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意地點了點頭,赫敏也坐正身子,打開了那本《查威克的魔力:一》,翻到自己剛剛看到的那一頁,準備重新閱讀。

可是她的眼神始終不由自主地偷偷望向瑞克……

……

對於台下交頭接耳,互相交談的學生,瑞克不打算制止,因為他們正在互相討論在《霍格沃茲大逃亡》遊戲的經歷和見聞。

有小巫師對着他的同桌說,他被一隻非常社恐的食屍鬼給救了;還有小巫師驕傲地對着好朋友炫耀他打敗了一隻小精靈,而他的好朋友卻不想信他……

這是屬於他們的冒險之後的盛宴,瑞克又不是沒有感情的機器,怎麼可能突然站起來,對着小巫師們說,你們都給我安靜,不要交頭接耳,否則扣你們學院分。

他也是從學生時代過來的,學生們討厭什麼老師、喜歡什麼老師,他對這門清。

靜靜地坐在講台上,瑞克聽着下面小巫師們的愉快交流,不知不覺中被他們的談話內容逗得笑樂了。

只需要再等待兩分鐘,那名赫奇帕奇的奧古斯丁·大帝小巫師就會成為第一位完成任務的小巫師,瑞克思考良久后,決定獎勵他一台潘多拉,畢竟他的理論考試成績也非常不錯,排名第十一。

……

「啊,大家怎麼都在看着我?」

奧古斯丁緩慢地坐正身體,眼睛似睜未睜,嘴角還有莫名液體的殘痕。他環視四周發現自己熟悉的同學都用非常驚訝的眼神看着他,這種情況讓他有些莫名其妙,於是一臉無辜地問道。

「胖…咳咳!奧古斯丁,我們正在格雷夫斯教授的黑魔法防禦課上呢。你快點給我清醒一下。」

同桌有些難以置信,這胖子居然在遊戲中睡覺?!心裏不太敢接受這個事實,但還是小心提醒他現在正在上課中。

聽到現在還在課上,奧古斯丁心中一震。之前考試、進入遊戲、逃跑等等熟悉的畫面開始一幕幕浮現在他的腦海。

『完蛋了,真是丟人丟大了。居然在新教授的第一節課上睡覺,這要是讓斯普勞特院長知道,我可能一個月都進不了廚房了。5555,怎麼辦?還是直接認錯吧…』

明白自己可能犯下大錯,奧古斯丁的大腦飛快地轉動着。

「對不起!格雷夫斯教授,我不應該在您的課上睡覺!真是對不起!」

他快速站起身,低着頭,語氣非常誠懇地對着瑞克認錯,只希望瑞克不要懲罰他。

「呵呵,大帝先生。不必道歉,你記住下次不要再這樣,就可以。現在,麻煩你能和我們敘述一下,你是怎麼完成我佈置的任務,安然無恙地生存30分鐘。」

在羅恩等人被狼人團滅,瑞克也以為所有小巫師們結束了《霍格沃茲大逃亡》遊戲初體驗,正準備關閉潘多拉時,眼角的餘光看見光幕上還有一個名字亮着,這個名字瑞克還是印象比較深刻,就是原本的理論考試第十一名,奧古斯丁·大帝。

當時瑞克心裏還念叨著要怎麼整治這位試卷只做一半的赫奇帕奇小巫師。

沒想到這緣分妙不可言啊。

……

非常好奇這位小巫師為什麼還能存活到這個時間,瑞克於是將投影畫面的主角換成了他,可沒想到。在他的視角中除了漆黑一片,什麼都沒有。

……

「任務?……是這樣的,我當時獲得…」

當聽到瑞克沒有怪罪自己上課睡覺這件事情,奧古斯丁終於放下心,從他被吸血蝙蝠追殺開始講起,后在逃跑的路上不小心掉入一個坑洞,由於坑洞太高,他爬不上去,只好順着坑洞繼續往裏爬。

爬著爬著,他感覺到太累了,於是就便躺在洞裏睡著了。

當奧古斯丁講完他自己的遭遇后,所有小巫師們都對他投來「這就是狗屎運嗎」的眼神。

在吸血蝙蝠出現時就被淘汰的泰瑞更是嫉妒的握緊拳頭,想要用力砸桌子,可是出於對瑞克的恐懼,他的拳頭落到一半就及時支柱。

無法發泄的他只能嫉妒的在心中詛咒奧古斯丁吃飯的時候吃到鼻涕蟲。

赫敏也是無語的看着奧古斯丁,這就是傳說中的歐皇嗎,睡一覺就能完成任務。想想自己被貓狸子追殺、被馬爾福一箭射死。

赫敏就有些心態崩潰,人和人果然是不一樣的啊。

終於她悟了。

有人天生歐皇。有人一輩子註定非酋。

…….

