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法和在苦海內鑄器的遮天法不同,可以用外物幫助,因此羅墨選擇了一尊聖兵銅爐,用它來幫助自己煉器。

混沌瀑下,赤色銅爐如長鯨吸水,攫取瀑布中的混沌氣,熔煉一爐。

這本是一種極好的材料,但卻只是大佬寫字的副產物,在此地流淌了二十萬年,下方都積累出了一口混沌神湖。

沒的說,羅墨離開的時候絕對要吃不了兜著走,把這個混沌湖打包,就用這些可以吞山納海的聖兵來裝。

羅墨控制着聖兵銅爐,收取了大量的混沌氣,這些混沌氣聚在一起,以特殊的方法引導之後便化作了混沌火,任何材質用這種火祭煉一遍都大有好處。

他持續收取混沌氣,直到整個聖兵銅爐都開始熾熱起來才將神痕紫金塔投了進去,用混沌火來熬煉。

永生法催動,羅墨現在還是神通四重,並不能動用別的神通,只能參考大煉寶術中的一些獨特手法來祭煉。

神痕紫金塔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完美器胚,如果用這件器胚,需要改動的地方不多,甚至可以直接用,如果你不嫌棄孤心傲的設計方案的話。

但如果你不喜歡塔這個造型要重煉,那難度可不小,畢竟這是仙金,消耗很長時間是肯定的。

羅墨也沒有嫌棄孤心傲的設計方案,保留了神痕紫金塔的外形,只是用永生法和混沌火重新祭煉,同時在其中儲存大量的混沌氣。

這樣儲存是有用處的,將來他修成了神通五重可以修鍊複數神通和三千大道的時候,就直接將這尊神痕紫金塔中的混沌氣全部吞噬,直接成就三千大道中的大混沌術,那可是一門排名前十的三千大道!

神痕紫金塔和一開始相比神韻有些改變,形體變化不大,只是混沌氣繚繞,看起來更加神異了。

羅墨祭煉法寶,何首烏和小白虎也沒獃著,畢竟煉化本源是靠羅墨在它們體內種下的木皇罡氣靈符全自動修鍊,不用自己費力,於是攜帶着七星劍辰圖去九十九龍山內找寶貝。

大聖屍體和一盞大聖銅燈?

要了。

八萬年藥王和萬年寶葯?

也要了。

千年靈藥?

那也不嫌棄。

總之,能拿的統統拿回來。

九十九龍山大陣的神祇沒有再出現,任由兩個小傢伙在龍山內閑逛,兩個小傢伙也很自覺,從不去仙池。

羅墨平常就修鍊,然後祭煉祭煉神痕紫金塔,擼擼貓。

時間就這樣飛逝。。 綠色的草坪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顯得分外青翠,玻璃窗上倒影著三個人站立,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聽到陳念安的話,如陸拾川所料,蘇老的臉一點點垮下,說話也沒了開始的柔和。

「坦白講,我對你們現在弄的這些新媒體產業一點都不了解,當初注資你那個抖動平台項目,也是清清眼巴巴的求着我。不過既然陸總是這樣的態度,我想後續方案這塊我們還是要磨合一下。」

聽這個意思,要是陸拾川不答應跟蘇清在一起,這個老頭還要撤資!?

說好的不意氣用事呢!

這已經不是意氣用事的程度了吧!

陳念安右眼皮跳了跳,「感情的事,蘇老跟工作混為一談不好吧。」

沈老坐在白色的椅子上,敲了敲膝蓋,慢條斯理地說道:「錢現在對我來說只是數字的變化,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現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清清找個好人家。」

陸拾川站在身後,聽到蘇老這個話,再見他這個態度,結局已經很明朗了。

當初在他察覺到蘇清對他的感情時,他就擔心蘇老會以這個作為威脅,在合同落地前也一直保持和蘇清相處的界限。這也是為什麼,陸拾川急於想要和陳念安換回來,加速推動與抖動平台合作方案落地的原因。

只是陳念安的不配合,還是讓最壞的結果出現了。偏偏如今以陸拾川的身份,他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看着合作破裂。

陸拾川疲憊的按了按太陽穴,已經開始在心裏謀划其餘的投資商。然而就在連陸拾川都準備放棄的時候,陳念安的聲音卻從一側傳來。

「感情的事只能隨緣,我想現在即便是我答應了蘇老,也難以保證幸福。不過我有一個觀點倒是與您完全不同,倘若我是您,我不會選擇給她找個好夫婿,倒是會幫她選個好行業。」

陸拾川眼睛閃了閃,抬頭看像陳念安,對方身體站得筆直,神情是不卑不亢的平靜,「我想您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女兒變成每天待在家裏什麼都不做,只是圍着丈夫和孩子的女人。我們拼事業,當然給兒女創造更優質的生活是極好的,但是回首您創業的過程,人生有什麼比心懷夢想更有溫度?」

