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快說說剛才那佛光的秘密。」他還真一點都不客氣。

我沒有立刻回應,而是再次細細打量起這尊「通靈」的牙雕四面佛像。

伸手一摸,發現上面的漆金層竟然化了!

而且不是融化,是直接風化!

無風的密室里,漆金層在我的一指之下,迅速龜裂剝落,並瞬間化作齏粉。

佛像褪去金裝,在重新籠罩下來的白光中,流淌著玉脂一般的瑩潤光芒。

牙雕化玉,即使不是佛像「通靈」,也相差無幾。

時光在上面沖刷出的除了笑紋,還有琥珀一般的顏色。

此時此刻的牙雕四面佛像,質樸而端正,法相莊嚴。

這手藝,明顯不是泰國那彈丸之地的人能夠做得出來的。

「用物理學的方法強行解釋佛光,無外乎就是太陽光的各種折射。」我站直了身子,慢悠悠地說,「而佛教徒則認為,佛或者菩薩因能量極強,故而會凝聚出各色光芒,這種能量光,就是佛光。」

「哦。」洪新秀隨口應了一聲,明顯對這個不感興趣。

「而我所說的虹光,並非彩虹的光芒,而是指虹光身之光。」我沒理他,繼續自說自話,同時也是在捋順自己的思緒,「想必你知道,虹光身是佛教得道高僧圓寂時出現的神秘現象。」

據說,修鍊「大圓滿法」到很高境界的高僧在圓寂時,其肉身會化作一道彩虹而去,進入佛教所說的空行凈土的無量宮中。

「我認為,剛才那道虹光,就是某位高僧虹化的示現。」這是我的推斷。

洪新秀聞言滿臉的不可思議,他咽了咽喉頭,嘗試接受我的推斷:「你的意思,這尊佛像就像是一次性錄像帶,閱后即焚那種?」

我扯了扯嘴角,應和道:「差不多吧。」

「不對,你到底還看到了什麼?」他畢竟不是傻子,見我腦洞開得這麼大,就猜到了真相。

我沉默了一會,接著用非常嚴肅的口吻反問:「你真的想知道?」

這一次,洪新秀沒有選擇退縮,堅定地點了點頭。

「那好,但是這些話,你必須發誓,出了這裡后,堅決忘掉。」

「好!」洪新秀豎起三根手指,纏繞青光,指天為誓。

這種法誓,就算有法陣屏蔽,同樣連動天地。因為我們依舊是在天地間。

就連法陣都只是天地的一部分。

「唐密中已經失傳千年的金剛大成就至高秘法。」我的臉色比剛才還要凝重。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有大福報的人,過往的經歷已經足以印證。

因而,每當我得到好東西時,第一反應就是要糟。

福兮禍所依。

或者說,因果纏身。

更何況,這還是一部已經失傳千年的、以金剛為名的至高大成就法。

金剛一詞在佛教中的地位,從一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已足見一斑。

現存藏密六大成就法,便無「金剛」之名。

洪新秀聽了,臉色也驟然大變。

不過,和我不盡相同,他那比死還難看的俊秀臉龐,還夾雜著躍躍欲試的神情。

「我說,哥,要不我也修佛吧,就唐密,你把這個大成就金剛秘法傳給我,等我修成了,馬上渡你。」

我差點一巴掌就隔空呼過去!

還好我修心養性的功夫已今非昔比,按耐住怒火,我笑眯眯地說:「可以啊,你現在切了自己,反正以後都用不著了。」

洪新秀倒是突然犯倔,不依不饒地說:「你別想嚇唬我,沒規定練和尚的法門就得出家,看看你老鄉,還是活佛轉世呢,不照樣左擁右抱?」

「你都會說他是活佛轉世,必然有其因果業報,你確定自己有?」我嗤笑道。

見不說話,我語氣轉厲:「沒有?那就別惹這因果,不然走火入魔都是輕的,要是被打入魔道,你哭都來不及。」

「我就是說說。」洪新秀縮了縮脖子,不情不願地嘟囔道。

我過去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上,纏繞著黑牌的力量,將他的執念打散。

「如果你只想學秘法,哥哥我大把,何必磨這種和尚功,一輩子到頭了才大成的法門,有什麼意思!更何況我剛才就瞟了一眼,怎麼可能記得住!」

「真的?」聽到我的表態,這顆蔫掉的大白菜又抖擻起來。

「再問就是假的。」見不得他這咋咋呼呼的模樣,我威脅道。

洪新秀立刻閉嘴,換上一臉諂笑。

我抖了抖嘴角,無視他的存在,往密室門口走去。

心裡卻比面前這扇重達千鈞的門還要沉。

我剛才從虹光中所得的,何止一閃而逝、不可揣摩的金剛秘法,那可是整整一部失落千年的金剛伏藏密鑰!

