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走錯了,就再也沒有繼續往下走的資格了。

董卓立在台階下,抬頭看去,心中十分的震撼。

兩世為人,他都未曾見過如此雄壯的建築。

飛檐破天,黃磚墨瓦,壓迫感十足。

恍惚間,董卓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才是咱要住的地方!

不走了,既然來了,那就不走了!

心中湧起鬥志,腳下的步伐走的更穩健。

「閣老,學生扶著您…」

相對於情緒激動的董卓,李儒則沒有太多的念頭,走上一步,想要攙扶嚴嵩。

「唉,文優,自己的路還需自己走,若是讓殿下瞧著,還以為嚴嵩已經老的走不動了呢。」

嚴嵩婉拒李儒的幫助,老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老朽還想多伺候殿下幾年呢。」

「閣老,老當益壯,殿下日後登基,離了閣老可是不行。」

三個多月的北隋經歷,讓李儒很快就入鄉隨俗,學了很多成語。

嚴嵩摸了摸他的手臂:「文優此番入朝,少不得操勞。」

見嚴嵩語氣很是真誠,李儒心中最後一點擔心也跟着消失了。

這次奉調入長安,他猶豫了很久。

但富貴險中求,再三思慮,決定還是和董卓一起來。

如今來看,這次是賭對了。

朝廷需要西涼軍穩定局面。

嚴嵩不讓他扶著,他也沒有強求,理了理衣服,昂首跟在這位閣老後面,一步一步走向太極宮。

這一世,他李儒決不能再像前世那般,默默無名的餓死在荒山老林中。

三人踏着階梯,走到了宮前廣場,威武的御林軍站成一排,讓董卓一愣。

「董將軍,文優先生請在此稍候,老朽前去覲見殿下。」

嚴嵩作禮,歉意而去。

待他走進大殿,李儒忽而意識到不對勁,嚴嵩這位百官之首對未免太客氣了!

不等他提醒,就見所有的御林軍突然動了,整齊劃一的抬弓拉箭,對準董卓和李儒。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三個月前你是不是去過萬佛塔?」李子孝小聲的問了一句,同時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不遠處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點兒緊張感都沒有,她慢悠悠得來到李子孝面前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最後又收了回去。

「萬佛塔是什麼?」

李子孝雙手撐在身後,他的神情已經到了極度緊張的地步,雖然剛才女孩子的動作很輕但是他清楚的看到,那個女孩子是飄着來到自己面前的,她之所以收回伸出的手可能也是因為她無法觸碰到現實的物品吧?

女孩子也看出李子孝十分的緊張,咯咯笑了兩聲,剛剛收回去的手又伸了出來,在李子孝詫異的目光中她輕輕地撫摸着他的臉頰。

女孩子的手很涼,涼的讓人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李子孝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輕輕搖了下頭甩掉了她的手。

「你到底是什麼?」李子孝說話的聲音有些發顫,他已經不能確定面前的女孩子是人還是鬼。

女孩子收回手,雖然只是一瞬間不過李子孝還是看到了她眼神中閃過的那一絲落寞。

「嗯……具體我是什麼我也說不好。」

「你應該不是敵人吧?」

雖然女孩子嘴上沒有承認,不過李子孝知道她就是那天在萬佛塔提醒自己的聲音。可是為什麼她現在又否認了呢?難道這個地方真像凌月說的一個人都不能信任?

「你還是這麼天真,不要認為我外表可愛就一定會對你無害。」

女孩子邪魅的一笑,那笑容在哥特蘿莉裝的陪襯下更顯得詭異。

李子孝的雙手在微微發抖,有那麼一瞬間他確定了凌月的警告。

「如果世界馬上就會毀滅你會怎麼做?」

「誒?」李子孝一時沒反應過來,「你剛才說什麼?」

女孩子的臉頰上再次綻放出天真可愛的笑容說道,「如果這個世界馬上就要崩壞,毀滅,你會做些什麼?」

李子孝想了一會兒,接着沖女孩子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說道。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就要不復存在了,首先我會感到慶幸,至少我已經對它有了小小的認識,毀滅不代表結束也是一種新生。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如果能新生,我希望能是一個人人平等,沒有貧富差距,沒有種族歧視,沒有掠奪與殺戮的美麗新世界。

