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她倏地瞪大了眼睛。只見金光所涉之處,那片黑壓壓的烏鴉頓時變成了一陣黑灰,風一吹,消失了……

安瀾啞然地看了看天:……這還,真的靈驗了?

那小白和黛青本來以為她們拿出了殺手鐧,能像以前一樣無往不利,卻沒想到被路經時這個怪胎秒滅,頓時一臉驚恐地避開路經時手上的盾牌,冷汗泠泠,轉身就想逃跑。

可是她們沒了皮羽能跑到哪兒去,轉眼就被攔截了前路,只能戰戰兢兢地退了回來。然而,任她們再怎麼做出可憐模樣。都不會再引起任何人的同情。

她們通過吞吃人和妖,來達到快速進階的目的,滿地的森森白骨就是證明。

這樣的妖,不值得同情。

安瀾看向路經時,準確地說,應該是他手上的盾。此時盾牌的金光在慢慢消失,逐漸露出了全貌。

這是一個黑色的上圓下方的盾牌,在盾牌中間有一個立體的睚眥像,豹首龍身,嘴銜寶劍,雙眼如珠,怒視前方,栩栩如生,與盾牌渾然一體,猶如天成。

有一瞬間,安瀾覺得好似跟那睚眥像的眼睛對上了一般,霎時感覺神魂一震。

她倏地閉上了眼睛。等她再睜眼事,那睚眥盾已經被路經時收了起來。

不止安瀾,眾人皆被路經時露的這一手震得啞口無言。那盾牌上所發的金光,赫然與那晚長右山深處所發出的金光一致。

原來,他便是那晚打敗了長右,順便滅了水球的神秘人。

大家看他的眼神瞬間不一樣了。

這人到底什麼來頭?

這時,小白和黛青突然「噗通」跪地,對着路經時方向俯身便拜:「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我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然而,路經時連看都沒往那邊看一眼,直接轉身離開。

褚任走到安瀾面前,恭敬地將兩件皮羽呈給了她,說:「我家大人將這兩件皮羽贈與小姐。」說罷就將皮羽交給安瀾,然後轉身去追已經走遠的路經時。

安瀾再看去是,那二人的身形已經消失。

甲莎莎湊過來說:「安瀾,這兩個物件可是好東西,你快收起來,以後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犀蹦過來伸手摸了摸,道:「這就是你們在竹林里發現的?摸起來冰冰涼涼的,還挺涼快。」

「不過安瀾,」甲莎莎問道,「那帥哥為什麼要把這兩件寶貝送給你啊,你們以前認識嗎?」

安瀾笑了笑說:「我以前認識的帥哥只有三個,都在這兒了。」她口中的帥哥,自然指的是天明,火炎和犀。

三隻第一次聽安瀾誇他們是帥哥,竟然有點不好意思,連一向沉穩的天明都暗自紅了臉。

安瀾看着這一幕,心想,這三隻怎麼了,難道從來沒被人誇過?

她沒想到的是,他們確實沒被人誇過。在這之前,他們的樣貌在妖界來說實屬普通,但是經過這段時間歷練,他們的能力和心智得到了驚人的成長,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所謂貌由心生,其實不止他們,安瀾和甲莎莎都一樣,只是他們五個日夜呆在一起,自然看不出各自的變化。

安瀾也只發現犀本來圓溜可愛的眼睛變得更加斜長,逐漸有了狐狸眼的趨勢。然而只要他一瞪眼,便又恢復了原樣。

「你們是不是忘了問一下我們的意見?」

這時,一道鬼魅的女聲響起,安瀾轉眼一看,那小白和黛青正怒視着他們,猩紅的眼眶中溢出黑氣,渾身散發着難聞屍氣。

看來是準備魚死網破了。 孟晨剛的話音剛落,會議室里的人,馬上有一部分人都先後舉起了手。

楚玉萱看了看,除了自己手下的幾位助手,和爺爺生前的幾位好友,其他的股東和高官都紛紛舉起了手

這種現象按常理來說是根本不可能,顯然孟晨剛已經蓄謀已久,下了很大功夫。

「玉萱,你看到了嗎?支持我的票數似乎比你多了很多,這就是事實。」孟晨剛滿意的笑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孟伯,你這是奪權啊!」楚玉萱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別忘了,我可是集團的董事長,也是最大的股東,不管在座的董事哪一位提議,董事會做什麼決定,我都有一票的否決權,如果我不同意這個決議,那麼根據我們原來擬定

的董事會章程,你們的投票可以說無效……」

「什麼狗屁董事會章程,你爺爺制定的那個狗屁東西根本就不合理,現在他人都不在了,那些東西有什麼用!」

「算不算不是你說的,我們集團的那份章程是經過公證處公證過的,你有異議也沒有辦法!」

楚玉萱站起來冷冷的目視了一周,沉聲說道:「我現在以董事長的身份宣布,孟晨剛從此不再擔任楚氏集團總經理一職,同時收回你手上的一切權利!」

「楚玉萱,你不要太囂張,你沒權扯我的職。我可是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你就不怕我撤資嗎?」