回想起六祖的遭遇,我怎麼就這麼慌呢?

。 沈悅看到時鳶的眼睛里蓄滿了淚水,有些擔心。

在她眼裡,女兒現在就是個瓷娃娃,一點兒情緒波動,都會叫她緊張兮兮的。

於是,她看向陸霆之,給他使了個眼色,兩人心照不宣地默默離開了病房。

「霆之,最近發生了很多事,鳶鳶本就憂思過重了,我很擔心她,現在我想帶她回去休息,你去哄哄她吧!」沈悅想給陸霆之多爭取一些機會。

雖然在她看來,陸霆之並不是那麼完美,但人無完人,只要女兒喜歡,她這個做母親的,便什麼都不說,無條件尊重他們。

陸霆之深深看了自己的岳母一眼,略帶感激地道:「好的岳母大人,您稍等,我這就去。」

說完,陸霆之便腳步生風地回病房去了。

沈悅笑了笑,耐心等待,果然不多時,陸霆之便牽著時鳶的手出來了,並且鄭重地將時鳶交給了沈悅,那樣子無比珍視。

「岳母大人,在這個多事之秋,就辛苦您了!」陸霆之認真地道。

「你放心吧霆之。」沈悅微笑地摟住時鳶,繼而溫柔地道:「鳶鳶,我們回去休息吧,你的朋友,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她也會一夜長大的。」

時鳶聽了沈悅說的先是愣了愣,繼而贊同地點頭,「是的媽媽,小北她好想真的變了,變得懂事了。」

「所以,不要擔心。」說著,沈悅帶著時鳶便離開了,不忘回頭朝陸霆之點了點頭。

陸霆之雙手作揖,向岳母道謝,他深知這段時間有岳母陪著時鳶,讓他安心很多,至少沒有太多的後顧之憂。

這時,雲赫從病房裡也走了出來,瞭望遠方,發現已經不見時鳶的身影,眼底劃過一抹淡淡的失落,有些沮喪。

陸霆之眯眼看著面前這隻達拉著耳朵的大狗,沒好氣地道:「你還敢表現得再明顯一點么?老六,是不是又皮癢了?」

雲赫抬頭看了看陸霆之,沒什麼精神地道:「四哥,你可真小氣,我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我就是崇拜四嫂而已,想多跟她聊兩句,兄弟妻不可戲,我記著呢,不敢忘。」

「你知道就好。少往她跟前湊就少給她帶去困擾,懂?」陸霆之冷淡地道,「她躲你躲得那麼明顯,你眼瞎還是裝看不見?你那個曖.昧對象因為你的崇拜,很嫉妒時鳶,影響到了她們的關係,你見她們近來來往過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雲赫很意外,陸霆之不顯山不露水的,竟然知道那麼多女孩子之間的八卦,之前不說,恐怕是看破不說破,如今一定是把他當兄弟才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的。

如此一分析,雲赫立刻感動得眼淚嘩嘩的,「四哥,沒想到你這麼細心,我……我真的慚愧。我這就跟那個楊漫斷,要不是看在她是四嫂朋友的份上,我早就跟那個小白蓮分手了,太特么能裝了!心機太深。」

陸霆之一臉嫌棄,「隨便你,只要別把時鳶扯進去就好,你們之間的事,隨你折騰。」

然而,等雲赫把話跟楊漫說清楚后,沒想到楊漫卻反問他:「是不是時姐姐跟你說什麼了?雲哥哥,我知道她的每一句話你都當作聖旨,可是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要相信我。」

