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醫院請的清潔工呢。

「張莉莉,你怎麼搞的?連個桌子都擦不幹凈,是沒長手呢,還是眼瞎啊!」

突然,一個小護士罵道。

旁邊另一個小護士幫腔道:「我看她就是眼瞎,否則怎麼拋棄葉醫生,跟了郭少聰呢?」

「說的也是,葉醫生長得又高又帥,醫術又好,聽說衛生局李局長的父親就是葉醫生治好的。」

「我要是能做葉醫生的女朋友,做夢都會笑醒。」

「這個蠢女人,居然選了郭少聰那個草包,真是有眼無珠。」

「……」

聽着這些嘲諷,張莉莉低着頭,淚水在眼眶裏打轉,既生氣又委屈。

她生氣的是以前這些小護士見到她,都會一口一個莉莉姐,熱情無比。

可現在呢,不僅一個個對她呼來喚去,還當着她的面羞辱她。

如果少聰沒死,郭副院長沒有被開除,你們敢這麼對我嗎?

一群狗東西!

張莉莉心裏又感到委屈,自己都這麼慘了,葉秋怎麼還不出面幫她?

難道他不知道我的處境嗎?

就在這時,一個小護士走到了張莉莉的面前,一臉關心的問道:「莉莉姐,大家都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啊。」

張莉莉默不作聲。

「咦,你臉上是什麼東西?」小護士突然說。

張莉莉也不知道自己臉上有什麼東西,正要伸手去摸,卻被小護士給攔住了。

「莉莉姐你不要動,我幫你弄掉。」小護士眼裏閃現出一絲怨毒。

「啪!」

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張莉莉的臉上。

張莉莉猝不及防,被打得後退了三四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抬頭怒視打她的那個小護士,「你什麼意思?」

「你好意思問我什麼意思,當初郭少聰那草包沒死的時候,你仗着自己是他女朋友,沒少欺負我,還打過我的耳光,剛才這一巴掌,是我還給你的。」

小護士說完,抓起桌子上的臟抹布,一把扔在張莉莉的臉上。

「用抹布把大廳的地板擦乾淨,如果讓我看到一粒灰塵,那我就去護士站投訴你,讓你從醫院滾蛋。」

張莉莉氣得想哭。

曾經,她也是用這種口吻對小護士們說話的,可現在呢,風水輪流轉,輪到小護士對她頤指氣使了。

而且醫院大廳的人比較多,旁邊還有不少路人看她的笑話。

「葉秋你在哪兒?快來幫幫我吧!」

張莉莉心中呼喚著葉秋,忽然——

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葉秋!他來了!他終於來了!」張莉莉雙眼迸發出亮光。

這個時候,幾個小護士也看到了葉秋,一個個臉色有些不自然,生怕葉秋會因為張莉莉對她們發脾氣。

葉秋沒跟小護士們說話,甚至看都沒看她們一眼,直接走到了張莉莉的面前。

「你,沒事吧?」

聽到葉秋的這句關心,張莉莉喜極而泣,說道:「我沒事,我沒事。」

「沒事就好,繼續幹活吧。」

葉秋說完,扭頭就走了。

張莉莉懵了。

他不是再來幫自己的嗎,怎麼走了?

他什麼意思?

直等葉秋的身影進了電梯,張莉莉也沒有回過神,倒是幾個小護士率先笑了起來。

「張莉莉,看到沒有,連葉醫生都不管你死活了。」

「你還愣著這裏做什麼,趕緊幹活。」

「干你老母!老娘不幹了!」張莉莉猛然從地上爬起來,將臟抹布扔在地上,怒氣沖沖的向外科跑去。

葉秋剛才的言語和舉動,在張莉莉看來,是徹徹底底的羞辱。

這口氣,她忍不了。

葉秋來到診室,剛在椅子上坐下,張莉莉就沖了進來。

葉秋微微皺眉,說道:「你來幹什麼?如果沒什麼事的話,那就趕緊出去,我要開始接診病人了。」

「葉秋,你個沒良心的東西,虧我以前還跟了你那麼久,如今看我被人欺負,你不幫我也就算了,居然當着她們的面羞辱我,你還是不是男人?」

「說完了?說完就出去吧,不要打擾我工作。」

葉秋不想跟張莉莉廢話,這個女人,別的本事沒有,只會無理取鬧。

殊不知,他的這個態度更是讓張莉莉生氣。

張莉莉就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狗,大聲吼道:「葉秋,不就是我甩了你,所以你想趁機報復我嗎?」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現在我正式通知你,老娘不幹了!這個破醫院,老娘不待了!」

張莉莉指著葉秋罵道:「不要以為你轉正了就了不起,在我眼裏,你永遠是個沒出息的窩囊廢。」

「今天你對我的羞辱,我張莉莉記下了,改天,我一定會十倍奉還。」

「再見!」

【作者有話說】

感謝打賞的小夥伴們~

。 皇族KTV!

