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這種想法。

湯匙令,開始了。

「我老人家,就優先了哦。」

華老看著酒嘴裡都在泛口水,心裡在默念,轉到自己轉到自己!

可惜,他不是夜店高手,控制不了方向。

當湯匙停下,指向的人,赫然是……

蘇木!

蘇木:「……」

「是小蘇,給小蘇倒上。」不是自己,是小蘇,華老也還能接受。

杯子不算太大,但也完全不算小,蘇木不耍賴,一口就干下。

「諾,湯匙給你,該你轉了。」

輸了的來轉,這也是規矩。

「好。」

一杯,蘇木倒是沒有什麼反應,拿著湯匙一轉,停下。

蘇木:「……」

「咕嚕。」

今天運氣一般。

再轉。

蘇木:「……」

今天運氣不太好。

再轉。

蘇木:「……」

再轉。

蘇木:「……」

再……再轉。

蘇木:「……」

華韻:「……」

憨華:「……」

華老和華父:「……這手法,在線求教。」

嗯……

蘇木覺得……

這特么很不科學啊! 盛歡原本不怎麼在乎孟瑤的態度,就在前一秒她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生氣的。

此刻,她突然變了臉色。

「哦?」盛歡的目光冷漠的掃過冷柔,最終看向孟瑤:「你說她還是個孩子?哪個孩子留學在外一年,就睡了二十多個男人?每晚出入在夜場,跟三五個男人回家?剛才那段視頻看的不清楚,不如我再給你發幾條人多的?」

冷柔臉色更是白的沒有一點血色,暗暗心驚,盛歡怎麼會知道這些?

一旁的記者們各個瞪大眼睛,驚掉了下巴,誰都沒想到這件事竟然翻轉成這樣?

孟瑤臉色自然也不好,可她是母親,不得不抬起頭,祈求:「小柔她是一時貪玩,她沒你想的那麼壞,看在你是她姐姐的份上,別跟她計較這一次,好不好?」

「姐姐?我可沒有這樣心機的妹妹。」

盛歡冷笑:「她早就知道跟我長得有幾分相似,估計跑到我男人面前刷存在感,裝着白蓮花,柔柔弱弱的博可憐,為了不讓我起疑心,連雲清都利用,我如果有這樣的妹妹,那可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傅雲清站在沙發一側,微微垂著眸,看都不曾看冷柔一眼,但臉上的嫌惡是沒有半點掩飾。

他想不通,一個好好的女孩,怎麼能做出那樣噁心的事情。

她根本就不在劍橋大學上過學,雖然也在英國,卻只是在一個當地三流大學讀書,平常交往的也都是一些地痞流氓。

「雲清,你先出去吧。」盛歡看出他的局促,想起他還不過剛成年,不該讓他看到人性這樣骯髒醜陋的模樣。

「嗯。」傅雲清點點頭,離開房間。

孟瑤沉默一陣,再次抬起頭:「你想怎麼樣?」

盛歡倚在男人身側,神色冷淡:「當然是從哪來,滾哪去。」

「不行!」孟瑤一口拒絕,「我們絕對不會離開進金城!」

自盛歡來后就沒再說話的男人淡淡開口:「你還有選擇的權利么?」

冷柔躲在孟瑤身後,怯怯的看向傅雲澈,眼神里還有某種幻想:「球球你,別趕我們走,我們離開了金城,那些股東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男人冷眼旁觀:「我就會放過你們么?」

冷柔眼神一震,迅速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

孟瑤捏著掌心,目光一沉,看向傅雲澈:「我知道你在金城手眼通天,但我畢竟是歡歡的親生母親,如果我公開這件事情,你若再對我和冷家動手,外面的人會怎麼看?」

「哦?」男人墨色的眸微微眯起,抬手輕輕撫著盛歡垂在肩頭的長發,一副慵懶做派:「歡歡承認你了么?孟女士。」

孟瑤神色一頓,生硬道:「她認不認,血緣關係是無法改變的。」

盛歡則不痛不癢的交疊起長腿,整理裙擺:「你想說,就去說好了,幾句流言蜚語,我有的是辦法讓他們閉嘴。」

「你……」孟瑤被她懟得臉色青紅了一陣,最終憤怒道:「盛歡!我果真是白生你了!沒想到你是這麼心狠的人!」

盛歡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自顧「咯咯」的笑了一陣兒,「哦,看來還是我不孝了?」

孟瑤被她的笑驚到,沒有說話。

「好了,我也累了,該回家休息了!」她說着,拉着傅雲澈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冷柔急地站了出來。

。你的碼字姬由於心生不滿,碼字速度-50%,下一章當前進度3%。

《不過是美少女的任務罷了》你的碼字姬因為你喜新厭舊,心情低落,決定停止更新一天。 林玉凌在腦子裡搜索與眼前這個男人有關的信息,一無所獲,她有些泄氣,對方的話卻直接讓她震驚在了原地。

「我說你剛才喝酒怎麼總是走神,原來是真認識他。」

什麼剛才喝酒,難道在酒館的時候,這男人就知道自己也在樓下了?

司馬律璽的目光始終鎖在林玉凌身上,她冷哼了一聲,即便剛才的話被他聽到了又如何,難不成還能殺了她?

