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維維不是他的。

這下好了,希望成真。

當然,宋三喜很耐心的等著。思維很快打開,也就輕鬆了許多。

於是,他的車,慢慢的開過去。

發動機一點都不咆哮,不影響人家的好事。

邁巴赫,離著寶馬還有五六米的樣子,停了下來。

距離差不多,車子隔音好,他也聽不到什麼。

宋三喜也不著急下車。

只是熄了火,打開車窗,點了支煙,悠閑的抽著。

手邊的自帶茶水,飲著。

看看眼前現代農業園的風光,還有近前的高山大嶺,原始森林風物,也還不錯。

至於這裡的種植計劃,宋三喜早就有安排了。

永紅鄉這麼些個村落,哪個村種什麼,哪個村又種什麼,他都安排下來的,一切按部就班就好了。

等到一支煙結束,那邊寶馬車還沒有停下來。

宋三喜看了看,暗自淡笑,行吧,你倆,也算行。

他又點了支煙,抽著。

抽的差不多的時候,寶馬車平靜了下來。

宋三喜也不著急,夾著煙頭,下了車。

站到路邊,繼續看風景的樣子。

身後不遠,杜海平在車裡,穿好了下車。

衣冠楚楚,還是有點老總的架勢,蠻有氣質的。

準備開車,回辦公室。

結果這一下車,掃一眼,傻了。

宋三喜一轉身,笑眯眯的看著他。

「大姐夫,好久不見!」

杜海平頓時滿臉通紅,看了看自己的車,又看看宋三喜。

「這個,三喜,我你,咋下來也不通知一聲?」

他想給宋三喜掏煙呢,卻發現煙在車裡。

又想回去拿,又不好意思,尷尬的很。

車裡的女人,這會兒還舒適的躺在那裡,幾乎要睡著了呢!

宋三喜呵呵一笑,搖搖頭,勾了勾手。

杜海平心頭是慌的。

乖乖的,過來。

高大的身板,看上去因為忙碌,有些清瘦了。

那臉龐上,還有汗水。

不曉得是剛才運動的汗水,還是現在嚇出來的。

反正,心裡七上八下的。 章美鑰出來跟胡醫生說道:「病人血糖只有2.8,給她打了支蛋白,又打了支葡萄糖,病人剛醒,神色好像好了一點。」

胡醫生一邊聽著,一邊進屋看病人。

唉呀喂!老跑二又是對著吳一跪拜道:「多謝大人出手相救,老婆子這二年來,一直時醒時昏,總不見好,大人一來,老婆子就清醒過來了,我真是無以為報啊,只能給大人們多磕頭了。」

吳一道:「請起!請起,我們不興跪拜,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祖宗,下跪父母,人生而平等,沒有貴賤之分,不興跪拜。」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震住了,特別是有點見識的李自清,年輕時跑過三關六碼頭,所以能當上李家族長。

等回過神來的李自清大喝一聲道:「三寶,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招集村裡老少,殺豬,殺雞啊,快快!」

這就是中國最底層的農民,最誠實,最樸實,沒有了嫌疑后,能把心窩子掏出來給你,吳一感動了,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可此時這2天來的舉動,有了最大的回報,就是這些村民們的心,就足夠了。

通過這件事,在營地中掀起了一股幫帶運動,首先在營地外,搭建了三排臨時木棚,把在工地上做工的村民家裡有5到15歲孩童免費入學,中午免費提供一餐吃食,就沖著這個,附近的幾個村裡孩子全來了,連河東的東望村,東窯望村也來了,一共有60多孩子,第一堂課就是衛生課,講衛生,樹新風,把一些穿著破爛的孩子,在營地里收集能穿的衣服全拿出來了,把一些床單,被單也拿出來分發給一些孩子,讓拿回家去給大人們做成新衣服,發了一個小背包,裡面有鉛筆,書本,練習本,書本不是《三字經》,也不是《千字文》而是關穎、吳靜、馬克琳、朱新娟一起編寫的幼兒、小學一年級課本,有語文、數學、地理3本教材,最後列印成冊,在用簡體字跟繁體字上有過小小的爭論,最後經過5人組拍板,採用簡體字,因為這是我們的根據地,以後的發展就是先建設根據地,採用簡體字實用的多,對教學也容易。每星期對成績好的前10名學生髮放獎勵,獎品是每人20顆奶糖、水果糖等,對於這個獎品,許多村的大人們很在乎,在這個黃土大山裡,糖一直就是稀缺的奢侈品,可以當營養品來用,所以村民們很看重。

