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好幾天藥液的溫洋之下,他今天,終於有了一絲突破先天境界的跡象。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突破先天。」

李長青之前的修鍊都十分順利,但是在後天九重卻卡了好幾天。

李長青默念《仙風雲體術》的修鍊法門,周圍的天地靈氣快速地都吸入他的體內,然後化入他的周身大穴之中。

「嗡嗡嗡……」

《仙風雲體術》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一方空間的天地靈氣都被李長青消耗一空,

此刻,他也是屏住呼吸,借著這個天地靈氣衝擊先天境界。

「轟轟轟……」

李長青身上的毛孔全部打開,瘋狂地吸收能量,

這時,天邊朝陽緩緩照落房間,這一刻,陽光似乎是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竟然瞬間照射在李長青的身上。

而,李長青這邊,也是化作一股一位剛陽的力量灌注入體。

李長青此刻被陽光籠罩,渾身散發著耀眼的金色光華,彷彿是一位神靈降臨。

只有天境強者,方可凌駕日月星辰,祭身天地之力,

但是,《仙風雲體術》卻可以讓修習此門功法的武者,直接吸收日月精華,這也是這門功法的強大之處。

李長青的體內真元快速地流轉,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化入at的四肢百骸當中,

而此刻的李長青,也能夠隱約感受到先天境界的一絲門檻,

可即便是有如此龐大的能量,李長青距離先天的突破都始終還差一步。

「轟!」

最後,李長青修鍊結束,她的修為也暫時停在了後天巔峰境界,

「呼……」

李長青吐出一口氣,緩緩站了起來起來,「半步先天,還是無法突破到先天境界。」

「現在,我得靈氣已經極為充裕,想要進一步突破的話,看來需要去長白山脈,在實戰當中歷練了。」

說著,李長青便走了出去。

一直趴在門口的黑皇,看到李長青出門,立馬就湊了上去,「主人,你這是要去哪?」

「長白山脈。」

「主人,等等我……」

……

片刻之後,李長青帶著黑皇路過一條熱鬧的街道,這是前往長白山脈的必經之路。

「天啊,這那裡來的小黑狗,黑不溜秋的還挺可愛。」

「你看他的樣子,還挺神氣的呢……」

李長青身後大搖大擺的黑皇,頓時吸引了人群的注意。

「你說誰是小黑狗?」黑皇突然一怒。

圍觀的眾人一個趔趄,被驚了一跳,誰也沒有想到,一隻小黑狗竟能夠開口,難道是成精了?

「這小黑狗還生氣了,嘖嘖……」

聞言,黑皇猛的撲了過去,露出雪白森森的利齒,「你再說,我咬死你!」

「嗯?原來是一隻禿尾巴狗,怪不得這麼凶!」

遠處,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摟著美女走了過來,

右邊的美女膚白貌美,長腿雪白白,

左邊的美女,身材火辣,胸前晃悠悠,

這人是這條街上的惡霸,名叫趙華順。

黑皇之前四處流浪,經常都是飢腸轆轆,有這頓沒下頓,所以毛髮鬆散,毫無光澤,那條尾巴雖然非常粗大,但是看起來真的就像禿了一樣。

男人最討厭被別人說禿,狗也是一樣。

黑皇齜牙咧嘴,冷冷地說道:

「再敢叫我禿尾巴狗,狗爺咬死你!」

「這小野狗還真是囂張啊,寶貝,想吃狗肉嗎,要不我把它打死了,晚上吃狗肉!」

「哎呀,它好醜啊,我才不吃呢。」

「嗯哼,可以打死煲湯呢……」

聞言,李長青的眉頭微微一皺,話說打狗還看主人呢,更何況他們現在都已經討論起狗肉吃法了,

「誰吃誰還不一定呢!」李長青剛想動手的時候,黑皇一陣咆哮,如同惡狗撲食一般,朝著那人撕咬。

「啊……死狗,你這死狗竟敢咬我,快放開我。」

趙華順疼得大叫,但是黑皇卻不依不饒,根本沒有想要鬆口的意思,反而越咬越起勁。

被黑皇突然來這麼一個偷襲,趙華順毫無準備,一時之間竟然因為無法反抗。

一個花花公子和一條小黑狗撕咬在一起,這場面頗為滑稽,也引來了場上好幾人的大笑:

