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劉劍飛只有像是一頭縮頭烏龜那樣,只能待在自己的老巢裡面,而不敢露面。因為他稍有不慎的話,就將會遭受到那一個世紀崆峒方面埋伏在自己的家門口的作戰部隊的一痛猛擊!動轍喪失掉太多的作戰力量,讓他幾乎就是不能夠喘過氣來了。

因此,說實話,劉劍飛很長的一段時間以來,都已經有了一種被打怕的感覺了。是的,真的是被打怕了。他丫丫的,老子堂堂一個大會長,可是,被打打到了這樣的一種境地,天理何在?正義何在啊?雖然好幾次,劉劍飛都想運用自己在那一個暗黑的世界里,所學到的幾手三腳貓工夫,跟對方去拼一把。可是又一想,那樣的話,也只有是自取其辱,因為那根本就解決不了問題。

終於,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忍耐之後,劉劍飛終於是撥雲見日,重見天日了。當初的那一系列的忍辱負重,到現在來看的話,總算是有了一個結果了。八輛各式的戰車,那可是他忍耐了這麼長的時間之後的唯一的報答!也是他的唯一的希望。

他想,依靠這八輛坦克,衝上前去,先打通那一條通道,然後~~~再直搗黃龍!勝利,看上去,似乎已經距離著自己並不是很遠了。劉劍飛的心裡,也終於算是一塊石頭,落到了地面之上。嘿嘿,這個,也太不容易了。

―――――――――――――――――――――――――

然而,很快的,劉劍飛便感覺到,好像事情有一些的不大對勁!是的,這氣氛,怎麼怪怪的呢?就好像,自己的一行一動,無時無刻都被人給盯著一般,是一種很不自在的感覺。娘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於是,一時間,一種不好的預感,很快就在劉劍飛的內心深處出現了,而且,就像是一種壞情緒一樣,具有著極強的傳染性,很快就讓他不能夠再控制住自己了。

―――――――――――――――――――――――――――

「停止前進,停止前進!立刻停止前進!」劉劍飛大聲命令道。是的,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雖然說,他根本沒有理由讓部隊停止前進,然而,在很多的時候,他還是很相信自己的感覺的。

「會長大人,現在為什麼停止下來啊?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可是很寶貴的啊!我們抓緊時間,就要快到中心地帶了!」劉劍飛手下的一員小將不知所以地問道。

「別那麼多的廢話,先看一看情況再說!我怎麼就是感覺到,情況很不正常,很不正常呢?」劉劍飛並沒有多解釋什麼,直接硬生生地說道。

八輛戰車終於停了下來了。而就在那八輛戰車剛剛停止下來的那一瞬間,「嗵嗵嗵~~~嗵嗵嗵!!!」一陣陣突如其來的開火之聲突然響起來,然後,幾枚炮彈,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徑直就打在了沖在最前面的那一輛輕型戰車的上面!

「轟轟~~~」隨即便是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然後,暗紅色的光芒猛然閃動,那一輛剛才還快速向前沖的輕型戰車,就這樣,一下子便被直接地炸飛掉了。

「怎麼回事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看著好端端的一輛戰車,連一發炮彈也沒有來得及放,就直接地被炸掉了,一時間,劉劍飛顯得有點蒙。剛才自己還得意洋洋,豪情滿腹呢,可是,就這樣,轉眼之間,就變了樣了!雖然,被打掉的,僅僅只不過是自己的一輛戰車,可是,那一種不祥的預感,卻是越來越強烈了!

是的,被打掉了一輛,那麼,為什麼就不能夠再打掉一輛呢?而他的手中,總共才有幾輛啊?要是這麼打下去,他這幾輛坦克,哪兒還禁得住這麼打啊?

―――――――――――――――――――――――――――

不過,不管怎麼樣,劉劍飛畢竟還是訓練有素的,在經過了極為短暫的考慮之後,劉劍飛便斷定,對方看來,早就為自己準備了對付戰車的武器了。是的,對方是早就做好了準備了!

