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起初並不明白為什麼會去就救這個野蠻公主,弄得他陷入了這番苦境。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源自於那份善良的本性。

他閉目假寐,意識進入了虛之境內。

眼前是一望無垠的大海,海面倒映著天空閃爍的明星,宛若一張壯闊無邊的明鏡。

凌天覺得奇異不已,這大海是真實存在的?

主宰身穿白色古衣的身影驟然閃現在凌天身後。她雙腿微彎,兩手搭腰,溫文爾雅道:「歡迎,恭候主人到來,請問主人有何吩咐?」

凌天轉身看向主宰,疑惑相問道:「這片大海是真實存在的嗎?」

「回答,這片海域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主人可以在海面上自由行走,且不會沉入大海內。」主宰搖頭晃腦,輕聲淡語道。

凌天點了點頭,銀亮秀髮上下輕拂。他放眼而望,看見了花叢蝶影間浮空而睡的精靈菲世。

他邁步而去,走到了浮空人睡的菲世身前,然後他雙手捧著精靈菲世,臉上露出了一道親切的笑容。

若不是菲世出手相助,他恐怕早就喪命於蟒蛇之身了。等到這次回去后,他定要好好招待菲世一番。

「小傢伙,好好睡一覺吧!」凌天語音溫和道。

精靈菲世彷彿也聽到了般翻轉身體,均勻的呼吸從她鼻間緩緩流淌,宛若協調舒緩的伴響曲。

凌天將菲世放回空中,然後轉身盤腿坐在地面,催動天玄決后開始潛心修鍊。

他準備修鍊天門劍。以前他或許對這部功法沒有概念,但知道自己身為天門之子后,才知道這部功法的意義。

說不定是他父親當年使用的功法,而且這部功法很快就要到達第二層,他決定用這次的時間將其突破。

ps:另外一章不久將抵達現場。。 「天氣熱,若是能讓下人做的事你就莫要親力親為了。」小混蛋從來沒有主子的架子,許多事定是自己操勞,話里話外滿是關切與心疼。

「嗯……」她已經開始心不在焉。

「我送你的凝神丹可有按時服用?」旁人求都求不來的丹藥,他全都送給了她,當做日常安神丹藥服用。

「嗯……」明落昔已經拿起兩本畫冊開始比較到底是誰比較帥一點。

「你受過內傷,長期服用凝神丹對你身體有益,時候不早,早些睡吧,別太操勞。」

九兒從虛靈鑽了出來,黏在明落昔懷裡:「娘親,天色晚了,九兒講故事給你聽,你快睡吧。」

「嗯……」明落昔已經被畫中男子迷了心智。

「娘親,這個哥哥好英俊啊!比爹爹還要英俊。」

萬里音滾燙:「九兒,娘親在幹什麼?」那頭的聲音低沉下來。

明落昔回過神來,打著九兒小屁股,這小傢伙活膩味了!

給了一個警告的眼神讓他自己體會,慎重的拿起萬里音:「我能幹什麼呢,我在設計水月山莊的圖紙啊。」

「可你前些日子就說水月山莊已經竣工,為何還要設計?」洛景煜話里滿是質疑。

明落昔結巴:「我……我加了一些項目。」

「昔兒,你在撒謊。」他很肯定的說。

「沒有啦,真的,我怎麼會撒謊呢,九兒還在呢,我撒謊會帶壞他的!」

洛景煜沉著冷靜的問道:「九兒,你聽見了,撒謊不是件好事,說吧,她在幹什麼?」

九兒乖乖答道:「娘親在看帥叔叔,好多好多的帥叔叔,娘親從下午就開始看了!」

明落昔捏住九兒的嘴巴,眼裡都快噴出火來,這小傢伙太容易被騙了!哪有半點她的風采!

「昔兒……」

「洛景煜,我我我……」

萬里音那頭笑了兩聲,明落昔聽得渾身發毛,她的那尊大神要發飆了。

「洛景煜,你聽我慢慢說哦。」

「說。」輕輕的一個字打在明落昔心上如被砸了一鎚子。

「我已到及笄之年,今日收到了幾本畫冊,是宮中貴妃給我選的駙馬。」她聽到一陣急促的呼吸聲,連忙加快了語速,「你知道的,我怎麼會看上他們呢,也就是隨便挑幾個糊弄糊弄事。」

九兒弱弱的開口:「可娘親看得口水都要掉了,晚飯都沒有顧得上吃。」

明落昔抓住九兒的脖頸將他扔進了虛靈:「伊伊,看住他,不許他出來!」

萬里音半天沒有聲音,明落昔拿著它拚命的晃著,壞了?這東西完蛋了?切,還寶物呢,垃圾!

