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安皺了皺眉,停住腳步:「你怎麼了?」

「沒,沒事。」沈如芸有些倉皇地擦了擦眼睛,吸了吸鼻子:「我,我就是……」

想起之前收攤時她的神情,陸懷安很快就明白過來,有些好笑:「因為生意啊?」

一說起這個,沈如芸又想哭了。

她重重地點頭,用力地:「嗯!他們太壞了,怎麼能這樣呢,就,就算開,也不能在我們店前面開啊,這樣太過分了,我們還怎麼做生意啊!」

簡直是欺人太甚!

陸懷安看着她氣鼓鼓的樣子,忍不住戳了一下:「像條河豚。」

「你煩人!」沈如芸把他手拍開,更氣了:「我跟你說正事呢!」

她又生氣又着急,越說越覺得前途堪憂。

生意要是一直好,他們能賺到錢,沒準就能回去建一棟房子,就不會再跟公婆吵起來,他也不必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可是生意不好,他們這門面一天天的可都是要錢的,到時別錢沒賺到,還虧本……

「呸呸呸,童言無忌。」陸懷安搖搖頭,無奈地笑了:「哪裏就至於到那一步,搶生意多正常的事兒,他們能搶過去,我們自然也能搶回來。」

搶回來?

沈如芸抬起濕漉漉的眼睛,有點遲疑:「怎麼搶?我再做點小雞小鴨的包子饅頭?」

她打起精神,開始一起想辦法:「不行我就做點粽子,我包粽子可好看了。」

「倒也是個法子。」陸懷安早有成算,笑了笑:「不過我想的和你的不大一樣,你看,他們不是把包子做大嗎,我們就把包子做小。」

做小?

沈如芸皺起眉頭,不能理解:「還小?人家現在一個頂我們兩個,我們再小,豈不是……」

「嗯,所以我們不只做點包子饅頭。」

光做包點多累人,每天趕着早上這一批,下午又沒什麼人買,現在又被分流,摸天黑地賺的又不多。

沈如芸安靜地聽着,越聽眉眼越舒展。

一次買一籠?

一籠有六個?

光看數量,確實是比人家那個多多了。

「然後我們再往裏面放點油,一蒸,油融化了,味道會特別好。」

放油?沈如芸想了想,搖頭:「不行,這太貴了,我煮點湯呢,天氣開始冷了,你看昨天的湯今天開始結塊,我就舀整塊的往裏面一放,融化了一樣好吃的。」

就是得早點煮湯。

陸懷安想了一下,又補上一句:「我再做點小一點的蒸籠,大包子大饅頭我們量少點,這種一籠一籠賣的,就叫小籠包好了,可以一直賣。」

「好。」

陸懷安琢磨了一會,覺得後期可以再改進一下,不過得等過完年,他去市裏看看進貨渠道。

這種太容易被複制了,縣城裏人又不多,雞蛋就那麼點,搶來搶去沒什麼看頭。

沈如芸聽了他的話,對於第一次進縣城的她來說,大城市簡直是海市蜃樓。

內心充滿了彷徨,她猶豫了半天,才瑟瑟地道:「我覺得,只要我們一直換新的,總還是能賺到錢的呀,如果真的做出了小籠包的話,我們也算是鶴立雞群了吧?」

「寧為鳳尾,不為雞頭。」陸懷安想起在田地里刨食的過往,擺擺手:「我才不要鶴立雞群,我要離開這群雞。」

被他氣勢所懾,沈如芸訥訥點頭,表示自己會堅決支持他。

第二天的生意仍然不好不壞,勉強賣完了兩籠,這也有可能是前邊店子已經不再送包子的原因。

供銷社的蒸籠蒸大包子太小,蒸小籠包又太大,只能自己做。

等陸懷安做好了小蒸籠,他們就果斷決定開始做小籠包。

剛好油渣沒了,沈如芸特地在買菜的時候挑了根大腿骨回去。

腿骨一煮,那真是香飄萬里。

熬了一早上的湯,不少人都是飢腸轆轆地被香氣熏醒的。

「太缺德了!這麼香,誰熬得住!」

一打聽,結果是陸懷安他們做包子搞的湯。

做包子就做包子嘛,搞這麼香的湯做什麼呢!?

不少人爬起來,直奔包子鋪。

陳永明又跑在了第一個,興沖沖的:「老闆這是什麼包子?」

「小籠包!」陸懷安拉開抽屜,熱騰騰的香氣撲人一臉:「一籠一袋,要小心燙,吃的時候先咬開皮,吸掉汁再吃!」

精緻的蒸籠里,六個小籠包袖珍又可愛,更不用說這股子香氣了,本身已經格外誘人。

風微涼,陳永明伸出手,猶豫着開口:「給我……來兩籠!」

吃之前他還特地吹了吹,生怕燙到。

小心地照陸懷安的指示撕開一點皮,用舌頭堵住口子吸湯汁。

燙燙燙!

一入口,他就驚到了。

香!濃!這是真正的肉香啊!

