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宗呢?讓他給本首領滾出來,派一個女人來算怎麼回事!」

「我的女兒,他必須要給個交代!」

王敏嫣然的坐在椅子上,桃花眼淡淡看着這個草原漢子,五大三粗,滿臉鬍鬚,有一雙銳利的鷹眼。

飽經風霜的臉頰,宛如刀刻。

不虧是草原領袖,十足的野蠻氣。

「司馬宗?」

「他活不久了。」王敏淡淡道:「你跟孤說,也是可以。」

察明木的鷹眼微縮,有些敵意道:「看來傳言都是真的了,西涼已被你架空!」

「呵呵。」

王敏發出嬌笑:「你不用擔心,聯姻答應你的事,孤一樣不少你。」

「不用了!」

「這個姻不用聯了,我只要我最美麗的明珠,將女兒還我,大家互不相擾!」察明木淡淡道,對王敏有些忌憚。

「噢?」

「聽大首領的意思,是想要退出?」

「可以是可以,就是不知道皇帝給不給你這個機會。」王敏輕笑,美艷極致。

聞言,察明木目光不善。

站在那,整個人猶如一尊鐵塔,有着異族漢子特有的彪悍。

看了嬌滴滴的王敏許久,才開口。

「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我的女兒真是被皇帝派人抓走的?」

王敏纖細玉指弄了弄發簪,笑道:「那不然還有假?」

「皇帝此舉除了破壞聯姻,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對付你扎扎哈爾部落。」

「你若不跟我王敏同心同德,必將被針對,灰飛煙滅!」 「老公…,真是是氣死我了,你看…這車還要我怎麼買啊?」小麗也是惱羞成怒,氣憤的看著前面的農民工。

黃旭陽今天被一個農民工奚落,還真有些不習慣,特別是在自己女朋友的面前,叫自己的面子往哪擱,所以非常氣憤的嚷道。

「哎呦…!」

「好你個臭農民工,竟然敢跟我這麼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在沿江市有幾個不知道我黃家煤炭公司的!」

「我就不知道。」白樺感覺到好笑,一聽名字就是一個賣煤的。

小李也感覺到不好,如果把黃旭陽得罪了,那對銀行可是一大損失啊!雖然他的老爸才是公司的老闆,但是這是人家的親兒子呀!

所以這時自己也忙著幫黃老闆說話道,

「這位先生,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呢?」

「請注意一下你的素質,黃總是我們這裡的貴賓,所以這個窗口,現在就只為黃總來服務了,請你到別的窗口去辦理業務吧!」

「我什麼素質了?你們的貴賓給你們的客戶充當老子的時候,你可要求過他的素質。」

「再說了,既然他是你們的貴賓,那就更應該重視才對。」

「嗯…,」白樺用手一指,「去那邊!」

「對不起,這位先生,現在VIP窗口的機器壞了,正在維修,所以只能是在這個窗口辦公,你能不能先等一下,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的。」

小李現在幾乎快要哀求了,如果自己連這件事情都做不好,黃旭陽要是向公司投訴自己的話,自己的飯碗都會丟掉的。

「不行!」白樺也不想磨嘰,轉身便開始準備給自己辦理業務。

此時的黃旭陽可沒有小李那好脾氣,見在自己前面的農民工,始終也不願意給自己讓位置,這時便立刻把責任遷怒於小李,

「你們這是什麼破銀行啊!」

「就是這麼對待你們的貴賓客戶嗎?」

「來取點錢,還要人等這麼久,你們都是怎麼辦事的啊?」

黃旭陽的聲音很大,以至於大廳里的人們都向他這邊看了過來。

小李都快要急哭了,這要是驚動了樓上的領導,自己可就麻煩了!

