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

炸彈!

楚嬌嬌眼皮一跳,當即道:「剛才逃跑的那個,是不是想要往西邊那棟小屋去?1隊迅速出列,那裡肯定有地下室。」

1隊的人一聽,紛紛眼前一亮,迅速執行。

很快。

「有!」

「報告,發現了地下室入口。」

「現在要進入嗎?」

楚嬌嬌站在約莫3層樓高的城牆之下,一躍而下,她毫髮無傷,輕輕巧巧地落地之後,拍拍手裡的灰,也向著那棟小屋飛奔。

……

目睹這一切,已經被抬上擔架,送去急救室的岳棲元,眼前一黑,差點想跳起來詐屍。

完蛋。

最後的一個殺招,也沒守住。

算了。

自己都死了,哪裡管得了這麼多?

岳棲元乾脆閉上眼,假裝自己涼透了。

這邊。

楚嬌嬌帶著隊友們,仔細觀察了一下小屋之後,在牆根處拆卸掉了一個埋伏的炸彈,接著,又在地下室裡面拆卸到了3個炸彈裝置。

然後。

轟——

外面傳出來一陣爆炸的轟鳴,楚嬌嬌瞬間皺起眉頭:「抓緊排查迅速,加大範圍,整個統帥基地都查一遍!」

她才說完,就有人過來報告爆炸的原因,說:「楚嬌嬌團長,是敵軍中有人引燃了一處爆炸裝置,我方沒來得及發現。」

楚嬌嬌道:「我方人員傷亡情況。」

男生道:「有2人避不開,犧牲了,另外有3人受傷。」

楚嬌嬌道:「加大排查力度,還有,不要猶豫,將剩餘的敵人全部消滅。」

這一次大意,1營的人更加的謹慎起來,很快就在整個統帥基地找到了另外幾個自毀裝置,這一番排查,楚嬌嬌手底下的人紛紛心驚不已。

如果他們要是因為短暫的勝利就莽撞、得意忘形起來,搞不好就涼透了。

幸好這裡的敵人一開始沒敢直接掀桌子,否則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

解決完剩餘的2營人員,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因為這些人被這一場短暫且劇烈的攻擊打得猝不及防,已經成為了一盤散沙,哪怕裡面有不少戰鬥力很強,血性十足的人,也完全起不了扭轉結局的作用。

楚嬌嬌道:「5人一組,5對1,迅速解決戰鬥!」

2營剩下的人一聽,恨不得暗罵一聲不要臉,以多欺少,還要不要臉?

咳咳……

但戰場本來就不是講究臉面的地方,要是敵我雙發的局面掉轉一下,換做2營的人以多打少1營的,2營的人也會樂得拍大腿!

2營剩餘的人裡面,有人大吼道:「都別慌,全都聚集起來,不要落單!」

然而——

已經晚了。

楚嬌嬌的方針,本來就是要將這些人打散,怎麼可能再給他們機會聚集起來?不可能了。

當統帥基地這裡最後一個敵人解決完畢,楚嬌嬌站在城牆之上,負手而立,瞭望著遠方。

身後,原本的1營統帥出聲問:「楚嬌嬌,你還不拔陣旗?」

這陣旗,就在他們觸手可得的地方,迎風招展,絲毫不知道它背後代表的那個陣營此時已經快要滅絕了。

楚嬌嬌擺擺手,道:「那個不著急。」

1營統帥忍不住嘀咕道:「你不著急我著急啊。」

真是的。

在他們攻打進敵人的基地之後,就找到了對方的陣旗,但楚嬌嬌絲毫不著急,反而決定先解決掉所有敵人。

看著這陣旗,1營統帥就忍不住要拔了。

結果,一直忍到了現在,還沒動手。

楚嬌嬌好像沒聽到1營統帥的吐槽似的,她靜靜站著,就在這時,有一隊學生走上來,道:「報告,陣旗底下埋著的炸彈,全部拆卸完畢。」

1營統帥:「!!!」

敵人有病吧?

哪裡來的這麼多炸彈?

