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也不知道他是誰?!」兩人又道。

打鬥一瞬間停止了,所有人都警惕地離開了身邊的對手,但同時也更警惕地望向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陌生人。

朱達這時也終於站了過來,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擺明了是在說:這不是我的人。

「你到底是誰?」徐青雲問,心中已然出現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那個身材健壯、滿臉胡茬的人緩緩抬起了頭,回答:「飛鷹一隊——『鬼行』。」

「飛…飛鷹隊?!」人群中爆發出陣陣驚呼,原本已經拼到血氣上涌的手一下子就握不住刀了。「鬼行」,張子揚,怪不得他能悄無聲息地混進來!

朱達本來就快哭了,一聽這話更是欲哭無淚,徐青雲眼角條件反射地抖了抖,吸了幾口氣,強行穩住了氣場道:「飛鷹隊怎麼會在這兒?你們難道不應該都去沙特了嗎?」

「去的是二隊和三隊,一隊從來就沒有離開中國。」張子揚冷笑道,「你的計劃確實很精彩,人臉面具這一招騙過了我們所有人,但嚴長官也早就預料到了,無論你的計劃多麼複雜,最後一步還是要在中國,所以我們留下,果然等到了變化,從你帶人進入塔里木山那一刻開始,我們就也跟著潛伏了進來。我們的大部隊馬上就要到了,我勸你們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徹底慌了,哪還有人在意什麼火併不火併的了。幾百雙眼睛齊刷刷地望向了徐青雲,都期望著他還能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后招。

然而徐青雲聽罷,自己表情也是一陰,道:「馬上就要到了,也就是還沒有到,我們這麼多人,你留得住嗎?」

這句話聽起來好像他方寸還沒有亂,但實際上也從另一個角度證實了,他確實沒有想到飛鷹一隊會出現。老鬼自然心明眼亮,一下聽出了端倪,心裡頓時涼了半截。

「飛鷹一隊是什麼戰鬥力你們自然清楚。」張子揚道,「誰敢反抗,就地槍決!」

話音剛落,四周傳來「嘩啦」幾聲,四個身影忽然從房頂上、樹枝里冒了出來。

東邊和北邊屋頂,「天機」工藤俊、「巫醫」宋銀貞,西邊和南邊樹枝頭,「虛無」唐納德、「火種」愛迪生。加上張子揚,飛鷹一隊五人全部聚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農妃傾天下》第223章不怕麻煩 湯佑文雖然這一劍,又被紫龍大仙給輕易破解開來。但是,湯佑文卻是也知道了,這紫龍大仙,目前來看是不可戰勝的,大羅金仙果然厲害!活生生碾壓我兩個大境界,難!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湯佑文此刻,心已經開始暗暗盤算,逃離這裏的方法。只要湯佑文這一次能夠逃掉,不消多時,湯佑文相信,自己的實力一定會再上一層樓,到時候打敗紫龍大仙,定有五成把握。

跟爺這個天命之子斗,必死!

但是,湯佑文也知道,不能停止攻擊,否則紫龍大仙必然會發現自己的意圖,到時候想要逃掉,便更加困難了。

所以,湯佑文當即收回了泯滅神劍,雙手飛快的掐着法訣,口子念念有詞,突然冷喝一聲,道:「遮天魔手!」

頓時,只見一道黑色的巨手,遮天蔽日,蓋向紫龍大仙。

「哼!」

紫龍大仙不屑的冷哼一聲,根本也不還手,任有這一招轟擊在他的身上。但是,這一招打在紫龍大仙的身軀之上,卻是半點作用也沒有。

「紫宸天雷術!」

「大哉乾元!至哉坤元!萬物滋生,乃順承天!道法乾坤,乾坤道法,乾坤大手印!」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養之覆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屠仙手!」

