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看著那些花花綠綠、很漂亮又很霸氣的證書。

倒是有點激動。

程映雪,這是來真的啊!

「還有喔,雪導去省城,為期10天。省城那邊醫學院,她也有課要講的。」

「她說,這些天,你有時間,可以參與這裡的學術研究,實驗室工作。」

「你的醫學底子很厚實,只是對我們這個專業不熟悉,她叫我和寧月先帶你。」

「相信,以你的能力,對於這類病症,還是能迅速掌握的,其實葯就那些葯,病就那些病,簡單。」

「寧月這兩天開學了,幫雪導帶課,不來了。所以,我一對一帶你。」

「另外,雪導準備了兩本書,是她最壓箱底的絕活,回頭我拿給你,你多看看。」

說著,褚艷的雙眼,掩飾不住的小激動。

完美的宋三喜,已經讓她芳心服帖,恨不能據為己有。

她甚至有種感覺:生活,嫁給王輝;情絲,許給三喜!

宋三喜收起了證件,小激動,點頭表示感謝,也說最近沒什麼大事,可以跟著多學習學習。

不過,他很快切入正題了,「艷子,我今天來,其實是因為我的病,好像葯有點不管用了。」

「什麼?」褚艷驚呆了,「不會吧,宋先生,哦,我可以叫你宋醫生嗎?或者,三喜哥?」

「呵呵,沒事,你隨意。」

「哦,三喜哥我感覺不會啊!藥物,三聯治療,內外兼有,怎麼可能啊?」

宋三喜無奈道:「確實,效果在減退。剛才,你拉我手,我都唉!」

褚艷心跳了一下,「這個,真是有問題了嗎?」

心裡卻笑嘆:三喜哥啊,多少男人想像你這樣都不能,你呢,倒是苦惱的很!

甚至,內心裡有個小人兒在激動,大叫:給我試試啊!

宋三喜認真道:「嗯,應該是的。我看,要不」

「這樣吧,三喜哥,我給你再體檢測試一下,然後把情況跟雪導彙報一下。」

「行吧」

宋三喜也沒別的辦法了。

於是,又去洗澡,消毒,換病號服。

不過,剛在洗澡呢,王霞的電話打過來了。

「哎,宋三喜,你上午什麼時候到?」

「哦,我這邊有點重要的事情,估計今天來也挨邊中午了。」

「啊」王霞愣了一下,有點生氣的樣子,「你們,真是都氣人啊!」

「啥意思?」

「你沒看早新聞嗎?市裡有通告,天星的拍賣延期十天。是不是你乾的事?」 時間太緊迫,沒有多餘的功夫去思索,權衡利弊,那不是此時諸人心中所思之事。

主要是,他們都擔憂,怕是落後一步,就會錯失天大的機緣,會被人捷足先登,抱着這種心態,故而都衝殺向前方,不管不顧了,竭力的廝殺,都想要第一個沖入那個閃現出時空之心的黑洞中。

喊殺聲在震耳,有人眼珠子都殺紅了,此時誰敢阻攔在前方都是大敵,當然,除了一族或是同一個勢力外,其餘者皆可殺。

當然,也有比較冷靜者,諸如雷族與葯族等,這些曾出過神祗的族群,都很克制,並沒有第一時間衝殺去。

「呵呵……那可是更古的時空大神究極器,甚至,從這黑洞穿過後,就是他的道場,豈是那般好闖過?」

火族的臨神冷笑,帶着譏誚;又道:「不死個萬餘人;不以人血與神魂等抹平詭異的時空規則,根本不可能深入其中。」

林凡蹙眉,但隨後輕嘆。

這是事實。

有人在大誘惑之前鎮不住內心貪慾,守不住本身,都以為冒險前探就可;結果都是萬劫不復。

有幾人能在致命的誘惑前懸崖勒馬?

「快!他們要衝進去了!」有人在大喝,衝殺在最前的一批人,已經接近那口黑洞。

黑洞黝黑,但此時有詭異的藍光綻放——咔嚓!

黑洞爆開了,有一條大裂縫憑空乍現,那衝殺在最前的一批人都瘋狂了,咆哮著,吶喊著;甚至有人在狂言,他們已經見到時空之心了,就在觸手可及處。

這種話語,無疑讓此地的血流成河加劇!

同時至少有上百修者沖入裂縫中,聖者都帝皇都有,裂縫中,戰況應當更激烈,不時傳來各種大吼,各種符文與秩序澎湃,從裂縫中洶湧出來,從后而狂沖向裂縫的群雄被震得大口咳血,跌跌撞撞。

