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李天豹與獨孤月,準備私定終身時,獨孤家不知道,怎麼發現他們兩人關係,便派人將獨孤月強行帶回家族,並且向李天豹威脅警告,讓他與獨孤月斷絕往來。

其中事情比較複雜,三言兩語也無法解釋清楚,但可以肯定,李天豹與獨孤月是兩情相悅。

而獨孤偏偏要棒打鴛鴦,這才導致李天豹與獨孤月一直沒有聯繫,甚至李天豹多次去獨孤家找人,都被獨孤家的強橫轟了出來。

「真沒有想到,你小子還是一個痴情郎?」

「可是以你李天豹北涼王的身份,難道都配不上它獨孤家?」

茅十八覺得有點過分了,李天豹可是北涼王,手握重兵,在北涼堪稱是土皇帝,有誰不給他三分薄面?

「你不懂。」

「我說過,北涼王就是一個虛名。」

「在北涼,我根本算不了什麼。」

「而且北涼,遠比你們想像的還要亂。」

「在那裏,有han匪,有蠻橫勢力,更有一些神秘部落。」

「就算是我在北涼,整天也要提心弔膽的活着。」

李天豹搖頭。

有些事,說了也沒人理解,但在他眼裏的北涼,就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大凶之地。

因為那裏遠離國門,山高皇帝遠,自然不是什麼好地方。

不然,他父親李庭雲,為什麼一直把他留在北涼?

目的,就是想讓他在北涼站穩腳跟,準備打開北涼渠道,想要早日一統北涼區域。

「哦?」

「有你說的這麼誇張嗎?」

聽李天豹所說,茅十八覺得有點誇大其詞,當代國富民強,怎麼可能還有這種混亂之地?

「誇張?」

「北涼雖然人數稀少,但山貓野獸,魑魅魍魎卻多的是。」

「北涼對信仰很是看中,每個部落里都會供奉屬於自己圖騰神。」

「而這些圖騰神,會賜給他們一些奇異力量,什麼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完全就是顛覆常理。」

「而且,有些部落更是詭異,甚至都不能去招惹,這可不是我在危言聳聽。」

李天豹眉頭緊皺,看着茅十八有意在提醒。

他在北涼呆了這麼久,對北涼多多少少的事情還算比較了解。

有些東西不能碰,有些事情不能說,甚至有些人更不能看。

「這麼邪乎?」

「那更加吸引道爺我的好奇了。」

「我可是茅山正統,現代版的捉鬼大師,什麼魑魅魍魎,妖魔鬼怪還能難得了道爺我?」

茅十八不信邪。

他就是認為李天豹故意在危言聳聽,好嚇唬他們乖乖聽他的話。

「據我神魔島了解,北涼一帶有魔宗勢力存在。」

「會不會,背後有魔宗的人在作祟?」

不善言語的金不煥,突然開口一語驚人。

「魔宗?」

聽到金不煥所說,眾人又被震驚到了。

魔?

與魔有關,自然就不用想,這一類的存在都不是善類。

「神魔島還真是無所不知啊?」

「沒錯!」

「北涼有一處荒漠,那裏是北涼人的禁區。」

「傳聞,荒漠深處,就是魔宗存在的地方。」

「不過,很少有人提到魔宗,也沒人敢提起。」

「魔宗在北涼就是一個禁忌,沒人敢證實有魔宗的存在。」

「而且,凡是擅闖荒漠者,都是有進無出,這可不是在嚇唬你們。」

李天豹不由多看了金不煥兩眼。

關於魔宗的事情,他也是近幾日才聽聞,而且最近軍方打算在荒漠邊緣,進行大規模演習。

但被他給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就是不想引火燒身。

「有點意思。」

「看來北涼,到很適合我們。」

青冥笑了。

聽到北涼如此神秘,有魔宗,又有神秘部落,還有不為人知的危險,這一趟北涼絕對是物有所值。

「看把你興奮的?」

「我看,這北涼到挺適合你的。」

花雲毅皺眉,看一旁青冥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到達北涼,他真不知道這些人腦子都是怎麼想得?

好好的太平日子不過,偏偏跑到北涼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受罪?

轟隆……!

就在眾人在腦海中,冥想北涼的樣子時,突然飛機劇烈晃動一下,隨後只聽飛機上的警報響了起來。

嘀嘀嘀……。

隨着警報聲響起,雷凌幾人神色頓時大變

由於雷凌他們包了整個頭等艙,所以頭等艙只有他們幾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對勁!墜機了!」

「好像飛機被什麼東西撞到了!」

……

雷凌幾人不淡定了,此時他們感到嚴重失去了平衡,飛機抖動的十分厲害,經濟艙里乘客都陷入恐懼中,有人尖叫,有人呼救,弄得現場無比的混亂。

「先生小姐,實在抱歉。」

「本航班飛機,被不明飛行物撞擊,導致飛機系統出現故障,飛機已經徹底失靈……。」

就在此時,飛機上的擴音機響了起來,空姐聲音都帶有恐懼,說話的聲音顫顫巍巍,卻根本說不出來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 「呃,難道你還想要為夫的我做點其它的什麼?」可,這個晚上的齊墨川居然厚顏無恥的反問了蘇小荷一句,彷彿他是一個多麼多麼純潔的小鮮肉似的。