朱新娟、關穎負責上語文課,吳靜、馬克琳上數學課,孟小雙上體育、地理課。

在臨時學校門口,豎一木牌,上面寫著,黎城縣希望小學,

又在下面刻上,少年強則中國強。

另一件大事幫著鄰近的幾個村興水利,把平頭河、中庄河水引入更遠的田間地頭,分別開挖了2條主幹渠,因開挖乾渠,牽涉到幾個地主的耕地,不過很快就平息下來,原因是幾個族長牽頭協商,平時人挑肩扛整修水渠很費工不說,還要出銀,這一次由短髮胡人開動大機器,不用出銀白得幾條水渠,是傻子也不會鬧,所到之處,人人擁護,各村自願出人整修,開挖小渠、支渠。

經過二個多月後,村村通了大路,把原來的3百多畝水澆地擴大到了1100多畝,原先上千畝的乾旱地只能種植高梁,現在成了良田,可種小麥,大豆,玉米,蔬菜等作物,還在大路兩邊種植了果樹。

從辛安泉鎮到平頭河面貌煥然一新,交通的便利大大促進了生產方式的轉變,許多村全用上了驢車、牛車。

可是做什麼事不是一帆風順,中國農村這種小農經濟的作法註定只是便宜了一些大門大戶,而貧窮的農民沒有得到實際好處,只能慢慢來,一口吃不成胖子。

看似風光,其實矛盾早就出現,首先是學校里,女孩子10歲后就不來上學,除了老跑二家的李玉兒,別家的女孩子全不來,原因是男女有別,女孩再過幾年就出嫁,讀書沒什麼用,10歲以上的女孩在家裡還能幫著干點活。

還有,李衛部出了件大事,在當地人看來李衛部跟穿越眾一樣是大人,平時穿的衣服,吃的全是一樣的,又長期駐紮在要道上,頭髮跟當地人一樣,全是盤起來,所以在當地人看來更加親和一點,卻不知,這13人也是明人,常常吃喝卡拿,日子久了又回復到以前豐鎮時的常態,李衛組7人中,有個叫王三根的兵,有一天在哨位的帳篷里把東窯上村的一個姑娘姦汙了。

姑娘的家人和東窯上村的族長,帶著幾個後生,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這事很快上報到了程學啟那裡,程學啟很生氣,可生氣沒用啊,事情要處理,一邊安慰東窯上村的人,好言好語,一邊招集5人組討論,當著東窯上村民一起審問,在這個時候,張天樂比較冷靜,就問東窯上村的族長,這事肯定是我們的錯,沒有約束好軍隊,首先認可事的對錯,態度要端正,那麼你們想怎麼處理這事啊?,幾個年輕後生大喊大叫著要賠錢,還要重打軍棍,把那人給打殘,老族長支悟了半天,也拿不準主意,這事就得讓家長說話了。

張天樂問道:「做為父母,你們看怎麼辦?」

姑娘家的母親只是哭,姑娘的父親說:「大人啊,就按大明律辦,」

其實大明律是什麼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在路上,老族長說,這事起碼要按大明律處罰,所以作為父親一時也想不出要怎麼處理,就按老族長說的。

張天樂道:「好!按大明律辦,大明律強姦者絞,未成者杖一百,流三千里。那就處絞刑吧!,這樣可滿意?」

一時大家全懵了,怎麼的,是絞刑,那我們家姑娘怎麼辦?

張天樂威嚴地說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犯下這等大罪者死有餘辜,我等生來人人平等,不分貴賤,家有家法,族有族規,軍有軍法在。」一指王三根說道:「你可認罪。」就差一塊驚堂木了,一轉身看到地上有半塊磚,跑過去撿起來就往桌上一啪,喝道:「來人啊,拖出去馬上執行,立即絞死。」

這氣勢,不亞於縣大堂,如果此時邊上齊喊一聲,威武,不用喊了只見王三根屎尿全嚇出來了。

這時,老族長道:「慢著,大人刀下留人啊,殺不得,殺不得啊。」

張天樂立馬細聲問道:「為何啊,難道判的不公?」

老族長說道:「大人啊,你是青天大老爺,可是人殺了,顧家的姑娘怎麼辦?畢竟未出閣,讓她以後嫁給誰?」

張天樂裝傻裝到底了道:「這位老伯,你說吧,一切按你老的意思辦,吾決不偏袒。」

老族長一把拉過姑娘家的父母問道:「你們看怎麼辦?要我說,事亦如此,不如將錯就錯,把姑娘嫁給胡人軍隊的他(一指地上跪著的王三根)算了,不過在彩禮上要多補償。」

只見姑娘家的父親用腳狠狠地在地上一跺,哀嘆了一聲!算是認了。

張天樂一看,就黑臉唱到底說道:「這事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們還有軍法,軍法無情,不能便宜了這小子……。」一個勁給邊上程學啟使眼色,程學啟秒懂啊,就說道:「老張,這事我看有這樣的結果也算是皆大歡喜,這小子是應禍得福,不過處理還是要的,來人,關3天禁閉。」

