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倩確定,藍小希沒有在演戲,是真的驚訝,看來對方還不清楚自己擁有異能的事。

而且對方異能和治癒有關,很奇特。

張子倩心裡立即打定了注意。

「你一個人租在這裡很不安全,我剛好也是一個人住,要不你住我那裡去吧!」張子倩說道,「而且房租和這裡一樣。」

「謝謝你的好意。」藍小希搖搖頭,「我要在這裡等一個人。」

「等一個人?」張子倩奇道。

「嗯!」藍小希臉色微紅,「是他拯救了我,在我最黑暗的時刻,他就像我的白馬王子,從天而降,拯救我於死亡的深淵。」

藍小希微微揚起頭,眼裡露出一抹痴迷,她想到了周陽,想到了周陽帶給她的光明。

這一刻,不由自主的,藍小希嘴角再次揚起了甜蜜的笑容。

嗡~

無形的能量逸散出去,這次張子倩有了準備,感受到了這股能量,她發現藍小希似乎不知道自己在釋放異能,看來對方還不能掌控異能。

甚至對方都不知道自己異能的事情。

不過,張子倩可以肯定,自己很喜歡藍小希,尤其是藍小希的笑容。

「那個人是男的吧?」張子倩調侃道,「你的男朋友。」

藍小希羞澀地低下頭,「不是,對方還沒答應。」

「朋友之上,戀人之下?」

「嗯!」藍小希點點頭,「我要在這裡等他,我相信他一定是有自己的事情,這才離開的。」

「對方不告而別么?」張子倩問道。

藍小希默默點點頭。

張子倩突然覺得兩人同命相連,自己喜歡的人都失蹤了,並且還都在苦苦等待對方。

一瞬間,張子倩做了個決定。

明天就把找套房買下來,然後裝修,自己搬過來和藍小希一起等。

因為兩人是同一類人。

都是痴情人。

……

也許他只是曖昧成癮,而你卻走了心。

也許他早已忘記,而你還在心裡念不停。

也許他從未在意,而你一直默默深情。

一切就像夢幻泡影,

一個人,一段情,把你傷到底。

……

周陽用陽子又發了一部小說《傷心總是難免的》,小說旨在告誡少男少女不要整天情情愛愛,多想點柴米油鹽,多想點身邊父母親朋。

愛情這東西,如果不能變成親情,一切都是白搭。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寫這個,估計是這幾天閑得。

正所謂人閑是非多,就是這樣。

自從新區清理之後,這幾天李青衣就一直教周陽幾人武技,閑暇之餘,周陽沒來由就寫了這本沒頭沒尾的短篇小說。

還別說,被網友們評價陽子素的吃多了,竟然開始吃葷的了。

或者說,陽子戀愛被人始亂終棄了……

不一而足。

管他呢,看到源源不斷的打賞,周陽也就不在意了。

算算日子,今天差不多要去西海王庭,不過去之前就已經和李青衣確認,要到鄭城去看一下。

西海王庭,李青衣也想去看看,畢竟這些都是她陷入沉睡之後出現的。

和小夜打了聲招呼,給旭爺吱一聲,周陽就帶著李青衣來到鄭成。

旭爺那邊其實和東海海王迦納聯繫上了,不過阻止不了,東海海王鐵了心要去西海王庭。

此時的鄭城,魚龍混雜。

走在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來來往往,走在人群里,你會不自覺警惕起來,你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邊上這些人會隨時拔刀砍了你。

事實上,這不是錯覺。鄭城的大馬路上,到處都是野修。

這些野修,很多都沾了鮮血,不會是劣人劣物的鮮血,而是人類的鮮血。

他們為了錢或者其它,可以毫無底線。

那麼,守護者為什麼不抓他們呢?沒有證據,怎麼抓?

異能者偷偷做一些事情,那還不簡單?

有人說,要看一個人的本性,你可以給他強大的力量,也可以給他無比的權勢,還可以給他數不盡的金錢……如此,這個人的本性必然暴露無遺。

周陽和李青衣來鄭城先打算和李索碰面,具體了解鄭城現狀,之後再去浮空堡壘看一看情況。

按照李青衣的話來說,用不了多久,浮空堡壘就會敞開門。

那時候,自然免不了一番廝殺。

兩人在一家飯館坐下,座位臨街,落地窗可以很好地展示窗外街上的情形。

點好了飯菜,正等著李索過來,街上傳來了一陣喧嘩聲。

上百女子上了街,舉著牌子示威,同時喊口號,「黑心商家,還我容顏!」

周陽定睛一看,這些女子,要麼臉上潰爛不堪,要麼坐著輪椅雙腳殘廢,甚至還有人臉色慘白瘦成雞骨架一樣。

他們排成了長龍,齊聲喊著口號。

聲音穿透了整條街。

「黑心商家,還我容顏!無良商販,天誅地滅!」

(還有~) 陶金傑也並不想要多管閑事。

只要他們別鬧得太過分,打擾到其他人,也不要損壞黃金苑裡面的東西。

他便不會插手。

此刻!

