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經原本還想說顏焱今天初場秀,請她吃飯祝賀一下的,轉念一想他剛剛在台下似乎看到了某人,瞬間收了念頭,沒多問其他,就叮囑說:

「去哪裡都低調點,別被媒體拍到了。」

顏焱自然一口答應,「好,謝謝駱哥!」

——

節目錄製完畢,除了工作人員還在忙碌,其他人都已經在陸陸續續離開。

經過幾個工作人員時,顏焱腳步微頓。

「……赦Lina算是徹底得罪格爾峰老師了啊!」

「我聽說得罪格爾峰的女明星最後下場都可慘了,你們還記得那個方可嘛?現在誰還有她的消息?」

「格爾峰背後可是有萬城撐腰,也就赦Lina不怕被封殺得罪他。」

「剛剛你們是誰看到?那麽燙的一壺水直接潑在赦Lina手上,赦Lina都嚇得沒敢動。」

「別說了,有人來了。」

幾人看到顏焱,立即默契的閉上嘴,各自忙碌離開。

顏焱心下暗道糟糕,只怕她來遲了一步。

一時間直接用跑的。

顏焱到達那片休息區時,走廊上已經沒有什麼人來往。

但小師姐的休息室門口,圍了幾個人,十分醒目。

倆個穿黑色衣服的應該是保鏢,另外還有兩男兩女。

期中一個身形微胖的女人神色緊張,正不停想靠近休息室門,卻被身邊的兩個男人攔著,另一個女人在不停勸她什麼。

微胖的女人神色又緊張又害怕。

只怕小師姐被關在裡面,不出意外,格爾峰也在裡面。。 鳳主在想,如果那一幕真的出現,那未免也太喜感。

用林龍對付林凡?

這麼一想,就覺得很可樂。

當然,通天也會很悲催,從始至終,真的會成為一個笑話,淪為一個徹底的悲劇。

可這又能怨誰?

一切都是通天咎由自取而已。

林凡再次閉關。

這段時間以來,他越發的覺得破鏡在望,可偏偏又像是還差一線,他想要嘗試閉關,看能否在將自己陷入最是空靈的狀態中時,是否能抓住那一絲的靈感與機緣。

下界天。

小武目光幽遠,他坐在一朵白雲上,隨雲而動。

他破鏡已經很久了,此時他已經是天心境界,目光幽遠且深邃,像是可以看穿這天。

「小武哥。」

小希來了,若飛升的謫仙,長裙飄飄,青絲飛舞。

「來了。」小武笑着。

「嗯。」

小希略帶一絲羞澀:「娘親讓我來問你,是否想要上界。」

小武眼中綻放奪目的光彩,隨後,那奪目的光彩,卻又暗淡了下來,搖頭,嘆息道:「都走了,我不放心。」

小希道:「娘親的意思是,若你想去,那就去,這下界天太小,養不出可搏殺九天的天龍來。」

小武皺眉,隨後又嘆息。

「去吧。」

此時,舞傾城來了。

小武表情一肅,趕緊從雲上站起,恭敬行禮,道:「見過師娘。」

舞傾城點頭:「想去就去吧,這下界無戰事了,且,我們也有自保之力。」

「師娘。」

小武看向舞傾城。

舞傾城道:「你的心不在這裏,道也不在這裏,去吧,你師父他肯定也需要幫助。」

小武沉默。

沉默很久。

這才道:「好,可臨走前,我要在肅清一遍天下。」

一句話,這天下又亂了。

小武做得很乾脆與果斷,但凡他覺得有反心有反義,有一絲可能會對舞傾城等人造成威脅的因素,全都鏟了一遍。

就如犁庭掃穴,片甲不留。

殺得天地俱哀嚎。

而被小武橫掃而過的諸多勢力與家族中,不乏一些曾與林凡同代爭雄的俊傑人物。

可,當小武一個個點殺過去時,他們確是悲嘯蒼穹。

他們與林凡同代,可那人早就成為了傳奇,成為了神話。

成為近十萬年以來第一個破壁飛升者。

而自己這些曾與他同代爭雄的人啊。

現在,竟然連那人的徒弟都敵不過了。

好生可悲。

這整個下界天,所有修者,都被那一人的榮光覆蓋,其他人哪怕在怎麼傑出,都如被那明月光輝普照的星辰,黯淡無光。

神庭。

「師娘,這天下至少百年不會亂。」

小武在向舞傾城等人叩首,在告別與辭行。

舞傾城笑着:「去吧。」

小希在一旁就這般看着小武,眼中似有情絲萬股。

舞傾城呵呵一笑:「我先離去。」

小武臉上霎時紅了瞬。

舞傾城走遠。

「小武哥,你上去可要小心。」

小希美眸含淚。

「放心,我會第一時間去尋師尊,侍候在他左右。」小武也很不舍。

「別兒女情長,去吧,待你師尊回來,我讓他為你們主持婚事。」

舞傾城突兀的聲音響起,讓兩個越靠越近的男女如被驚的小魚,瞬間遠離。

小希羞得俏臉如蘋果,可小武卻是大喜,趕緊叩首:「謝師娘成全。」

小武登天梯而上。

而此時,鎮天關,如火如荼。

所謂的五日時間,在諸人的期待中度日如年,從未覺得五日有這般漫長過。

所有參戰者,都將此次臨帝下一戰,當作了最好的跳板,要藉此次機會揚名立萬。

萬眾期待中,大戰,今日將至。

第七界依舊是旱魃與另一個不知名的帝君鎮守此地,而天人界依舊是天弘與那個帝君。

當然,這只是表面力量,暗中還不知道有多少帝級大物關注此地。

擂台很恐怖,據說是從三十二域搬遷而來,花費了大代價。

這是上古擂台,據稱可抗臨帝之聖生死大戰而無損,就算是天人族,也只有三座這種上古擂台。

此時,卻是全都搬來,可想而知通天對此次戰鬥的看重。

實則上,不只是通天帶來如此上古之物,少將軍亦如是,同樣拿出三座上古擂台。

與天人族的差不多,可抗臨帝之聖生死大戰而無損。

少將軍此時很不爽。

嚴格來說,整個王公貴族,他就很少有看得爽的。

當然,除了極少數人外。

他總覺得,這些王公貴族身上有一種難聞的氣息,讓人作嘔,一個個尾巴都翹上天了。

就比如現在,這些王族或者皇族子弟,都還沒開戰呢;結果他們一個個都將自己當作了最後的勝者,一個個耀武揚威,小覷天下,目空一切,在對對面的潛在對手品評論足。

「通天,你方共有多少修者參戰?」少將軍發問。

通天道:「九十八。」

少將軍皺眉。

片刻后,道:「我這邊,也出九十八人。」

通天冷笑:「規則呢?」

「很簡單,為力求公平與公正,便抽籤決定對手,以活人入場以死人出局。」少將軍平淡開口。

通天眼神一眯:「可。」

少將軍冷哼:「無論你我雙方,死了誰,殘了誰,不管他屬於誰家,那個勢力,不得出來多語,不然此地帝者共殺之。」

「亦可。」通天冷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