哪怕燙也捨不得鬆口。

於是其他伸長脖子的人就看到,陳永明吃了一口小籠包后,緊皺着眉頭,表情格外猙獰。

這讓不少觀望的人打起了退堂鼓:莫不是很難吃?瞅這孩子難受的。 那就看到了,這個女生確實是比自己要嫻熟很多,所以也都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了,也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王四喜還以為一直都是李泉照顧著呢,所以說剛醒來了之後一直都在找李泉。

「大哥你這是去哪了呢?怎麼現在還不在呢?叫你半天也不給你回話。」

這個時候的王四喜剛給李泉發了一條消息,救起來一個陌生的女孩。

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王四喜整個人都有一些懵了,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畢竟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有一些邋遢。

而且剛剛醉酒醒過來那一定是最不好的影響吧。

雖然說他也不是特別的了解面前這個女生,不知道他會對自己有如何的印象,但是還是應該要注重一下在外人面前的一些形象的。

「你……」

「你到底是誰啊?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家裡面,沒有經過允許就進來了嗎?這個難免有一些草率了吧。」

本來以為這個人是壞人呢,可是看到了這個女孩直接就轉過來了一個熱毛巾,準備再一次給自己擦臉的時候,王四喜才知道,或許昨天晚上並不是李泉照顧了自己。

「我是誰並不重要,因為你昨天晚上醉成那個樣子,我看李泉也不會照顧你,所以也沒有辦法了,只能照顧一下你了。」

至今這個時候王四喜整個人充滿了恐慌的時候,他當然要趕緊去安撫一下王四喜的情緒了,畢竟剛剛醉酒,如果要是情緒太過於集中的話也不行。

「看來你們兩個人是認識的呀,既然這樣的話那你應該知道我叫什麼吧,我叫王四喜,你呢?」

那時候的王四喜看著面前這個女生稍微有一些嬌羞的時候,其實也都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了。

剛才自己的態度實在是讓人有一些不爽了,早知道不應該那麼魯莽的。

「我叫何敏敏,你可以叫我敏兒。我真的不是故意打擾你的,如果我打擾到你的話我會離開的,反正你現在已經酒醒過了。」

何敏敏在說起話來也是十分溫柔的,這個時候的王四喜不知道到底應該做何回應啊,只是憨憨的笑了笑,然後說著。

「不用了,你就在這就行,我覺得你比李泉要好很多,要是讓他來照顧我的話,恐怕早就已經出問題了,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改天一起吃個飯吧。」

看到了,王四喜也是比較喜歡自己照顧他的,所以這個時候的何敏敏整個人心情也都好了很多。

就這樣再一次留在了他們家裡面,替他去做了一下早飯,然後李泉這個時候竟然回來了。

因為李泉剛才也去忙了一下自己的事情,看著時間估計晚自習也醒過來了,當然應該要回來看看他這個兄弟了。

萬一幹了一些不靠譜的事可怎麼辦呢?李泉可不希望遇到這樣的一些事情。

「看來你們兩個人相處的還不錯嘛,如果不是這位姑娘,你可能早就已經醉了,在外面了以後可要多感謝一下人家。」

這個時候的李泉從中當了一次媒婆,如果不當媒婆的話,其實兩個人的關係也早就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的地步。

因為感情到位了,關係確定是很遲早的事情了,而且李泉這個房子的建立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目的啊。

現在正好可以多給他們一些機會去交流一下了,所以心裏面還是比較開心的。遇到了一個渣女,現在正好與能夠遇到自己真正的愛情了。

「當然要表達感謝了,這個時候咱們也要多多的去照顧一下他,要不然一會一起去吃個飯吧,我知道的有一家餐館非常的好吃。」

王四喜這個時候也開始主動起來了,或許是這樣的一個房子更能夠讓他產生一些情感上面的變化吧,不過這個時候的李泉真的是欣慰極了。

李泉就這樣利用自己的系統檢測了一下這個叫做何敏敏的女生髮現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生罷了,比之前那個叫阿環的姑娘要簡單的多。

其實像王四喜這樣的人找女孩的話,就應該找一個比較簡單的。

就這樣兩個人一起去吃了個飯,李泉在一塊好像一個巨大無比的電燈泡,可是又能夠怎麼樣呢?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兄弟幸福。

李泉本身呢是受盡了委屈啊,不過從這個房屋裡面出去之後,兩個人的感情依舊。

這就說明這樣的一個房屋其實對他們也只是促進作用罷了。

真正的讓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得到一些發展呢,還是兩個人互相的這樣的一個對眼了的狀態。

這頓飯當時吃的李泉稍微有一些欣慰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李泉角感覺到有一些情感方面的進展了。

可是沒想到這麼快,因為過了沒幾天王思琪就直接給李泉派來了一個請柬,告訴他自己要結婚了,李泉看了都覺得有一些懵了。

看了一眼名字之後果然是何敏敏,看來這個何敏敏真的是特別吸引王四喜,要不然也不能夠這麼快的進入到了婚姻的殿堂當中。

「你小子也太快了吧,這才多長時間啊,就已經要結婚了,看來我真的是低估你了。」

因為李泉之前的時候覺得王思琪不結婚可能是因為那個女生的原因。

可是現在看來還真的是他的原因,本身王四喜是很嚮往婚姻的,婚房都已經準備好了,這還不夠誠意嗎?

「當然可以了,那你們的婚房還用這個嗎?還是說用之前的呢?」

但主要都有一些疑惑了,畢竟這樣的一個婚房不是為了何敏敏準備的。

也不知道何敏敏會不會稍微有一些在意,那如果要是在意的話,恐怕還得斥巨資再去買一些房子吧。

畢竟到了現在這樣的一個時候,大家都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成年人之間的一些感情確實是很現實的,沒有房子沒有車又怎麼結婚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