其實,真正的爆炸威力很強的炸彈,只有小屋地下室那一枚,並剛才炸死了2名學生的那一枚,以及岳棲元帶走的那一枚,其他的炸彈,只不過是能源盒製作的簡易爆炸裝置,稍稍有點外力影響便可以引爆,處在引爆中心的人,沒有防備之下,有被炸死的可能。

但!

這些已經過去。

楚嬌嬌沒有再猶豫,朝著敵方陣旗伸出手。凌然並不勸,很多老年人害怕去陌生城市的,而且,有老人孩子在家,確實不適合再出來。

給老婆端了早飯,他就打電話給路勁,告訴他把年齡改成55歲,必須身體健康,做事利索才行,愛抽煙喝酒的不要,喝酒誤事不說,抽煙的人多數還愛咳嗽,怎麼做飲食行業?而且,別人還被迫抽二手煙。

年齡這一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57章欺負我神功未成既然發現了BOSS,自然是要去看一眼,打不打得過另說,至少得去看看吧。

「走起,我們也過去圍觀一下。」

「圍觀個毛線,直接干就完事了,我們在這裏,可是有八千多人的,什麼樣的BOSS推不倒?」

「也對,就是干,不要慫。」

張山按照坐標,來到BOSS刷出的地方。

《被動之王》第一百五十五章刀魔統領查克拉 第二天,艾倫一直待在城堡之中沒有出去,似乎是知道艾倫不喜人照料的緣故,他所在的房屋周圍,甚至連僕從都沒有安排,倒是讓艾倫感到幾分舒坦。

就這麼用冥想來打發時間,直到門外傳來腳步聲,一名半精靈雌性僕從站在門外輕敲門扉,聽到艾倫的回應后,才輕聲說出來意:「尊貴的客人,比萊爾族長讓我請你參加宴會。」

「恩,好。」

艾倫整理了一下衣衫,緩緩走了出去。

所謂宴會並不確切,嚴格來說,應該是一場重要的聚會,聚會的地點則是城堡二樓比萊爾族長的書房中。當艾倫走近書房時,才發現了好幾張陌生的臉龐,有長著跟沙漠蛇人有些類似,光溜溜又顯得狹長的腦袋,口中不時出現的舌頭尖端,還有一個分叉的蜥蜴人;還有艾倫心中曾經最厭惡的面孔,有着一對小巧豎耳,狹長鼻子的狗頭人……

一張圓桌不大,但是容納6-7個人還是足夠的,除了艾倫之外,此時坐在桌前的還有阿吉納加部族比萊爾與馬諾兩名傳奇,兩名不知道姓名的蜥蜴人,一名狗頭人,和一個人坐着便差不多佔據了兩個位置,肉山一樣的食人魔。

艾倫打量著陌生面孔的時候,陌生的幾個土著,也在審視着新來的艾倫,有人眼神中不時閃爍著挑釁的意味,不過卻沒有引起艾倫的絲毫波動。

「艾倫你來了,來來來,坐這坐這。」

比萊爾沒有起身,只是對艾倫微微一笑,倒是一旁的馬諾熱情地走上前來,為艾倫脫開旁邊一張空椅,讓他入座。

「我給諸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族盟友,來自綠野平原的艾倫.威特族長,雖然各位或許沒有見過他,但是也應該聽說過他的名字吧。」

等到艾倫入座后,比萊爾才緩緩開口,為大家介紹起來,當說出艾倫的名字以後,幾張陌生面孔神情不一,有人彷彿早就猜到了艾倫身份,還有人則有恍然大悟的神色。

當初艾倫在草原上單挑廝殺中,擊殺了一名人類傳奇的光輝事迹,到如今過去才幾年時間,大家作為部族權貴自然對這異軍突起的新秀,有所關注。如今見到艾倫真人,聽到比萊爾的介紹后,無不再次向艾倫投去各種目光,看看這並不像熊地精的熊地精,為什麼有如此強悍實力。