劉劍飛想到這裡之後,立刻通過望遠鏡看過去。穿過那一陣一陣的爆炸煙霧,劉劍飛看到,在前面不遠的一座山坡之上,並排著至少五六架反坦克炮!這一種103毫米的重型反坦克炮,用來對付戰車的話,究竟具有著怎樣的能力,劉劍飛那可是心裡清清楚楚的!而在此之前,劉劍飛只是考慮到如何去對付敵軍的戰車了,卻並沒有想到,如何去對付敵軍的反坦克炮的問題。

是的,這一個事情,還真是被自己給忽略了!反坦克炮,要知道,那可是專門為了對付坦克而研製的一種作戰單位。它們對付步兵的話,並不怎麼樣。可是,用來對付戰車,無論是什麼類型的戰車,那可都是一等一等的厲害。另外,更為可怕的是,對方橫排在山嶺之上,居然一下子七輛架!若是平均三炮能夠幹掉一輛戰車的話,就算是他的這一支戰車編隊衝上前去之後,也將會被打掉得差不多了。

「轟轟轟~~~」很快的,又是幾枚反坦克炮彈打過來,結果這一次,直接兩輛輕型戰車被直接打掉。這個時候,劉劍飛知道,看來,自己現在也只有三十六計,跑為上策了。不然的話,自己將會遭受到更大的損失。弄不好,自己手中的這幾輛戰車,都將全部地被幹掉。到了那個時候,他就算是沒有被炸死,也得抑鬱而死。

靠,老子生產這八輛戰車容易嗎?而你們張著網在那裡,等著老子往裡面去鑽,這個,也太不合理了?欺負人也沒有這麼個欺負法的啊?

「撤退!后隊變前隊,立刻撤退回去!」劉劍飛聲嘶力竭地吼道。

「轟隆~~~」又一枚炮彈直接地擊中了劉劍飛自己所搭乘的那一輛重型坦克,同時,由於震動得過於猛烈,直接將劉劍飛的腦袋,狠狠地碰到了那鋼板之上,甚至還發出來了一聲沉重地悶響。

不過,劉劍飛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麼了,只是大叫著撤退,恨不能自己跳下車來,推著那一輛坦克回去。

而他的對手,自然不會給他這樣的一個機會。由於那一種反坦克炮的攻擊距離,也是相當遠的,因此,儘管劉劍飛此前已經讓后隊變前隊,可是,在撤退的過程之中,後面的那幾輛輕型坦克,幾乎全部都被打掉了。甚至,還打掉了其中的一輛重型坦克!直到跑出了很遠的一段距離之後,劉劍飛定睛一看,靠,只剩下兩輛重型坦克,還算是安全地回到基地之中!

看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心裡那個痛啊!我的老天爺啊,這幾輛坦克,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不知道忍耐了多長的時間,這才生產出來的啊,可是,就這麼著,剛剛出門,就被人家給打掉了大半!這可怎麼辦啊?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啊?

「不行,娘的,不能就這麼著算了,這樣的話,也太掉架了!必須得找回一點兒面子回來!」劉劍飛惡狠狠地想著。

隨後,他又想了一想,想起還有那兩個步兵小隊呢,正好,他們應該是不怕那些反坦克炮的!嗯,就讓他們上吧!就算是只打掉其中的一架反坦克炮,那也是好的!總比被人家狠狠地揍了一大痛,可是,卻仍然不敢說一句話放一個屁要好得多吧!

「步兵小隊,立刻給我上,將那些敵軍的所有反坦克炮,全部都給我打掉!一個也不能留下!」劉劍飛這個時候,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地吼叫道。

――――――――――――――――――――――――――

是的,現在,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的話,劉劍飛幾乎就是將自己的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託到了那兩個步兵小隊的身上了。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的。步兵小隊,放在以前的時候,他還真的並不把他們給放在眼裡。畢竟,在真正的戰鬥之上,他們那些血肉之軀,又怎麼能夠抵擋得住鋼鐵的力量呢?

然而這一次,卻是大不一樣,劉劍飛卻是真的服了!鋼鐵之軀,同樣的,在很多的時候,在很多的情況之下,卻也是不堪一擊的!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的。比如說就在不久之前,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這才生產出來的那幾輛戰車,居然,居然那麼輕而易舉地被對方的幾輛反坦克炮給幹掉了,就像是踩死掉了幾隻螞蟻一般的樣子。哇靠,真是讓人受不了,這真是太打擊人了。

好在,他的手中還有一些的步兵!好在,那一些步兵,並沒有遭受到什麼損傷,從而都保持著相當強悍的戰鬥力。嗯,這一點兒,那可是比什麼都強,比什麼都強啊!