雲赫蹙眉,「我在跟你說我們之間的事,你扯我四嫂做這麼?」

「我知道你是去雲城見時姐姐了,你別忘了,我也是雲城人。」楊漫語氣有些陰沉,「我現在就在醫院樓下,我剛剛看到她了。」

雲赫直接傻住了。

忽然有種惹了一個瘋婆娘的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做完這些,玉姝才問少年道:「你現在要去哪裏?」

少年看了眼玉姝,神色平靜中還有幾分疲憊:「我還有幾個弟弟,我要去找他們。」

弟弟……

玉姝靈光乍現,看着少年問道:……

《鳳臨朝》第206章這個月正好年滿十六!清晨,休息充足的眾人再次出發了。

有了第一天的遭遇,他們的行動也變得警惕了起來。

一天的趕路,終於在天空快要徹底黑掉的時候,他們終於趕到了記憶中的下一座城。

這座城和之前的一座相比,被破壞的並沒有那麼嚴重,有不少的建築都保存的完好。

「先找個地方休息,然後每天我們搜一下這座城市。」進入城市之後,蘇日安般吩咐了起來。

眾人先後散開,在周圍找了一下,然後便在一座保存的比較好的民宅之中住了下來……

《圖騰甲》第171章圖騰神廟 果然,喬思語還沒來得及說話,厲默川就出聲反對,「四五月份不行,就得三天後……」

「厲默川,你這是打算跟我杠上了是吧?」

厲默川挑了挑眉,「我哪敢跟岳父大人抬杠啊,我想三天後結婚是有原因的……」說著,厲默川起身走到顧清明身邊,俯身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了兩句話……

喬思語聽不到厲默川在說什麼,剛想湊過去聽聽,顧清明突然眼前一亮,驚喜的看向了喬思語,隨後狂熱的視線落在了她的小腹上,「你……你說的是真的,你沒騙我?」

「岳父大人,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騙你呢?」

「好好好,太好了,哈哈……」雖然高興,但顧清明卻沒有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好不容易跟女兒相認,好不容易有時間跟女兒好好相處相處,三天後就要把她送走,那怎麼行,「不然這樣吧,一個月後舉行婚禮好了,那時候三月也沒這麼冷了……」

「岳父大人,那時候思思會更累……」

顧清明一想也是,又開始糾結了,最終心一橫,「那就兩個星期後吧,不許討價還價!」

「一個星期後!」

「厲默川!你別得寸進尺啊!」

「老婆,你說……」

厲默川話音一落,兩個人,四隻眼睛都看向了她,一直雲里霧裡的喬思語愣了半天,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現在突然讓她做決定,這兩個男人,就知道把燙手山芋往她身上扔,她要是站在厲默川那邊,老爸肯定會難過生氣,她要是站在老爸這邊,厲默川那邊又不好交代,這不是村心想為難她嗎?

一個人一個星期後,一個人要兩個星期後!

一個七天,一個十四天,喬思語笑了笑,誰也不想得罪,「那就十天後吧!」

「好!」

「行!」

厲默川和顧清明異口同聲,終於敲定了婚禮日期。

其實厲默川所說的三天連他自己都知道不可能,不過作為一個商人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談判,他要的就是拿最少的天數去談判以達到自己的目的。原先他的預期最少也得半個月後舉行婚禮,現在這十天,已經算談判勝利了。

而顧清明此刻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中,早已忘了原本想讓喬思語留在他身邊半年的計劃了。

到了十點半的時候,顧清明以喬思語必須休息為由開始轟人,厲默川離開顧家的時候,喬思語將他送出了大門。

「你剛剛在我爸耳邊悄悄的說了什麼啊?他鐵了心要讓我們夏天舉行婚禮,可怎麼就突然改變了主意?」

厲默川挑眉將她摟進了懷裡,「真想知道?」

「嗯,快說快說……」

「吻我……」

喬思語撅了噘嘴,踮起腳尖摟著他的脖子在他性感的雙唇上印下了一吻,剛離開又被他緊緊的抱住腰身,霸道又深情的吻就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她的唇舌。

冗長纏綿的一吻結束后,喬思語已經喘的不像話了,她伸手捶了捶他的胸口,「你……你是想憋……憋死我嗎?」

。 褚臨沉瞥了一眼,聲音低冷:「他是怎麼回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