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七婆鬼魂還沒死,所以看不到她的記憶。

而斬殺了畸形男這個鬼魂,陰鑒則獎勵了風無常一件神階頂級的武器——封日冥泉劍。

【封日冥泉劍】

【等級:神階頂級武器,非五品以上武修不能開啟。若強制開啟,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身銷道隕。】

【記聞:相傳封印在地獄第十八層的上古魔劍,封印原因不可知,威力不可知,功能不可知,原物失主已查不到信息。千萬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遺忘了它的存在。】

【警告:不要輕易開啟,一旦開啟,很可能生靈塗炭。】

「……」

「神階頂級武器!我這是發了!」風無常心裡暗暗歡喜,今晚這兩個鬼魂,渾身都是寶啊,「可地獄十八層、上古魔劍啥玩意啊,陰鑒這是要把他越帶越偏的節奏啊,從此和正道背道而馳……」

萬道圖鑑石書翻飛。

在相對靠後的位置,畸形男的鬼魂黑影立了起來。

在記憶里,風無常看到了他悲慘的一生。

畸形男,生前是一名律師,生活在三四十年前的民國時代。原來他的樣貌也並不是那麼醜陋,相反長得玉樹臨風、十分俊俏,因為律師是一個十分熱門的職業,所以他並不愁吃穿。可惜那時代的港島,黑道橫行,他毅然決然走上了背心而馳的道路——擔任當時最熱黑澀會老大的私人律師。

在擔任私人律師的那兩三年裡面,他賺得盆滿缽滿,但是他的身後卻是累累白骨。

就在他萌生退意的時候,他遇到了他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戲劇院的戲子細蓉,花旦的師妹。

可命運就喜歡捉弄人,平時和黑澀會老大滾在一起的花旦,在閑暇之餘,也喜歡上了這位多才多藝的律師。

師姐、師妹喜歡同一個男人,三角戀的故事裡面,總會有人受傷。

無一例外,受傷害的,正是花旦師姐。

原本師姐以為兩男一女的三角戀,到頭來才發現,兩女一男的三角戀。

而自己,還是單戀的那個人。

妥妥的人生贏家,反手就變為了輸家。

花旦師姐不服氣,找律師理論,剛巧不巧撞破律師和細蓉兩人之間的好事。當場撕逼,一不小心掛了彩,花旦師姐向閻羅王報道了。

剛巧不巧,這件事情被黑澀會老大撞見了。剛巧不巧,黑澀會老大這一期變了口味,不喜歡花旦,轉而喜歡花旦的師妹細蓉了。

結局可想可知,律師和細蓉這一對苦命的鴛鴦,最終雙雙慘死在黑澀會老大的手下。

為了泄憤,黑澀會老大把律師大卸十八塊,扔在一個隱秘埋屍地,詛咒他十世永不超生。

更惡毒的時候,黑澀會老大把慘死的花旦師姐屍體覆在律師的身上,生生世世都詛咒著他,騎在他的頭上。

同時,為了分開細蓉和他,讓他們永生永世不得相聚,黑澀會老大便把死後的細蓉剝皮,覆在寺廟裡的燈籠上,世代受佛法煎熬,永不超生。

「我勒個去,殺個鬼而已,居然又是電影情節——新人皮燈籠的故事!」

這下終於知道畸形男鬼魂為什麼畸形了,因為他生前被黑澀會老大砍成十八塊,死後也不得瞑目。

死得很凄慘。

阿輝律師和細蓉的愛情故事,很凄美。

然而,他只想說,十動然拒。

他很感動,但他拒絕做聖母婊。

這種打抱不平的事情,不適合他干,他也拒絕干這種活。

除了獎勵收穫之外,風無常發現自己的魂修等級,已經隱隱有升級的跡象了。

痛,並不斷煎熬。

風無常的每一次分化元神,都是一個慘痛的經歷,而魂修升級的關鍵,就是撕裂元神的疼痛感,疼痛得越煎熬,越容易升級。

可不知道為什麼,出了電影院的風無常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再走兩步,終於還是支撐不住,風無常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果然,三十八個元神連續使用黑龍斗魂,這樣的負荷,九品武修還是太勉強了……」

