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這麼個嬌嫩的小可愛,宋三喜滿心的慈父溫情,感覺,特別享受。

然而 「咦,沒想到咱們還沒開始訓練就已經有人來醫務室了。」

「我記得今天要篩選新的隊員了,咱們學院今年有好幾個有天賦的。」

司薰耳邊摻雜着這些小聲的討論,她艱難的抬起頭髮現自己嘴裏充滿苦味。

「你醒了?」龐弗雷夫人驚喜的說。

「你誤喝了魔葯斯內普照顧了你一晚上,早上才去上課。」龐弗雷夫人看司薰迷茫的眼神和她解釋。

「夫人您能給我一杯水嗎?」司薰

「可以,這個糖水可以讓你嘴裏苦味減輕一些。」龐弗雷夫人遞給她一個杯子。

司薰正準備喝水但是低頭時候落下來的頭髮讓她差點把水杯丟出去,司薰看着自己忽然變成墨綠色的頭髮有些凌亂。

「哦,忘了告訴你這個是後遺症估計你需要一些時間讓它恢復原樣。」龐弗雷夫人。

司薰現在很想照鏡子,她十分害怕這個極具挑戰性的顏色嚴重影響自己的顏值,不過她回去上課的時候埃爾默看見她的頭髮后說了一句酷。

「哇,你怎麼想到把頭髮染成這個顏色的,襯得你十分漂亮。」埃爾默

「真的嗎?」司薰有些不好意思。

「當然你不信等會問問別人。」埃爾默忍不住摸了摸司薰的發梢,好像在確認這是魔法還是真的用魔葯染成了這個顏色。

中午時候吉納維芙看見她眼裏充滿了羨慕:「你這個頭髮顏色怎麼回事?在哪買的魔葯太漂亮了吧,可惜我們家不讓隨便改變頭髮顏色。」

「我如果說是中毒弄得你信嗎?」司薰

「怎麼回事?有人給你下毒?!」吉納維芙和莫麗吃驚的壓低聲音。

「不是,是我誤喝了西弗給的魔葯,那魔葯本來是外用塗在脖子上的,但是當時我心急就直接喝了……」司薰

「對了韋斯萊今天邀請我一起去魁地奇場,你們要不要一起看看格蘭芬多選隊員?」莫麗

「你確定詹姆看到一個斯萊特林和一個馬爾福家的不會生氣?」司薰

「……額,好吧。我覺得有空必須得讓他們對你們有所改觀。」莫麗無奈的聳肩 小寶從屋內搖搖晃晃的走出來,扒拉在門邊,歪著頭,疑惑的望著遠處跑走的人影,「娘親,剛才是誰來了?」

「沒誰。」齊青杳笑著繼續燒火。

卻說齊元燁轉身離開了小茅屋后,便直接跑到了大哥家,跟大哥和大嫂吐槽了一下剛才的情形,聽完齊元燁話的齊元承和郭氏,全都傻了。

齊元承是沒想到,那個傻子,竟然嘴巴這麼厲害。

把一向囂張跋扈的老五都給懟的啞口無言。

郭氏則是有些后怕的想,看來那個傻子真沒死!幸好今兒不是她過去,否則吃虧的就是她了。

齊元燁連珠帶炮的發完牢騷之後,才後知後覺的想了一會,給齊元承道。

「哥,我瞧著,那個傻子好像不傻了。」

「怎麼可能!她能那麼罵你,還不傻?」齊元承給老五打抱不平。

齊元燁呢喃著:「雖然說話是很難聽,罵的話我也聽不太懂,但看著很精明,不像是以前蠢蠢的瘋子模樣了。」

齊元承惱道:「這還不瘋?說話都開始顛三倒四了!還不瘋嗎?」

齊元燁沒做聲。

心裡想著方才齊青杳跟他大小聲時的姿態,他記得,她斜斜的靠著門站著,說話時,有些漫不經心……跟以前那個傻子,有些不太像。

齊元承道:「總之,傻子和拖油瓶們都沒死這事兒得立刻給爹說一下,讓他定奪。」

齊元燁點點頭。

當齊元承聯合齊元燁將這事兒給齊老頭說了后,齊老頭儘管不信,可兩個兒子都確認過了,總不可能是假的,他很快就接受了現實。便讓老大把老四和老五都給叫了過來。一家人開了一個小會。

