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你所說的手巧是真的,如果你什麼都不會做,下場你自己很清楚。」

金焱的語氣和眼神都很冷漠,可在這種比較曖昧的姿勢下,袁梓婷的心還是砰砰的跳。

雖然她被這麼抱過很多次,但只有這一次她不敢去直視金焱那對眼睛,聲若蚊蠅地應道:「嗯。」

見到袁梓婷的臉頰稍有些紅潤,金焱卻沒有去猜懷中的袁梓婷究竟在想些什麼才讓眼神變得遊離,一直維持着木靈靈能的他也將袁梓婷的氣息掩蓋住悄無聲息的離開莫寒的房屋。

沒有去打另外六名塑靈境九階的修士主意,一來他現在體內的靈力已經所剩無幾,二來帶着一個累贅他也沒法戰鬥。

隱匿氣息和身形下繞開幾組巡邏隊,金焱不費吹灰之力的抱着袁梓婷冒雨離開了穿日寨。

此時的雨已經不像他剛潛入穿日寨時那般猛烈,淅淅瀝瀝的小雨看上去已經有了要停的跡象,金焱也是趁此多行進了一段路最終在翻過六座山峰后找了處前人開闢的洞穴決定暫時歇歇腳。

放下袁梓婷,金焱隨便找了處沒水的地方坐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盞油燈將其點燃照亮漆黑的洞窟,隨即他便開始歸整起楊耀和莫寒的儲物袋。

而被冰涼的雨淋得瑟瑟發抖的袁梓婷先是張了張口,但她看金焱正在做自己的事情又不敢出聲打擾,所以只能把話咽回肚子裏蹲下身縮成一團以此來取暖。

而看似在專心歸攏戰利品的金焱其實早看到了袁梓婷的狀態,但他卻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什麼舉動。

他需要讓袁梓婷明白這裏已經不是穿日寨,自己也不是楊耀。

隨着時間的推移,嬌軀蜷縮在一起的袁梓婷只感覺自己越來越困,腦子也是有些迷糊。

可就算是感覺自己被雨淋出了病她也並沒有出聲說什麼,甚至幾次打噴嚏她都捂著嘴盡量讓聲音小一些生怕吵到金焱。

但她終歸是個普通人不像修士那般身體健壯,很快袁梓婷就感覺眼皮如千斤重,怎麼勉強想要睜開都睜不開。

而就在袁梓婷身子一歪要栽倒在地之時,金焱及時扶住了她那嬌小的身體,同時一顆渾圓的丹藥塞入她的口中。

入口即化的丹藥稍有些冰涼就像雪糕一樣順着袁梓婷的喉嚨流入胃中傳遞到四肢百骸,頓時袁梓婷便感到身體一陣輕鬆,眼皮也不再沉重。

看到袁梓婷不再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同時蒼白的俏臉上也有了一抹紅潤,金焱輕笑道:「沒想到這藥效如此之快。」

袁梓婷神情一震立刻出聲道:「謝謝大人。」

「從楊耀那裏找到的廉價丹藥而已,一般的富商倒是會常備一些。」

說着金焱小幅度的擺了擺手顯得並不在意,同時另一隻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貼有『袁梓婷』標籤的丹藥瓶晃了晃當中的淡白色藥丸,詢問道:「這是什麼?」

袁梓婷微微一愣,可當她看到藥瓶中的藥丸顏色之時面色一紅小聲應道:「避胎丸..」

這回輪到金焱愣住了,但他還是很快反應過來繼續問道:「你不久前剛和莫寒上過床,這種東西需不需要吃一顆?」

袁梓婷輕輕搖了搖頭道:「楊耀說這個藥丸一個月吃一次就可以,昨天我剛剛吃過。」

效力這麼強?

