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谷真人,你怎麼知道今天會有日……天狗奪舍?」出乎秋綰的意外,慕潮生坐立不安的看著元谷。

以往慕潮生給她的印象都是十分的堅強,很少有這樣擔驚受怕的樣子。

「你害怕了?」秋綰微笑起來。

慕潮生咽了一口口水:「我……見過,那……太嚇人了!」

「有什麼可怕的?」秋綰不禁覺得奇怪。

慕潮生搖搖頭,卻說不下去,只是看著元谷真人:「今天真的會有天狗奪舍嗎?」

元谷點點頭:「是的,我本來也不知道,卻有個朋友告訴正午前後不要亂跑。」

怪老頭笑道:「我聽說正午的天狗奪舍最可怕,據說那天狗會下凡來咬人。」

慕潮生低著頭,雙臂抱著屈起的膝蓋,感到一絲無助。

「沒事的,」秋綰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慕潮生看了一眼表妹,卻道:「不,你沒見過,所以你不怕。」

「切,我一出生就……」她想了想,自己出生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日食,只不過是父親說起的事,後來自己去查證。

「待會我們就在這裡哪都不去,等天狗走了就好了。」她重新安慰起慕潮生。

「記住,前往不要看太陽,尤其是天狗奪舍發生了后。要不然就會被天狗奪魂奪走了。」元谷鎮定的囑咐道。

秋綰明白這是防止強烈的日光刺傷眼睛,而不是所謂的魂魄被天狗奪走,他不在意這種迷信,當然她會因為身體健康而避免去直視。

「是他跟你說的嗎?」怪老頭突然問道,「我是說今天有天狗奪舍?我記得他也不懂算卦。」

元谷微微一笑:「你知道高亘人在這裡興建神殿是為了什麼嗎?」

「為了看天狗奪舍?」怪老頭笑道,「如果是這個理由的話,我覺得很有道理。」

秋綰不禁笑了起來,不過她也不能否認古代人的智慧是超乎後人想象的。

元谷笑道:「你說的太偏了。這座神殿是月神的祭壇……」

「那就更奇怪了,」怪老頭搖頭道,「天狗奪舍,那也是奪走了太陽的舍,跟月神有什麼關係。」

秋綰很想解釋一下什麼才是日食——那完全是因為月亮擋住了太陽的光芒造成的——不過她還是放棄了,因為她暫時沒有能力解釋為什麼月亮會擋住太陽。

月亮不是也會發光的嗎?

什麼?月亮是反射太陽的光?胡說八道!

秋綰看著山谷里的神殿,有些明白元谷那句話的意思。高亘的先祖興建這座月神殿,很可能真的跟日食有關係。

「皓月之光,與日爭輝。」

這不就是月神最輝煌的時候嗎?

遙遠的古代高亘人,或許已經發現了日食的秘密,知道太陽光就是被月亮遮擋。其實這並不難觀測,只不過要把這種解釋讓普通老百姓理解——在古代識字率低的嚇人的時代,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每隔十二年都會進行大型祭祀活動,而是否選聖女就跟有沒有天狗奪舍有關係,」元谷幽幽的說到,「高亘人相信,天狗奪舍時,太陽被遮蔽,天宮失去視野,月神就會將她的部分力量偷偷地放下來,給與被她選中的聖女……」

。 本來好好的一個假期,誰讓自己不小心扎了個釘子。

張若風每每想到這件事情氣就不打一處來。

「你說方子卓是不是又欠揍了,沒事給我玩兒陰的,等我腳好了絕不饒了他。」

「哥,你就老實會兒吧,畢竟人家家長和劉姨一條船上的,說是給咱媽面子,結果不也是高就了嘛。」

「這感情咱媽和她是塑料姐妹花啊?」

「哎!不好說啊。」

那些年。。。

隨著聖誕節越來越近,比賽的日子也就快要到了。

為了能夠在WNP職業聯賽上取得好成績,億迅將這5個人召集到了一起進行集訓。

五星級的賓館待遇,一日三餐都是米其林三星廚師親自執手,對於張美晨和許博這種普通老百姓中走出來的大神簡直是欣喜若狂。

「這牛排太好吃了,記得上一次還是和她一起。。。」

許博知道,她還是割捨不下自己的姐妹們,可是既然已經邁出了這一步就沒有回頭了。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與其止步不前不如向前邁上一步,畢竟對於我們電競選手而言好的時光也就那麼幾年。」

「我只是沒想到自己會因為錢站到了你們這一邊。」

「呵呵,咱們都是窮人,不像那邊那幾位,一生下來嘴裡就含著金湯勺,想要過得比別人好一點就得捨棄一些東西,好了,一會還要訓練,你快吃吧,這一次可沒人再給你指點迷津了。」

雖然大鳳她們沒有能夠入選國服最佳陣營,但是這絲毫沒有減少她們對遊戲的熱情。

崔嘉盈因為美晨的事生了一場大病在寢室里趴了三天,多虧了劉娜對她的悉心照料才讓她緩了過來。

「盈盈,不得不說你,看人真的是太不準了,前有那個小子坑了你幾百萬,現在又來了個張美晨又給了你心頭一刀,說真的,你待人太真誠了不行,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麼可信的。」

「嗯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看著崔嘉盈低迷的樣子,劉娜的心裡也很不好受,畢竟像她這樣的女孩是最容易被人傷害的,可是難道說天真善良也是一種錯嗎?