「星星之火,化為火龍;以我為媒,以命為引:烈龍破魔!」

「滔天烈焰,遮天蔽日;以我為媒,以命為引:烈焰滔天!」

「蒼茫神火,聚在我心;天地之間,宇宙八荒:焚天煉日!」

……

一門門強大的神通施展出來,一股股無窮的力量充斥天地。不過,這一切,卻是都傷害不了紫龍大仙,紫龍大仙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不愧為宇宙一方的至尊。

這紫龍大仙,似乎要讓湯佑文絕望、認輸,竟然絲毫也不着急,便任由著湯佑文攻擊。

然而,就在這時候,湯佑文雙手飛快的掐着法印,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從湯佑文的全身上下,爆發出來。緊接着,只見湯佑文雙手朝前一推,無盡的黑暗,卷向紫龍大仙、龍莫風、龍初一三人。

「邪帝印第四式,邪龍逆天!」

隨着湯佑文的話音落下,頓時無盡的黑暗,卷向眾人。而湯佑文,竟然乘機轉身便要逃走。

「哼,想要逃掉嗎?沒有這個可能!」

紫龍大仙見狀,雙手握拳,齊齊轟出,頓時,一股強大無比的龍族力量,便將這邪龍逆天的力量,盡數轟散。

不過,紫龍大仙的這一招,似乎威力太過強大了,竟然讓這時空亂流,形成了空間斷層,無盡的時間、空間,開始發生錯亂。而湯佑文、紫龍大仙,都陷入這種時間和空間的錯亂之中。

不錯,在場之人,皆是超級強者,這點層度的時空錯亂,也傷害不到眾人。

但是,湯佑文這樣一來,也便更難逃掉了。

「給本殿主老老實實的回來吧!」

就在這時候,紫龍大仙突然右手一揮,無限伸長,穿過無盡虛空,猛然抓住了湯佑文。

「不妙!」

湯佑文見狀,臉色頓時不由一變,紫龍大仙,可是大羅金仙之境的超級強者。這種強者,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移山填海,呼風喚雨,翻天覆地,無所不能。若是被這種超級強者擒住,湯佑文必然休想掙脫,只有死路一條。

湯佑文拚命的運轉身法,想要閃避開來,但是,湯佑文快,紫龍大仙卻是更快。只見一道巨手,猛然擒住了湯佑文,緊接着,這道手臂縮了回去,將湯佑文也拉到了紫龍大仙的面前。

湯佑文見狀,臉色一變,連忙運轉法力,不斷的掙扎。不過,果然,湯佑文無論怎麼掙扎,都沒有半點作用,始終無法掙脫掉紫龍大仙的魔掌。

「哼,滔天魔尊湯佑文,就憑你這點手段,也想逃出我們殿主的掌控,真是痴人說夢!」

龍初一冷哼一聲,眼充滿了不屑和諷刺的味道。

「滔天魔尊湯佑文,你應該早就知道,得罪我紫龍殿,是沒有好下場的。既然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死活,得罪了我們紫龍殿,那麼今日便將命交代在這裏吧!」

龍莫風舔了舔嘴唇,猙笑了起來。

紫龍大仙擒住湯佑文,目光冰冷的看向湯佑文,嘴角浮現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道:「滔天魔尊湯佑文,你可服氣?」

湯佑文聞言,抬起頭來,直視着紫龍大仙的目光,冷笑道:「天上地下,我滔天魔尊湯佑文,除了自己之外,誰也不服!」

當然!還有我祖國的英雄們!

