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威嚴的身影,與林凡一般無二,只是太巨大了,萬丈之高,他抬腳,就像天級殺手狠狠跺下。

天級殺手一聲怪嘯,攝來一座萬人高山,他單臂扣進攝來的大山中,就倒撩而上。

「噗!」

就在此時,天級殺手的動作陡然僵直了下來,而後,諸多殺手凄厲大叫,逃竄向遠方。

「虛影?道身?你配在我面前玩嗎?」

林凡本尊冷笑著。

那是他的過去身,突兀的出現,以掌刀釘穿了這天級殺手的眉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要知道,那些商人背後都站著一個朝廷的官員撐腰呢,特別是大的商戶更是如此。

錦衣衛要是做生意了,那就是搶了他們的飯吃。

蘇超說道:「大人,這怎麼是與民爭利呢?咱們錦衣衛的生意也是要雇傭很多人的,這樣一來,不知道能讓多少百姓有事做,有錢拿,有飯吃,這可是利國利民的好事。

至於彈劾嘛,只要咱們錦衣衛的生意能放出一部分股份去,讓那些人參與進來,大人,大家都有錢賺了,誰還彈劾咱們?

只要咱們是誠心誠意的為陛下養活錦衣衛,為陛下賺錢,陛下那裡也沒有了阻礙。

當然,要是陛下也能出一筆錢就好了,那咱們錦衣衛的生意就是名正言順的皇家生意,誰敢還有意見?

皇帝自己賺錢養自己的親兵,不用動國庫的錢,誰敢說什麼?

這生意做大了,大人就可以把錦衣衛冗沉之人塞到各個生意里去。

他們的待遇照常,官階照舊,而且還能給他們多賺錢的機會,那誰還會反對大人精簡人員呢?

到時候錦衣衛里剩下的都是精幹的人員,是能夠做事的人。

倒是大人再把待遇提高上去,多發放一些獎金什麼的,咱們錦衣衛的人就心安了。

心安了,要是再不努力做事的話,大人的大板子就可以打下去了,咱們錦衣衛不養閑人。」

蘇超的話讓陸炳陷入了沉思。

他覺得蘇超的辦法極好,如此一來,不但解決了錦衣衛人員冗雜的問提,同時也真的能讓錦衣衛富裕起來。

有錢好辦事,這個真理放在哪個時代都是通用的。

只是陸炳也知道,這件事辦起來不是那麼容易的,動了別人盤子里的肉,那麼反對的聲音必然是極大的。

但是不這樣做的話,還就真的沒有其他辦法解決錦衣衛眼下的問題。

而且是唯有這樣做,才能夠重振錦衣衛,讓錦衣衛重新成為皇帝手中的利器。

皇家也是有皇商的,只是那些皇商都是幫著皇家採買的,沒有人幫著皇帝賺錢的。

能給皇家賺錢的就是皇家的皇莊而已,但是皇莊里出產的那些糧食瓜果除了供養皇家以外,還能賺什麼錢?

陸炳知道自己要是能幫皇帝賺錢,把皇帝的內庫給填滿了,皇帝一定會支持他的。

而且他認為蘇超說得沒錯,錦衣衛自給自足,其實就是皇帝自己在養自己的親兵,這樣一來,不管是兵部、戶部和吏部一定會雙手歡迎的。

錦衣衛六七萬人,一年的開銷就讓兵部和戶部頭疼不已,要是自己幫著他們解決了此事,他們也是樂見其成,不會橫加阻撓的。

而那些阻撓之人,一定是那些利益受損的人。

陸炳覺得自己只要跟皇帝說了,得到皇帝的許可,然後私下裡悄悄的幹起來,等著自己的勢頭足夠大了,別人想要阻止也是不可能的了。

陸炳當了一輩子的官,自然知道朝堂上那些官員什麼德行,更知道如何的去對付他們。

因此他只是沉思了半晌,心裡就已經有了定數,甚至他已經想好了讓哪些人來操辦此事了。

當然,最關鍵的是蘇超的提議是真的能夠解決錦衣衛人員冗雜的問題。

自己給那些多出來的傢伙找到安置之處,他們要是還不去的話,那自己就有充分的理由收拾他們了。

「你的提議可行。」陸炳說道:「這件事我會好好的考慮一下。」

蘇超忙朝陸炳抱拳說道:「卑職多謝大人。不過卑職建議大人要是真的想實施起來的話,最好先做一個試點。

也就是想讓一個署理處做一下試試。

要是試點可行的話,大人再全面鋪開好了。

這樣的好處是,一旦事不可為的話,這損失也沒有多大。

同時先從一個試點悄悄的開始,別人也不會注意到,同時也能給大人摸索一些經驗,以後大人全面鋪開的時候,也有章可循。」

陸炳笑呵呵的看著蘇超,說道:「你是不是要說,先從你們東南署理處開始實施?」

蘇超撓了撓頭,訕笑道:「卑職的這點小伎倆果然逃不過大人的眼睛,這也是卑職的一點私心。

卑職的署理處實在是太窮了,卑職聽到那些百戶門一個月連幾次葷腥都吃不上,這心裡就酸的厲害。

再說這主意是卑職提出來的,大人您總要讓卑職近水樓台先得月吧?