「好,很好。」萬里音徹底沒了反應。

明落昔心一驚,完蛋了,是她完蛋了……

梓雲第二日送早膳進來的時候發現明落昔眼下烏青,問道:「公主,您昨夜不會一夜都沒睡吧?」

「啊?哦,忙著選駙馬呀,我很上心的。」

「公主,手裡畫冊拿反了。」

明落昔漠不關心的丟在一旁,沒了之前的那股新鮮勁。

梓雲上前為她梳頭:「公主是在頭疼不知道選哪一位?還是想多選幾位?奴婢昨夜問了年歲大的姑姑,那些姑姑說咱們前朝有一位公主可是收了十幾位男侍呢,奴婢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事,所以啊,公主您不必頭疼了,若是喜歡都選了也是可以的。」

明落昔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算了吧,我還沒那麼花心。」

「那公主因為何事悶悶不樂啊?」

「因為一個醋罈子唄,啪,翻了!」

梓雲手上動作一頓:「您……難道說的是衍世子?奴婢知道了!您是鐘意衍世子的,對不對?」

明落昔給了她一個白眼:「梓雲,你什麼時候這麼八卦了?跟誰學的?」

「跟公主您啊。」

「我……有嗎?」她很八卦嗎?她多麼淳樸的一個人兒啊!

「這宮裡上上下下一百年之內的傳聞都被您打聽遍了,您說呢?」

明落昔扯下梓雲要給她戴得繁雜步搖,換了根素凈的銀釵:「去去去,少消遣我!」

「奴婢可不敢消遣您。」

「我……哈……」明落昔剛要說話就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公主,您這麼困,要不再睡會兒?今日也沒有什麼要事。」

明落昔強撐起精神:「有,等會我要陪一個跟屁蟲。」鏡子里梓雲笑得開懷,她一向穩重,難得見她如此高興,「什麼事這麼開心啊,我看你從昨天就開始笑笑笑,眼角皺紋都多了。」她毒舌著。

「您現在可是天才公主,從地靈一介一下子躍到了地靈九介,外頭傳的話可好聽了。」梓雲喜滋滋的。

明落昔一拍桌子:「傳話?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梓雲道:「您沒問嘛。」還說自己不八卦,什麼都想打聽。

「快說快說。」

「都說您拜了一位神仙師父,那位神仙教導有方,給您傳了萬年靈力,您現在可是半人半仙了!」

明落昔笑得肚子痛:「我?半仙兒?哈哈哈哈哈……」

「現在啊,還有不少世家送名帖給貴妃娘娘呢,爭選駙馬,聽說黑市將入宮的籌碼已經賣到了一萬兩白眼。」

明落昔眼睛放光:「這麼好的生意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她上次和明檸熙的賭局還沒賺夠呢!

「這也是這些天剛剛傳的,您這回打算怎麼玩?」上一次的賭局他們宮內服侍的宮女太監可一個都沒有虧本,梓雲與明落昔相處的時間長了性格也外向不少。

「附耳過來。」梓雲貼耳過去。

「公主,這能行嗎?」

「等著數錢吧。」明落昔眼睛都變成了金幣的模樣,熠熠發光。

「奴婢這就去辦。」

明落昔只顧眼前賺錢的曙光,已將某一位仁兄拋之腦後,大口大口的吃著她的新發明——三明治。

母親留給她的聖獸常常在她虛靈沉睡,它的身上似乎有著什麼禁制沒有解開,這幾日趁它清醒,明落昔常帶它出來晒晒太陽。

「伊伊,你吃東西嗎?」明落昔指著三明治。

「這些是凡人吃的俗物,我才不會吃。」語氣里都是不屑。 從熙春的花店出來以後,維維一直心神不寧的,一直在想熙春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詩雨姐和冰冰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難道事情並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

維維想着,很是疑惑的搖了搖頭,『不想了,有機會找詩雨姐問一下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維維收到了劉詩雨給自己發的消息。

劉詩雨:看來你的愛情也不穩定啊,記得關注一下你的男朋友。

伴隨着這一條短訊,還有一張照片,維維看着劉詩雨給自己發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她在熟悉不過了,看着劉詩雨給自己的這一張照片,維維很是難以置信,照片上的王浩宇摟着一天女孩子……。

維維想着,立馬給王浩宇打電話去。

這個時候,夏曦還在王浩宇車上,按照王浩宇母親的意思,他們吃了午飯過後,還要一起吃晚飯,然後在一起去看電影。

所以王浩宇下班過後,就來接夏曦了。

「喂,怎麼了?」,王浩宇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夏曦,他不能讓人知道自己在和維維談戀愛。

「你在哪裏?」,維維整理了一下自己情緒,很是淡定的問道。

「我今天晚上要加班,怎麼了?」,王浩宇對着維維撒了一個慌,因為他不能讓維維知道自己現在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沒什麼,就在有一點想你了,你今天在幹什麼,一天都沒有聯繫我,我午飯的時候都在等你的消息。」。

維維故意這樣睡說到,就是想要問一下王浩宇中午在幹什麼。

「我中午在和一個客戶吃飯,談事情,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在修改合同,實在是忙忘記了。」。

王浩宇看着夏曦,只是想要快一點結束這個電話。

「我先掛了,有時間再給你打回來。」,王浩宇說完,就立馬把電話掛了。

聽到王浩宇把電話掛了,維維心裏一緊,因為王浩宇從來不會主動的掛自己電話,而且,王浩宇他對自己說慌了!

維維心裏很是慌張,害怕極了,可是她還是選著相信王浩宇,等著有時間了,她會慢慢的和王浩宇說這些事情。

「我什麼時候變成了你的客戶?」,夏曦看着王浩宇,很是不解的問道。

王浩宇看着夏曦,有一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和夏曦說。

「你剛剛在和誰打電話,這麼怕她知道我們在一起吃飯,怎麼了,是喜歡的女孩子,還是女朋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