這個世界要毀滅我挽救不了什麼但是我能與我至親至愛的人坐在一起,共同迎接它煥然一新的另一面,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同時也是巨大的,如果用錯了這份力量那麼也只會給這個世界增加沒有必要的創傷,不如重新來過,重新認知,重新……」

李子孝沒有再說下去,同時他的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是一個男孩子的聲音,他眼前的景象也變了樣子。

那是一片長在斜坡上的草地,因為是夜晚看不清草地上躺着的人,不過依稀能見到一個人影,他似乎在自言自語的說着話。

「如果這個世界馬上就要消失的話,我想和大家一起躺在這片草地上欣賞這美麗的夜空,這個活地獄般的世界其實不要也罷,生活在這個充滿不公平的世界裏我很高興!」

「高興?」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不過李子孝可以確定他看到的的確只有一個人影躺在草地上。

「是啊,雖然這個世界已經是千瘡百孔,但是我遇到了你們,是你們讓我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並沒有充滿冰凌,至少在你們身邊是無比溫暖的。」

「天真,即使是造物主恐怕也無法將這個醜陋的世界完全美化,更不用說以你一人之力。」

「你錯了,並不是我自己,還有他們!或許我們的力量不足以重塑世界至少這片土地會越來越好……你……會……明……」

聲音越來越小,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最後只剩下腦袋裏劇烈的疼痛……

「啊……」李子孝仰頭對着天花板大喊了一聲,接着呼哧呼哧大口的喘著粗氣,隨後腦袋裏的疼痛消失,他低下頭右手捂住眼睛和額頭。

「我,剛才那是什麼?我到底怎麼了?」突然李子孝停止了自言自語,他抬起頭望着那個一臉笑容的女孩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剛才的景象……你的聲音為什麼會出現在那片景象里!?」

女孩子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對於現在的你或許是我太着急了吧……」女孩子抬起頭看着變了色的天花板眼神里再次閃過一絲落寞,只不過這次時間要長。

李子孝能從女孩兒的眼睛裏看到悲傷,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悲傷,她似乎不屬於這個世界,那是一種等待的悲傷,她好像在等着什麼又好像在逃避着什麼。

「好了,我的時間到了,能見你一面我很開心。」女孩兒看着李子孝笑容如花一樣的綻放開來。

「等等!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女孩子並沒有回答李子孝而是自說自話的轉過了身,「你要好好訓練自己,我等着你……雖然很想……不過就先讓這個小傢伙陪着你吧。咯咯咯咯……」

「請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拜託了!」

女孩兒回過頭髮現李子孝非常誠懇的望着她,她嘴角的笑意更濃,「名字嘛……就叫我千罪好了。」

說完這個自稱千罪的女孩子身形慢慢變淡,在即將消失的那一刻她望着李子孝,「我會一直一直等下去,直到你來找我的那一天……」

「等……等一下……」李子孝還想說什麼,但是眼前已經空無一物,「消失了?她難道是幽靈不成?千醉?是個酒鬼?」

李子孝右手托著下巴回想着剛才他們的對話,他總感覺自己在什麼地方見過那個女孩子,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正當疑惑不解的時候,眼前突然飄過一道藍光。

「這是……蝴蝶?」

一隻通體散發着淡藍色光芒的蝴蝶慢悠悠的落在了李子孝的肩膀上,它沒有半點兒害怕的意思,就這樣靜靜地駐足在他的肩膀上一動不動。

李子孝好奇的伸出左手,「到我的手指上來。」

話音落下那隻藍色的蝴蝶拍動翅膀,如同得到指令一般,從李子孝的右肩上飛到他橫在胸前的左手食指上。

這一舉動着實驚到了李子孝,他小心翼翼的將左手移到自己眼前,仔細的觀察起這隻散發着幽藍色光芒的蝴蝶。

「奇怪,這隻蝴蝶不像螢火蟲只有尾部發光,難道它全身都充滿了發光細胞?也不對啊!就算身體充滿發光細胞那翅膀又是怎麼回事?」

「不過就先讓這個小傢伙陪着你吧……」

千罪的聲音在李子孝的腦海里回蕩,一瞬間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看着手上的蝴蝶一呲牙開心的說道,「你該不會就是千醉口中的那個小傢伙吧!雖然不知道她的用意何在,不過看樣子並不是什麼壞事,我……」