「隨便!」

楚玉萱冷冷的盯著孟晨剛,說道:「你若撤資,我現在就歡迎,而且還會高價收回你手中的股份!」

「呵呵呵……」

孟晨剛大笑道;「就你,想要我的股份,別白日做夢了,想趕我走的人,現在還沒有出生呢!」

大家都看著楚玉萱,似乎像看笑話一樣。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洪福,不管什麼時候話都不要說的太死了!」

隨著聲音的傳來,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劉黎明走了進來。

「怎麼又是你?」看到劉黎明,孟晨剛更怒了。

「你他娘的,怎麼哪裡都有你的事,馬上給我滾出去!」

「幹嘛?來給你送行啊!」劉黎明笑笑,將一個牛皮紙文件袋遞到了孟晨剛的面前。

「什麼意思?」

孟晨剛微微一愣,怒聲喝道:「你小子搞什麼鬼?」

「還是看看吧!要不就沒有機會了!」孟晨剛怔了一下,接過文件袋。

大致看了一眼,瞬間慌汗淋漓,雙手不停的哆嗦了起來。

這幾天,楚玉萱也將公司的事情給劉黎明說了很多,她本來就懷疑夢晨剛,但沒有什麼證據,兩人商量了一下該如何應對。

突然想到了陳美麗給他說的話,聽她說話的意思,一定是掌握了孟晨剛的所有資料。

果然不出所料,和陳美麗詳細說了以後,她就將孟晨剛在公司里的一些作為,在不違反規定的情況,將孟晨剛的一些資料透漏給了劉黎明。

這些資料中,包括孟晨剛在楚氏集團利用職務之便,私設小金庫,挪用公司公款,收取客戶回扣,在外邊包養情人等等。

「這是誹謗,這是誣陷!你……你……」

看后孟晨怒火衝天,話語無倫次心虛的咆哮了起來。

「你不承認是吧!"

劉黎明陰陰一笑說道;"我家裡還有及份,要不也給你老婆和孟凱峰也一人寄一份,讓他們也好好欣賞欣賞,看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你……」

孟晨剛頭皮一陣發麻,眼前一黑,瞬間頭暈目眩。

楚玉萱中午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其實這個會議明著就是給孟晨剛下的套。

「孟伯伯,你年紀這麼大了,我奉勸你還是回去吧,把手中的職務交出來,你的股份我還給你保留著,每年給你的分紅會一分不少的給你,你的事情要是讓孟阿姨知道,恐怕……」

「楚玉萱,你今天這是特意給我擺的鴻門宴啊!」孟晨剛直想吐老血。

「話不能這樣說!」

楚玉萱笑笑,說道:「我也是為了公司各位股東的利益,這不是你說的話,不能把大家辛辛苦苦賺的錢,都裝進你的兜里吧!」

撲通一下,孟晨剛坐在了椅子上,他滿面煞白,身子好像被掏空了一樣。

「孟伯,以前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收拾一下走人吧!」

很快有兩名保安把孟晨剛給拉了出去,會議室里死氣沉沉。

楚玉萱闊步繞著眾人轉了一圈,走到自己的座位,狠狠的拍了一把桌面,怒聲喝道:「集團高層之中,有幾位的職務應該是買來的吧,都給我站出來……」

據掌握的信息了解,集團高層中有人的職務並不是憑真才實學,而是通過孟晨剛而得來的。

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猶豫了好久,才緩緩的站了起來,有幾個想要矇混過關,最終還是被楚玉萱給揪了出來。

雖然這群人中,有幾個能力不錯,但是楚玉萱還是沒有留下,這一仗大獲全勝。

在解決完孟晨剛這一批集團的蛀蟲之後,楚玉萱制定了下一步的工作計劃和公司未來的發展之路。她的強硬手段徹底使楚氏集團穩定了下來,與此同時,她還下了一個驚訝的決定,指了指劉黎明,介紹道:「介紹一下,這位是劉黎明,以後他將擔任我們楚氏集團的副總一職,並將進入我們集團的董事會

,請大家多多配合他的工作!」

劉黎明點點頭,和大家招呼了一聲,微微一笑,坐到了孟晨剛的位置上。

這瞬間的變化,讓集團的股東和各位高層都大吃一驚,本想著,孟晨剛離開之後,副總的位置會從他們之中產生,都還抱著僥倖心理,自己有可能會選上。

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來一個陳咬金,看劉黎明的目光都非常不友善。

「楚總,你的意思是說,他還將持有我們楚氏的股份嗎?」

「沒錯,他將持有我們楚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不過,他入的是技術股!」

在場的眾人一陣驚訝。技術股份不就是乾股嗎,他們怎麼會願意。 「小黑,出來吧。」

秦蒼穹就這麼站着,冷冷的面對着無數打手,蜂擁襲殺而來!

而,這一刻。

落地窗外,寂靜的天際線雲層中。

一道黑點,倏然隱隱出現!

爾後,天空中,聲音轟鳴爆發…!!

轟…!!

那道黑點,猶如恐怖幽靈的影子。

從天際線盡頭,掠過一道弧線,呼嘯破空而來!

恐怖音浪,席捲蒼穹!

而速度之快,彷彿一道撕裂的閃電!

所到之處,無盡雲層,被恐怖的颶風,撕裂開來…!!

這一幕,簡直…

震駭到了極點!

轟!

這一刻。

辦公室內,都轟然止住了步伐!

神色,震駭到了極點,看向窗外的那一幕…!!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