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 清北大學微觀實驗室內,變異水稻研究還在繼續,幾個博士后研究員正在繼續測序一些改造的「巨型稻」種子的基因圖譜,將基因數據輸入軟體,通過大數據模擬完整的三維基因結構圖。

廖明初和白書龍指導完學生,坐在辦公室喝茶閑聊。

最近,因為基因代碼學國際交流論壇的原因,越來越多頂級生物學家來到京城。

有的大牛和生命科學院進行學術交流,有的在京城旅遊景點閑逛。

一些風言風語也傳入兩位老師耳中。

白書龍很擔心這次交流活動出問題,他全程參與了楊舟的研究,結果心裡一點底都沒有。

「廖院,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這次我聽說好多人都開始串聯,準備在交流會上給楊舟難堪呢。」白書龍喝了口茶,擔憂道。

廖明初比白書龍知道的更多,他認識不少頂級科學家,這些人已經私下和他交流過了,最近幾天都在試探他關於基因代碼學的事。

尤其是張豐,當年他也打過交道。

這次張豐來清北大學,真是來者不善!

當年清北大學委派到國外的學生,在Cas9技術專利上,背刺了張豐,這也可能是張豐針對楊舟的根源之一。

白書龍提起,顯然是希望廖明初私下和一些大牛接觸,讓他們收著點,別把會議搞砸了。

「張豐我已經接觸過了,他鐵了心準備質疑楊舟的學術成果,我的話不管用,外面的教授向來眼睛長到天上去了,根本不給我這個面子,後天確實有些麻煩。」廖明初搖了搖頭說。

「哎,沒想到楊舟絕症的事沒有鬧大,這次學術會議卻搞出問題,很多人都不相信楊舟掌握了基因代碼規律,認為胡蘿蔔成功是巧合,這次跟著楊舟做了幾天實驗,說實話,我也沒看懂他的操作。」白書龍嘆息道。

廖明初沒說話,腦海里卻是在快速想辦法,看怎樣才能化解這次的學術危機。

世界上很多學術成果,本來就一直存在爭議。

比如當年量子力學誕生那會兒,就連愛因斯坦都否認哥本哈根學派建立的量子力學理論。

波爾都被質疑,更何況現在的楊舟。

要化解這些質疑,只有讓大家廣泛認可楊舟的理論,現在問題就是楊舟拿出的數據太少。

頂級期刊《自然》能夠刊登楊舟的論文,並不代表全世界所有科學家就承認楊舟開創基因代碼學。

楊舟發表的那篇論文里,有很多內容,還有具體實例,正是驚人的成功率和神奇的讓植物生長加速黑科技,才讓審稿人一致通過。

通過是一回事,全部承認又是另一回事。

來的生物學家多半是沖著加速生長黑科技來的,而不是承認楊舟的基因代碼學理論。

「不管怎麼說,我們學校肯定會站在楊舟身後,這次大會就不公開宣傳了,萬一鬧出什麼事,影響力也能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廖明初最後說道。

白書龍只好點點頭,楊舟即將經歷的事,他都沒經歷過,給不了楊舟經驗,自己的能力也幫不上楊舟。

「這幾天楊舟天天待在大棚基地那邊,應該是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種子發芽上了。」白書龍說道。

廖明初搖搖頭,楊舟的實驗他全程看了,甚至有些地方還親自參與。

使用的基因編輯技術,就是原來的Cas9細菌改造的基因編輯器,改造水稻種子。

這種實驗,換個人一樣可以做,反正在他看來,失敗的概率極大。

Cas9技術2012年左右就誕生了,為什麼過去了八、九年,市面上還是沒有多少基因編輯的產品。

就是因為技術不穩定,很難成功。

就算成功,對基因的修改也非常小。

國內有幾位教授發表過運用相關技術的論文,其實都是小成果。

而改造水稻這樣的主糧,讓水稻增產,甚至口感更好。

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

廖明初全力支持楊舟,完全是因為楊舟得了絕症,並且確實拿出了一些成果,至少改造的變異蘿蔔,目前很有市場。

就連學校都和中糧一起合辦公司,讓清北大學又多了一家校企。

基因代碼理論能在這次全球學術會議上得到承認最好,就算沒有得到承認,學校也會繼續宣傳楊舟開創了這門學科。

變異胡蘿蔔就是證據。

有本事其他人,也弄個變異胡蘿蔔出來?