聽着奧古斯丁的「奇遇」,瑞克開始閱讀潘多拉中的記錄,並開啟管理者模式調出奧古斯丁周圍的上帝視角,等看完這些之後。

瑞克不由自主地露出一陣苦笑,這孩子可真會給自己找BUG呢。

奧古斯丁的初始裝備中,有一件布衣的屬性成為了奧古斯丁能完成任務的關鍵點。

浸沒牛眼蜂蜜的破布,防禦力0。當你靜止不動時,防禦力升2點。註:因為沾滿牛眼蜂蜜,當你裝備它時,你的身上將會散發出特異的香氣,這種香氣是高地紅蟻的最愛。

這件裝備看似屬性最低,但比起其他人的裝備來說,負面效果也是最低的。

先說一下高地紅蟻的情況,在《霍格沃茲大逃亡》的設定中,這是一種無害無攻擊傾向的最下層生物。只要玩家的防禦力高於2點,高地紅蟻基本不會對其造成傷害。 眾人都是茫然地看着林漠。

「什麼叫一體雙生?」

「什麼叫兩個人的集合體?」

林漠輕聲解釋道:「簡單來說,他應該是一對雙胞胎。」

旁邊一個人立馬道:「胡扯!」

「他家只有他一個,根本沒有任何兄弟姐妹。」

眾人也跟着哄鬧,霍天成咬牙:「林漠,你到底是醫生,還是江湖術士啊?」

「怎麼?看他的臉,就能看出他有沒有兄弟姐妹?」

林漠輕笑,慢慢道:「他這個雙胞胎有些特殊。」

「在胚胎髮育的過程中,因為營養缺失,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導致其中一個胚胎,融合了另一個胚胎。」

「結果,兩個孩子,就變成了一個孩子。」

「生下來之後,看似是一個人,但那個被融合的胚胎,並不是死了,依然還存在。」

「一般這種存在,只是存在於身體里的某個部位,無傷大雅。」

「但是,這個人,他那個雙胞胎兄弟的胚胎,生長在他的心臟上。」

「這就導致了,他的心臟會製造兩種不同的血液,分別屬於兩個人的血液。」

「平時這種血液,只是藏在心臟里。」

「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對這個人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可是,一旦出現意外的情況。」

「比如說遭遇一些災禍,出現大出血的情況,另外一種血液,就會自發地供應本體,從而導致他病發。」

「這看似是心臟病,但是,如果你真的用心臟病的療法去治療,那可是會死人的!」

一番話,說的現場眾人都是大張著嘴,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薛神醫也是目瞪口呆,這個情況,比他之前見識趙公子的蠱蟲情況,還要離奇啊!

此時,一個醫生突然道:「林先生,您……你說的一點都沒錯。」

「我是他的主治醫生,他在發作這個病之前,的確出了車禍,大量出血。」

「當時他差點死了,我們以為都救不過來了,誰知道他奇迹般地生還了。」

「可是,生還之後,就出現了現在這個情況。」

「我們按照心臟病的情況去治療,但一直不見好轉。」

「難道,這……這真的是一體雙生嗎?」

現場眾人再次驚嘆,林漠竟然說的全對?

就連呂三針也懵了,他緊皺眉頭:「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荒誕的病例?」

「林漠,你……你不是自己胡編亂造的吧?」

林漠:「我就算胡編亂造,可這一個人體內的兩種血型,是我能夠編造的嗎?」

呂三針頓時語結,這一點,可是現場驗證過的啊。

林漠接道:「如果你們真的想證明這件事,也簡單。」

「可以給他的心臟表皮細胞做鑒定,就能證明他的心臟,到底屬於一個人,還是兩個人了。」

「不過,咱們今天主要是治病,關鍵不在這裏。」

病人主治醫生立馬道:「那他這個病,該怎麼治?」

林漠:「兩種治療方法。」

「一種是徹底解決,就是將屬於他兄弟的那部分切除掉。」

「不過,這一部分生長在心臟上,不太好切除。」

「另一種,就是直接將那部分抑制住,讓那部分血液不會在體內循環就可以了。」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好書等你來看。

眾人面面相覷,心臟切除一部分,那肯定不可能。

但是,抑制那部分血液,這又該怎麼做呢?

呂三針身邊一個徒弟大聲道:「說這麼多嘩眾取寵的話,有什麼意思?」

「咱們今天是來治療病人的,不是聽你講故事的。」

「林漠,你有本事就把他治好,沒本事就認輸,能不能不要浪費大家時間!」

眾人紛紛點頭,現在的關鍵是治病啊。搜索微信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最新章節搶先看。

林漠輕笑,他將呂三針刺在此人身上的三根銀針取出。

而後,他拿着其中一根銀針,突然就刺在了這個人的左胸膛。

眾人只看到這病人發出一聲低呼,緊跟着,這病人竟然慢慢站了起來。

所有人都愣住了。

要知道,呂三針剛才說治好了他,但也只是暫時壓制他的病情,這個病人根本無法站起來。

而林漠這一下子,就讓這病人站起來了,這一下子就能看出兩人的差別了。

呂三針也有些慌了,難道自己的療法真的錯了?

此時,他旁邊徒弟不甘心地道:「站起來又能怎麼樣?」

「想讓人站起來還不容易?站起來不代表就治好了!」

賀老立馬道:「咱們現場有這麼多儀器,還有來自各省的名醫,可以現場對他進行檢查。」

「治療是否有效果,咱們用檢查結果說話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