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說着,離開後期製作中心的這棟辦公樓,黛米·摩爾又一直跟到停車場,直到男人上車后離開,都沒找到機會,只得怏怏離開。

西蒙也是少有地準時下班。

主要是維羅妮卡今天從澳洲那邊過來。

回到杜梅岬莊園,進入貝殼別墅,西蒙在印度女郎阿麗雅的引領下穿過別墅大廳,來到東側一間臨海的起居室內,珍妮特正在這邊,屋子裏是一堆衣帽鞋履。

見西蒙進來,珍妮特直接拎着一件藍灰相間的格紋西服過來:「蘇菲剛從歐洲送來的秋季新裝哦,來試試,這件很不錯。」

旁邊的女侍也湊過來,主動幫男主人脫掉外套。

西蒙只能配合,張開手臂穿上珍妮特遞上的格紋西服,一邊道:「我還是比較喜歡純色的。」

「有啊,等下再試,」珍妮特站在西蒙身前,體貼地幫忙系著扣子,說道:「而且也總不能只穿純色,那會讓你逐漸變得古板。」

西蒙感受着面前熟悉多年依舊不變的女人香,伸手捧住珍妮特小腰:「我很古板嗎?」

珍妮特笑着輕輕扭了扭身子,喜好最後一顆紐扣,抬手在西蒙心口畫了個圈,又從中切了幾道:「你是個分裂狂,什麼性格都有。」

「好久沒人敢揭我的傷疤,你這麼說,看來要懲罰一下。」

珍妮特也順勢抱住西蒙腰身,仰著白皙的臉龐:「來呀,然後我告訴冰……姑姑,你欺負我。」

西蒙低頭在女人臉龐上親了下,順勢問道:「人呢?」

珍妮特眨了眨大眼睛:「剛剛還在呢,腳後跟碰了兩下,就消失了,應該回澳洲啦。」

西蒙見珍妮特拿《綠野仙蹤》的梗調侃自己,作勢咬向女人鼻子,被嬉笑着躲開。

玩笑幾句,珍妮特微微墊腳湊上來在西蒙下巴上輕輕咬了下,才鬆開環在他身上的手臂:「在池塘那邊呢,墨爾養的鴨子越來越多,要抓起來送走一批。」

「哦。」

西蒙應了一聲,感受着女人怪怪的語氣,接着道:「我們繼續試衣服吧,你肯定也有對不對,我看看漂不漂亮?」

珍妮特卻是把他推向房門方向:「去吧去吧,還有,不許對墨爾發火。」

西蒙邊走邊忍不住分辯:「我對兒子可從來是好警察吧?」

「今天就這樣,關於時長,三個小時不可能,不要和我討價還價,最多兩個半小時。」

「西蒙,《泰坦尼克號》能超過三個小時,為什麼我們不能?」

「我們不談《泰坦尼克號》,或許可以說下第一部《終結者》,對於很喜歡燒預算的詹姆斯而言,那部電影只花了640萬美元,時長也不超過兩個小時,你們有什麼感想嗎?」

丹妮莉絲影城二層的後期製作中心一間看片室內。

西蒙說完,見沃卓斯基兄弟無從反駁的模樣,也便起身,說道:「你們想要更多自由,就需要先證明自己的潛力。別以為製片廠對電影人做出限制是在阻礙你們創新,很多時候,一些電影人就像蹣跚學步的小孩子,你們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跑,因此就需要人看護,避免冒然奔跑導致你們摔傷自己。」

最後和雖不情願但也沒有多說的兄弟倆握了下手,西蒙先行看片室。

這是下午五點鐘左右。

上午的會議之後,西蒙下午的時間都留給了《黑客帝國》,與一干主創一起觀看這部電影的樣片。這個項目8月底殺青,沃卓斯基兄弟近期才從澳洲返回,今天討論過接下來的後期方案,兩人還要返回澳洲繼續後續的特效製作。