知道艾倫身份后,幾名陌生面孔眼神中的輕蔑、挑釁神色都收斂了起來,這便是荒野中上層統治者初次打交道時的最好名片了。

「艾倫,這位是你們綠野平原東南枯木林地阿曼沙部族的傑朗·邦尼拉統領,他旁邊的蜥蜴閣下,則是你們西南達木沼澤阿爾剛部落大長老詹瑞·阿爾剛。」

「在你對面這位狗頭人,則是我們卡托兒山脈南邊的聯盟部族烏洛克部族首領,佐爾夫.烏洛克閣下。」

「至於這位雄壯的食人魔,倒是跟你有差不多的身份,是更南邊的荒之心部族首領尼高爾·尼卡。他們部族雖然也暫時只有尼高爾首領一人晉陞傳奇,不過食人魔種族優勢有目共睹,有着一萬多人的荒之心部族也是不可小覷的。’

「假以時日,我相信艾倫族長跟尼高爾族長的部族,必然會在蔓莎聯盟中擁有一席之地。到時候,如果需要我部族為你們引薦加入聯盟,我會非常樂意。」

聽到比萊爾這句話,艾倫與他對面的肉山食人魔眼神當時一亮,面容多了幾分神采,紛紛致謝:「那到時候還麻煩比萊爾族長了!」

對於艾倫向來喜歡未雨綢繆的性格而言,即便未來部族發展還需要些時間,達到聯盟加入條件也還得無數年的奮鬥,但這並不妨礙艾倫提前佈局,為自己的部族尋找合適的盟友。

而他對面來自荒之心的食人魔酋長,實力、發展也比艾倫更好,心態也自然更迫切一些,有這樣的表現也至少說明能把部族經營到如今模樣的兩個部族首領,都不是易與之輩。

另外一邊的三位蔓莎聯盟成員部族的高層們,神態平和,淡淡看着艾倫他們有些激動的表情。

「當然,有這幾位作證,我比萊爾沒有反悔的可能,不是嗎?」

比萊爾豪邁一笑,指著周邊幾位傳奇,帶着點遺憾地答道。

「不過很可惜,這次的聚會還有一位北方的朋友沒有過來,否則還能多一位證人。」

「我說比萊爾,你這傢伙把我們叫來,不會是為了讓我們給你做見證吧?」

一旁的狗頭人眼神露出些許不耐,他的部族跟隔座的枯木林地的阿曼沙部族有些齷蹉,此時還能平靜坐在一起,已經是給比萊爾的面子了,再聽他們這東拉西扯的實在讓本來性格就焦躁的狗頭人不爽。

「哈哈哈,那好,這次我們就進入正題吧。」

比萊爾也不介懷,這次既然把周邊有傳奇的部族給着急過來,他確實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如今荒野是個什麼情況,想必不用我多說,大家心裏都應該知道。」

「自從西凡納斯冕下沉眠之後,荒野的局面就亂了套,自然教會背後的自然之神繼承了西凡納斯冕下大半的神職權柄,在自然神系中話語權更重,漸漸有了主導自然神系的勢頭。」

「梅莉凱冕下與希昂麗雅冕下雖然是西凡納斯冕下的女兒,也繼承了不少遺產,但是因為權柄、神職不同,祂們的實力提升並不大……」

「歐拜冕下的性格理念,與西凡納斯冕下有着很大差異,這從自然教會往昔的作風就能看得出來。當初因為過多破壞自然環境,而被自然教會騎士團滅族的部族,可不再少數。」

「自然教會如果掌控了荒野聯盟的大權,那麼他們恐怕真就會推行更加激進的舉措……」

當着艾倫他們的面,比萊爾說了很多對於當前局勢的判斷,其實對這件事情,在座的幾位掌權者都有自己的見解,也都一直關注著。此時聽到比萊爾的觀點,當說到與自己所想相通時,有人忍不住微微點頭,表示贊同,當說到與自己判斷相反時,也有人微微眯眼,眼神中透出不敢苟同的神色。

艾倫也在凝神傾聽着,荒野的亂局雖然看似與綠野部族無關,可實際上荒野真要出現大的動作,綠野部族同樣無法置身事外。隨着更多的族人外出冒險遊歷、開設麵食館,其實綠野部族的情報收集渠道,也在隨之佈局,雖然無法接觸到更隱秘的東西,但是大多數流言蜚語中其實也蘊藏了不少真實情報在其中。

