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計劃就是利用小康繼續洗錢,起碼我們的吃喝都不能少了。」楚璃撇撇嘴,「反正有龐夫人在,我們暫時不會有什麼問題。」

計信岩愣住,瞪向楚璃,「那莫丞州呢?你不是和我說過會對付莫丞州的嗎?怎麼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針對龐博元了?」

「莫丞州現在人還在公司,我們想要他落馬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不如腳踏實地一點,先對付龐博元。」

楚璃把煙掐滅,瞪向計信岩,「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是誰救出來的,也別忘記,是誰給了你現在的生活。」

她不屑地看著計信岩,「我可沒有忘記,你當初剛從監獄出來的時候那個落魄的樣子。」

和天橋底下的流浪漢沒有什麼區別。

計信岩自己也知道,但是不喜歡別人在他面前說起這些。

「所以呢?」

「所以你要知道自己應該聽誰的話!我讓你幹嘛就幹嘛,不要想著自己還是以前高高在上的計總!」楚璃冷笑一聲,指著計信岩的腦袋,讓他清楚自己的地位。

計信岩眼紅地回噔楚璃,許久后鬆了口氣。

他輕笑一聲,「你說什麼就什麼吧!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計劃很簡單,就是繼續利用小康在龐氏集團里的地位,然後給我們做事,繼續掏空龐氏集團。」

楚璃嘆了口氣,「希望我們的龐夫人能夠慢點意識到自己這樣其實不是在幫助自己的兒子。」

語氣十分擔憂,但是臉上的笑意讓計信岩不寒而慄。

他更不能理解了。

楚璃手上到底有什麼樣的把柄,能夠讓龐夫人這麼為她所用。

「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計信岩不想和她多打交道,怕她一個瘋癲就把所有的手段都用在自己身上。

最可怕的從來不是權力高大的人,而是像楚璃這種一直在背後放冷箭的人。

你永遠不知道她會在背後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情。

楚璃收起了笑臉,「我看你好像對我的決定很不滿意。你可以說說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如果我覺得你說的不錯,我也會採納你的意見。」

「我沒有什麼其他的意見,我就是不能理解你為什麼不對付莫丞州。」

計信岩在心底冷哼了一聲,這個女人現在完全是把他當作她的下人一樣在使喚,總是要求他做這做那,都是一些瑣事。

就連現在這個程序一樣。

楚璃讓他做一個能夠攻擊對方財務系統的程序,為的就是改變龐氏集團的賬目,來方便她從龐氏集團套錢。

說實在的,計信岩很看不起這樣的行為。

但是楚璃只是一個女人,他又覺得眼界在這個層次很好理解。

「莫丞州我暫時不想要去對付他,而且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去對付莫丞州。」楚璃扯了扯嘴角,「我直到你和莫丞州有恩怨,但是我不想要節外生枝。」

她無奈地搖了搖頭,「如果從龐氏集團這裡拿錢更加方便、簡單,我們為什麼要冒著被莫丞州發現的風險,去對付莫丞州呢?」

可是和他計信岩有仇的是莫丞州!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後也不會對付莫丞州了?」計信岩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比較冷靜。

楚璃還是聽出他的不滿了,「怎麼?你不高興?計信岩,你是不是飄了?我讓你自由行動這麼些天,你就覺得自己能夠對付我了?」

「婦人之見。」

計信岩丟下這麼一句話,繼續埋頭設計程序。

可楚璃沒有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她直接揪住龐博元的衣服,「你不要這麼一副看不起別人的樣子,你真的還以為自己是當初不可一世的公子哥?沒有我你什麼都不是!」

計信岩這麼被人揪住耳朵,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

「楚璃!夠了!」計信岩站起來,直接推開楚璃,「你不要以為我對你的客氣是讓你得寸進尺的!」

楚璃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在地上。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敢推我……」

「我也希望楚小姐你能記住,我們是合作的關係,不是你以為的上下級的關係!如果我不高興了,這個合作隨時都可能結束!」

他反過來拽住楚璃的衣服,「所以我請楚小姐您最好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我不是你以為的可以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男人。一定程度上,我和你一樣都是一個瘋子。」

「可以同歸於盡的瘋子。」 對於沈艷開出來的一萬小禮物加GLC三年使用權的條件,姜若然委婉的拒絕了,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涉及到做人的問題。

葉秋雖然沒說,但是姜若然猜想葉秋應該是不希望自己把他說出來吧。

更重要的是。

她不清楚沈艷要車主人的目的是什麼。

萬一是做對車主人不利的事情呢?