「哈哈哈……快笑死了我」

「早餐都快笑出來了,這……」

聽著周圍的話,趙華順突然發怒,「這他媽誰的狗,再不拿開,我就打死煲湯了!」

趙華順是一名後天七重的武者,若是真的發怒,黑皇不一定是對手。

「我的狗,你敢動?」遠處,傳來李長青淡淡的聲音。

「李長青……」

看到來人之後,趙華順突然一震,這小野狗竟然是這位爺的,

他他他……

他可是之前斬殺先天境界的人物,

若是惹怒他的話,我這這點後天實力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畢竟,人家可是連先天境界的長老都不放眼裡。

驚駭的想法升起之後,趙華順一下子就沒了脾氣,只能任由黑皇撕咬。

「汪汪汪……」

最後,黑皇一陣呲牙咧嘴,直接名中他的下體,衣服連同皮肉被撕扯了下來,不知道根基還在不在。

「啊……」

趙華順發生一道歇斯底里的慘叫,「你竟然敢咬掉我的……啊……」

趙華順想要將這條死狗五馬分屍,但是看了李長青一眼之後,頓時敢怒不敢言。

這時,黑皇還在他的面前趾高氣揚了起來,

「小子,狗爺今天就饒你一命,以後若是滿嘴放屁的話,狗爺我滅了你!」

聽著黑皇的話,趙華順竟然被氣得暈了過去。

「哈哈哈,這小黑狗,還真是得理不饒人,竟然把那傢伙氣暈了。」

「趙華順那個惡霸,你管他幹嘛,要我說,他被咬死了都是活該。」

趙華順平日一直在這裡欺行霸市,早就惹得他們不滿,現在他被黑皇撕咬,也沒有一個人同情他。

「喂,小子你活膩歪了吧,敢叫我小黑狗?」黑皇露出鋒利的狗牙,瞪了那人一眼。

「不敢不敢,狗爺,我是口誤。」

「這還差不多。」黑皇搖著尾巴,瞥了之前的兩個美女,「女人,之前你們想吃我?」

「啊……」

它們看到齜牙咧嘴的黑皇,頓時花容失色,慌慌張張地逃走了。

「主人,我之前威風吧,沒有給您丟臉吧?」

接著,黑皇搖晃著尾巴,來到李長青面前,得意地說道。

李長青點點頭,「行了,快走吧。」

聞言,人群這才注意到這邊的李長青,

「他就是李長青?」

「那個『殺先天,鎮長老』的少年?」

「如此年紀,便擁有這般恐怖的實力,當真是驚駭啊。」

「看來這小黑狗之所以能夠在趙華順面前,這般囂張,都是憑著李長青的面子啊。」

「嘖嘖,誰又能想到,李長青身邊的一條狗,都能如此神氣了。」

眾人知道李長青的身份之後,自然看明白了,之前趙華順明明可以攻擊黑皇,但沒有出手了,讓黑皇如此教訓,全都是因為李長青的存在。

李長青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李長青,這就走了?」 這是江枝不住在莫家的第五天,莫丞州今天在處理工作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

王媽年紀也大了,莫丞州不可能讓她年紀那麼大還操勞給自己送午餐過來,所以之前都是江枝送的。

江枝送餐的時間一長,辦公室的人其實都知道江枝是固定來送餐的。

但是江枝現在不住在莫家,就沒人給自己送午餐,所以都是林曦靦腆中午負責給莫丞州訂外賣。

這幾天江枝一直沒出現,大家都在猜測江枝是不是被莫丞州開除了。

畢竟男人嘛,對一個女人的容忍度是有限的。

屈悠悠也有聽到手下的人的八卦,別人不知道江枝是怎麼回事,她自己可是清楚著呢!

不過面上還是不能顯露出什麼,以免別人懷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