簡單的整理了下頭髮,崔嘉盈慢慢的從床上爬了下來,不管怎樣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該讀的書也一定要讀。

拿起書包,崔嘉盈準備開始將之前落下的課業一併補回來。

可是劉娜卻是堅決不同意她這樣做。

「你給我站住!你要幹麼去?」

「大姐,我去上自習,馬上就要寒假了,她們幾個的學分倒是夠了,可你呢?馬哲、發展史、數字控制這三科就夠你喝一壺的了,你是我最鐵的閨蜜了,就算是只剩下一隻手我也不能讓你掛掉啊。」

「額。。。那我陪你一起去吧,嘿嘿。」

「你陪我?拉倒吧,我聽韓佳怡說聖誕節的時候市裡會有音樂匯演,你若真想讓我輕鬆一點那就去好好練琴,拿到那一分學分吧。」

本想強忍無聊陪崔嘉盈去上一次自習的劉娜被她這麼一說瞬間沒了興緻。

也許這就是學霸和和學渣之間的差距吧,人家能心平氣和的去學習而自己卻要忍受枯燥和煎熬。

看著熟悉的自習室,崔嘉盈的心情舒暢了許多,她找了一個沒人的角落將買好的奶茶放在了桌子上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遠處幾個無聊的女生看到了角落裡的崔嘉盈都驚訝不已。

「她都這麼有名了還學什麼習啊?身價怎麼也得千萬,是不是咱們認錯人了啊?」

「不可能,就這美人胚子化成灰老娘也能認得出,你說你這是什麼眼神兒?不就是頭髮長了些嘛,真是的。」

崔嘉盈撇了一眼遠處議論紛紛的女生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她無意間發現自己桌子上的奶茶居然不見了。。。

誰手這麼快?我才溜號了那麼一小會就把我的奶茶給偷走了。

崔嘉盈開始四下張望,到底是哪個無敵滾蛋王八蛋敢偷老娘的奶茶。

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是我,這麼遠過來不請我喝一杯啊?哈哈!」

「我道是誰呢,對了橘子,你怎麼來這裡了啊?該不會是轉學了吧?」

「呵呵,我的小姐姐,你當這是中學呢啊?說轉學就轉學,我的老師剛巧在這裡有一個學術研討會,我是湊熱鬧死皮賴臉跟過來的,你這手傷得重不重啊?以後還能再去虐那些個臭男生嗎?」

只見崔嘉盈將右手舉到了劉宇鑫面前委屈的說到。

「你看,報廢了。」

「你這是咋整的啊?我的天啊,好端端的一雙玉手現在就剩下一隻能用了,真是太可惜了,哦對了,聽說你們戰隊的那個五殺小美眉轉學了,看來這學校不強真留不住好苗子啊。」

「哎!只要她開心就好了,我們大家是無所謂了。」

「哎,說正經的,你的手真的不能再打遊戲了嗎?我感覺養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到那時你們皇女聯盟肯定還會崛起的,真的,我特看好你。」

「呵呵,謝謝你了,只是,我不想再打了。」

劉宇鑫看得出,崔嘉盈是有心事的,她既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絕對不會單純的只是因為傷病,他覺得最根本的原因也許還是那個女孩的出走吧。

「呵呵,你偶爾應該會上一下吧?要不然我就不知道該如何聯繫上你了。」

崔嘉盈心中暗到,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微信號嘛,幹嘛非得拐彎抹角。

「給,掃一下吧。」

「得嘞!」

只見劉宇鑫瞬間拿出了口袋中的手機掃了崔嘉盈的二維碼,這一舉動一下子把崔嘉盈嚇了一跳。

「我去!你這是有備而來啊?都提前設置好了,有心了你啊?」

「嘿嘿,手速快,手速快。」

「手速快?好吧,反正現在我這個樣子也是無力反駁了,出來了這麼久也不知道西和那邊的朋友是不是還記得我,說實在的我還真有些想念她們了呢。」

「那你就回去啊?像你這樣的人才他們可是求之不得呢。」

崔嘉盈再一次舉起了打滿石膏的右手示意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了。

但是劉宇鑫仍然沒有放棄他的想法。

「你雖然不能再打電競,但是還是可以和胡教授一起研究課題,我聽老師們說,他老人家很欣賞你的才華,只是遺憾今生無緣再做師生。」

聽劉宇鑫這麼一說,崔嘉盈倒是想起了那個慈祥的老人,若不是因為電競,也許自己真的還在和他討論進化論的事情呢,只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寒假我準備去一趟上滬,看一看他老人家,只是那些好姐妹估計著也都回家了呢。」

「回家?我的小姐姐,她們都是上滬那邊的,在西和哪有幾個外地的學子啊,你要真回去的話,我找她們安排你一下,怎麼樣?」

「呵呵,好,那就有勞了,今天難得見到老朋友,我請你吃飯吧怎麼樣?」

劉宇鑫一聽,崔嘉盈居然要請自己吃飯,這滿滿的小激動瞬間湧入了他的心頭。

「那好啊,你們滙豐這裡有什麼特色小吃啊?我早上還真沒怎麼吃飯呢。」

「你想什麼呢,我是說請你去我們匯大的食堂。」

「額。。。」

。 魔氣又沒有了?

難道剛才是失誤?

三長老出現在了山門結界處,結界並未有任何異動,想開也不應該啊。

若是有魔氣出現了那便是有魔的前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