齊元承是最不滿的,因為他是大兒子,爹娘和他們一家住在一塊。因此他率先發難,主動開啟話題:「爹,那個傻子要是真沒死的話,咱們又得開始幫著養活她和那三個拖油瓶了!」

「三個野種都三歲多了,這要是再不死的話,越長越大,孩子們七八歲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到時候准要把咱們家給吃窮了不可。」梁氏是老四齊元修的妻子,她向來不喜歡二姑姐。又蠢又瘋!簡直就是整個齊家的累贅!她說完后還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家男人齊元修,生怕相公嫌她多嘴。眼瞅著齊元修什麼話都沒說,梁氏才稍微放下心。

緊跟著郭氏也添油加醋的說了一下之前和齊青杳會面的情況。

齊元燁催促著:「爹,你趕緊下定決心吧。」

「下什麼決心?把她丟掉都沒死,這命可真是硬。」齊老頭皺緊眉頭。不耐煩的道:「總不能咱們把她偷偷掐死吧!」

吳氏是齊老頭的妻子,也是齊青杳的親娘。她只要一想到,整個齊家,因為齊青杳的存在,在整個白水鎮都顏面全無,連老太太都因為齊青杳的存在,數落過她不少次。吳氏就委實煩躁鬱悶。

上次還是她建議,讓家裡的男人們把齊青杳和三個野種給丟遠點。

結果傻子仍然活著。

吳氏煩了一會子,給齊元承道:「要不,半夜的時候,你們兄弟倆過去,將她給悶死。橫豎這幾日天寒地凍的,屆時別人問起,就說她是被凍死的。」

幾個兒子和兒媳婦兒都因為吳氏的話獃滯了一秒。

只有齊元修,很給母親面子的道:「這個主意不錯。」

。 就藩,這是大明朝成立以後形成的規矩,也是朱元璋為了大明江山穩定,同時也為了安置好他的兒孫而弄出來的一個規矩,就是把他的兒子分封到各地為王。

在朱元璋時代,每個藩王都是有軍權的,手中至少都是三衛兵馬,足有數千人之多。

而且像老四朱棣和寧王朱權那都是真正的軍權在握。

當年朱棣跟他的侄子死掐的時候,手中的兵不夠用,便從他的十七弟寧王那裡「借」了兵馬,這才幹掉了他的侄子,登上了皇位。

而自朱棣造反成功以後,雖然依然實行的是就藩政策,但是他那就是徹底把宗室當豬養了,實際上就是把宗室在地方圈禁,不得離開就藩之地,不得有兵權和地方行政權。

明朝雖然有太監專權,但始終沒有後宮干政和宗室輔政的形式。

在防範宗室這個問題上明朝做的太謹慎,太嚴格。以至於到了晚明,整個宗室沒有一個好樣的。

這也是蘇超為什麼說只要景王就藩了,那個裕王就成了唯一能夠接任皇位的人了。

白老虎聽蘇超這麼一說,也是有些驚訝,看著蘇超說道:「四弟,你的意思是促使景王就藩?真的能做到促使他就藩嗎?」

蘇超雖然不知道歷史上的景王為什麼會就藩,但是他知道景王就是就藩之後,裕王才成了唯一的人選。

而且景王在就藩之後沒有多久,就病死了,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但是這一點是沒錯的,景王就是就藩了。

「二哥,有些事情只要敢去嘗試,或許就會成功,您說對不對?」蘇超笑道:「再說了,錦衣衛是做什麼的?錦衣衛是皇帝的眼睛,錦衣衛想要皇帝看到什麼,皇帝就能看到什麼,不是嗎?」

程瘋子說道:「四弟說得沒錯,咱們未必就能讓誰當上皇帝,但是咱們可以讓誰當不上皇帝,只要讓陛下惱怒了景王,景王自然就會就藩了。」

白老虎看著程瘋子和蘇超好久,突然一咬牙,說道:「大哥和四弟說得沒錯,咱們決定不了誰當皇帝,但是咱們能讓誰當不上皇帝。

宮外有四弟,宮內有我,我就不信了咱們兄弟還影響不了皇帝的決定?奶奶的,咱們兄弟也拼上一把。

嘿嘿,老子以前是混江湖的,現在混到了皇宮裡,老子一樣要混個樣子出來才行。」

蘇超和程瘋子見白老虎突然豪氣大發,也是頗為驚訝,到現在他們才知道這男人有沒有小嘰嘰都不影響他的豪情壯志啊。

程瘋子一拍巴掌笑道:「二弟說得沒錯,咱們拼一把就是了。奶奶的,當年咱們兄弟三個都在大同府廝混,誰會想到今日咱們兄弟已經有了決定誰不當皇帝的能力了?

