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用肘子頂了一下悶頭說:「哥哥!你在想什麼?!」

悶頭放下筷子說:「我感覺,這一家人可能出事了!他們可能一時半會回不來了!等下,我們給小妹鋪床睡覺!我們兩人查看這套房子的每個房間!我們要查清楚這家人的背景,以及他們為什麼要丟荒這套房子!然後,明天早上,我們再去與小賣部的李伯核實情況!」

小龍拍著腦袋說:「是啊!那麼好的房子!那麼好的家!誰願意這樣丟荒啊?!小妹趕緊吃!我和哥哥!要開始辦事了!」

「行!我吃飽了!去幫我鋪床吧!我犯困,想睡覺了!」傻妞放下飯碗,擦著油膩嘴巴,笑嘻嘻地看著她的兩個哥哥!

他們收拾碗筷和餐桌后,他們在一樓一間有床鋪的房間,給傻妞鋪床,並點上了驅蚊香,傻妞睡覺后,悶頭和小龍一人拿著一跟點亮的蠟燭,他們上二三樓去查看情況了!

…… 山丘道路上的鈺鑫銳和秋玉二人,收拾完現場后準備離去,魂力已經被掃蕩的一乾二淨,聖夢魂之下根本不可能會發現這裡爆發過魂戰,乃至隕落了3名劫夢魂。

先魂星,塵安嘆息一聲,開口道:「希望秋玉能夠早日突破到王者夢魂,擊殺魔魂王,只是為什麼,在我的預料中,鈺鑫銳註定不凡,將來的成就不可預測,畢竟我不會把賭注全部壓在秋玉身上,如果他們這次回不來,那麼我只能另找其人,來代替秋玉的位置了。」

雙安開口回應道:「是啊,絕世天才畢竟只是天賦逆天,前途無量罷了,在萬界無數絕世天才當中,真正成為超級強者的也是寥寥無幾,中途的磨練淘汰了太多天才,最終能成功的,必定是經驗豐富的絕世強者。」

「嗯,所以我們不能把賭注都壓在秋玉身上,這個鈺鑫銳也得好好關注關注,如果秋玉隕落,那麼我就和因皇協商,讓鈺鑫銳重新繼承傳承者之位,我相信我們不去找他協商,他因皇也會主動來找我們。」順安背過身道。

傾海星,鈺鑫銳二人所在的山丘道路,就在準備動身離去這裡的時候,突然間一道魂力傳音響徹整條道路。

「既然來都來了,那麼就別急著走啊,來陪我好好玩玩吧。」

一道雄渾身影從鈺鑫銳二人面前背著身緩緩從上方降落,穩穩的站在了地面上,轉過頭去,眼神中凶光盡顯。

「就是你們殺了我的手下?」

那名黎盡族的聖夢魂強者怒視著鈺鑫銳二人。

鈺鑫銳笑道:「沒錯,是我們殺的,你能把我們怎麼樣,區區一個聖夢魂,我還沒有放在眼裡。」

「哦,是嗎,僅劫夢魂境界就敢來挑釁我,真是自大的2個傢伙,至於把你們怎麼樣?當然是殺人償命,我看你們並不像傾海族人,說,為什麼要屠戮我族強者?老實交代可以給你們留一個全屍。」黎盡族聖夢魂開口道。

秋玉回應道:「你覺得可能嗎,我們不僅要屠戮你們黎盡族,還要把你們從傾海星趕出去,你們這群大言不慚的入侵者。」

「那麼你們是想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咯?很好,我奉陪,出招吧。」

那名聖夢魂強者直接召喚夢魂,進入了戰鬥姿態,鈺鑫銳和秋玉同樣進入戰鬥姿態,雙方遙遙相對。

那名聖夢魂率先出手,手持一對魂錘,重重的砸向鈺鑫銳和秋玉二人,鈺鑫銳和秋玉反應也是不慢,迅速召喚出魂兵,一人抵擋住一個鎚子,強大的魂威釋放出巨量魂力火花,十分炫彩奪目。

鈺鑫銳和秋玉咬緊了牙關,艱難的抵抗著對方的進攻,夢魂力在不斷減少,隨著時間推移,鈺鑫銳和秋玉終於支撐不住,直接被魂錘餘波擊中,雙雙拋飛開去,跌落在地面上,痛苦的掙扎著。

黎盡族的聖夢魂強者戲虐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開口道:「我還沒有使出全力呢!二位竟在我的面前如此不堪,如果還不站起來的話,我就只能送你們上路了。」

鈺鑫銳和秋玉二人重新踉蹌的站了起來,顯的很是狼狽,鈺鑫銳捂著胸口對秋玉說道:「使用劫魂必殺,隨後我們再這樣,這樣。」

秋玉會意的點了點頭,直接轉過身凌空躍起,對準下方的黎盡族聖夢魂強者,使用了劫魂必殺,幻影彌風斬,模糊的虛影迅速逼近那名黎盡族聖夢魂強者,在途中,虛幻的刀影瞬間現型。

