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小了,我還在嶺州放牛之時就養起來的了,算算也快二十四年了。」這下原本滿臉笑容的中年人突然臉色一變:「上仙,這大黃二黃可沒做過什麼壞事,還請上仙不要殺它們。」

聽到這話,張玄暗笑一聲,這是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放心,我又不會幹什麼,好好養著吧!這是福氣,又不是災禍。對了,還有飯菜嗎?趕了幾天路有點餓了。」

「有、有,上仙請稍等片刻。」聽張玄話語,中年人立即高興答道,畢竟養了那麼多年的,感情已經很深了。忙著掌燈將院子里的蠟燭點燃,擋了下椅子上不存在的灰塵。

蠟燭一點亮,老掌柜手持桃符走了出來,見是張玄,立即激動了起來,忙回到房間中取茶。

張玄本來想說不用,但無奈老掌柜速度可不比尋常人,已經竄回了房間內。無奈搖了搖頭,將大橘貓從衣服上拽下,彈了個腦瓜崩。

喵嗚!

「說話吧,這裡算是羅浮地界,有我在邊上沒事。」

「你彈喵作甚」

「你說呢?我這衣服可是唯一一件絲綢的,本來還想穿好一點去見師父,你看看給撓成什麼樣子了。」說著張玄將外袍脫了下來,指著上面的破損。

「喵嗚,喵嗚。」大橘一見衣服上的破洞,立即裝起傻來。

「上仙,來喝茶。」

張玄見到老掌柜拎著紅泥火爐出現,忙站起來幫忙。雖然人家年紀沒自己大,不算在蓬岳洞天的三百年,就在天地之中都快八十了,而老掌柜應該在七十左右。但沒辦法啊,自己現在的面貌還是保持著二十多歲。

接過火爐,來到桌子上,老掌柜開始煮茶。

「說啊,這麼辦」

老掌柜聞言感到有點詫異,看著張玄。

「抱歉,老掌柜不是說你,我說的是這傢伙。」張玄見老掌柜看向自己,趕忙抱過準備逃跑的大橘解釋道。

這時張玄突然察覺到有東西過來了,將大橘貓往外一拋,說道:「去外面看看,如果感覺不好就解決了,我就不再計較。」

「上仙,這」

「沒事,那貓有幾百年道行,之前是一位山神在養,這些東西它會處理。」

老掌柜一聽,頓時醒悟,原來是神貓啊,那就難怪了。「這神貓好福氣啊,有上仙飼養。」

「老掌柜見笑了,對了相處許久還不知老掌柜名號,不知您老貴姓?」見老掌柜接受,張玄放下心來。這幾百里的官道範圍張玄還打算今後讓大橘帶著那些弟子來看護一下,也算是點小任務。接下來的妖潮可能會有點嚴重,此處乃是大周修的官道,人能走,同樣妖也能走,不是每隻妖都會飛的,大多數都還是跑路,而這道路順暢,比起翻山越嶺來說可要好得多。

「老朽免貴姓李,單名一個紀字,嶺州桂華府人士。至於犬子,叫李原。」

「原來是李老啊!」

老掌柜聽張玄叫自己李老,有點不敢接受,按照真實年紀來算,指不定對方活了多少年:「可不敢在您面前言老,折煞老夫了。」

「沒事,當的。對了李老,這嶺南道官道上的驛站一共有多少,我想統計一下。」

「這條官道之上每隔三十里便有一處驛站,應該有三十七家就到了嶺北道地界。」說著老掌柜又想到了什麼:「好像在百裡外還有一條官道,不過應該是修士所走,這情況我就不是特別清楚了。畢竟平常時間缺少東西時我們都是只會在鄰邊兩個驛站交換,得到的消息也不多。」

「沒關係,那邊有修士在,不影響。我主要是問一下這邊的情形。」心中暗自合計,有三十七個驛站,也就是一千多里,按照大橘的馭風速度問題不大,洞天之中還有幾名弟子配合拿著法寶巡邏應該沒事。

「上仙,是不是又要爆發妖潮了。」老掌柜見張玄詢問這些,臉色一變。

太玄飛仙人事部副經理趕忙輕咳一聲:「大驚小怪的成何體統?那是我們的總裁,薄總!」

此話一出,宋清雅臉色驟然慘白,想起之前的種種,嚇得腿都軟了,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薄、薄總好……」

見狀,人事部副經理頓時感覺不對勁,狐疑的打量著兩人:「薄總,您認識她?」

薄暮煙意味深長的看了眼人事部副經理:「不認識,只是剛剛見過一面而已。」

不知為何,人事部副經理只覺得後背發涼,總覺得不會是見一面那麼簡單。

薄暮煙拿起資料,隨手翻看……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246章面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錯!」淺野英男手指落在包圍圈西北窄點上說道:「所有搜索直升機同時出動,以西北點展開,不留一絲間隙平行推進。」

