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努力!我要奮鬥!我要這諸天萬界都知曉我!楊戩!才是當之無愧的裝逼之王!

西遊世界,仙神無算,都死死盯著諸天投影,心中所思所想,和楊戩都差不多。

一個秦問天!

一個獨孤敗天!

那是真的一個比一個裝逼啊!

可橫看豎看,都找不出什麼毛病,不服也得服。

但轉念一想,連這種三界之內完全都沒有名號,聽都沒聽說過的小角色都能上榜,那麼自己呢?

——

神墓世界。

剛剛目睹了大魔天王等人戰天的畫面,即便記憶被抹除,依舊神魂激蕩,惶恐到了極點,振奮到了極點。

然而此時,和即將到來的諸天萬界,十大裝逼之王相比,似乎還差那麼點意思。

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緊握著雙拳,恨不得一頭扎進諸天投影裡面去。

不僅神墓世界,其餘諸天萬界此時也不平靜。

尤其是一片浩瀚世界。

這裡沒有花俏艷麗的魔法,有的,僅僅是繁衍到巔峰的鬥氣!

這裡鬥氣的修鍊,幾乎已經在無數代人的努力之下,發展到了巔峰地步!

當然,這裡也同樣有諸天投影。

今日。

鬥氣世界,所有頂級實力,頂級強者,也不例外刷到了諸天投影,十大裝逼之王盤點的視頻。

加瑪帝國曾經的霸主——雲嵐宗!

幾乎籠絡了加瑪帝國所有的煉藥師,勢力最為複雜的煉藥師組織——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

鬥氣大陸著名學府——迦南學院!

磐門——

蕭門——

血宗——

天蛇府——

期初眾人的反應,和西遊眾人,和其他萬界的人都差不多。

都是好奇,繼而震驚,繼而沉淪!

難以自拔,別人也拔不動,拔著拔著自己也陷進去的那種!

「千重劫,百世難!」

「亘古匆匆,彈指間!」

「不死軀,不滅魂!」

「震古爍今,無人敵!」

「還能這樣裝逼?不過,真他娘的燃啊,我感覺我的鬥氣都要燒起來了!」

「天已失道,何須奉天?」

「修我戰劍殺傷九天!」

「怎麼能這樣裝逼?」

「相比之下,我們的格局實在太小了,還僅限於鬥氣大陸,王者爭霸!」

「也不盡然,我覺得魂殿、丹塔、還有蕭門、磐門那幾個小比崽子就挺能裝的。」

「雲嵐宗、珈藍學院、煉藥師公會,更是最擅長裝逼。」

「且不說這個,我怎麼覺得這個秦問天,倒是和某個人很像?」

「敗帝王,斗蒼天,確實夠裝逼的。」

「尤其上榜理由竟然是他要做燦爛星河中最耀眼的那顆星!」

「咋,你是想閃瞎所有人的眼?」

「可見其生平有多麼裝逼!」

「我說的不是這個,而是看到他我就想起了蕭門某個小崽子,一樣的裝逼。」

「就是不知道這兩位哪個更能裝逼!」

議論如潮,激蕩不停,但下一刻,所有聲音盡數消散,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死死盯住了面前的諸天投影。

【我以火染紅了整個蒼穹,只為了給你不再冰冷的理由】

【我以雷轟顛了整個世界,只為了讓你聽到我的聲音】

【我走過了萬萬里,走過了一界界,只為了尋找你的呼吸】

【我入魔殺道,逆天弒仙,顛覆了天與地,蕭瑟孤獨的背影站在你的面前,只為了讓你睜開那讓我平靜的雙眼】

仙樂飄繞,大道之花,層層盛開,氤氳漫空。

一襲青衣,卓爾不群,彷彿道之骨蕾,與萬花之中,緩緩生出。

自此,天地失色,天地放光,天地晦暗,天地晴朗。

天地之間,唯他一人,而已!

