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僅記錄於西蒙斯的筆記)

艾達……我一定會讓你回到我的身邊的!威斯克!只要消滅了你和三聯……

C病毒已經接近研發完成……但是我並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想要製造出艾達,實驗體的基因序列必須與本體有著高度相似才行!

不過……我已經找到了完美的實驗體了……卡拉……你將會成為我的艾達!不過想要進行最終實驗,我還需要進一步的病毒數據。

——德雷克C西蒙斯】

……

哈維德小鎮的事件結束后,龍天宇的休假便告一段落,他再次回到的繁忙的工作之中。

2006年某日,當龍天宇完成了一個任務回到家后。

叮叮叮……

他的手機突然響起,屏幕亮起,備註[大猩猩],是克里斯打來的電話。

而且看未接來電,對方從一周前就每天給龍天宇打一個電話。

「喂,克里斯,發生什麼事了嗎?很抱歉這段事情在執行任務,不能與外界聯繫。」

【龍……是我……呃……嗯……有件事……】

「……我……明白了。明天對嗎?嗯……」

……

第二天

一大早,龍天宇便穿著黑色西裝,捧著一束菊花來到了與克里斯約定的地點。

這裡已經有人等著了,是同樣穿著西裝的克里斯。克里斯那壯的和熊一樣的體型和優雅的西裝著實不太搭,如果是平時龍天宇已經開口嘲笑對方了,不過今天龍天宇卻沒有這個心情。

「我很抱歉……如果當時我也在的話……」將菊花放下,龍天宇開口說道。

「這不是你的錯,都怪我太弱了!我們找到了奧斯威爾斯E斯賓塞的藏身處,但是當我們到那裡時……威斯克也在……我的命是她救的……」眼淚從克里斯的眼角滑落。

「我們會為你報仇的,我們的戰友!」

龍天宇蹲坐在一個墓碑前,為其拭去上方落葉。

【JillValentine

1975——2006】

……

BSAA並沒有找到吉爾和威斯克的屍體,龍天宇估計吉爾現在在威斯克手中進行著銜尾蛇病毒的研發。

雖然很想去救吉爾,但是威斯克隱藏的太好了,龍天宇根本找不到他的蛛絲馬跡。

……

時間一眨眼就來到了2009年,這三年時間龍天宇的數據並沒有增長多少,腰帶的強化能力被無限空間限制使得龍天宇對自身的強化已經接近極限。

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在考慮自己是否要再次進行電擊來解鎖驚異形態,不過再三思考後,他暫時壓下了這個想法。

目前階段升華的能力已經足夠了,之前對付注射了G病毒的科蒂斯,龍天宇使用了升華全能踢直接就爆破了威爾法瑪辦公樓,要是再進化到驚異,龍天宇也不知道他攻擊的影響範圍會變得有多大。

這一天,在完成了日常鍛煉后,龍天宇的手機響了起來,屏幕上現實是克里斯的來電。

「嘿,克里斯,你不是到國外出任務了嗎?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拿起手機,龍天宇開口說道。

【龍,我想你應該看看這個。】

克里斯說了一句,隨後將一些資料傳輸給了龍天宇。

打開文件,龍天宇第一眼就看見了被泡在營養液中變成金髮的吉爾。隨即一個單詞進入了他的視線[Uroboros]銜尾蛇計劃。

「我馬上準備過來,給我你現在的具體坐標。」龍天宇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我和目前的搭檔謝娃正在抓捕一位販賣普拉卡寄生蟲的商販埃爾文,吉爾的情報就是從他的電腦里得知的。我會定時向你發送坐標。】說完,克里斯便掛斷了電話。

『生化危機5開始了嗎?我也得快點趕過去了。吉爾……威斯克……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收拾好裝備,打電話告訴瑪努艾拉和雪莉今晚不能陪她們吃晚飯後,龍天宇來到自己公寓的屋頂召喚出了許久沒有使用的龍帝哥萊姆。

「抱歉了夥伴,這麼久沒有呼喚你了。」

綠色的哥萊姆靈石閃爍了一下,電子音效般的古臨多(古朗基)語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ZaGiJoGuZaJo(沒事的)】

「麻煩你了,哥萊姆,請帶我去這個定位的坐標。」將手機連接在龍帝哥萊姆的儀錶盤上,龍天宇坐上座位,開口說道。

【RyoGuBaGi(了解)】

下一秒,紅色的能量罩將機車包裹,龍帝哥萊姆按照龍天宇的意願屏蔽了所有的探查,隨後朝著手機中的坐標快速飛行。

龍帝哥萊姆的飛行速度超越了音速,僅僅幾個小時,龍天宇就來到了克里斯最後發送的坐標——一個山洞口。

這時,毫無預兆的,龍天宇體內的亞古魯腰帶突然顯現,紅色的亞瑪達姆靈石轉變為黑色,不斷的閃爍著。

「你想要告訴我什麼嗎?亞瑪達姆。」龍天宇開口問道。

他知道亞古魯腰帶是有意識的,不過照理來說亞古魯的意識非常模糊,幾乎不可能在沒有刺激的情況下發生變化。

「是讓我進去嗎?」

黑色的靈石閃爍了一下,肯定了龍天宇的疑問。

雖然不明白亞瑪達姆靈石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活躍,不過龍天宇還是選擇相信靈石的指引。

