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鳶羞的面頰緋紅,一言不發頷了頷首。

。 宋秋很生氣。

他的車子已經快到華騰大酒店的門口,正在緩緩減速了,這個白頭髮的老人家在門口站著不動,宋秋做夢沒想到,老傢伙居然在他的車子即將來到的時候走出去……

這是光明正大的碰瓷。

宋秋推門下車,此時玄明長老已經後退了兩步,眉頭一皺。

「這裡有監控的。」宋秋沉聲開口,「聽見了嗎?」

倒不是宋秋不尊老愛幼,只不過,宋秋歷來對這種老人家碰瓷的行徑極為不齒。

想不到自己今天居然還親自遇上了。

玄明長老不想跟宋秋計較。

此番到禪城的目標只有一個,玄明長老不想節外生枝。

楚塵也推門下車了,目光深深看了一眼玄明長老。

在車子即將碰到玄明長老的時候,玄明長老的反應極快,穩住了身子,這一點,宋秋看不出來,楚塵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這是一名武者,而且,實力強大。

玄明長老的眼神也下意識瞥了一眼楚塵,當楚塵跟他擦肩走過之後,玄明長老腦海中一道身影猶如閃電般掠過,急忙拿出了手機,對比手機的畫面,「楚塵?」

玄明長老脫口而出。

剛剛才說完如果楚塵出現在他面前,定讓楚塵認罪伏法,楚塵就出現了。

比曹操還要快。

宋秋盯著玄明長老,「你也聽過我姐夫的大名啊。」

宋秋心說,聽過還敢碰瓷?

楚塵回頭,笑吟吟看著玄明長老,「巧了。」

玄明長老的目光陡然凌厲,二話不說,出手如風,鷹隼般鋒利。

楚塵既然敢來,就有應對對方突然發難攻擊的準備,迅速躲開。

「老傢伙居然還動手了。」宋秋不忿,施展麒麟步法,毫不猶豫就沖了上去。

打架,當然要幫忙。

然而,玄明長老一揮手,頭也不回,就將宋秋拍飛了出去,宋秋落地的時候還滾了兩個跟頭,才坐在地上,瞳孔睜大到了極點……

這個碰瓷的老頭,居然這麼強。

宋秋感覺渾身都疼痛起來。

他突然間想起了姐夫說的那句話,老爺子經不起折騰……

小舅子被折騰了。

宋秋看著楚塵。

此刻發生的事情,大概又是在姐夫的意料之中。

「彆氣餒,這可是真正的武道宗師。」楚塵的聲音在宋秋耳邊響起,「今天就當是親身體驗一下武道宗師的實力,到了部隊后,就朝著這個目標奮鬥。」

宋秋握緊拳頭,點點頭。

今天這份特殊的體驗確實印象深刻。

華騰的保安衝出來。

「回去吧,你們不用摻和。」楚塵擺手。

華騰的保安認出楚塵,面面相覷,隨即果斷後退。

南拳之師在禪城的名氣響亮。

既然楚塵讓他們回去,他們當然要迅速退後,畢竟還有一個原因,楚塵本就是華騰的太子爺。

楚塵看了玄明長老一眼,嘴角輕揚,身影忽然間毫無徵兆地朝著一側箭步沖了出去。

想跑?