「既然你都說了,自然教會崛起已經是不可逆的局面了,那我們又還有其他選擇嗎?」

阿曼沙部族與阿爾剛部族的蜥蜴人,據說遠古時期曾是一支,後來因為地域貧瘠無法供養太多人口,後來有一支便遷居到了東邊的枯木林地定居作為主支阿爾剛部族的分支部族。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當一支兩脈分離之後數百年,主支一脈的阿爾剛部族原本寄予厚望的一代種子中,竟然沒有產生傳奇,而作為分支的阿曼沙部族遷居人口經過生育繁衍的後輩中,卻突然培育出了兩名傳奇來。

主支子嗣斷絕,主掌大權的首領只能重新培養人才,而不像召回分支中幾乎相當於被貶斥的一脈傳奇回歸,繼承自己的權柄地位;分支的傳奇首領同樣也不想回去,變成仍有百年壽誕的主支酋長的走犬,雙方的關係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等到阿爾剛部族終於度過了他們的消沉期,重新培育出一名傳奇繼承者后,阿曼沙部族這邊也正在飛速成長著,最後原本留着同一祖先血脈的兩支部族,最終成為了普通鄰居關係。

當然,比起普通鄰居關係來,兩族之間的關係又複雜幾分,既是彼此值得信任的盟友,同時又是充滿競爭的對手。

不過在大事情上,兩族之間卻是保持了同進共退的姿態,這也是他們能夠佔據幅員廣闊,水資源還算不錯的兩片版圖的原因。

此時傑朗微微皺眉發出質疑時,在他一旁的詹瑞也同樣用質詢地眼神望着比萊爾。

「為什麼不能有其他的選擇?」

比萊爾聲音突然高漲幾度,語氣中透出對自然教會的不滿。

「之前惡魔之潮、邪神之亂、人類入侵、魔鬼降臨,一次次的大戰中,你我部族無數勇士在聯盟議會的動員下,紛紛南下,但是最終回歸部族的勇士,還剩下多少?」

「這次自然教會如果掌控大權,控制了聯盟議會,那麼按照他們的口號理念,必然又要對人類發起反攻。戰爭號角一旦吹響,那麼想要停止便會很難,而要反攻強大的人類諸國,需要的軍隊、輜重數量,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啊!!」

「到時候我們大家要不要響應徵召,要不要出兵、出物資?」

「好不容易才有一段安穩的日子過,總不能再讓我們英勇的孩子們,白白犧牲了!!」

比萊爾的聲音越發將,痛心疾首的模樣讓人感同身受,幾名部族高層不由得緩緩點頭,這話確實說到了大家心眼裏了。

「所以,我們大家得團結起來,這樣我們說話的聲音才能夠有力量!!到時候,自然神殿體系內再有幾位冕下的地上使者們出聲支持,許多事情恐怕就不一樣了!!!」

「……」

「……」

一群人沉默了,紛紛垂首沉思,分析其中的可能性,直到另一邊狗頭人族長佐爾夫微微皺着眉頭問了一句:「梅莉凱、希昂麗雅冕下祂們幾位神祗雖然並沒有想為西凡納斯冕下報仇的想法,但是祂們也同樣想要荒野出兵,支援跟人類、精靈戰鬥的劣勢一方,繼續維持兩塊大陸的平衡!」

「說來說去,我們到頭來還不是要出兵作戰嗎?」

確實,兩塊大陸之間的戰爭越發的激烈了,精靈、人類兩組蓄謀已久,終於等到了大好機會,因此在戰爭開啟之初便發動了全力。

北邊,精靈王國一次性出兵便超過了百萬之數,兵鋒直指矮人王國前線最大的盾矮人分支所在赤焰火山要塞,歷時整整一年半,折損兵力超過四成,最終將爭做赤焰火山夷為平地,使用大威力的傳奇法術徹底阻塞了火山熔岩通往地面的通道。

盾矮人一脈除去最後關頭被送往王國後方的十三餘萬婦孺、孩童外,百萬盾矮人戰死在赤焰火山要塞,以及周邊的據點。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