他只是純粹的好奇,完完全全的就是扮演著吃瓜群眾的角色。

「黃越,黃大老闆,既然你也答應了,那咱們就好好的玩一玩吧。」

「記住我剛剛說的話。」

「輸的人,那可是要從這裡滾出去的。」

「希望,你到時候別食言。」

葉天傾則是眯著眼睛,目光落在黃越的身上,聲音宛若是從虛無當中傳來,直接就扎進黃越的心裡。

黃越忍不住激靈靈的哆嗦起來。

但也就是短短一秒鐘的時間。

他便是讓自己安定下來,冷聲道:「沒問題,我記住了,不過我倒是覺得如果只是單純的從這裡滾出去的話,那一點都不刺激,咱們既然要玩,那就玩的更加刺激一點,不行嗎?」

更加刺激一點?

葉天傾眉頭一挑。

圍觀眾人,則是交頭接耳起來。

雖然大家都沒有靠近,距離這裡都是幾米遠,乃至七八米遠。

可他們也都是能聽到黃越和葉天傾的對話,故而在聽到黃越說出要玩的刺激點后,大家便都是來了興趣。

「哈哈,我看他們兩個是殺紅眼了,咱們是有好戲看了。」

「是啊,這滾出去就夠丟人的了,結果他們還要繼續加傍,有趣真有趣。」

「嘖嘖,今天可真是沒白來啊,沒想到能免費看一場好戲。」

「好刺激!」

「真好玩啊。」

大家紛紛開口。

黃越聽到大家的話,拳頭緊握,眼裡閃爍著寒芒。

「哼,姓葉的廢物,你剛剛害我丟人現眼,現在我就要把剛剛丟掉的面子和場子,全部都找回來。」

「待會只要我贏過你。」

「那你就得從這裡滾出去。」

「我趁現在加點傍,只要你輸了,那你們兩個就是顏面盡失,我的面子也就回來了。」

他沒有開口,心裡則是暗暗的想著這些。

李健嶺在旁邊不耐煩的催促道:「黃越,你不是要加傍嗎,你到底是想要那怎麼玩,有話就快說,有屁就快放別墨跡。」

「哼,李健嶺你別得意,難道你以為你能贏嗎?」

黃越不屑開口:「就你們兩個廢物,我就算是給你們機會,你們都不可能贏得,老子可是有八十億身價的。」

「呵呵!」李健嶺沒說話,只是呵呵一笑。

「呵呵!」說來也是默契。

葉天傾也是報以呵呵。

他們異口同聲,幾乎是同一時間「呵呵」出聲,就如同是提前商量好似得。

聽著他們兩人,竟然是這般默契的呵呵一笑,以此來嘲笑他,黃越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了。

「黃大老闆,別墨跡了,快點說一說你打算如何加傍啊。」

葉天傾沒搭理他,只是自顧自的催促道。

似乎他就沒看到黃越這已經難看到極點的臉色似得。

「哼!」

黃越強壓怒火,他先是冷哼一聲,然後才開口道:「很簡單,就是輸的人那,不光是要從這裡滾出去,還要滾在地上讓對方抽十個耳光,要當著大傢伙的面抽。」

說這話的時候,黃越的眼裡陡然爆發出興奮的神光。

似乎!

他已經運籌帷幄。

覺得自己百分之百會贏。

「沒問題!」

葉天傾想都不想,直接答應。

論財富他可是不輸任何人的。

黃越坐擁八十億的身家,財富很多嗎?

要知道他的財富,只不過是股票罷了,若是說現錢和流動資金的話。

黃越能拿出五個億來,就已經是天方夜譚了。

甚至!

五個億他都大概率拿不出來。

至於葉天傾嗎,神龍殿麾下二十四位超級財神,坐擁無數財富。

金錢對葉天傾而言,那就是一個數字罷了。

他輕輕鬆鬆就可以調動上千億的流動資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