兩人又討論許久,討論的內容基本都是論壇如果失控,應該怎麼救場。

學術問題甩鍋比較容易,反正歷史上學術爭議事件一大堆,論壇搞砸了,只能說歷史上即將再多一件學術爭議事件。

楊舟可沒有放棄,隨著他對水稻基因的研究,非常肯定自己已經掌握基因代碼的內在關聯。

其實如果其他人也能夠完整清晰地觀察植物所有基因,並且屏蔽基因能夠馬上得到結果,他們也能總結出規律。

這個世界,神秘空間只有一個,所以這項技術,也只有楊舟才掌握。

靠著這項技術,楊舟挑選出的特殊基因,全部是水稻可屏蔽的基因。

換句話說,1萬株實驗樣品,99%都會發芽。

這樣的成功率,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

相信只要不是杠精,都不能否認楊舟的研究成果。

基因代碼基礎理論,楊舟是準備公開的,這是理論基礎,可以寫成一篇全新的深度論文。

而且研究微觀世界的現象,就算公開理論,其他科學家也只能觀察植物微觀世界的特殊現象。

卻依舊無法做到修改植物基因,得到變異品種。

因為,基因編輯器,掌握在楊舟手裡。

當然張豐也掌握了一種編輯技術,但張豐的Cas9技術不成熟,也只有楊舟靠著神秘空間的感知力,才能保證成功率。

在注射細菌時,稍微一點失誤,就會導致基因編輯失敗。

楊舟這兩天待在大棚基地內,種子依舊沒有發芽,因為就算是正常水稻,在溫度濕度都合適的情況下,種子也需要2-3天才能達到發芽標準。

這個過程在水稻改造時,已經經歷過了,種子膨脹時,才能改造胚胎。

凝膠狀態的種子,病毒都無法注射。

而達到發芽標準后,水稻種子繼續發育生出嫩芽,還需要5-7天。

目前種在地里的種子,最長也不超過2天,其實趕不上學術會議。

但楊舟有黑科技,他使用了神秘空間泉水對種子澆灌。

距離學術會議最後一天時,種子依舊沒有發芽,森和俊陪著楊舟視察種子發育情況,在路上便悲觀地說道:「楊桑,看來實驗趕不上學術會議了,你的底牌有點用不到啊。」

楊舟笑了笑沒說話,帶著森和俊來到基地,揭開蓋著種子的塑料薄膜。

裡面無數水稻種子,全都頂開了包衣,露出嫩白的翠芽,密密麻麻的種子散布在歸攏的水田埂里。

種過水稻的都知道,水稻要先集中培養,長成巴掌長短的小苗后,才可以通過移栽、直播、拋秧等形式種在水田裡。

現在不管是旱地、鹽鹼地、水田的稻種,全部分開散布在水田中央的濕潤田埂上,每顆水稻種子,還有小號牌代表實驗編號。

森和俊放眼一看,差點驚掉他的眼球,一萬個小格子里的水稻種子,竟然大部分發芽了!

他都快懷疑,這是不是楊舟為了糊弄大家,故意用的普通水稻種子,而不是改造的變異種子。

「楊桑,這,這怎麼,怎麼可能!」森和俊驚呼道。 方老三茫然地看着方悟德:「大哥,這……這還聊什麼啊?」

「這賤貨把小榮害成那樣,此仇不報,咱們方家還有什麼臉面可言?」

方悟德擺手:「哎呀,你太衝動了。」

「來,小姑娘,你不要害怕,來叔叔這裏坐着。」

方悟德笑得人畜無害,彷彿是一個和善的長輩似的。

吳菲菲立馬跑到方悟德身邊,低聲道:「方先生,我……我知道錯了。」

「可是,我不是針對方少,我主要是想對付林漠和許半夏的。」

「我不知道會這樣,您大人有大量,饒……饒我一次吧……」

方悟德笑呵呵地道:「哎呀,傻孩子,說這些話幹什麼啊?」

「來來來,坐這兒。」

「跟叔叔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你為什麼這麼恨你表姐和姐夫啊?」

「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

吳菲菲立馬把之前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番。

在她嘴裏,她母親當初救了許家所有人的命。

而許家的人卻恩將仇報,不感激他們也就罷了,處處刁難他們。

吳菲菲看不下去,所以想要給許家的教訓,才鬧出了這次的事情。

方悟德聽完,一臉感慨:「哎呀,世事難料,人心險惡啊。」

「社會就是這樣,好心未必有好報啊。」

吳菲菲好像尋到了知音似的,使勁點頭,看着方悟德的眼神,也變得崇敬。

在她眼中,這才是真正理解她懂她的人,讓她不由自主地心生好感。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方悟德突然笑道:「哎喲,時候不早了。」

「吳小姐,我家的人太魯莽了,讓你受驚了。」

「這樣吧,你們幾個,今晚就先在這裏休息一晚。」

「明天,我再送你們回去,怎麼樣?」

吳菲菲立馬點頭:「多謝方先生了。」

至於黃伍幾人,他們也不敢不答應。

方悟德起身,笑道:「對了,菲菲,你在國外住的那個地方,我也在那兒住過一段時間。」

吳菲菲眼睛一亮:「真的?」

「方先生,您也喜歡那個地方嗎?」

方悟德笑呵呵:「當然了。」

「哎呀,那是我最美好的一段回憶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