這事就這樣過了,可問題還存在著,張恆一道:「一直來,我只管著部隊的練兵,訓練,這事我是有責任的,要是王指導沒死就好了。」

張天樂道:「我看就由程學啟任指導員,做好軍隊的後勤保障工作的同時,把軍隊的思想作風也抓起來,這個不是小問題,

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給教起來。」

三大紀律是:一、一切行動聽指揮。二、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三、一切繳獲要歸公。

八項注意是:一、說話和氣。二、買賣公平。三、借東西要還。四、損壞東西要賠。五、不打人罵人。六、不損壞莊稼。七、不調戲婦女。八、不虐待俘虜。

以後這種強姦婦女的事一定要杜絕,誰再犯就用軍事判決槍斃。違反三大紀律的馬上開除,違反八項注意的禁閉,沒有商量餘地。

張恆一道:「這事馬上執行,先把歌唱起來,學啟啊。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寫個大的,貼在軍營處,就當公布了,」把解放軍軍歌也唱來,我想過了,裡面有句歌詞改一下就成,毛偉人的旗幟高高飄揚,改成紅五星的旗幟高高飄揚,別的不用改正好。」

費見深道:「還有,每天吃過晚飯後,軍隊所有人到學校上文化課,要人人會讀會寫,不識字就不能升職,先學會這2首歌的歌詞,把李衛組和林阿毛組調回來,重新回爐,先讓行動組上去頂一下每組3人,營地的安全有榴彈組和原來情報組擔任。」 在這個世界,武道也是道。而且還是最強大的力之大道。

「力量,無所不能。你若是現在退去,咱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我再賠你十隻仙鶴,你看如何?」馮燁剛剛突破武道人仙,現在也不想在和南極仙翁纏鬥下去。

最關鍵的是,這裡是昆崙山玉虛宮,是人家的地盤。闡教十二金仙的威名,他還是聽說過的。

人家打一個是十二個金仙一起上,打一千個,一萬個,也是十二個金仙一起上。

最關鍵的是,在南極仙翁背後,還有一個元始天尊,這就很無解。

「武道人仙?」南極仙翁見到馮燁居然臨陣突破,成為武道人仙,驚訝的說道。

武道人仙並不稀奇,在大商就有幾尊武道人仙,稀奇的是居然有人在與他戰鬥的時候突破?

這豈不是說,對方再拿他南極仙翁當磨刀石?

「吃我仙鶴,你是故意的?」南極仙翁怒火高漲的說道。他認為馮燁是故意來激怒他,好給他當磨刀石的。

馮燁哪裡知道,自己突破了一下,南極仙翁居然會想那麼多。

不管怎麼樣,他也確實吃了人家的仙鶴。要說不是故意吃的,那也說不過去。吃東西,哪裡有不是故意吃的?

見到馮燁不說話,南極仙翁就當他是默認了,掄起手杖就沖了上來。

只不過此刻的馮燁,卻已經與剛剛完全不同了。

武道人仙,力之極境。手中大鎚一擊砸出,空間破碎,一切皆被毀滅。

任憑南極仙翁道法通玄,在馮燁的力之極境,破碎虛空面前,都不夠看。

普通的武道人仙,與萬人敵的武將,其實區別不大,僅僅只是入道,可以延壽。但是對實力的提升,並不明顯。

而馮燁之所以能夠在踏入武道人仙以後,就能夠破碎虛空,還是因為他自身的實力,本就遠遠的超越了普通的萬人敵的力量。

更是擁有空間神通在手,能夠感悟到空間波動。所以才能夠一錘擊出,空間破碎。

面對破碎后的空間亂流,哪怕大羅金仙巔峰的南極仙翁,也不敢輕易觸碰。

只是馮燁手中的鎚子,卻也無法承受這種能夠破碎空間的力量。

被空間碎片直接摧毀了。

不過馮燁的身體堅固到了極點,比一般的兵器都要堅硬的多。就算是赤手空拳,打南極仙翁這樣的大羅金仙也綽綽有餘。

練氣士的戰鬥力,更多的還是體現在他們的法寶上面。

「南極仙翁,今日確實是我孟浪了,回頭定會賠十隻仙鶴給你,作為賠償。今日,就告辭了。」馮燁抱拳說道。

馮燁說完,根本就不給南極仙翁說話的機會,抱起妲己,轉身就跑。瞬間突破音障沖入空間之門當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