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太太和她兒子的關係得到了緩和,少不了顧佳的幫忙。

於太太的心裏是有些感激顧佳的,所以她才會想辦法幫顧佳弄到訂單。

顧佳見還有一些希望,立馬就打起精神,感謝於太太的幫忙。

……

次日,顧佳和許幻山早早就來到了高爾夫球場。

剛一來到球場,顧佳就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人。

他是那麼的帥氣,身姿挺拔,打球的動作十分標準,是教科書級別的。

反觀許幻山的高爾夫打的就有些蹩腳了,動作不標準就不說了,還經常揮起球杆打了空氣。

不過那邊那個打球動作很標準的人球看着打的很厲害,其實連一個球都沒打進,這水放得簡直離譜!

不過就算葉曉放水都已經放到這麼離譜的程度了,於總還是打不贏葉曉,因為他也一個球都沒進,最終還是作弊取勝的。

葉曉自然知道於總是作弊,但他沒有拆穿。

「於總好球技,佩服佩服!」

葉曉拍打着手掌,給於總捧哏。

「年輕人還是該多練球,練得多了,打得自然就好了。」

於總是一點都不害臊,作弊了居然還吹噓起來了,教葉曉該怎麼打球。

理想主義者許幻山看見了又不滿意了,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生硬:「這樣的人真的不齒,打個球居然都要作弊。

作弊也就算了,人家故意放水讓他贏,他還好意思在人家的面前炫耀。」

「你的笑容自然一些,等會兒我們還要和於總談合作,賺錢最重要。」

顧佳拽了拽許幻山,讓他別把一副不高興的表情表現在臉上。

許幻山點了點頭,但心裏面已經有一些不爽了。他就不喜歡跟於總打交道,也不喜歡顧佳的做法。

他認為這是在走捷徑,他討厭走捷徑。

許幻山和顧佳近了邊,於太太趁機向於總介紹了他們夫妻的身份,提出能不能把一個遊樂園的煙花秀給他們做。

於總心情好,倒也沒有生氣,說已經定了,合同都簽了,三家遊樂園的煙花秀全給了葉曉做。

許幻山和顧佳看着面帶笑容的。

尤其是顧佳,看葉曉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格外吃驚。

截胡遊樂園煙花秀的那個人居然是他? 風長老忽然要和黃長老聯手,陳天龍的心頓時咯噔一下。

真是人的名樹的影。

他只是個巔峰武者,以風長老的性格來看,理當和他單挑廝殺一番。

但當黃長老提起「皇甫泰斗」后,風長老居然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狂躁,甚至嚇得汗流浹背,強行恢復理智……

皇甫泰斗,真不愧是皇甫家族的掌舵人!

這也讓陳天龍更為警惕。

皇甫泰斗是站在金字塔頂尖的人物,兒子被殺,真的只是派了這麼兩個八重天武者出來複仇?

這二人不過比乙二護法強一線,但肯定是弱於甲護法的,更不可能和聖殿長老相提並論。

是皇甫泰斗太小瞧陳天龍了,還是風長老和黃長老背後仍有後手?

當然,現在無論是「後手」,還是強大的「皇甫泰斗」,都不是陳天龍要考慮的。

他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從風長老和黃長老的聯手中逃命。

兩個八重天前者聯手,陳天龍幾乎是必死無疑的。

他如何才能絕境中逢生?

「呼!」

忽然,就在陳天龍絞盡腦汁的時候,黃長老忽然動了!

黃長老手中的鐵扇驟然展開,每一根扇骨上面都露出了尖銳的刺。

這把扇子若是從陳天龍脖子上劃過,足以一招將他的腦袋割下來!

「輪迴十三式!」

陳天龍運轉起天地大同,硬接了一招。

「砰!」

巨力湧入,陳天龍的身子果然倒跌了出去,一口急血噴涌而出!

反觀黃長老,卻只是身子一震而已。

果然,儘管陳天龍實力大增,但在不使用無極劍法下冊的情況下,根本不是八重天強者的對手,更何況對方有著足足兩個八重天強者!