「那個,二位繼續,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林玉凌縮了縮脖子,司馬律璽卻沒想放過她,冰冷的眸子里放出嗜血的光芒,修長的手指瞬間提起對方的衣領,冷聲道,「你還想跑哪去?」

林玉凌措手不及,揮舞著手臂妄想掙開,奈何對方的力氣實在太大,她這就像是小孩鬧騰一樣,毫無作用。

「三皇子,下官還有事,先走一步,您自便!」司馬律璽提著她往旁邊停著的馬車走去。

在場的民眾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這位小公子又怎麼惹了那尊煞神。

「自己上去!」司馬律璽把她丟在馬車邊,林玉凌揉了揉被衣領磨痛的脖子,一個翻身,利落的站在了馬車上,還不等她站穩,邊被身後的一股勁力打了進去。

林玉凌在心裡大罵了一聲混蛋,整個人臉朝地狠狠的摔在了車廂里。

「你是不是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她狠狠的盯著他,眼中滿是憤怒,這麼暴力難怪沒媳婦!

「憐香惜玉?你也配?」司馬律璽冰冷孤傲的眼睛彷彿沒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滿了邪氣,烏黑的頭髮,散在耳邊,俊美的不像人間之物。

林玉凌心裡暗暗嘆了口氣,長得這麼好看,可惜是個有病的,不僅身體有病,腦子也有病。

她揉了揉摔疼的手臂,把剛買的那一包葯丟到司馬律璽面前,原本包得嚴嚴實實的四角包,現在已經散碎得不像樣子,零零散散地灑落在車廂里,如果說剛才救人的時候還能收拾一下,現在這個就是真的散的不能再散了。

「我千辛萬苦買來的葯,你說吧,怎麼賠?」

林玉凌一臉坦然,既然跑出來被他抓了,那就乾脆直接面上。

司馬律璽看了一眼撒得滿車廂都是的藥材,臉色瞬間漆黑了下來,手指狠狠握緊,恨不得將整個車廂都掀開!

「林玉凌!」司馬律璽咬牙切齒的喊了一聲她的名字,「我勸你,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哎!這可是你自己搞的,和我可沒有關係!」

林玉凌立馬攤手,還冷冷的白了他一眼道,「再說了,這些葯都是給你用的,現在你自己打翻了,那就自己去準備吧!」

她直直的盯著對方的眼睛,毫無懼色。

「你!很好!」司馬律璽頭一次被人氣到這種程度,偏偏他還無法反駁,葯確實是他打翻了,看對方的神情,也確實是給他配的。

「藥方給我。」司馬律璽冷聲說道,但她怎麼可能讓他如願,林玉凌挑了挑眉,一臉清高,「那可不行,要是你拿到藥方就一把將我踹開了怎麼辦?我可遭不起這個罪!」

司馬律璽冷冷的盯著她,眼中的寒意已經足夠將她凍成冰塊,林玉凌無奈,只得掏出口袋裡常備的炭筆和宣紙,把之前的藥方又老老實實給他寫了一份。

林玉凌戰戰兢兢的將方子遞給他道,「喏,我都給你了,現在能放我下去了吧?」

「你還想去哪?」司馬律璽冷笑了一聲,那雙幽深黑沉的眼眸里甚至沾染著一份令人不敢親近的冷漠與疏理……

林玉凌癟了癟嘴,往角落裡面縮了縮,不過多時,馬車邊到了少卿府,門口的護衛立馬上前來將馬車停好。

她從馬車上跳下去,跟在司馬律璽身後一路進了府邸,留下門口不知情況的侍衛面面相覷。

「喂,少卿大人!」林玉凌一邊提著裙擺一邊快步跟上去,「少卿大人你等等我!」

司馬律璽的腳步實在太快了,她要跟上著實有些吃力。

「你要跟我到什麼時候?」司馬律璽突然停住腳步,目光冰冷,眉間浮上了一層黑絲,林玉凌抬頭望上一看,正巧看著那偌大的沁竹軒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她癟了癟嘴,沁竹軒附近的守衛向來森嚴,她幾次想要翻牆過去都被人發現,逼了下來。

「抱歉,沒注意。」林玉凌聳聳肩,很自然的轉頭走向了自己的含香苑。

小蓮見她這一臉灰的回來,眼睛都哭腫了。

「側夫人,您這是跑到哪兒去了,讓奴婢好找嗚嗚嗚。」林玉凌才跨進自家院子,便看見小蓮一臉淚痕的向她飛奔而來。

她眸光閃了閃,有些尷尬,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以一種這樣的姿態回到這裡。

「別哭了,去備水,我要沐浴更衣。」林玉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一臉嫌棄,要不是那會在地上滾那麼一造,自己也不會這麼狼狽,看來下次還是不要在多管閑事的好。

「好,奴婢這就去準備。」小蓮擦乾了眼淚,忍著一臉的委屈去吩咐其他人準備沐浴要用的東西。

林玉凌輕嘆了口氣,有了今天這一出事,以後要想再偷溜出去恐怕就難了,她走到梳妝台前,把臉上的偽裝係數卸了乾淨,髮帶被她隨意扯開,一頭墨發傾斜而下,猶如黑色的瀑布垂懸於半空。

她理了理落到眼前的髮絲,露出一張小巧而精緻的臉蛋,彎彎的柳眉下是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眸,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繞是她自己看了也想一親芳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