「黃總…黃總你別急,你等等,我再給你協商一下。」

「我們會很快給你辦理業務的!」

「我不管,今天我非得要馬上辦理業務,而且是在這個農民工的前面辦理,否則在以後,我們公司的所有業務都將挪到別家銀行去辦理。」

「你們看著辦吧!」

這一句話無疑是非常有分量的,讓小李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如果因為這件小事情,而得罪了銀行的大客戶,這個責任自己可是承擔不起的。

「這位農民工師傅,我最後再跟你說一遍,現在這個窗口只為黃總一個人辦理業務,請你不要影響我們銀行的正常辦公,你可以站在一邊等一下,如果你實在等不起的話,我建議你可以去別家銀行。」

說到這兒的時候,小李給門口的保安使了一個眼色,此時門口的兩個保安也走了過來。

白樺回頭看著,心裡感覺有些不舒服,難道在這個社會,人還有高低貴賤之分嗎?

看著走過來的兩個健碩的保安輕蔑的笑了一下,隨手把銀行卡放在了營業窗口,

「給我取一千塊錢。」

說完便轉身微笑著看著兩名走過來的保安。

保安早就看到這邊的情況了,小李給倆人使了眼色以後,便瞬間明白了。

急沖沖的走了回來,上手便要拉扯白樺,可是就在白樺想要給這兩個保安點眼色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把大家都吸引了過去,

「什麼事?」

「到底是什麼事情?」

「你們在吵什麼?」

這時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從二樓走了下來。

杜鐵男正在樓上工作,通過樓上的監控視頻看到了大廳裡面發生了事情便急忙的走了下來。

「杜經理,這有個農民工在影響銀行的正常秩序。」

小李忙著走過來說道。

「你這個營業員是怎麼當的,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杜經理,我……」小李忙著解釋,可是被杜鐵男立刻打斷了,

「好了,趕緊上一邊去,你今天不用來上班了!」

「你們倆也給我該幹嘛幹嘛去。」杜鐵男指著兩個保安說道。

小李一驚,連在一邊看著的黃旭陽和他的女朋友小麗也不知道這個杜經理到底是要做什麼。

杜鐵男說完便走到了白樺的面前,

「先生,我是這家銀行的經理,我姓杜,請問你要辦理什麼業務?」

白樺沒想到這個杜經理還算是一個正直的人,自己馬上有了好感,

「我想取錢。」

杜鐵男微笑著來到了窗口,

「把卡給我,我給他辦理。」

當杜鐵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發現此時坐在營業廳裡面的營業員竟然在傻傻的發獃。

「你幹什麼?」

「趕緊把卡給我。」

面對著杜鐵男的訓斥,營業員顫顫巍巍的把卡遞了過來,一邊哆嗦著說道,

「經理,卡…這卡……!」

「廢物…簡直都是廢物!」杜鐵男接過白樺的銀行卡氣憤的說道。

這時的白樺有些納悶,直接讓營業員把錢取出來也就可以了,為什麼還要經理親自辦理幹什麼啊!

剛想著告訴杜經理,不要那麼麻煩的時候,這個杜經理竟然手裡拿著自己的卡,來到了黃旭陽的跟前,臉色立刻變得溫柔可親,

「黃老闆,請…你請!」

「這個窗口,現在就是你的VIP窗口。」

「只為你一個人服務。」

這時的黃旭陽臉上立刻感覺到有面子了,看了一眼有些懵逼的白樺,撇著嘴笑著說道,

「農民工就是農民工,你以為排在了我的前面,就可以和我一樣了嗎?」

「告訴你,就你現在的德興,我的現在,是你一輩子都無法比肩而立的。」

「哈哈…哈哈…!」

說完黃旭陽走過來的時候,還故意的撞了白樺一下,連他的女朋友小麗在經過白樺身前的時候,臉上也露出非常嫌棄的表情。

「給老子取三十萬!」

說完,黃旭陽隨手便把卡順著窗口丟了進去。 ,

第288章

但,管不了那麼多了。

那時,第一個綁匪,緩過勁來。

左手抓起地上的手槍,準備直接開槍。

拿棒子的傢伙,心口被擊中,一個血洞。

橡膠彈頭,沒能穿透胸骨。

只是,疼,流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