鈺鑫銳在秋玉施展劫魂必殺的同時,也施展了自己的金魂耀光閃,速度比之幻影彌風斬還要快些,2股力量同時抵達那名黎盡族聖夢魂強者身前,只見他直接伸出魂錘抵擋秋玉和鈺鑫銳二人的進攻,嘭的一聲,魂力直接炸裂開來,強大的魂力衝擊波將那名黎盡族聖夢魂強者瞬間掀翻,擊退開去。

這名聖夢魂強者朝著身後倒退數十步,悶哼了一聲,放下魂錘,重新挺直了腰板,笑道:「哈哈哈哈,真是痛快,沒想到2個劫夢魂的進攻居然如此強大,想必你們一定是某個勢力挑選出來的超級天才吧,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活命的機會。」

秋玉看著毫髮無傷的對手,愣了半響,驚愕的說道:「什麼活命的機會?」

那名聖夢魂強者回應道:「這個條件很容易做到,就是你們2個必須加入我黎盡族,為偉大的魔魂王效力,如果不答應,那便是只有隕落一途。」

說到最後最後四個字眼,這名聖夢魂強者加重了語氣,很明顯是在威逼秋玉和鈺鑫銳加入黎盡族。

鈺鑫銳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開口道:「加入黎盡族,你是在開玩笑嗎?什麼狗屁魔魂王,給我提鞋都不配,少給我廢話,要打就打,你該不會是怕了吧。」

在聽到這番言論后,那名黎盡族的聖夢魂強者差點沒氣暈過去。

他朝著鈺鑫銳方向瞬間射出一道魂波,速度之快難以用眼神觀測,鈺鑫銳反應不及,被魂波命中,再次拋飛開去,身體砸落在地面上。

「竟然敢用這麼卑劣的言論來評價魔魂王,你罪該萬死。」

那名聖夢魂強者說完后沒有給鈺鑫銳任何機會,直接沖向倒地不起的鈺鑫銳。

秋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隨後一咬牙,毫不猶豫的使用了幻影彌風斬,試圖阻攔那名聖夢魂的進攻。

只見那名聖夢魂強者一錘過,秋玉直接被擊飛到了山丘壁上,砸出了一個人型淺坑,鮮血直接從秋玉的嘴角流出。

他們忘記了汐宇對他們所說的話,不要去招惹聖夢魂,但結局已然發生,坐在宮殿中的汐宇感受到了幻恆的悲鳴,他和幻恆同生共死,現在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幻恆的使用者,也就是秋玉,遇到了危險。

來不及多想的汐宇,直接瞬移出宮殿,朝著幻恆的方向前進,同時嘴裡念叨著:「秋玉,鈺鑫銳,你們可千萬不要出事啊,這件事是由我引導你們去做的,你們出了什麼岔子,我就不是在給因皇報恩,而是恩將仇報了,一定要堅持住,我馬上趕到。」 春風得意,趁著這股春風,秦建國一下想到個理由:「是這樣,秦鋥發現磨坊那個過道有點塌,塌的厚度剛好要墊一本一年級的語文課本。」

「秦鋥,還不快跟着去拿,記得用布包好書再墊,別把人家的書弄髒了,用完要還的。」

「知道了爸。」秦鋥屁顛屁顛跟人走了,蘇瀅一臉無語。

秦伯伯能不能換個理由?過道塌要用磚墊,怎麼會要本書來墊?而且還是小學一年級的語文課本。

蘇瀅馬上看到李鐵柱站起來,顯然是要拿你矛刺穿你的盾,讓秦建國當場出洋相。

蘇瀅後悔了,她不應該把鋥哥哥逼得那麼急,以至他連老爸的死活都不管。

蘇瀅正想着要說什麼幫秦建國解圍,就見秦建國領袖一樣一揮手,大聲道:

「召娣,把紅糖拿出來給大傢伙嘗嘗!」

「紅糖?嘗嘗?」祠堂里一片驚呼,很多人激動得站起來,七嘴八舌的叫起來,「村長,紅糖真做出來了?」

蘇瀅看到李鐵柱嘴一張一合,肯定在問秦伯伯什麼,可突如其來的嘈雜聲將他的聲音掩得無影無蹤。

大概就只有面前的秦伯伯聽得到,可秦伯伯把他當空心人,只笑盈盈的向大家揮手致意:「托父老鄉親的福,紅糖做出來了!」

秦召娣適時的端著一盤子紅糖出來,後面跟着雙胞胎妹妹,挨個給村民們發提前弄好的小塊紅糖。

蘇瀅欣喜的看到,吃到紅糖的村民們個個眼睛發光,那種被震驚到的表情裝不出來。

「啊呀,村長真的把紅糖做出來了啊!」

起先秦建國說了要自己做紅糖,有一部分村民是不信的。

呵,只聽說國營糖廠能做紅糖,還沒聽說泥腿子自己能做的,我們要是自己能做,紅糖還會賣這麼貴?還會家家戶戶金貴紅糖?