「你滾……」蘇小荷粉拳揮過去,如雨點般的足足十幾下,才疲憊的閉上眼睛,「齊墨川,你就是一資本家,大灰狼……」

「那你就是小紅帽。」等著讓他拆吃入腹的小紅帽。

「齊墨川,小紅帽明天要請假,我要跟我同學一起過聖誕節。」既然他都不邀請她回家,那索性就不回了,索性就在外面過一個自己的聖誕節,反正這幾年她都是陪着兒子過的,今年就特殊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好。」齊墨川指尖彈了彈蘇小荷吹彈可破的臉蛋一下,「乖,睡吧。」

這一道男聲,彷彿是催眠曲,催著蘇小荷很快就睡著了,睡着的小女人唇角還掛着笑,那淺淺的小酒窩彷彿盛滿了酒一般,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品嘗。

因為今晚是平安夜,今天所有的導師很體貼的全都停了課。

T大的校園裏與T市的大街小巷一樣的熱鬧,到處都洋溢着聖誕節的氣氛。

雖然還是不如國外的聖誕節來得更熱鬧更有氣氛,但是這樣一個屬於外國人的節日,能在Z國這樣的國土上過到這樣的盛況空間,已經是很厲害了。

其實這樣的節日在本土原本並沒有多少人熱衷的,尤其是老人家,對聖誕節更是無感。

只是商家為了搞活動找的一個噱頭,然後大肆的宣傳,就成了現在這樣的場面。

大清早的,蘇小荷醒了的時候,身側的床上一如既往的空空如也,齊墨川早就去上班了。

蘇小荷懶洋洋的爬起來,一想到這樣的一個節日,忍不住一大早就打給了兒子。

好在,厲天昊小朋友一向都是早睡早起,尤其是最近幾天成功的收服了Ali小迷妹之後,作息更加的自律了,一聽到手機鈴聲就接了起來,「媽咪,早安。」

蘇小荷抿了抿唇,其實昨晚上她就跟昊昊說過聖誕快樂了,可這會子還想說一句,「昊昊聖誕快樂。」

「媽咪也是呢,聖誕快樂。」

聽着昊昊說完這一句,就再也沒有下一句了,蘇小荷愣了愣神,忽而就覺得齊墨川和厲天昊還真是父子兩個,看來這是都沒打算一家三口在一起過聖誕節的樣子了。

昊昊這熊孩子可能是因為回了國,更習慣了國內的生活習慣吧,所以,把國外的這個節目給甩到爪窪國去了。

算了,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既然不想過那就不過吧,反正她今天到學校就有的過了,「昊昊,要乖喲。」

「嗯嗯,昊昊一直都很乖,媽咪也要乖喲。」

「知道啦。」被自己親生的兒子這樣說話,蘇小荷一臉無語,偏偏這就是從兒子懂事以來,她和他一向的相處方式。

要是只聽聲音不看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厲天昊是家長蘇小荷是孩子呢。

又說了幾句,蘇小荷就一種感覺,她這跟兒子分明就是尬聊呢,這是沒話硬擠出幾個字來敷衍敷衍。

雖然,她其實是有一肚子的話要對兒子說的,可是厲天昊小朋友就是不往聖誕節上說,她就算是想說也說不出來,「行了,沒事掛斷吧,拜拜。」

卸氣的掛斷,蘇小荷四仰八叉的躺回到床上,仰頭看着天花板,想着從前的每一年的這一天在法國的時候,都是她和昊昊還有班森一起度過的。

這個時候,班森一定是早就準備好過聖誕節了吧。

算起來,最近每個月他都有給她發過郵件,都有問候過她和昊昊,不過,倒是很久都沒有打電話了呢。

想到這裏,蘇小荷拿過手機,指尖落在快捷鍵上,她手機里一共有四個人的手機快捷鍵,齊墨川和厲天昊的,然後就是安千然和班森的了。

如果不是聖誕節,她都快要忘了她是真的好久好久都沒有聽到班森的聲音了。

靜靜的等待,等待那個熟悉的鈴聲。

卻不曾想,回應她的不是那熟悉的男聲,而是熟悉的女聲。

還是千篇一律的熟悉的女聲。

「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這是蘇小荷很少遇到的情況,記得每一次打班森的電話都是秒接的,彷彿他時時刻刻都在等着她撥給他似的。

只不過最近他們都是郵件往來,所以,她才沒有打他的電話。

卻不曾想,班森居然關機了。

心底里泛起一抹慌,蘇小荷條件反射的再撥打了一遍,可是回應她的還是那道機械的女聲。

蘇小荷徹底的不淡定了,撥不通班森的,她直接撥雪菲婭的手機號碼了。

對,就是撥打雪菲婭的手機號碼了,還是不管不顧那邊正是深夜雪菲婭很有可能是在睡覺的撥過去了。

好在,這一次那邊回給她的終於不是機械的女生了,而是換成了迷迷糊糊的女聲,「誰呀?大晚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蘇小荷自動自覺的忽略女生語氣里的怨念,直接道:「我打班森的電話關機,你知道他在哪裏嗎?如果你能找到他,讓他回我電話。」

才不管現在那邊是幾點鐘呢,這一刻的蘇小荷是只要一分鐘不確定班森的情況,她就一分鐘不得放下心來。

反正,就是擔心,除了擔心還是擔心。

因為,從前的她打給班森從來都是二十四小時隨打那邊隨接的,從來都沒有差過。

被吵的已經醒透了雪菲婭「撲哧」一聲笑了開來,「蘇小荷,你這麼緊張班森做什麼?」

「他手機從來不關機。」蘇小荷卻不覺得自己緊張班森有什麼可笑的,這一刻的她,一臉嚴肅。

「好好好,你別兇巴巴的口氣,我告訴你就是了,他昨天跟我說他去過聖誕節了。」

「廢話,全世界的人民都在過聖誕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