他的身體重重地撞在雷達上,面色變得蒼白起來。

「終究只是個巔峰武者,實在不堪一擊。」

黃長老搖了搖頭,沖著風長老道:「我幫你掠陣,這個腦袋你來取吧。」

他們二人就像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一樣,每天都待在一起。

黃長老知道風長老雖然年邁,但卻脾氣暴躁,愛生執念,若是不讓他親手殺了陳天龍,恐怕有礙未來的修行。

畢竟剛才如果不是他喊停風長老,風長老已經去和陳天龍單打獨鬥了。

「謝了老黃。」

風長老拍了拍黃長老的肩膀,然後冷哼一聲,陰沉著臉向陳天龍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揮舞著右手中的鐵鉤,渾身殺氣騰騰!

看著逐步逼近的風長老,還有在旁邊掠陣的黃長老,陳天龍的拳頭緊緊地攥起。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施展無極劍法下冊,但就算他令風長老喪失了戰鬥力,黃長老怎麼辦?

他不能死。

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

陳天龍咬了咬牙,忽然,一道靈光從腦海中閃過!

這個想法驟然出現,就像一道閃電從陳天龍腦海中掠過。

雖然這個想法的可行性未必高,但在眼下這個緊要的關頭,哪怕只有一線希望,陳天龍也必須嘗試。

「咻咻咻!」

陳天龍忽然抬起左手,一陣細雨飛針激射而出。

風長老冷笑一聲,左臂一揮,劍身一展,已將陳天龍這十枚細雨飛針盡數擋下,臉上露出譏誚的神色。

「這種小道,用在巔峰螻蟻身上還差不多……」

呼!

忽然,風長老一句話還沒說完,面色就變了!

因為他忽然發現,陳天龍釋放細雨飛針,目的不是為了傷他,而是為了拖延一點點時間!

就在這一剎那的功夫,陳天龍已經拎起龍魂劍,使出全身氣力,橫著將船身劈了開來!

轟隆!

一聲巨響,疾馳中的船身驟然炸裂開來!

船頭在慣性的作用下,火箭一樣沖了出去,但很快就停下了。

船尾部分則開始冒煙,彷彿隨時都會爆炸!

忽如其來的一幕,令風長老和黃長老紛紛一愣!

「退啊!」

眼看船尾開始冒煙,甚至被陳天龍一劍劈出了火星子,黃長老立馬大喝一聲,縱身向海里跳去。

要知道,發動機和螺旋槳可都在船尾呢,一旦炸開,雖然炸不死他們這兩位八重天強者,但也會在他們身上留下一些需要及時清理的血口。

他們不能錯過追殺陳天龍的時機。

二人剛跳進海里,船尾立馬炸開,火光四濺,一朵小型蘑菇雲升騰而起。

原本乾淨的海面,立馬烏黑一片,碎片四散。

與此同時,陳天龍所在的船頭開始下沉,陳天龍也縱身一躍,跳進了海里。

但這個時候,陳天龍和風黃兩位長老之間,已有了不小的距離。

…… 西區,總擂台。

經過數天的激烈戰鬥,數萬名弟子淘汰了九成九,目前只剩下了三十二人。

這三十二人都是擁有實力衝擊大比前十的厲害人物。

「外門三十二名弟子,內門三十二名弟子,這六十四人不出意外的話,以後都將成為宗門的中流砥柱,他們是宗門繼續強盛下去的希望。」東君真人望著影石裡面的眾人,笑著說道。

「宗主所言極是。」各位長老都點頭道。

很快,外門三十二名弟子抽籤過後,執事師兄便道:「一號煌極對戰二號玄錚!」

煌極英俊中帶著絲絲邪魅,同樣長相極為英俊的玄錚看著煌極,面色極為複雜,頓了半晌,竟是道:「我認輸!」

認輸?

眾人詫異。

「玄錚,你怎麼回事?」有人不解的問道,還未打便認輸?

「前些日子我與煌極師兄戰鬥過,輸得很徹底,至今都未曾想出應對之法,這場打下去同樣會輸,既然結果都是輸,又何必浪費大家的時間。」玄錚輕嘆道。

「原來他們之前打過!」眾人恍然。

「師弟,承讓了。」煌極拱手道。

玄錚拱手回禮,便跳下了擂台。

「三號武狂對四號戰趙易陽!」執事師兄旋即宣佈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