主要是在澳洲那邊進行後期比較便宜。

西蒙走出看片時,下午也跑過來湊熱鬧的新版《黑客帝國》女主角黛米·摩爾也跟了上來,與西蒙並肩后說道:「西蒙,你剛剛說得正是太有道理了。」

西蒙笑道:「站在你的位置,黛米,立場應該是和我相對的。」

「那是拉里他們的立場,我可不一樣,」黛米·摩爾側着頭目光裏帶着些討好意味:「我肯定是站在你這一邊的。」

「呵,謝謝。」

女人走着,身子看似無意地和西蒙挨了幾下,一邊轉向樓梯,一邊又道:「西蒙,已經下班時間了,你還要繼續工作嗎?」

「不了,今天準時下班。」

黛米·摩爾眸子亮了亮:「那,我能不能搭一下你的便車?」

「很抱歉,我今天有其他安排了。」

「明天怎麼樣?」黛米·摩爾說着,又立刻補充:「或者,你最近什麼時候有時間,隨時打電話給我,一起喝咖啡,晚餐也可以?」

西蒙笑着微微點頭:「好啊,哪天有時間,我會聯繫你。」

兩人說着,離開後期製作中心的這棟辦公樓,黛米·摩爾又一直跟到停車場,直到男人上車后離開,都沒找到機會,只得怏怏離開。

西蒙也是少有地準時下班。

回到杜梅岬莊園,進入貝殼別墅,西蒙在印度女郎阿麗雅的引領下穿過別墅大廳,來到東側一間臨海的起居室內,珍妮特正在這邊,屋子裏是一堆衣帽鞋履。 這些事情還是挺多的,還有什麼謀財害命的,不僅要了人家的家產不要人家的女兒這天大的好事,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這事真是一群沒良知的人。

所以李泉聽了老爺子之前說要把他孫女介紹給他的話,反應才會這麼大。

他有自己的能力可不去做那樣忘恩負義的人,他知道他不是,可是架不住在其他的人眼裏他的行為就變成了那樣。

李泉還是有幾分清醒的,他自己是什麼樣的能力,他自己心裏很清楚,沒有那個能力,他也不會去攬那個金剛鑽。

「你看你這孩子急什麼,有了女朋友那就算了,我那孫女兒終究還是和你沒緣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再給她物色物色其他的人好了。」

聽到老爺子這麼說,李泉才鬆了一口氣,他可真怕老爺子一個興奮就非要撮合他跟他的孫女兒。

好在老爺子這個想法現在消失了。

「這些天我這的事不多了,你抽空還是去公司看看吧,老把這些事情交給其他人處理,你自己心裏沒點數將來在想要了解的話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要不然你一會兒就去吧,我這兒沒什麼事兒了,一會兒我就讓管家推着我出去轉轉就行了。」

聽到老爺子這麼說李泉也有了幾分心動,他倒是想要看看錢偉業那邊的事情都處理的怎麼樣了。

「那行,我今天就去公司看看。」

李泉也沒猶豫,直接答應了。

李泉這副爽快的樣子,讓老爺子和胡相國都極為的喜歡,他們之前就特別喜歡李泉這幅直爽的模樣,從來不會和他們繞什麼圈子,有什麼話說什麼話,就讓他們還是挺開心的。

畢竟之前那些人覺得他們家有權有勢,對於他們來說就比較的恭敬,讓人一點想聊天的想法都沒有。

安排好胡老爺子這邊的事情之後李泉就動身去了錢偉業那邊。

雖然李泉這一一個月沒怎麼往錢偉業公司那邊跑,但是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對於李泉都是極為了解的。