而那兩隻步兵小隊,在接到了劉劍飛的命令之下,在他們的各自的小隊長的率領之下,向著那幾架敵軍的反坦克炮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是的,這是命令,必須得服從的。當然了,他們也知道,那一種反坦克炮雖然厲害,可是,那也是針對著戰車作戰單位來說的。對於像他們這樣的步兵的話,只怕是並不多麼的管用。因此,在一定程度之上,他們都還是有著一些的僥倖的心理的。

-------------------------------------------

「噠噠噠~~~噠噠噠~~~~」可是,就在他們全力地向著那幾架反坦克炮衝去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陣陣的機槍掃射之聲,不斷地傳來,隨即,其中的幾個倒霉的傢伙,便倒了下去,再也沒有站起來!

「輕型步兵戰車!」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大聲地喊道。

。 話落,立即引來冰元的狂笑,道:「讓冰河谷灰飛煙滅?小子,你以為你是誰?真當我冰河谷是泥捏的不成?給老夫死!冰尊掌!」

冰元的身軀爆射過來,周圍的鬥氣翻湧而至,狠狠的對著炑林襲來。

「花里胡哨…」炑林淡淡的道。

「空間…絞殺!」炑林對著冰元遙遙一握,只見冰元周圍的空間一陣扭曲…

隨後冰元瞳孔猛的一縮,斗,斗尊強者!「呃…啊!」

嘭!

隨著一聲爆裂之聲,冰元,隕!

炑林淡淡一笑,而後來到小醫仙面前,欲將其嘴角的血液擦拭掉,小醫仙見狀瞬間離後幾步,道:「別,別碰我,我渾身都是毒,碰了你會中毒的。」

炑林見狀,微微一笑,直接將小醫仙吸到自己面前,而後緊緊的抱著她,道:「我還會怕你小小斗宗的毒嗎?傻丫頭~」

話落,輕摸了摸她的頭,將其嘴角以及臉上的一些血跡通通擦拭乾凈。

小醫仙再次投入炑林的懷抱之中,眼淚不停地的流著,將一切情緒化為委屈在此刻釋放出來。

「我可從來沒讓你哭過呢,受委屈了吧,我會讓他們通通為此而付出慘痛的代價~在這裡等我一會兒哦~」炑林邊輕拍著小醫仙的背與頭邊柔聲的說著。

隨後,炑林緩緩將小醫仙推開,轉身對著冰河谷剩餘的人,道:「廢話我是從來不會多說!鳳凰神怒!」

炑林口中直接釋放音波能量,瞬間,哀嚎聲一片,接著,嘭嘭砰砰砰…連接著十幾聲爆裂,現場冰河谷之人,滅!

看著這一幕,炑林轉頭對著小醫仙道:「下回帶你看真正的煙花,這些血花不好看。」

小醫仙露出一抹微笑,搖了搖頭,道:「只要跟你在一起,無論是煙花還是血花,我都喜歡~」

炑林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柔聲道:「傻瓜~好啦,該走了,說滅了冰河谷就滅了冰河谷!走吧~」

小醫仙搖搖頭,柔聲道:「林,先不著急,據我所知這裡有一隻八階的天毒蠍龍獸,控制我的毒體不正是需要這種魔獸的魔核嗎?所以,我們先把它的魔核弄到手,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那先弄到魔核吧,讓冰河谷再存活一些時日。」

「謝謝你,林。」

「傻丫頭,我們之間需要說謝嗎?好啦,別煽情了,走吧。」

「嗯!」

「等等,先把你體內的冰尊勁解了。」

話落,炑林伸手輕拍了拍小醫仙的肩膀,直接化去她體內的勁氣,斗尊強者,就是那麼強。

……

「這落神澗之內,毒物橫行,其中不乏一些實力恐怖的毒物魔獸,這裡也同樣是有著魔獸勢力分佈,而那天毒蠍龍獸,也正好是這落神澗的一方霸主。」小醫仙玉手鋝過額前的一縷雪白髮絲,臉頰上的古怪之色更甚,道:「我當初在進入落神澗之後不久,便是與那天毒蠍龍獸撞見過…那傢伙一見到我,便是跟個瘋子一樣,不斷的嚎著要將我抓回去做他的女人,我那時候身受重傷,也不想跟那瘋子糾纏,只能想辦法逃遁而去…」