玄明長老目露寒光,他說過,如果楚塵敢出現在他面前,他定要讓楚塵下跪伏法。

毫不猶豫,玄明長老追了上去。

儘管楚塵曾在香山上擊敗過北斗派的武道宗師,可玄明長老依然自信自己能夠將楚塵拿下。

論資歷,他在天機派的輩分最高。

奇門之術鑽研了大半生,早已達到爐火純青之地。

天機派中,他的戰鬥實力能夠位列前三,掌門人意外被殺之後,他的實力更是排入了前二,僅次於趙柱。

不過,玄明長老也沒有掉以輕心,在追擊楚塵的過程中,也拿出了手機,迅速地撥通了一個電話。

北斗派率隊而來的兩名武道宗師,其中一人,姓范名澤風。

范澤風是香山武者代表隊的領隊。

當接到玄明長老的來電,范澤風頓時睡意全無,「你截住他,我們馬上就到。」

楚塵撤離的方向是華騰大酒店後方的一大片空地。

這片房產用地暫時被華騰大酒店用來當作臨時的停車場。

楚塵身影猶如風馳電掣。

他要找一處適合戰鬥的地方。

既然來了華騰,他就要與這支隊伍作個了斷。

楚塵的目的地是臨時停車場遠處空曠之地,沒有車子,然而,驀然地,楚塵身後傳來了一股急勁的狂風,狂風呼嘯,伴隨著洶湧的氣勢,一片黑壓壓的感覺。

楚塵猛然地回頭。

一輛車子赫然是凌空飛起,朝著他衝過來……

這一幕被遠處也跟著跑來的宋秋看見,目瞪口呆,「早就聽說了這款車剎車失靈,可也沒聽說過它會飛啊。」

轟!

楚塵在電光火石之間躲開,車子重砸在了地上。

天機派,隔空控物術。

能夠將一輛汽車直接操控起來,足見玄明長老的實力。

停車場四周圍的這些車輛,都隨時可以成為玄明長老的兵器。

玄明長老已經追上來,看著楚塵,嘴角輕揚,真是慌不擇路,這種地方,更加適合天機派作戰。

「楚塵,我敬佩你的膽量。」玄明長老笑吟吟地開口說道,「明知道我等南下捉拿你,居然非但沒有逃跑,還大搖大擺地自動送上門來,趁著北斗派強者沒到,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將天機玄圖奉還給我天機派,今天我可以讓你離開。否則……你應該知道,北斗派對你的敵意。」

「我也佩服你的膽量。」楚塵眯笑,「明知道禪城是我的地盤,也敢來撒野。」

你的地盤?

玄明長老笑了。

區區一個先天武者,也敢在武道宗師面前劃地為王?

不知天高地厚。

玄明長老陡然地一揮手,驀然間,兩輛車子憑空飛起,一左一右,朝著楚塵砸了過去……

「這些車子今天看黃曆出門了啊。」楚塵一邊躲閃,一邊暗嘆,「居然遇到貴人了,以舊換新的機會。」

這些車楚塵當然不會讓玄明長老白砸。

待將他擊倒,該賠多少,就十倍賠償。

車輛碰撞聲音震撼耳膜。

宋秋不敢靠近了,遠遠地看著,體會到武道宗師的強大。

同時,宋秋也在期待著姐夫的反擊。

楚塵沒讓他等太久,身影驀然如雷般衝上,掌心靈符,雷光閃爍,轉眼間便靠近了玄明長老。

可玄明長老早有準備,身子後退。

不跟楚塵打近身戰。

玄明長老的戰略方向非常明確。

隔空控物術,就是遠戰的大殺器。

這個停車場,非常適合他將隔空控物術的威力施展到淋漓盡致。

玄明長老退後的同時,又控制車子砸向楚塵。

楚塵被迫後退……

玄明長老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樣下去,不用等到范澤風趕來,他就能將楚塵拿下。

震響聲音響徹不停。

宋秋遠遠眺望,目露撼色,同時緊攥著拳頭……

這個老頭實在太厲害了。

宋秋的瞳孔忽然地飛快凝固起來。

他看見了。

老頭身後有一輛傳聞中剎車失靈的車子,在這個時候居然毫無預兆,突兀地動了。

速度極高,朝著老頭衝撞過去……

「飛……飛……」宋秋的聲音都結巴了,這輛車果然會飛!

當玄明長老意識到身後傳來的危險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整個人被車子撞擊飛了出去,足有十數米開外才摔落在了地上。

楚塵神態微笑,眼神戰意一抹而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