回鬼王花,日後我保你一生榮華!」焚天王也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說完,焚天王的神色肅然,便開始交代一番林天成這次需要注意的事情。

林天成也是一臉認真的傾聽着,畢竟此事關乎自己的小命容不得半點馬虎,然而當林天成聽完焚天王的叮囑之後臉色頓時變了。

原本他還覺得自己這次突破了,即便是去爭奪這個鬼王花危險也不大,但是當他聽見四大城的天驕很可能聯手狙擊他防止他搶到鬼王花的時候臉色就變了。

一座焚天王城,在全盛的時候能派出多少無敵巔峰境的天驕,這林天成在王城叛亂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真要是聯手狙擊,要不是有傳送大陣,自己那次都未必能逃出去。

如今,四大城的天驕竟然有可能會聯手狙擊自己,這個消息讓林天成有些難以置信了。

「那可是四座城啊……不是四個家族,即便是四個家族我也吃不消啊,這麼多天驕我怎麼應付?況且這些人要是聯手勢必會針對我行動……那我豈不是休想染指鬼王花?」林天成越想臉上的苦笑之色就越濃。

「該死的,為什麼非要點名半神境以下,這是在為魂族保存高端戰力?要我說就應該半神去搶這鬼王花,打死一個少一個,這多好!」

焚天王似乎也看出了林天成的擔憂,無奈的長嘆一聲走上前去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

「放心吧,就算你這次失敗了我也不會怪你,畢竟這次的任務太難了,就算是我……也未必有把握,我給你的丹藥不要捨不得吃,一旦有危險記得及時服下保命要緊!」

這句話還算是讓林天成心頭一暖,好在這焚天王也不是什麼狠人,也算是沒有忘記自己當年救他的恩情,這樣也算是讓林天成的心更穩當了一點。

至少不是死路一條,真的搶不到,自己保命還是有幾分把握的,加上回天丹,自己的把握就更多了幾分。

林天成在告別焚天王之後便來到了傳送大陣準備傳送進入皇城,這一次前往爭奪鬼王花需要借用國師的力量,所以所有參與這次爭奪的人都需要去王城匯合。

當然,這一次去皇城並不是林天成獨自一人,還有無心城主隨行護送。

此刻,無心看見林天成一臉無精打采,忍不住問道,「安總管為何愁眉不展,難不成你是怕了?」

林天成聞言白了一眼無心沒好氣的說道,「這不是廢話么,你試試和四大城的所有半神為敵試試,你要是不怕我就服你!」

無心聞言,臉皮忍不住的抽搐了幾下,笑了笑不再言語。

二人接下來一路無話,直奔皇城的皇宮而去,國師就住在皇宮之內,美其名曰是護衛魂皇的安全,至於真正的目的知道的人也都心照不宣。

林天成好奇的看着皇宮,只見皇宮的上空有無數的神魂之力環繞,都快凝實成了一道實體的能量柱灌入皇宮之內。

無心順着林天成的目光望去,隨口的解釋道,「這就是國師的手筆,他的魂塔是所有天王級強者之中最強的,甚至比初代魂皇也不弱多少!」

聞言,林天成內心一驚,心道這國師果然不一般,這實力竟然能和天王媲美……不,確卻的說是要略勝一籌。

不過細想一下也就釋然,如非如此四大天王也不可能一點反抗的心思都沒有,甚至一個個都避而不見不肯入皇城,估計就是忌憚國師。

「一會你進去之後只管聽從國師的差遣,這一次他會送你們去中心區域,你要做的就是在國師傳送完你之後迅速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被人圍攻了,不然我擔心你連鬼王花的面都見不到……」無心在林天成的身邊細心的叮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