「咔!」

李子孝話沒說完,門鎖突然發出一聲脆響,緊接着那扇古舊的木質門就被人推開了。

門外的人和坐在床上的李子孝雙方都愣住了。

「你們……」

「我,我剛才聽到你這個房間里傳出來非常凄慘的喊叫聲,以為出什麼事情了所以……」旅店老闆做賊心虛的解釋著。

李子孝看了一眼旅店老闆身邊的高大男子,很隨意的倚靠在床頭柜上說道,「哦,剛才我做了個噩夢,抱歉打擾了你的好夢,如果沒有其它事情的話我要準備睡了。」說完他便打了個哈欠。

旅店老闆沒有說話,將門關上后膽怯的看着身邊的高大男子磕磕巴巴的說道,「老,老,老闆,可能迷,迷香回潮沒有發揮作用……不如就算了吧?」

「冥蝶……這個小子是什麼來頭?」

「我也不知道啊!他是今晚剛來的客人,我找他要一千塊的住店費他都沒有打價,所以我才會找您來洗劫他一下,沒成想他竟然沒有睡着。」

「他來的時候有蝴蝶在他肩膀上嗎?」

「好像沒有吧……」旅店老闆用手捏著下巴努力回想着李子孝來時的情景。

「算了,今天這單就不要幹了,你去一樓吧。」

「是的,老闆。」旅店老闆應了一聲后便離開了。

高大男子眯着眼睛朝李子孝的房間又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李子孝貼在門前聽着外面的聲響,確認兩個人都走了才放下心來,走到床前坐了下來。

「看來這個旅店果然有着一張醜陋的臉,竟然想趁着我睡着的時候洗劫錢財,還好有那個女孩子,要不然我可能真的就在這個村子裏乞討了,你說是不是?」

李子孝似是自言自語又好像在問著肩膀上的蝴蝶,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隻奇怪的蝴蝶有種非常親近的感覺,就好像那種多年未見的朋友突然又見了面一樣。

「一起睡覺吧。」

對於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去故意害死腦細胞,船到橋頭自然直,雖然不知道那個叫千醉的女孩子出於什麼目的,不過好像並沒有什麼惡意。

想通這一點就足夠了,不能夠深思熟慮是一種缺點,太過於疑心也是一種缺點,疑心太重很有可能出現人格分裂,到時候就更加麻煩了,鬼知道第二種人格會不會搞破壞,現在的局勢很明顯李子孝不能有半點差池,要不然不僅是他就連他的家人都會受到波及。

夜,很靜也充滿了燥熱,時不時窗外遠方會傳來幾聲狗叫,李子孝躺在床非常安穩的睡覺,那隻淡藍色的蝴蝶落在床頭,好像一直在注視着他,就如同守護神一般,默默地注視着他。

。 看着遠去的唐甜甜,唐元無奈一笑,搖了搖頭,等唐甜甜跑得不見人影,唐元也按原路返回,向剛才唐甜甜給他指的方向,往唐龍的住處去了。

到了唐龍的住處,唐元發現,這個地方從外面看,倒是比剛才他和唐三住的大地方大了許多,就是不知道裏面有沒有看起來那麼大。

一想到唐龍那堪比熊類魂獸的魁梧身軀,唐元也釋然了。

佔地方主要是。

沒別的。

唐元敲了敲門,許久沒有反應。

果然還沒回來。

腦海中浮現出唐龍在後山「哼哧哼哧」地敲打着石桌的場景來。

想着想着,等著等著,唐元倚在唐龍的家門前,竟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之間,唐元聽見有人在叫他。

「醒醒,醒醒……」

唐元強打起精神,睜開惺忪的睡眼,被晃得醒了過來,好一會兒,才看清了眼前的人。

一張滄桑又具威嚴的臉龐,出現在自己眼前。

「大、大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