湯佑文心中堅定的暗想道。

紫龍大仙聞言,譏笑一聲,道:「好狂妄的小子!不過,今日即便你不服氣也沒有用,待到本殿主斬殺你之後,帶着你的人頭,前往滔天星,收服你們魔門!到時候,你的親人、朋友,本殿主全部斬殺,你的女人,都將成為本殿主的玩物,被本殿主活活蹂躪而死!」

聽到紫龍大仙的話,湯佑文的雙目之中,突然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他的心念一動,突然想到一個十分危險,甚至可能同歸於盡的辦法。但如今,為了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女人,也只有用這個辦法了。時空亂流之中,湯佑文已經到了生死之際,命懸一線。

就在這時候,湯佑文突然咬了咬牙,為了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哪怕同歸於盡,湯佑文也在所不惜。

湯佑文目光瞥了紫龍大仙一眼,發現紫龍大仙此刻,神色十分的隨意,眼中沒有多少警惕的神色,顯然是認為自己翻不起什麼大浪來了。湯佑文見到這一幕,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冰冷的笑容,在體內開始凝聚法力。

很快,湯佑文全部的力量,都凝聚了起來,準備做這最後一擊。

而這時候,紫龍大仙等人,依然沒有任何防備。因為,對於他們而言,湯佑文太渺小了,根本不可能傷害到他們。但是,他們卻是不知道,他們的大意,是他們災難的開始。

就在這時候,只見湯佑文積蓄了所有的力量,突然狠狠的抱住紫龍大仙,朝着一旁的時空斷層滾去。

他這是要幹嘛?

=()=()=()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臉龐,想念你的嬌艷芬芳。 天色沉沉,稀稀拉拉地落下幾個雨點。

「哎呀!下雨了!姐姐,你要快點回來哦!」嫄兒在破廟裏來回打轉,有些焦急,雖然知道姐姐身手了得,可畢竟頭一回出遠門,多少莫名的不安。

忽然,門口有異動。嫄兒高興的向外跑去,「姐姐,你回來啦?」

結果大門外什麼都沒有,不由的失落。本想轉身回到廟內,卻見一團黑氣,一個帶着獠牙面具的鬼怪站在面前。

「哇!~」嫄兒嚇的禁不住大叫!「姐姐,姐姐,救我!」

那鬼怪張開兩隻黑黑的爪子向她撲來。軒嫄倒也機靈,連忙從火堆中抽出一根帶火的棒子扔了過去,那鬼怪不為所動,卻追着軒嫄在破廟內來回兜圈。

「快快走開,離我遠點!」鬼怪不住地發出低吼,好像極不情願,卻不由自主的追着軒嫄。

「姐姐,救命呀!鬼怪吃人啦!」軒嫄連喊了幾聲也不見有人應答,她嚇的渾身發抖。好歹反應夠快,連忙喚出數百隻小鼠向鬼怪攻去。

只見數百隻小鼠飛快爬上鬼怪身軀,將它捂得嚴嚴實實,密密麻麻,簡直另人作嘔。軒嫄稍有得意,以為將它控制住了,可是哪有這麼容易,只見這鬼怪伸出爪子將小鼠捉住送進嘴裏「咔哧、咔哧」地吃了起來。那咀嚼的聲音恐怖之極,它卻好像格外享受,許是覺著那面具影響到進食便隨手摘了下來,竟露出了一張半人半鬼的臉,頃刻間那數百隻小鼠被它突然變幻的血盆大口全部吸入腹中,可惜還未滿足,又迅速向軒嫄追來。

眼看這無助的「小羊」將要落入鬼口,突然從遠處飛來一根青藤勒住了鬼怪的脖子。

「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敢傷我嫄兒!」樹妖大喝道。

青藤越勒越緊,直至鬼怪喘不過氣來,剛才被它吃下的血肉順着它那血盆大口不住往外流淌。它那兩隻爪子緊緊抓住青藤想要將其扯開。雙方各自用力,力道也越來越大,樹妖有些不及其力,慢慢地隨着鬼怪的力道被向前拽去。只聽「砰」地一聲青藤被扯斷。鬼怪的爪子立時變長,向樹妖伸去。小樹妖再次變出青藤如皮鞭一樣向鬼怪甩去,那一鞭重重的打在它的身上,霎時皮開肉綻,哪知這鬼怪竟似毫無知覺般認其鞭打不為所動,直勾勾向樹妖飄去。