不過是國營糖廠不來收購村裏的甘蔗,秦建國自己找借口先哄着他們不鬧罷了。

可現在紅糖吃進嘴,還這麼好吃,香到肚子裏,他們不能不信了,也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好村長了。

「村長你真是厲害啊,跟着你干就是沒錯!村長你說接下來要咋做,你說什麼是什麼,我們照着做!」

蘇瀅鬆了口氣。

姜還是秦伯伯這塊老的辣,她瞎操什麼心?

李鐵柱訕訕的坐回原位去了,知道現在他再說什麼都沒人理會了。

小糖塊發到李鐵橋時,秦建國親切道:「你媳婦去拿語文書了,不是沒來開會,召娣得多發一塊給他,人家用實際行動支持榨糖,不能把人家該得的落下,把我份上那塊也拿給他。」

「謝謝村長。」李鐵橋雙手捧著糖塊直樂呵。

秦建國就是實在,他剛投之又李,人家馬上就報之以桃,不像李鐵柱,心眼忒多也忒小,大話多不實在,還不如他來做李家的當家人。

高彩霞也道:「召娣,把我份上那塊也拿給鐵橋大兄弟。」

支持她兒子的人,她也要舍本支持。

三個女兒也馬上道:「鐵橋叔,我們這份也給您。」

村民聽得羨慕不已,家裏成年數沒見過糖了,而這紅糖又好吃又香死人,可秦召娣姐妹嚴防死守,他們誰都沒能多拿一塊。

看李鐵橋一下就拿了這麼多塊,早知道他們也說自家有一年級語文書了。 沒多一會兒,領隊和其他隊員也緊隨其後跑了出來。

外面烈陽高照,驅散了蛇林的陰霾和驚慌,領隊和隊員們癱在地上大口喘氣,劫後餘生!

「趕緊跑啊!待會兒蛇群追出來了。」白曦抱著葉霄的脖子,看向眾人催促道。

領隊一邊喘粗氣,一邊朝白曦擺手,「不用擔心,蛇群是不會出蛇林的,外面的溫度太高,它們受不了。」

眾人見白曦和葉霄這模樣,心裡瞭然。

原來如此,難怪之前葉霄發現白姑娘的時候那麼激動,原來是一對兒啊!男俊女美倒是般配。

「這樣啊!」白曦鬆了一口氣,見自己被葉霄抱在懷裡,還摟著他的脖子,罕見的竟然害羞了,「隊長,你放我下來吧!」

這會兒大家都看著,不好意思佔便宜。

梁城他們說的沒錯,葉霄是一個好隊長!這麼危險的時候,都沒忘了自己這個廢柴隊友。

葉霄稍稍彎腰將白曦放下,讓她站穩才鬆開扶著背的手,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

眾人見葉霄這小心翼翼的模樣,心裡再次肯定自己的猜測。

站穩之後,白曦看了看周圍。

這裡沒有高大的密林,只有低矮的灌木叢和零零散散的矮樹,森林一下變成了草原。

相比於叢林,草原對他們來說要安全一些,至少視野寬闊,危險都看得見。

眾人休息的時候,蛇林里的大戰也基本結束了。

不出意料,最終獲得勝利的是一條龍蛇。

那條龍蛇體型相對較大,在力量上更有優勢,將其他幾條小一些的龍蛇壓得死死的。

大龍蛇吃下魂石后,其他龍蛇默默離開了,蛇群也漸漸退散,蛇林再次安靜下來。

見此狀況,領頭輕嘆一聲,「那頭大龍蛇怕是要開靈智了,以後蛇林就沒那麼好走了。」

「領隊,魂石有那麼厲害?吃一顆就開靈智了。」白曦好奇道。

這個世界好奇怪,竟然還有魂石這麼玄幻的玩意兒。

「有一定智慧的獸類才有幾率誕生魂石,有智者說魂石是獸類智慧及靈魂所在,所以取名為魂石。

沒有智慧的獸類,吃下魂石有機會開啟靈智,而我們人吃下魂石有一定幾率變得更強大。

這也是魂石如此珍貴的原因。」

說完,領隊看向葉霄,「葉兄弟這一手冰刀玩得好,這次多虧了葉兄弟和白姑娘,否則怕是要全軍覆沒。」

葉霄雖然大部分時間都護著白曦,但也分了神給其他人,關鍵時刻救了領隊好幾次。

「運氣運氣!」白曦謙虛道,將手塞進兜里,取出她之前準備掩人耳目的小紅果子,問道:「領隊,這個紅色果子可以吃嗎?」

「可以吃。」領隊看了一眼,笑道:「這個叫赤果,可是個好東西,不僅飽腹,還有一定療傷效果,很難找的。」

「這麼好!」

白曦趕緊將果子小心地揣回兜里,一旁的葉霄勾起唇角,裝的倒是像模像樣。

眾人有些羨慕,想問問在哪兒找到的赤果,但和白曦不太熟也就沒開口。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該問的不問,才是久活之理。

就這麼干坐著,有些無聊,白曦想問些關於任務的問題,礙於其他幾人在,也沒法開口。

對面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走了過來,對著白曦鞠一躬,「對不起!白姑娘。之前以為你是異靈人,砍你了一記手刀。」

小夥子長得很精神,體格壯實,眉眼間帶著些青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