死傷太恐怖了,先衝殺在前的至少兩千人,最終也許只有幾人深入到裂縫中,但後來者依舊絡繹不絕,舞動手中的戰兵,殺氣騰騰。

「別急,需等。」林凡叮囑,且看向小諾等:「特別是你二人,不可冒進,須知,類似的天物,大多時候並非是你越是靠前,或是最先接近就能得之,這是機緣,但也是殺局。」

整整五日,林凡等都在最後等待,沒有冒進。

都很穩。

其實上,頂尖的族群幾乎都未動,作壁上觀,當然,也派遣出至強者前去查探。

第六日——

「是時候了。」火族的臨神眼眸開闔,瞳孔內各種恐怖景象橫生,諸如星海沉浮,萬靈葬身,日月爆炸等,最終飛出兩束恐怖的光束,化作刀劍與槍兵。

火族動了,結成大陣,很是恐怖,如一柄以臨神為首的箭矢,直直殺向裂縫出。

這一族太霸烈與兇殘,一路橫推,從諸修者的廝殺中強闖而去,但凡沒有第一時間避讓,全都被他們無情的碾殺,且,林凡看見,這火族的臨神竟然在收集血氣。

那些被火族碾死的修者倒地的瞬間,這臨神就會抬手從這些死者的口中攝來一團猩紅的氣流。

「他還是這麼毒,且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雷主眼眸冰冷。

葯祖嘆道:「其實上,他也有大氣魄,敢走上這條路,至於正邪……難以說清,畢竟,這是某尊神曾所走過的路。」

「哼、攝萬靈血魄等而攀境界,這不是邪是什麼?」雷主怒叱。

葯祖皺眉:「雷、你這是偏執,是因為你的心中先將他劃在邪的那一邊;他修行此法,但你何曾聽過他妄殺一人?」

雷主眼眸森然,林凡道:「正邪的確難分,但這種修行之法太過惡毒與噁心卻是不假,雖輪迴不明,往生不定,但他那種做法,斷絕了人間最美好的崇敬。」

宇主贊同:「修者界求永生心有追求,而俗世者大多祈求輪迴,在盼往生,他這種做法,分明是讓人死都不能超生不能留下一絲希望。」

「不說了。」葯祖搖頭。

他的確不知道怎麼說,關於這門法,其實上是某一尊大神推演出的修行法,但具體是誰,無人知。

疑是與雷神與葯祖等幾尊最頂尖的神祗都有關。

開始了,林凡等結伴橫推而去,沒人敢阻攔,只因,他們的隊伍太強悍與恐怖。

葯族、雷族、洛神族等聯合在一起,這種實力絕對能夠三千界。

但很快,林凡察覺到驚悚事。

此地看似人人在廝殺,人人在交戰,但其實上,他們都相隔了不止一片空間,進入裂縫前的某一個範圍后,就被無形中分散開了。

裂縫中,大戰再起,林凡瞥見了火族橫亘在裂縫前,並沒有冒進。

且,他們的陣勢出現了破綻,有火族之人慘死;很明顯,先闖入此地者,有無懼火族的大能,敢對他們下死手。

環顧左右,可以看見小武、小諾等人,當然,這只是以肉眼去看,但若是以符文之眼去看的話,其實上他們相距太遠了,足有一片星系。

「時空大神果然逆天。」

林凡驚嘆!

只因,就連葯祖與雷主這種手持究極器的臨神,竟然都沒在第一時間發現無形之中被分割開,需要短暫世間才反應過來。

「殺!」

「衝進去!時空之心就在裂縫中,我已經見到,他在呼喚我。」

「殺!」

喊殺聲又起。

廝殺又要開始了,林凡眼眸一眯,他混入人群中去,不時的遭受攻擊,林凡小心的應對着。

「像是融了成百上千片星空在這方寸間,雖然人人被分散,但依舊有被劃在同一空間中人。」

林凡低語,以他之能,哪怕不主動去攻殺,但也很快殺穿了人群,到了最前方,看見了那條大裂縫。

這裂縫太大了,似從九天之上蔓延到此地,而此時的火族臨神,正佇立在裂縫前,眯着眼,像是在思索什麼。

裂縫中,有慘叫,有規則洶湧,還有各種獸吼等。

「慢著,有危險。」火族臨神回眸何止一直擠著要衝入裂縫中的族人,卻是在回眸的剎那,不經意的看見了林凡,嘴角露出一縷獰笑:「再揪個人去試試裂縫內的深淺。」

林凡剎那變色,急速向後退去。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謝家早就想將觸手伸到江海的地下世界,然而以前一直都沒有機會,因為地下世界太多大佬了!

自從上次蕭何回來,率領十萬大軍祭奠家人,江海很多地下世界的大佬都被震懾,從而紛紛退出,金盆洗手!

江海的地下世界,一下就真空了!

不然也不可能讓楊殿峰一個後輩崛起!

楊顛的確有些厲害,那些大佬殘留下來的勢力,他已經吞併的差不多了!

不過他終究是輩份太低,人微言輕,想要所有人都屈服他?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這次,韓爽來到這裡,公然告訴他,會支持他,那麼他就有機會,徹底統一江海的地下世界!

同樣的,謝家也可以通過楊殿峰,將手伸到江海地下世界……如此一來,楊殿峰就成了他們謝家在江海控制地下世界的一隻傀儡!

這對他們雙方都是有巨大的好處!

楊殿峰聽完韓爽說的,才會如此激動和高興!

他連忙招呼韓爽坐下,親自給韓爽開了一瓶82年的紅酒,價值好幾十萬!

「謝公子,以後有什麼難辦的事情,儘管找楊某!楊某一定會讓你滿意!」楊殿峰笑著對韓爽道!

韓爽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也不跟楊殿峰客氣了,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聽說沈溫婉的弟弟欠了你三十五億?」

楊殿峰聽了這話,頓時一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