「明白了……直升機編隊出發后,搜索隊平行跟進。

理論上,只有二層以上建築,以及有室內地下室的建築,需要進一步人工排查。」

淺野英男非常滿意關谷鳩,山能夠跟上自己的想法。

手指由西北向東南緩緩劃過:「這一次,就算目標躲在老鼠洞里,也要把他給揪出來!」

————

「咕~咕嚕嚕……」

劉毅的肚子,發出了一陣婉轉悠揚的腸鳴音。

太長時間沒吃東西了,儘管有「撿」到的能量棒支撐,但那玩應兒是加畔偵查部隊在短期高強度行動時,補充體能用的。

一管一管的奶昔樣流食,含有糖鹽脂肪和各種微量元素,營養全面卻不能讓人有飽腹感。

時間已經過了晚上九點,七點四十分左右,加畔人進行了最後一輪大規模全面搜索后,便再就沒了動靜。

劉毅知道他們肯定沒有放棄,但還是決定下去找點兒東西吃。

不是因為腸胃空的難受,而是晚些時候需要向外滲透。

雖然有高梅他們在外圍策應,但依然有可能會碰到與敵人「擦身而過」的情況。

一旦那個時候不可控制的發出一陣腸鳴音,那就鬧出麻煩了。

小心的從維修孔下到廚房,確定外面沒有任何聲響后,打開了冰箱冷藏室的門。

保鮮膜包著的剩菜,即便一直放在冷藏里,也肯定不能吃了。

唯一可以即食的東西,就是一串小香腸。

看了眼生產日期,是上周六的。封膜沒有鼓脹,應該沒有問題。

掃了眼架子上的微波爐,劉毅放棄了加熱的想法。

用抹布擋住微波爐工作室的燈管,用一下問題不大,但香腸加熱時會散發出味道。

晚上沒什麼風,就算把門窗開條縫隙,也好久都散不出去。

這要是再有人進來搜查……呵~

香腸別到后腰,靠體溫恢復常溫,又從冰箱里順了個蘋果。

吃完香腸咬兩口,既可以補充水分,又能壓下嘴裡的味道。

這同樣是為了向外滲透時的安全考慮。

關上冰箱門,蘋果揣進褲兜,正準備踩著架子回到吊棚里,便聽到外面有男人的喊聲響起。

聲音雖然還遠,但很熟悉,應該是村裡的基層官員。

白天時就幾次露過面,傍晚時還出面訓斥幾個不滿反覆搜查的村民。

這個時候又冒出來大呼小叫的,肯定是有什麼情況發生了。

上面幾個通氣孔的觀察視野太狹窄,而且天黑后在房樑上移動也容易出現意外。

聽不懂對方在喊什麼,劉毅便停下動作,打算從窗戶觀察一下對方在做什麼。

過了一會兒,聲音由遠及近,劉毅悄無聲息的移到東側窗口。

確實是白天很活躍的那個中年男人,此時正帶著兩個年輕人,挨家挨戶的隔著大門叮囑著什麼。

有的人家痛快的應聲,有的則表現的非常不滿。

不過中年男人似乎很有威望,連訓斥帶勸的,倒是沒人敢和他硬頂。

磨嘰了一陣,中年男人轉上小路,直奔路左側的兩戶人家。

同樣是隔著大門喊人出來,簡單的詢問后又叮囑兩句,兩戶人家都交待完后,便帶著兩個年輕人往回走了。

「奶奶的,語言真的需要加強一下,太特悶耽誤事兒了。」劉毅嘟囔了一句轉身進到廚房,從維修孔回到頂棚里。

細嚼慢咽的吃下兩根不大的香腸,有一口沒一口的咬蘋果時,忽然停下了咀嚼的動作。

屏息聽了兩秒,伸手掀起維修孔蓋板,把腦袋探進廚房裡仔細分辨。

幾秒鐘后,劉毅終於確定,有直升機在靠近,速度不快,絕對不止兩三架。

劉毅抬頭看了眼青瓦加木質結構的房頂,再聯想到中年男人十幾分鐘前的行為,意識到壞事兒了。

白天時加畔人的UH-1J出現過不止一次,不過都沒有靠近村莊,只是在周邊農田反覆晃悠。

這很好理解,村莊里人員非常亂。

直升機上搭載的設備就算性能再厲害,只要不能分辨每一個人的身份信息,就算把村子里的人全都掃出來,也沒有任何意義。

但現在是晚上,那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劉毅白天的時候,仔細的分析了下UH-1J上搭載的偵查設備。

雖然搞不清楚都那些組件,但能達到隔空隔阻礙物探測人體的結果,基礎理論就那麼幾種。

首先就是最常見的,利用人體體溫形成的紅外熱輻射搜索。

這一點在白天,尤其是在盛夏時節的大晴天里,用處其實不大。

餘下的無非就是多普勒核磁之類的發射源反饋搜索。

原理相當於我們醫院裡做B超和核磁共振。

聲波或放射線之類的發射源,在穿透不同物質后產生出不同的回饋信號。

以此來從複雜的環境下,分辨出人體。

這些技術應用于軍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麥肯的特種軍隊,在九十年代就裝備有能夠穿透建築物鎖定敵人的成像儀。

我們國家也有類似的設備,只是性能上照國際先進水平,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把類似的設備裝到直升機上,一方面可以獲取更大的功率,另一方面也更為效率。

相比於白天,尤其是地表道路和建築溫度降低后,依靠紅外輻射原理工作的設備,性能得到了最大的發揮。

而且,這時候人員流動性低,村民基本都待在室內。干擾少,捕捉效率必然更高。

劉毅猜測,之前那個中年男人挨家挨戶的通知,很可能是叮囑村民不要隨意外出,老實的在家待著。

深入分析一下,有可能是為了保證村莊外的空曠,便於直升機搜索。

也有可能是,這一次直升機將村莊也划入了搜索範圍。

如果僅僅是不要往野地里去,大晚上的村民應該不會有多少抗拒心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