幾位青年正在這裏靠在門上,對於那些想要進去的人,全部驅趕。

他們是那對李子雯起邪念的青年,特意安排在這裏的。

目地就是想要先在這裏,攔截李子雯的姐夫!

想着讓手下的人,先看看來人的虛實。

「劉少,這來一個咱們攆走一個……會不會把那小妞的姐夫也給攆走啊。」

其中一人,看向拉着椅子,坐在旁邊的一位俊美青年問道。

此人姓劉,名叫劉波!

他乃是樓上那位青年的狐朋狗友,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家裏也有些錢,因為從小就被嬌慣,所以現在也是一個二世祖。

他也在這裏守着!

畢竟,如果只是讓手下在這裏守着,那這些沒見過市面,也沒見過幾個大人物的人,難免會分辨不出那李子雯姐夫的虛實,所以他便是親自出馬。

他們也都已經商量好了。

只要來人不算是特厲害的角色,他們兩個的家裏都能夠對付的話,那就讓其門都進不去,直接在門口就將其打得半死。

然後他們一起享用,樓上的那三位美女。

劉波聽到詢問后,慵懶的伸著懶腰,打着哈欠說道:「你擔心個毛線啊,那小妞的姐夫,他是來救人的,他要是過來肯定是攆不走的啊。」

聞言!

手下立即一拍腦門:「哦,我明白了,劉少的意思是只要是攆不走的,那就是小妞的姐夫!」

「哼,算你這豬腦子還不算太蠢!」劉波一甩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被說是豬腦子的人,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訕訕一笑。

便在這時候,葉天傾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

「所以,你們在這裏就是要攔着我,不讓我進去的嗎?」

剛剛他們的對話,葉天傾全部都聽在耳朵裏面。

所以他一出場,沒有任何廢話開口就直奔主題的說道。

嗯?

這幾人包括劉波在內都是一愣,但緊接着就反應過來。

「呵呵,你就是那小妞李子雯的姐夫?」

「是你嗎?」

劉波站起身來,目光在葉天傾的身上打量著,眉頭緊緊皺起:「你特么的這麼快就來了?這才打完電話不到五分鐘吧?」

的確!

李子雯從打完電話到現在,的確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按理說,想要趕過來最快也得十幾分鐘,二十分鐘左右,可葉天傾這三四分鐘的時間就出現,這讓他們有些詫異。

「很不巧,我就在附近,所以就直接過來了。」

葉天傾回答說道。

語氣有點冷漠,他背負雙手,目光在他們的身上逐一掃過,淡淡的說道:「所以,你們在這裏攔着我是幾個意思,是想要在這裏就把我給對付了,不讓我上去嗎?」

因為他精神力,已經探查到,現在李子雯在樓上的包廂里,雖然被人圍住,但還是非常安全的。

故而!

他也就不着急上去。

再者他也是想着故意晚點上去,讓李子雯有點心理壓力,也好長長記性。

免得她以後在大晚上的隨便跑出來亂玩,亂瘋遇到危險。

「給你們一句忠告,不要攔着我,都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要不然啊……對你們沒有好處!」

葉天傾目光掃過他們后,便是再度開口,好生相勸。

「呵……小子,你到是挺大的口氣啊。」

然而!

聽到葉天傾的話后,劉波的嘴裏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他猛地站起身來,邁步走向葉天傾。

在距離葉天傾還有不足兩米的距離停下。

葉天傾在打量着他。

他的目光也在大量葉天傾。

心裏則是暗暗的說道:「這傢伙,聽口音可完全不是京城人士啊,而且渾身上下雖然都是名牌衣服,但都是大眾品牌,價格加在一起……也就幾千塊錢,不像是豪門!」

他的心裏,已經是暗暗的將葉天傾劃分為只是有點小勢力,但絕對不是大家族的人士了。

而這!

也讓他輕看葉天傾好幾眼,不將其放在心裏和眼裏了。

「哼,我還以為是怎樣的人物那,原來……就是個外鄉來的鄉巴佬,真特么的浪費時間。」

他嘴裏嘀咕一聲,然後直接詢問道:「哎,鄉巴佬我問你啊,你們不是京城的人吧,外地來的吧?」

他倒是直接,完全沒有隱瞞自己話語里的鄙視和不屑。

因為在他問出這句話之前!

他便已經在心裏斷定,此人就是外來戶,絕不是京城某個大家族的豪門闊少。

他劉家在京城裏雖然不算是超級家族,但也而有些勢力和人脈,所以他便是覺得,招惹一個外來戶壓根就不算是什麼事。。 吳雲下意識地把勺子放回飯盒。

楊老師沒有生氣,反倒笑著說道:「這可不大好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