「在互聯網時代已經完全侵蝕人們的生活,每日高頻的生活節奏下,抖動平台所推廣的短平快的模式必然會成為未來的大趨勢。三拾科技公司目前的發展規模雖然沒有您的產業那般遍地開花,但是卻也是目前國內MCN機構的龍頭。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蘇清的自身條件優越,極其適合這一行,並且她本人也喜歡,我認為沒有必要因為個人情感放棄自身熱愛的事業。我有資源、有平台,能夠讓她在自己喜歡的事業上走的精彩,當她自我價值最大化實現的時候,或許就會發現對我的好感也只是一時的情迷而已。」

蘇老的一雙眼眸被歲月洗刷的略顯滄桑,看向陳念安的視線帶着睿智的滄桑。

畢竟是商場上「廝殺」過得大佬,氣場逼人。陳念安覺得自己若是再被對方看一眼,就會心虛的軟下去。

好在沉思后蘇老嘆了口氣,「抖動平台的方案發給我辦公室一份,另外如果有適合清清的角色,就給她演一演。這孩子不適合演藝圈,但是拍拍短視頻圓圓演員夢還是可以的。」

「沒問題!」

陳念安重重地鬆了口氣,忙不迭地答應要求,嘴角開心的都要咧到天上去。

「你們真的就沒可能?」

「我現在還是想以事業為主,三拾科技尚且還在初創階段,我不想因為兒女情長分神。」

蘇老可惜的搖了搖頭,「你們這些年輕人想法多,我這個老頭跟不上時代了。」

「哪有,您這是老當益壯。」陳念安的彩虹屁立刻跟上,誇張地說道,「就您剛那個揮桿姿勢,世界冠軍博比瓊斯見了都甘拜下風。」

「還世界冠軍,又拿我開心是不是。」嘴上這麼說着,臉上卻樂開了花,「走,再跟我打一局。」

還來?!

陳念安嘴角垮了垮,再次把陸拾川揪過來,「沈老,我剛剛可看見您輸了這個小姑娘好幾局呢。我的大仇您還沒幫我報,讓我怎麼甘心!」

被揪過來當擋箭牌的陸拾川第一次對陳念安這樣的咋咋呼呼沒了排斥心理,深深地睇了眼對方,配合的走到沈老旁邊,「沈老,我也難得遇到對手,還請給我個機會打一局。」

在換球的空擋,陸拾川經過陳念安身邊,用只能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了句:「乾的不錯。」

陳念安聽到誇讚先是一愣,猛地抬頭看到神情嚴肅站在原地的陸拾川。

對方雙手緊握球杆,上體前傾,雙臂彎曲內扣,一雙如隼般的眼眸盯在球的方向。

專註,優雅,充滿魅力。

陳念安眼睛像一隻偷了腥的貓兒慢慢眯在一起,這個高爾夫看起來也沒自己想的那麼無聊,挺有意思的嘛。

***

這次與沈老的見面,抖動平台的合作就算是最終落地了。

陳念安對今天的談判非常滿意,沈老走後伸了個懶腰,「連續熬了幾天,累死我了,預約個spa先。」

說着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被陸拾川攔住,「你要頂着我的臉,去做spa?」

「不必太感謝我,畢竟你變美的路上也有我一份功勞。」

「不許。」

陸拾川臉黑如碳,才稍稍對陳念安有所改觀,這人立刻蹬鼻子上臉。

「你嫉妒了?」陳念安想到了自己的經濟狀況立刻瞭然,湊近陸拾川的臉,近距離的觀察了一番,有些痛心疾首,「這才幾天啊,您就把我這臉糟蹋成這樣,這是多長時間沒用水乳了。這樣吧,今天談成了單子,我就大方點請你做個spa,怎麼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陳念安的智商跟自己不在一個水平有關,他發現自己跟這個女人溝通極其困難。

「不必。」陸拾川不自然的往後退了兩步,嫌棄,「以後你不要動不動就靠我這麼近。」

「你害羞了?」陳念安彷彿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越是不讓越是湊過去,「你該不會是愛上自己了吧,長得太帥,連自己都要心動了?」

「陳念安。」陸拾川忍不住伸出手臂擋在對方面前,「你就不知害臊嗎?」

「行吧。」陳念安撇了撇嘴,「你不去拉到,我走了。」

「等等。」陸拾川見陳念安往外走,皺着眉快步跟上,「我沒車,和你一起回去。」

「恐怕不行。」陳念安一臉遺憾的搖了搖頭,「我這個人臉皮薄,跟男人不能共乘一車,我嫌害臊。」

陸拾川:?