炑林聞言,瞬間忍不住笑道:「看來我家寶貝徒兒的魅力不小啊,連魔獸都被你吸引得這般瘋狂,還想抓你回去做壓寨夫人。」

「有什麼好笑的!哼!那傢伙看中的,明明是厄難毒體!」見狀,小醫仙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羞紅,嗔道。

「小仙兒,你先恢復一下,七日後,我們再去找那隻小蠍子。」炑林微笑道。

「好。」

……七日後。

「小醫仙。那天毒蠍龍獸在何處?」炑林偏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小醫仙。

聞言,小醫仙也是環顧了一圈,眼眸微閉,身為厄難毒體,她對於一些毒物似乎感應也是格外的敏銳…感應了片刻,她再度睜開眼,玉指指向北面方向,輕聲道:「那邊,應該快了,那傢伙身上的毒腥味,即便是隔著老遠我都能聞到。」

「到了…那座石堡,便是我們的目標所在地。」

聞言,炑林腳步一頓,然後抬起頭,微眯著雙眼望向遠處,只見得在那濃郁的毒霧遮掩下,一座龐大的白色石堡,正若隱若現。

「天蠍毒龍獸就在那裡?」

小醫仙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我想它恐怕也是感應到我了,似乎達到這種階別的毒獸,對我的厄難毒體,也是有著敏銳的感應力…」

「沒事,要是它現在就出來了就更好了,直接秒殺了它!」

以兩人的速度,幾乎是片刻時間,便是出現在了那石堡千米範圍之內,而隨著接近,他們方才感受到這石堡的龐大,看上去,顯得格外的磅礴大氣。

嗷!

就在兩人踏足石堡千米範圍之時,這片大地,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旋即一道驚天龍吟聲,猛的自石堡之內傳出,旋即宛如狂風般席捲而來,將地面之上的碎石,盡數震飛!

「哈哈,小美人,沒想到你竟然還能主動找上門來,既然如此,那便乖乖的留下做我的女人吧,本王要讓你的厄難毒體,為本王生出最為完美,血統最為純正的後代!」

龍吟之聲響徹,一道大笑聲,也是如滾雷般,自石堡中傳出,然後如漣漪般擴散而開。

大笑落下,只聽得尖銳破風聲響起,一道血紅身影閃電般的自石堡中掠出,一對足有十丈龐大的龍翼自背後延伸而開,在其身後,有著一截十幾米長的血色蠍尾,尾尖處,透著鋒利的寒芒。

身影懸浮天際,在其身後,便是那渾圓之月,雙翼伸開,毒尾如蛇,仰天嘶嘯,毒氣滔天!

望著天空之上那道毒氣滔天的身影。小醫仙美眸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意,這天蠍毒龍獸的實力也是極為恐怖。

天蠍毒龍獸緩緩的從天際落下,最後停留在半空處,目光掃了掃小醫仙,然後便是頓在其身旁的炑林身上,眉頭一挑,笑道:「我說你為何有膽量敢自動送上門,原來是搬來了幫手,不過光憑這小子那一星斗尊的實力,做什麼都是徒勞!」

「我來此處,只是想向你討要一物。」小醫仙微微一笑,輕聲道。

「哦?這自然是沒問題。只要你留下來做本王的女人,不要說一物,就算是更多的東西,本王都能給你。」聞言,天蠍毒龍獸卻是一笑,旋即目光泛著絲絲淫邪的的盯著小醫仙那動人嬌軀,這些年中,他還從未遇見過能夠讓得如此心動的女人,雖說他清楚,這種心動,很多是受那厄難毒體的吸引。

身為毒獸,這種厄難毒體對他來說,就猶如是毒藥一般,光是聞一下那種味道,便是足以令得靈魂顫粟,無比的舒暢,在當初見到小醫仙第一面時,他便是明白,這個女人,一定是他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185章

嗚嗚幾聲,杜海平哭出聲了。

渾身顫抖,情況意外。

全場,注目。

他卻,不在乎!

旁邊,蘇有晴有點懵。

但丈夫的淚,讓她有點心酸。

宋三喜也有點愣,「大姐夫,你這怎麼了?」

杜海平低沉着嗓子,「三喜兄弟,三喜兄弟啊」

「我杜海平,做夢也沒想到,能有你這樣的好兄弟。」

「給我房子,車子,錢,讓我去旅遊,治病」

「我走了,老婆,兒子,都放心的交給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