金焱有些驚訝的看了看裝在瓶子裏的避胎丸,有些好奇的追問道:「有沒有副作用?」

雖然被問的有些尷尬,但袁梓婷還是硬著頭皮回答道:「就是有些難吃,味道很怪..」

「哦..」微微點點頭,金焱隨手將藥瓶扔出洞窟,這種東西對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一點用處。

但這一番看似無意的舉動卻讓袁梓婷心中不禁更加高看了金焱一眼,從她被賣進青樓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要服侍男人的結局,這個命運從被楊耀買走後也並沒有任何改變。

如今金焱數次救下她,又在無形之中表現出的風度和給予她的尊重都讓她感覺自己似是得到了新生。

金焱可不知道袁梓婷已經在潛移默化中傾心於自己,他只是遵循自己的騎士道做出了這些事情而已。

右手探入儲物袋中取出一件比較厚的外套,金焱站起身來將衣物扔給袁梓婷同時說道:「我這沒有適合你身材的衣物,就先將就穿這個吧,雨停了我們就走。」

「謝謝大人。」袁梓婷頗顯恭敬的又謝了一遍金焱,喜滋滋的將大大的外套披在嬌小的身軀上。

對此金焱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徑自來到洞口觀望着雨勢,雖然此時已經七時一刻,可天空還是陰沉沉的完全不見太陽。

照這麼下去,哪怕雨停了也只是暫時的。

心底無奈的嘆了口氣,金焱整理了一下思緒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顆可以檢驗修士境界的水晶球。

調用一絲靈力注入進巴掌大小的水晶球中,頓時他的各項數據羅列在水晶球正上空。

「塑靈境一階了么…」金焱看着水晶球上顯示的數據不禁咂了咂嘴。

在靈幫吸食了那麼多屍體的靈力,又取巧殺死了玄靈境一階的楊耀和塑靈境大圓滿的莫寒才達到塑靈境一階的境界,金焱其實是有那麼點不滿意。

但事實已經這樣,再抱怨也沒有任何用處。

反正距離內院選拔賽還有一段時間,他還是有機會達到之前制定的塑靈境五階目標。

這般想着,金焱將水晶球放回儲物袋內,與此同時身後袁梓婷開口詢問道:「大人,還不知道您尊姓大名…」

「我姓顧,你暫時只需要知道這點就好了。」金焱平靜的回應道。

既然要帶袁梓婷回到言靈院,那麼他的身份就只能是顧天瑜。

而之所以沒有告訴袁梓婷自己的全名是因為他現在維持的是男兒身,現在解釋起來還是比較麻煩。

「那平日裏我該怎麼稱呼您?」

「隨你喜歡。」

「那……主人?」

袁梓婷特意在說出主人二字之時聲音變得萬般嬌柔,這引得金焱眉梢不禁一挑,表情也變得稍有些古怪。

好在他此時是背過身對着袁梓婷,要不然定會被這個聰明的小丫頭猜中了心思。

同時金焱也不得不佩服袁梓婷對男人心的把控,這個看上去歲數也就二十的女孩對這方面真的很懂。 陸無雙好笑看著眼前的周雨薇,穿著一身彩色睡衣,披散著頭髮,哪有一點修士的出塵氣質。

隨著她走進客廳,坐在沙發上,周雨薇先給陸無雙泡上一杯茶,

「陸姑娘,你先坐會兒,喝杯茶,我上樓去換個衣服。」

陸無雙輕輕點頭,周雨薇迅速跑上樓,去浴室刷牙洗臉一氣呵成,隨便抹點保濕液,換身衣服就下來,整個過程不到五分鐘。

陸無雙好還沒有看完一個視頻,

「陸無雙,抱歉,我忘了和你約好了,我每天修鍊到很晚才睡覺,習慣了晚起。」

「沒關係,你們家挺好找,一說垃圾廠的周雨薇大家都認識,在門口遇見的大爺還親自送我過來。」

「呵呵,那是,」周雨薇輕笑兩聲。

「周姑娘,我能去看看你種植的葯田嗎?親自看到了,才能幫你聯繫人,不然空口無憑也不好開口。」

陸無雙上來就說葯田的事情,她是個冷艷的女人,做事一直都是冷厲風行。

周雨薇汕汕的笑道:「嗯,那個,陸姑娘,謝謝你的好意,為了我家草藥還誠心跑過來,我。。那個。。」

還沒等她把話說完,樓下卧室的房門唰的打開,裡面跑出一個身影大喊道:

「不可以,草藥都被我預定了,雨薇姐你不能賣給別人。」

跑出來的正是穿一身睡衣披頭散髮的凌依依。

陸無雙兩人先是一呆,還是周雨薇馬上反應過來,說道:

「依依,一大早就吵,讓人笑話,這位姑娘是崑崙派掌門大師姐陸無雙,你不是一直想見到她嗎?」

「啊,你是陸無雙?」凌依依驚訝的問道。

陸無雙點點頭,突然冒出來小姑娘是誰,她說的草藥都是她的,是什麼意思?