比如綁架!

比如敲詐勒索!

又比如想泡他!

一聽對方的聲音,就知道是個御姐,而且還是個很有錢的御姐。

笑話,我姜若然又不傻,怎麼可能憑空給自己找一個這麼有競爭力的情敵呢!

可是呢!

沈艷第二個條件,姜若然是沒有理由拒絕的,但是呢,她還是拒絕了。

因為!

就在今天早上,她已經把車子還給葉秋了,畢竟已經借來好幾天了,也不可能一直借的,車子都沒有了,還拿什麼去給你充當門面哦。

沈艷得知車子已經還給對方之後,當然是非常的失望了,可還是保持着和顏悅色:「既然這樣,以後有機會我們在合作吧。」

「當然,作為你的粉絲,我可還是會到直播間捧場的!」

姜若然微笑道:「那謝謝艷姐你了!」

掛掉電話后,姜若然一改剛才沉着穩重的樣子,變了一個人似的,抓頭髮,丟枕頭,在宿舍的大喊大叫:啊啊啊,臭葉秋,爛學弟,姐姐為了你放棄了一部豪車,你還對我愛答不理,你個小沒良心的,你對得起我嗎。

啊啊啊啊,平治GLC啊,學姐我好心痛啊……

……

咚咚咚咚!

沈艷剛剛掛掉電話,便是傳來敲門聲。

「進!」

坐在位置上的她也沒抬頭,應了一聲。

陳玥玥推門走了進來。

沈艷這才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是新來不久的前台陳玥玥,因為陳玥玥是前台,每天她上下班都能夠見到的,所以還是記得她的。

「艷姐,是這樣的!」

陳玥玥走到桌子面前:「剛才,我接待了一個客戶,他說待會要來洗車。」

沈艷:「只是洗車嗎?」

陳玥玥點了點頭。

「玥玥,你應該知道,我們店裏是沒有單純洗車這個項目的。」沈艷轉過頭看着電腦,同時端起旁邊的咖啡,也不看陳玥玥:「是你朋友或者家人要來這裏洗車的吧,下不為例!」

店裏雖然沒有洗車項目,可平常的時候店裏面的員工都會把自己的車,或者是家人的車拿到店裏洗的,沈艷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所以!

沈艷以為陳玥玥也是這樣,特地來跟自己報備的。

陳玥玥立刻說道:「不是我朋友或者家人,而是一個不認識的客人,我看他開的是豪車,就答應他只洗車的要求了,所以特地來跟您說一聲。」

「哦,豪車?」

沈艷笑了笑,也沒太在意,隨口一問:「有多豪?」

攪拌了一下咖啡,喝了一小口!

陳玥玥並不知道布加迪威航敞篷版具體要多少錢,可先前有聽下面的同事說起過,便是說道:「應該不低於四千萬吧!」

「噗!」

沈艷剛剛喝了一口還來不及吞下咖啡,直接是噴了出來,噴到了電腦屏幕上。

可她根本就顧不了這麼多。

急忙站起。

「玥玥,你剛才說的是不低於四千萬的豪車?」

陳玥玥點頭:「我是聽李姐她們說的,李姐她們說那車不低於四千萬的。」

沈艷驚呆了!

閩都什麼時候出現這麼貴的豪車了?

當然!

她並不認為陳玥玥敢騙自己!

「艷姐,我有拍照片,你看,就是這輛車!」陳玥玥翻出手機照片,然後拿到沈艷的面前。

雖然只是從後面拍攝的,可沈艷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是……」

「布加迪威航,還是少見的敞篷版?」

沈艷情緒有些激動:「這車四千萬是官方報價,實際到手價格,遠遠高出這個價格了。」

「而且,這是布加迪啊!」

「不是光光有錢就能夠買的到,想要買這種車的,身份,地位,一樣都不能缺!」

「而能夠買到這款車的人絕對很有背景!」

一心想要拓展人脈的沈艷,遇到這種神秘土豪的時候,怎麼可能不想要結識呢?

激動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