嘿嘿,能決定坐上帝位的人是誰,咱們兄弟這也算是光宗耀祖了,沒有白活一世。」

白老虎笑道:「大哥說得對,咱們這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要是將來能做到這一點的話,我白老虎這輩子也算是活得精彩了。」

蘇超笑道:「小弟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大丈夫當世就算是不能九鼎食,也要弄個九鼎烹才行,這才不枉白活一世。」

「呸。」程瘋子啐了蘇超一口,笑罵道:「老四,你他娘的胡說什麼呢?咱們兄弟寧可不九鼎食,也都要平平安安的。

咱們可都是有子孫後代的,咱們死了無所謂,不能連累了子孫後代啊。

要是讓咱們的子孫後代落到嚴家那個凄慘樣子,老子還不如現在就榮休呢,回老家當個富家翁去。」

蘇超和白老虎哈哈大笑,白老虎笑道:「大哥,你覺得四弟這麼精明的人,他會讓自己九鼎烹嗎?他才捨不得自己的那身肉呢。」

蘇超也笑道:「就是,現在小弟我可不是大同府時候的快刀超了,再沒有當時的勇氣了,現在你割破我的手指頭我都嫌疼,讓我九鼎烹?想都別想。

要是看到勢頭不對,小弟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大傢伙逃之夭夭,躲到大明外面去,讓小弟我為了權勢搭上全家人的性命,想都別想。

別的不說,就看看我家的小寶貝兒君瑤,我怎麼捨得讓她受半點委屈?我的小囡囡就是掉一根頭髮,我都心疼得要死。」

程瘋子聽蘇超這麼說了,心裡才放下心來,他是真的怕蘇超為了什麼九鼎食九鼎烹的弄個身敗名裂,那倒霉的可就不是蘇超一家了。

現在他們兄弟三個已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不論是蘇超還是白老虎,誰倒霉了,都會牽連著其他兩家。

唯有老三麻祿離著遠一些,瓜葛也少,或許還會逃得一難。

這也是人之常情,大明這個時候誰都是大家庭,兒孫成群的,不是孤家寡人,不能不為家人著想,只想著自己活得痛快,那就是扯淡了。

嚴嵩還知道在自己倒台之前,將他的重孫子送離京城呢,更何況程瘋子這樣極重情義的人?

「咱們兄弟也不要那麼悲觀,就像四弟說的那樣,咱們只要早作謀划,將來就不會有什麼問題。」白老虎說道:「既然四弟認定了裕王,那咱們就努力朝著裕王靠攏。

現在裕王和景王這是明爭暗鬥的時候,朝堂上的人也在站隊。

咱們這個時候站到裕王那一邊,著實的為裕王出出力,將來一定會有所回報的。

四弟說得沒錯,景王性情乖虐,喜怒無常,這樣的人是沒有情義可言的,跟著這樣的主子,將來不管你立下多少功勞,只要他一個不高興,就什麼都完了。

裕王的性情我也聽說了,性情平和,能隱忍,胸懷也寬,這樣的人值得扶持,咱們三兄弟就站到裕王那邊好了。」

程瘋子點頭說道:「沒錯,我相信四弟的眼光,他說裕王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蘇超笑道:「小弟多謝兩位哥哥的信任了,你們放心,在看人的眼力上,小弟還是有些水平的,絕對不會看錯了裕王。」

蘇超在心裡還有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裕王這個傢伙更是一個短命鬼。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欣喜之下,趙小池連忙應道:「升級升級,立刻升級!」

開玩笑,不升級還等什麼?

搓搓手,趙小池有些激動、有些興奮、還有些小確幸……

「不知道升級之後,無敵ps系統會為我帶來什麼樣子的新能力呢?」

滿心期待的趙小池,在聽到耳邊傳來小精靈肯定的答覆之後,立刻打開了系統界面,認真的盯著那一個仍顯示灰色的圖標。

一邊,是數字不斷跳動的能量點餘額,一邊,是漸漸明亮起來的圖標。

趙小池聚精會神,眼睛都不眨一下了!

等待的時間,總是顯得會比較漫長。

伴隨著小精靈在耳邊那一聲升級成功的提示音,趙小池情不自禁的揚起了嘴角。

無敵ps系統,第三個功能模塊,物品融合!

當趙小池的注意力集中到圖標上之後,一道晶瑩的光芒忽然迸射而出,直接融入了趙小池的意識。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