而且卑職要是先試行的話,對卑職調查通倭案也是有幫助的。」

「喲呵,這事兒居然跟通倭案能扯上關係?那你說說看,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陸炳笑呵呵的看著蘇超說道。

蘇超先是給陸炳的酒杯斟滿酒,這才笑道:「大人,卑職南下調查通倭之事,要面對的就是沿海那些鉅賈。

卑職並不想用當地的自己人,那麼卑職就要有充分的理由跟那些鉅賈們接觸了,這做生意就是最好的理由。

卑職讓中南署理處的人假扮客商與那些通倭之人聯繫,這樣一是可以調查他們,二是也能順便幫大人摸清路子,將來咱們做生意的時候也知道如何去做了。

當然,卑職這也是想著能賺點錢,補貼一下署理處的兄弟們。

大人,有錢好辦事啊,讓大家都餓著肚子幹活,他們動力不足啊。」

陸炳指著蘇超哈哈大笑,說道:「你這混小子,這個理由你都能想得出來。

也罷,那就讓你先試點好了,等你理順了以後,我再跟陛下那裡稟報,這樣也是有理有據嘛。」

「大人英明。」蘇超忙起身朝著陸炳施了一個大禮。

他很高興,今天為他利用東南署理處做生意掃清了障礙,這就是勝利。

「大人,您打算支持卑職多少錢進行試點?」蘇超跟著就問道。

「還要我出錢?不是你們署理處自己出錢嗎?」陸炳驚訝的問道。

蘇超苦著臉說道:「大人,東南署理處那點底子您還不知道嗎?哪裡有什麼錢啊?」

陸炳哈哈笑道:「那我不管,我只是支持你去干,至於做生意的錢嘛,你自己想辦法去,你東南署理處沒錢,我這裡就有錢了?奶奶個熊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854章

說是面臨資金問題,但是錢不是真正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宗政御能不能從這些人把資金要出來。

要不出來,他在宗政家繼承人這個位子站不穩。

宗政祥雲畢竟是旁系實力,根基穩,七爺常年不在京城內,要想站穩要走的路挺難的。

而選擇這一切,宗政御目的只是為了償還老爺子幾十年的養育之恩。

慕安安低頭輕笑起來。

她家阿御,看著很冷,其實內心溫柔細膩。

惦記每一場恩情。

也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償還每一場恩情。

『叩叩叩』

慕安安正聽著小九叭叭,房門突然被敲響。

隨即傭人推門而入,「安安小姐,宋停宋少爺來了,在樓下等您。」

「宋停?」

慕安安沒開口,倒是電話里原本正跟慕安安叭叭個不停的小九情緒激動了起來,「他怎麼跑去找你了?」

「他為什麼會去找你?」

「啊啊啊啊,他憑什麼去找你啊!」

慕安安趕緊把手機拿離自己耳朵遠一點,以免遭受衝擊傷害。

等小九嗷嗷尖叫完后,慕安安才重新把手機貼回耳朵,隨即揮揮手,讓傭人先下去。

「安姐……」小九委屈兮兮的。

「你和宋停發生什麼矛盾了?」慕安安問。

那邊小九沉默了一會兒,最後又像是打雞血一樣,「沒有,想多了,沒有,好著呢!」

「哦,掛了。」

「啊,別,別……」

「說清楚。」

「就,就是……」

慕安安一直等著小九給答案,結果她在那邊吞吞吐吐半天說不清楚。

「你不說我掛了……」

「別別別,安姐……我,我就是發現我好像喜歡宋停了。」

慕安安挑眉,「所以?」

「我有點無法面對他。」小九聲音更委屈了,「一見到他,我這心臟就跳的跟敢死一樣,砰砰砰砰,好像要炸了,我靠近?不了,我害怕,我想躲起來。

安姐,我是不是瘋了,我為什麼喜歡宋停啊?」

「你為什麼不能喜歡他?」慕安安反問。

小九沒話說了。

「晚點跟你說,宋停估計是來找你,我先下去跟他談一談。」

小九那邊依舊沉默。

「小九?」

「先掛吧,回頭我跟你說。」小九有氣無力的。

慕安安也沒有多說什麼,掛了小九電話,這才下樓。

客廳的位子,宋停坐在沙發上。

少年穿著簡單的黑色牛仔褲,搭配白色襯衣,襯衣上做了一點半截黑色馬甲的裝飾,顯出了特別和時尚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