凌依依臉色緩和下,卻一撇嘴,「哼,你算你是陸無雙,也不能跟我搶靈藥,我就為看著靈藥,才不走的,誰也不能搶走。」

周雨薇尷尬咳咳的兩聲,示意她別說了。

陸無雙皺眉,真搞不懂,突然跑出來的姑娘,說的什麼意思,

「姑娘,你說的話我不懂,我怎麼跟你搶靈藥了?」

「那你剛才說要去葯田裡看看草藥。」

「好啦,依依,你誤會了,陸姑娘是過來看草藥,就是為了幫我聯繫百草門,讓他們過來採購,跟你沒有衝突。」

周雨薇見她誤會趕忙解釋。

「這樣啊,不好意思,是我誤會,百草門外門弟子凌依依,見過陸姑娘。」

凌依依正經行了個禮,臉上有些緋紅。

陸無雙忙起身還禮,心頭卻是驚駭,為什麼百草門的人都來了,昨天周雨薇怎麼沒提,還讓自己過來。

「依依,陸姑娘,說來都是為我的事兒,造成誤會了,昨天依依你沒來前,陸姑娘聯繫我,說要幫忙跟百草門的人牽線,剛掛電話你就來了,

陸姑娘抱歉,我忘記告訴你了,還讓你跑一趟。」

周雨薇馬上把事情說下,以免引起陸無雙的不快。

陸無雙這才明白,凌依依是自己找上門的。

正好自己來的目的就是結交周雨薇,可不是幫忙她賣草藥,順勢笑著說道:

「沒關係,說清楚就好,」

周雨薇笑道:「一會我們一起,去看看我種草藥,中午就在我家吃飯,我們好容易見面,聊聊天也好,你可以和我多說如今修真界的事兒,我師門在俗世就我一人,消息不靈通。」

陸無雙點頭,「好啊,那我就打擾。」

凌依依是被敲門聲驚醒,後來聽到周雨薇帶了客人進門,也沒理會,等聽到來人要去看草藥,才急得跳下床跑出來阻止。

此時還穿著睡衣,頭髮也沒梳好,見沒她啥事了,招呼下就去方便洗漱了。

周雨薇正說著話,張蘭提著一個大籃子進來了,「老媽,您拿的都是什麼?」

周雨薇趕緊接過來放到桌上,張蘭一進屋就看到沙發坐個大美女,

「老大,這是誰家閨女?長的真好看。」

「老媽,這是我的朋友陸無雙,無雙,我是我媽媽。」

陸無雙忙起身,「阿姨您好。」

「好好,沒吃飯吧,正好我拿過來不少,就知道這孩子不會照顧客人,我煮好粥,還有一些小菜,雞蛋餅,一起吃點。」

張蘭端出籃子里的砂鍋,裡面是一鍋煮好的白粥,還有好幾個茶雞蛋,小鹹菜,一盤雞蛋餅放到餐桌上,拿出碗筷,招呼依依,陸無雙吃飯。

陸無雙說在家吃了都不行,使勁給按到餐桌旁,凌依依昨天就和張蘭熟悉了,也不客氣,直接說一聲謝謝阿姨,坐下就吃,

周雨薇沒有吃早飯習慣,也要陪客人吃一點,就把冰箱一塊五香牛肉切了,配蛋餅吃。

陸無雙很少吃外面的飯菜,在張蘭熱情招呼下,只能吃一些。

張蘭笑呵呵給她們盛好粥,周雨薇把切好牛肉放在餐桌上。

「來別客氣,吃吧,牛肉很好吃,卷在蛋餅里吃。」

凌依依早就不客氣蛋餅一卷開吃,手慢了吃的搶不到,雨薇姐家做的肉食都好好吃。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