山洞之中是一片非常龐大的地下遺迹,如同迷宮一般的遺迹布滿了各種陷阱,地面上還有一些死去的寄生蟲感染者,看上去應該是被克里斯幹掉的。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此刻李茵正跟在三人的後頭,聽着前方三人討論劍道,她則是覺得有些吃力。

夏小蠻這時道:「李茵姑娘為何走在後面?」

李茵這才回過神來,她訕訕一笑。

「你們話題太高端,我大多都聽不太懂。」

聞言,夏小蠻便笑道:「可有收穫?」

李茵點點頭:「有的。」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四百二十四章:天劍峰底 出到大牢外面,蘇超直接回了自己的住處,就在院子裏的躺椅上躺了,然後叫人送來幾壺熱茶,又擺上幾個馬扎。

這個佈置就像是錦衣衛指揮使陸炳官廨里的佈置一樣。

蘇超一直很羨慕陸炳的那個場面,自己躺靠在躺椅上,別人規規矩矩的坐在馬紮上稟報事情,或者是聊天。

即使是這樣,那些能夠在陸炳官廨里得到一個馬扎坐的人,也是覺得很有面子,一般的人在陸炳面前連馬扎都沒得坐,都是站着稟報事情的。

而蘇超今天擺出這個佈局來,就是打算享受一下陸炳的那個待遇。

他打算在自己的住處接待那六個海商,因為這裏外面有人護衛,而院子裏只有朝珠朝玉和戚青桐在,自己跟他們聊什麼也不怕外人聽了去。

過了有一刻鐘的時間,趙德武便將那六個海商都帶了過來。

見到蘇超,幾個人先是大禮拜見了,蘇超便笑道:「都坐下吧,茶水自己倒。」

那六個海商見蘇超態度和藹,這心裏即刻又是鬆了一下。

於是幾個人自己到了茶,規規矩矩的在馬紮上坐了下來。

蘇超變了一下姿勢,靠在躺椅上,連腳也蹬在了躺椅上,用最舒服的姿勢坐好了,然後喝了一杯茶。

等他放下茶杯,在旁邊伺候的朝玉就把茶水給續上了。

蘇超看着那六個海商血跡板板的衣服和凌亂的頭髮,嘆息了一聲,說道:「讓幾位吃苦了,實在是抱歉啊。」

那六個海商忙連聲說不敢不敢,無妨無妨。

蘇超笑了笑,說道:「說是無妨,但是本欽差也知道你們是吃了不少苦頭,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本欽差奉皇帝的旨意巡查沿海,為的就是調查通倭之事。

你們都是做海上生意的,而且做得頗大,這不查你們查誰呢?

但是我覺得你們吃些苦頭也好,最少也能落個清白的身份,撇清了通倭的嫌疑,這對你們也是有好處的,你們說是不是?」

六個人一聽自己這些人這就沒有了通倭的嫌疑,頓時大喜,忙放下杯子跪倒在地,朝着蘇超連連叩頭稱謝。

蘇超等他們磕了幾個頭以後,便笑道:「行了,都起來吧,咱們還有話要說。」

那六人忙爬起來,在馬紮上坐好了,一臉喜意的看着蘇超,等他發話。

蘇超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朝廷三令五申不準行海經商,你們也都知道。

別的且不說,單純這一點就足以讓抄了你們家產,全家流放苗疆。」

蘇超的話一下子又讓那六人緊張起來,眼睛也不敢看着他了。

蘇超又是喝了一杯茶,這才接着說道:「要是按照朝廷的律例,本欽差就應該把你們都法辦了再說。

但是本欽差卻是與別人不同,本欽差一直認為大海之上有財富,就應該向大海上撈錢。

海商行商,能把我大明的物產售賣出去,帶回銀子來,讓沿海百姓有營生可做,這對我大明百姓也是有利的。

因此本欽差也就不打算追究你們違反朝廷律例一事了。」

那六個海商又看向蘇超,面露驚喜之色,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蘇超接下來應該提到銀子的事情了。

畢竟這是一次撈銀子的好機會,這位欽差大人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不然他也不用親自跟自己這些人談了,而且還是只有一個侍女在場。

不過他們倒是真的不在意蘇超要多少銀子,他們覺得只要花了銀子把自己一家人的命都買回去,多少銀子都無所謂了。

銀子沒了可以再賺,大不了多走幾趟海外就是了,但是命沒了就他娘的什麼都沒了。

蘇超也看着他們的臉色變化,繼續說道:「關小童、羅坤、謝忠、陳路,他們四個勾結倭寇,侵擾我大明疆土,劫掠我大明百姓,勒索我大明海商,該死。

他們四家人抄家滅門怕是跑不掉了,你們之所以還能有命在,就是因為你們沒有勾結倭寇,出賣我大明,就是因為這一點,本欽差才保下你們的命來。

而且也讓人對你們的家秋毫無犯。」

六個人忙又朝蘇超大謝了一番,蘇超這才接着說道:「關小童他們四人聯合淮安千戶所千戶林楓,勾結倭寇,讓倭寇沿着黃河而上,在清河縣城外截殺本欽差。

結果三千四百多倭寇被本欽差一網打盡,一個不留,這事兒你們聽說了吧?」

六個人也不敢裝作不知道,也都說是昨日才知道的消息。

蘇超笑道:「這是你們知道的,還有你們不知道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