說完,便重重地往後栽倒。

奇怪,摔地上,怎麼不疼的,反而感覺有種軟綿綿的舒適感,好柔軟啊……

耳畔不斷傳來,「無常哥哥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啊……」X3

現在,終於能好好睡上一覺了。 很快掏出手機彙報了這把的情況,並且按照他們的測算,如果有人攔著他們,那麼關文現在估計就是一個人在走。

「好。」林長生收到消息,關了電話。

「走。」一聲令下,帶著小美跑動著。

在來的時候,林長生已經看過這裡的地形圖了,當時在車裡,沒有怎麼仔細看,依稀的判斷的到關文的位置。

小美在車上還在笑他,對一個地形圖研究這麼深幹什麼。

其實沒有發現,林長生看的都是他最近喊小美調查的東西,包括這次見面突發情況。

這些都是他要了解的情況,所以做足了準備。

林長生的目的很簡單,他要關文死在這裡,給關氏一個信號。

這是他進去交談后就想到的第一個念頭。

因為從這個信號也在警告著關家,他已經知道誰在背後搞鬼,並且絲毫不懼怕關家的勢力。

關文在路口一直飛速的奔跑,但是因為巷口太多岔道,有時候跑著跑著,又兜圈回來了。

「這,這怎麼跑。」

關文有點絕望,畢竟自己跑了這麼久,一直都沒有跑出去,那林長生要是追到自己,豈不是死路一條。

「他們應該也沒有這麼快。」關文安慰著自己。

既然自己都不知道路,還繞了這麼大的彎,那必然林長生他們也是跟自己一樣。

想到這裡,關文慢慢停了一下,大口呼吸著。

以他這個笨重的身體,跑的每一次都是在消耗自己的力量,僅存的那點力量。

也許是求生力,讓平時跑不了多久的他,在這些時間,居然有了持久力。

但是一旦停了下來,關文覺得自己再也跑不動了。

自己平時的運動量都沒有這麼大。

「呼呼呼。」關文喘著氣。

「怎麼了?不跑了嗎?」從前面的拐彎口,突如其來冒了一句話。

「不,不跑了。」關文沒有意識到,下意識的回了一句。

隨後頓了一下,反應過來,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隨即很快有人走進自己的目光里,就是林長生!

「你..」關文詫異。

「啊,不會真的有人沒有跑的出去吧?」

林長生慢步走來,漫不經心的說道,就是在嘲諷著關文。

「你怎麼可能這麼快找到我。」

關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後面,已經被小美堵死了路。

自己的人都沒有這麼快找到自己,那為什麼林長生可以這麼清楚的發現自己的去路。

「你猜猜。」

林長生留著時間跟關文打謎,現在的關文在自己手裡簡直是隨意捏死。

「放我一馬怎麼樣,我用錢來買我自己。」

關文眼珠子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祈求道。

「啊?你要花多少錢買自己。」

林長生像是沒有見過錢一般,緊握著關文的手,緊張的砸吧眼睛看著他。

像是見到親生兄弟一般,帶著關懷,剎那間關文都覺得自己不是在逃亡了。

「呃..」關文簡直快哭起來了,難道林長生居然是這麼容易就收買的?

那自己剛才還跑什麼,既然林長生這麼愛錢,自己出錢不就好了。

想到這裡,關文不禁的挺了一下腰板,重新煥發出一種平時的老總氣勢。

「你要多少,我給多少。」

財大氣粗,關文信心滿滿的說道。

他覺得以林長生,根本提不出自己不能完成的金額,自己還是挺有錢的。

想到這裡,關文就更開心了,錢沒了還能再賺,留著自己這個命還是值得的。

「你能拿得出多少?」

林長生崇拜的目光射了出來,打探的問道。

「也就一兩千萬。」關文重新抬起自己自信的眼神。

對平常人來說,一百萬都夠嚇到了,但是林長生自己可不覺得一百萬能嚇到他。

所以他決定拿出更多的價格,來跟林長生談。

「哇,這麼多嗎?」

林長生詫異,驚嘆的好奇。

小美在一旁捂著自己的額頭,對林長生的演技表示汗顏。

演技這麼差,都有人相信了嗎?這是小美的第一個念頭,還是說關文已經相信在裡面去了。

「你真的認為我是看得上你們那點錢嗎?」

林長生看關文真的相信,一時刻無奈的咳嗽一聲,擺正自己的位置!

「什麼什麼?什麼意思。」

關文砸吧眼睛,略顯不懂,剛才不是還談的好好的嗎?

「我林長生,看不起你那點錢,所以我讓你回去,好好的去跟你們的關財交代,關門送財。」

「真的,真的放我走?」

關文有點不相信,打探般的問詢。

他沒有在意是什麼情況,他只知道自己能夠活下來,並且還能走掉。

「你們關氏集團此次的小風波事件就是我給你們的第一步。」

林長生肅色凝視著關文,像是在看著跳樑小丑般。

「感謝林總大恩大德。」

關文連忙道謝,一旁的小美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的相機,一個勁的拍著。

關文全然不知,渾身顫抖般的害怕,在生與死的面前,他還是寧願求生。

更何況在他一人眼裡看來,只是跟林長生跪地求饒罷了。

「行吧行吧,滾吧。」

林長生不耐煩的擺手示意。

到現在都關文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真的就放自己走了?

難道林長生就沒有羞辱自己的想法,這一切都有點不現實。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林長生笑了,從懷裡掏出一本合同遞了下去。

「收購你手裡的股份,不過分吧?」

這就是林長生的目的,很簡單,買下關氏股份,從內部瓦解,雖然關文的股份也不會說好到哪裡去。

「別猶豫,跟我干,錢能給到你,還能讓你出國。」

林長生見關文還在猶豫,陰著臉沉聲說道。

直到關文顫顫巍巍的寫下自己的名字,林長生滿意的點頭,讓關文離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