如此姿態,如此風采,令周天萬界所有人眼光都猛然一亮,爾後——

「這尼瑪又是誰?」

「說好的裝逼盤點呢?」

「就這?」

「我怎麼覺著有點悲情?」

「悲情盤點?」

「諸天投影,你欠我一個解釋!立刻!馬上!」

伴隨著諸天萬界,十大裝逼之王,第八位的出場,諸天萬界都炸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既掙脫不了枷鎖,也握不住手中的劍。】

在四十六室的審判下,朽木家卻選擇了沉默。

朽木家固然是第一大族,但其奉行的宗旨是維護規則、維護平衡,所以,在沒有確實證據的情況下,如果追究綱彌代家的責任,兩大貴族鬧起來的話,尸魂界自然會陷入動亂之中,這無疑是朽木家不希望看到的。

而四十六室這樣做,就顯現出其玩弄權謀方面的「高超」之處了,故意不予綱彌代家罪名,最好的情況就是兩家決裂,最壞也能夠讓兩家不上一條船,讓五大家族只見產生矛盾,對於四十六室來說,是有利無害的。

畢竟五大貴族倘若湊到一起,那麼其權力是高於四十六室的,其決策除了靈王以外,無人能夠反對。

如今,志波家式微,再把朽木家和綱彌代家對立……

五大貴族齊聚將不再可能,於是,四十六室的權力就變成了最高,僅次於靈王。

得知朽木家態度后,今野仁八沉默了。

他跪倒在華菜的墓前,整整三天。

原本以朽木家的地位,是不能容許一介平民在自家墓地呆這麼久的,但是這次,沒有人說什麼,也唯有這次。

走出朽木家后,今野仁八雙目無神,漫無目的地遊盪著,失去了華菜的世界,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他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麼做。

「你在哭泣嗎。」

這時,一個磁性的聲音從他的前方傳來,讓今野仁八微微一怔,他抬頭看去,只見陽光下,一個身材挺拔的棕發男子正面對著他,眼鏡下的目光中,似乎有著無限的寬容。

「你是……」今野仁八聲音低迷地問道。

「我叫藍染,藍染惣右介,現在還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死神,」藍染惣右介朝他走了過來,輕聲說道,「今野君,你是否看清了呢?」

「看清……什麼?」

「自然是腐朽的貴族們,那骯髒的姿態。」

僅此一句話,就令大腦昏昏沉沉的今野仁八瞬間清醒了,他微微張開了嘴,如同撥雲見日一般,心頭縈繞的種種烏雲全部灰飛煙滅,他的眼中,終於再次擁有了神光。

見他這幅樣子,藍染惣右介微微一笑,朝他伸出了右手。

「看樣子,你終於想明白了呢,來吧,今野君,跟上來,跟緊我的步伐……」

「我需要你來幫我見證一下,那由我創造的,沒有貴族統治的……新世界。」

此刻,藍染惣右介身後的那一輪落日,便是他心中唯一的光。

……

「沒錯,那位大人所指引的道路,便是我的畢生所求……」

被朽木蒼純的斬魄刀捆住的今野仁八低著頭,喃喃道。

「你在說什麼,仁八?」朽木蒼純眼神一凝,出聲問道。

「朽木……你以為僅僅這種程度,我就只能束手就擒了嗎?」今野仁八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目光灼灼。

朽木蒼純頓時瞪大了雙眼,額頭留下了一絲冷汗。

不知何時,他的身邊竟然已經布滿了細絲,遏制住了他的各個部位,只要他稍微動一動,就會碰到鋒利的絲線,後果自然不言而喻。

「這下,我們兩個都不能動了,你又能怎麼辦?」今野仁八赫赫地笑了起來。

朽木蒼純閉上眼睛,再度睜開時,眼神已經恢復了平靜。

「破道之十一,綴雷電。」

只見他手中雷光一閃,雷電沿著這繩傳導到斬魄刀上,將被斬魄刀纏繞住的今野仁八電得抽搐,倒在地上,冒氣了一團黑煙。

「我本不想對你動粗的……但是現在看來,是不得不先將你制服了。」

似乎是因為今野仁八失去了意識,所以遏制著朽木蒼純的細絲一點點的消失不見,朽木蒼純落在地上,握住了斬魄刀的刀柄。

就在這時,六番隊的其他成員們也都解決掉了各自的敵人,來到了朽木蒼純身旁。

雖然被提前埋伏了一手,但這次朽木蒼純帶來的隊員也各個都是好手,且人數也比對方要多,所以只是付出了受傷的代價,便將對方全部消滅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