「姐姐!」軒嫄大聲叫道,見情形不妙,她抓起火把不住往鬼怪身上打去。

那鬼怪偏愛人血,回頭就飄向軒嫄。

「不要!」樹妖順手撿起一根棍子戳向鬼怪。噗嗤!棍子死死地插入鬼怪體內,將它釘在牆上。瞬間,鬼怪身體黑血直流,疼地它嗷嗷直叫。那怪物被激怒了,兩隻眼睛了發出凶凶的綠光,也不顧那釘在牆上的棍子,任由它在體內橫穿,向著姐妹二人方向迅速挪去,直至棍子脫離了身體。

樹妖見狀不妙,急忙幻出數根青藤將它裹住。隨即拽著軒嫄向廟外奔去。

「可憐可憐我吧!我真的好餓呀!我好久沒吃東西了!」那聲音鬼哭狼嚎。霎時間,只聽「啪嚓」一聲所有藤條盡數折斷,鬼怪飛奔而來,眼看就要追上了。樹妖來不急多想一把將軒嫄推的遠遠,轉身擋在鬼怪面前,那黑色的爪子倏地扯壞了樹妖面紗和衣服,照着她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不要!」軒嫄嚇傻了,哇哇大叫之後直呼救命。可這是郊外,本就人煙稀少,還能向誰求救?

鬼怪趴在樹妖的肩頭貪婪的吸著血,無論軒嫄怎麼捶打,那怪物也全然不顧。它只覺得一種甘甜如蜜汁般的液體從自已的口中不斷流進身體,這種甜美甚至超越了人血的味道。於是它原本模糊不清的半張人臉開始逐漸清晰起來,身體慢慢充滿活力,傷口開始癒合,漸漸恢復成人形。

「啊!~」疼痛、無力、眩暈一股腦兒的襲來,樹妖已感覺到自已快要被它吸干,以至要現出原形了。

突然間,鬼怪猛地抬頭,看見一張精緻的臉,面無血色,像一個死人。嚇的它連忙推開了小樹妖,竟像個犯錯的小孩兒迅速的跑到角落裏哇哇大哭起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姐妹二人還哪管這些,見它鬆了手,也不顧得疼更忘了害怕,拔腿就往外奔去。可是跑着跑着,小樹妖只覺越發的無力,渾身酸軟,雙腿沉重,已經邁不開步子,直至兩眼發黑,撲通栽倒在地。

「姐姐……」耳邊的呼喚聲越來越小,樹妖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不知道了。

…………..

「嗚嗚嗚……,娘親!我要娘親!皇兄!你們在哪呀?」

哭聲一串接着一串,「嗚嗚嗚……」

昏迷之中,回憶如流水在混沌的腦海中浮現。那時嫄兒在山洞中剛剛醒來,一雙小腳在不斷地蹬著樹妖,可是她真的是太累了,剛剛從黑衣人的手上逃脫,身體虛的像一灘爛泥。

「姑姑,姑姑……,嗚嗚嗚………」

「你醒了?嫄兒!」樹妖勉強打起精神。

「這位姑姑,我娘親呢!」

小女娃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和這陌生的姑姑嚇得又哇哇大哭起來!「娘親,哥哥!你們在哪?」

樹妖一時心疼,連忙起身將小女娃摟在懷中:「嫄兒,別怕!乖啊!乖……」。

小女娃慢慢地撫平了情緒問道:「姑姑,這是哪裏呀?我娘親和哥哥呢?」

「你叫我什麼?」

「姑姑!」

「為什麼呀?」樹妖問。

「在宮裏年輕的奴婢叫姑姑,年老的叫嬤嬤。」

「不行,不行,不許這麼叫我!」樹妖頭頂生出一大片烏雲,心想:我以後可是要撫養你長大的,是你至親的人,被你叫成了姑姑豈不是成了你的奴婢?

小女娃有些發懵,無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又張口道:「嬤嬤,嬤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