李泉到了錢偉業的公司之後,發現那小前台她還在那,就又起了幾分逗弄的心思。

「今天又是你呀。」

小前台看見李泉之後臉瞬間就紅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遇見自己的心上人了呢。

「李先生錢總現在就在辦公室,您要是有事找他的話,您就自己上去吧。」

小前台現在也知道李泉在他們公司的地位比較的高,所以對李泉也是極為的恭敬。

見小前台這麼的認真工作,李泉也收起了自己的那幾份玩笑的心思。

「行了我去找你們錢總了,好好在這工作啊。」

李泉上去之後看着錢偉業工作的樣子還有幾分高興,這錢偉業總算是沒有之前那心軟的樣子。

之前要不是他太過看重自己家的人不管好壞都一個勁兒的認為他們都是好人的話,他們兩個的梁子估計也不會潔下。

李泉在那兒坐了半天看着錢偉業在那裏工作,見他都沒有發覺自己,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咳嗽了幾聲引起了錢偉業的注意。

錢偉業一抬頭就看見了在沙發上坐的弔兒郎當的李泉。

「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胡家那邊的事情你都處理好了?」

「差不多了,我今天來公司看看那件事兒你處理好了嗎?內鬼找出來了沒?」

「我讓張助理去查了一時半會兒可能還找不出來。」

?沒事,不着急慢慢的查,反正對咱們來說也損失不了多少東西。」

「你也不害怕咱們查不出來那內鬼,他們把咱們的核心資料都泄露出去,到時候這可就沒咱們的份兒了,

就算咱們申請了專利,可是這騰飛公司先行咱們一步把這東西發行出去大家對他們家的產品有了好印象,

到時候咱們再去賣這個東西的話,估計就沒那麼好了。」

「沒事他們愛怎樣就怎樣,這個東西就算他們拿到了那些核心資料,估計也不知道怎麼做。」

「這話是什麼意思,那些核心資料如果一個掌握不好對於那些東西來說可就是滅頂之災。」

「這就是你不擔心的原因?」

錢偉業沒想到李泉早就把後手給弄好了,所以現在他才一點都不擔心,果然呀誰和李泉合作,誰就是老天看中的那一個。

錢偉業覺得自己這運氣可真好,碰上了李泉。

「好,既然你自己心裏有數,那這內鬼的事情我會讓人慢慢去查。」

「你放心去做,只要到時候收集好證據就行了,等到時候咱們把他告上法庭,還能狠狠的坑他們一筆,看看誰還敢再打咱們的主意。」

錢偉業噗嗤一聲笑了,他沒想到李泉竟然是打的這個主意。

「你這個主意可真狠。」

「難道不是嗎?他盜用了咱們的東西還沒跟咱簽合同,這件事情法律上恐怕都不允許吧?」

「當然不允許了。」

「既然這樣那你先讓你法務部的人去備着,免得到時候用他們的時候還一問三不知。」

李泉這麼一說錢偉業立馬吩咐了下去讓法務部去收集這幾天的資料,做好準備,免得到時候打一場無準備的仗。

「那些核心資料其實裏面很多都摻著假,畢竟咱們已經掌握了真正的技術,所以那些紙上的東西,我讓人在裏邊摻了點假的。

他們就算把那些東西泄露出去給了咱們敵對的公司,也沒什麼大事。

反正按照那個東西製造出來的材料也是有幾分用處的,但是對於環保這方面可是有極大的害處,這國家都饒不了他們的。」

李泉說完壞壞的笑了一聲。

錢偉業聽到這兒覺得李泉可真狠,他就是一下子把他們所有的後路都給絕了。

畢竟是騰飛公司主動要去偷他們的核心資料的,也沒人告訴他們的資料是真是假,而且也是他們先把那些材料生產出來去售賣的。

等到時候他們一告一個準,先是佔用了他們的專利,再是售賣對環境有極大危害的材料,還有就是欺騙消費者。

。 當晚,火華便與毒蜘蛛一起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毒蜘蛛還朝林漠拋了個媚眼:「小帥哥,什麼時候到海城了,記得找姐姐玩哦!」

「姐姐肯定會好好陪你的!」

林漠一臉無語,這毒蜘蛛,可真的是什麼話都敢說啊。

不過,單單論美貌而言,毒蜘蛛不輸林漠見過的任何一個女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