這人是不是有病啊。 第七百五十五章要證據?給你!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拍照的時候,環境、表情、動作,甚至於身體上每一個細節都一樣。

這兩張照片擺在一起,說明了什麼?

絕美的男人扭頭,眼神幽幽的盯着葉妮妮:「這個……你是不是也該解釋一下?」

葉妮妮直接傻眼了。

腦袋還有點沒反應過來。

她什麼時候拍過這種照片了?

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可能的!我葉妮妮從來就沒有拍過這種照片!你跟顧兮兮計劃好的,故意P圖想要來混淆視線。圖片到底是不是P的,分分鐘就能夠查清楚,這種拙劣的手段也好意思拿上枱面,簡直太可笑了!」

葉妮妮根本就想不起來自己曾經拍過這種照片,頓時囂張無比的開始大放厥詞。

旁邊圍觀的那些人已經開始按耐不住的議論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有兩張一模一樣的照片,僅僅是臉部不同?」

「那還用說嗎?一定是她們兩個人當中有一個人撒謊了。」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這也太齷齪了吧?自己拍了這種不堪入目的照片,還把別人的腦袋P上去,真不知道該說天真還是蠢。」

「我覺得九成九P圖的人是顧兮兮,畢竟照片可是葉妮妮率先放出來的。而且,你看她那麼自信,而顧兮兮卻是一副心虛的樣子,結果已經很清楚了。」

「沒錯!顧兮兮那個女人也就是看着單純,沒想到背地裏竟然如此的陰暗,太噁心了。」

「這一次,她只怕是搬起了石頭砸自己的腳了,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

眾人的議論紛紛落入葉妮妮的耳中,她忍不住得意洋洋了起來。

她扭頭看向了顧兮兮,聲音冰冷譏諷:

「顧兮兮,就算你有三少撐腰,也沒辦法指鹿為馬。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你別以為隨便P一張照片就能夠洗刷你身上的污點。有時候一個人如果自作聰明過頭了,就容易鬧笑話的。」

顧兮兮的視線從大屏幕上面轉了過來。

她沒說話,也沒有反駁。

因為她並不確定。

照片裏面的房間她確定去過,但是在裏面發生了什麼,她不記得了。

所以,她到底有沒有拍過那些照片,她根本就沒有記憶。

她甚至,有點害怕。

害怕自己之所以會失去那段記憶,會不會是因為那段記憶是非常不美好的,所以她的潛意識才會刻意遺忘?

正是因為這份不確定,讓顧兮兮心虛,讓她沒有那麼足夠的底氣去駁斥葉妮妮。

同樣也正是因為這個,葉妮妮愈發的氣焰囂張。

那樣子,就好像她是一個審判者似的,盛氣凌人。

站在一旁的墨錦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的視線落在顧兮兮的身上: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隻小狐狸嗎?

被人這樣潑髒水,都不反抗?

又或者,這裏面還有什麼其他的隱情?

就在輿論一面倒的傾向葉妮妮的時候,那個絕美的男人突然開口了:「到底是誰在P照片還沒確定呢,話可不要說的太過。」

葉妮妮眸子微微一眯。

這個男人自信滿滿的說這種話,莫不是事情還有變數?

男人嘴角輕輕一勾,手指輕輕點擊手機屏幕。

大屏幕上面,兩張照片同時被放大。

最後畫面停住的時候,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她們的右側后肩位置。

「大家可以認真的看看!」男人提醒眾人。

圍觀的那些人好奇的睜大了眼睛,開始竊竊私語。

「有什麼可看的啊?不就是兩張一模一樣的照片嗎?」

「是呀!我還真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這男人該不會是在耍我們吧?」

「不對,你們仔細的看看,右側后肩的位置上,有一個葫蘆形狀的胎記,而且胎記的邊上還有一顆小小的痣。」

「是呀!你眼睛還真是厲害,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

「這個世界上,或許有兩個人會有相似形狀的胎記,但是,在同一個位置,有一樣的胎記,還有一樣的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